阅读历史
换源:

十七、妯娌之间

作品:女儿的幸福|作者:奴家|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1 22:41:03|下载:女儿的幸福TXT下载
  有一天,晚了一点回家,敏儿不在家,家里有一阵香烟的焦味。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打电话找她她说,在码头的咖啡店,和素琴在一起。心里有些虚怯,生怕素琴来制造麻烦,更怕她们说了伤害彼此的话,跑去找她们。却见她们两个女人,谈笑甚欢。

  “老公,你来了。”敏儿当着素琴面前叫我老公,毫无心理准备,令我一时难以应对,一阵热力直透耳背,差不多要昏过去。我瞪着眼,张开口,凝结了。正在不知所措之际,敏儿站起来,拉住我的手带我坐在她身旁。她亲热地把我的手放在她大腿上,全身向我这边靠过来。

  “老公啊,你干什么了?素琴阿姨又不是外人,不用拘谨,喝杯蓝山咖啡好吗?”说着,替我向老板娘叫了一杯。

  我看一看素琴,没施脂粉,手指夹住一支香烟,仍是那个惹人欲怜的模样。

  自敏儿回来,我已没见她面。几个月来,心里有点挂念。我试图在她两个人的表情,猜测她们说过什么话题。素琴知我在打量她,向窗口的海景看出去。敏儿却不容许一刻冷场,继续她未完的话:

  “你想知道我和素琴姨妈说过些什么吗?你放心,我和素琴姨妈坐了一个下午谈得很开心。两个女人有什么话说呢?都是些张家长西家短的闲话。素琴姨妈,是吗?”她看一看素琴。素琴连忙点点说是。

  “你们两个女人,一定是说我的闲话了?”我一脸狐疑。

  “老公啊,你放心,没人在你背后说你的坏话。不过,都是和你有关的,要你同意,你不同意也谈不拢的。过程不重复说,只把结论告诉你。素琴姨妈说,她的生活,多年来都得你照顾。表弟表妹,自小就受到你的裁培,我也疼惜他们,把他们当作亲弟妹看待。所以姨妈的意思是,表弟表妹们没有爸爸,想他们认我作干妈,叫你作干爸。素琴阿姨,是吗?”

  “是的,是的,如果不嫌弃他们顽皮……”素琴忙不迭的回答,却不敢正眼看敏儿。

  “那么,表弟妹们既然管我叫干妈,你叫干爸,那么我当着素琴阿姨面前叫你做老公,我跳了一级,和素琴变成了姊妹,她也不嫌弃。这般安排,赞成吗?”她嘺嗲地抓住我的胳臂,像个孩子般讨好处。

  我心里说,怎可以把表弟妹认作干儿子干女儿?但是,敏儿在素琴面前,老公前老公后的跟我说话,我和女儿的关系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素琴的,她一早就看出蛛丝马迹,心知肚明了。在这个场合,我只能说一句“赞成”。

  我说:“你们三个本来是表姊弟,不要一厢情愿,要他们兄妹愿意,肯叫你做干妈。”

  “大哥,没问题。我那两个孩子素来尊敬敏儿表姐,而且敏儿对他们很好,认了她做了干妈,好处更多,高兴也来不及啊!”

  “那就好了。以后我们亲上加亲,真的是一家人了。以后素琴阿姨不要以为是外人,把表弟妹常带来玩。爹地也很挂念你,希望多见你面。哎哟,老公,我替你把心里话说了,是吗?”

  我不知如何答她,顾左右而言他。素琴把头垂下来,有一个敏感,尴尬的局面出现了。敏儿打破静点,说:“素琴姨妈,你说过羡慕我。我有什么值得羡慕呢?我们都给坏男人伤害过。只不过我幸运一点,有个绝世好爸爸借了个肩头给我投靠,他其实也关心你。只不过,既然有了我这个女儿在他身边要照顾,只能用别的方法爱护你。老公,你说啊,是不是这样?”

  我说,是的。素琴好像一直处于敏儿的下风,我完全不明白。然后素琴看看手表,说船要开出了,我们把她送上船。敏儿装作成熟老练的面孔,又回复了几分天真,哈哈哈的笑起来。她说,老公,你的素琴小姨不好应付。她以知道你和我的秘密来和我谈判。我约她来坐一坐,告诉她,这个岛上,包括咖啡店老板,超市店员,和渡轮的售票员都知道了。威胁不到我的。我请她对你死了心,然后,保证我们日后会照顾她的生活,认了表弟妹做我的干儿子、干女儿……

  我给愈弄愈糊涂,不懂这两个女人明争暗斗些什么。我唯一能明白的,是敏儿很爱我,愿意我把她当做妻子般待她。

  “敏儿,为什么不事先说一声,好叫我有心理准备。还有什么我要知道而尚未知道的?”

  “老公,怎知道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这件事,你必须要有心理准备,我怕你受不住。”

  “刚才的事,差不多叫我心脏病发了。还有什么快说出来。”

  “你不能心脏病,你要活着,因为我有了,有了……”

  我瞪着眼睛,看着她,等她说下去,她有了什么?难道像她妈妈一样,有绝症?

  “老公啊,我有了Baby.连素琴姨妈也知道了。你以后要对我更好啊!要不,她答应过会替我出头的。”

  她她声音变得很细,很娇嗲。暮色四合,海风徐来,她觉得有点冷,她把自己藏在我的臂弯里,我环绕着她的细腰。这是个意外的消息,我激动得哆嗦起来。我倚住栏杆,把敏儿紧紧的拥着,感觉她的实在,并怀疑我的耳朵,有没有听错。

  “是真的?不是跟我开玩笑吗?我受不了的。”

  敏儿含羞点头,说:“医生说,可能是个儿子。照超声波不能十足确定。”

  “为什么不早说?”

  “你从没跟我谈过生育的事,不晓得意外有了,你会怎样看。如果不是素琴阿姨对我说,你心愿是有个儿子。我才敢对你说。”

  “你真的愿意为我把这个儿子生下来吗?”

  “我只害怕你有了儿子就不要我了。”

  “没有这回事。你只有你一个女儿时,我爱你。嫁了给爹地,爹地和你更亲爱。现在,你是我儿子的准妈妈了,你想一想,我会爱你爱到怎样?”

  我百感交集,说不下去了。没有想过会老来得子。能得女儿嫁给我,作我床上伴侣,享受如夫妻生活的种种甜蜜,已经远超过我能想象的。没奢望过女儿肯给我添个孩子。有儿子继后、其实是乡间老母多年来的盼望。

  千言万语也说不尽我对敏儿的感谢。

  我说:“以为生孩子不在你的考虑之列。这个意外怎样发生的?”

  她说:“你是我的老公,是你经手的,怎会不知道?想一想那一次你做得特别起劲?”

  我实在想不起,以为自己个个爱都做得一样起劲。

  “你啊,那一天把我弄得要死了。我从来不曾想过有孩子,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个好妈妈。不过,你那么能干,事情又这样发生,是上天的意旨……”

  她一直说下去,带我回到重聚那个晚上的“肉体盟誓”,上天让一颗敏捷的精子暗暗抵垒。敏儿停服了避孕丸,又忘记要我戴个套子。我们原来不设防做爱,那么幸运一炮中的。说起来,从第一次和敏儿上床起,竟然没戴过安全套。连敏儿有没有吃避孕丸都没有想过,也没问过她,真的大意了。敏儿一直吃丸子避孕,后来和那个洋人搞上了,不知道他干净不干净,要求他用安全套。于是,小丸子变成多余。她回来了,就在那个激情的晚上,我弄大了她的肚皮……

  “敏儿,幸好你留了下来,否则……”

  等不及回家,在码头岸上,不理会旁人看见,抓住敏儿的一只乳房,把她拥进怀里,一口就吻下去。敏儿推开我,说,不要,不要在那里。但我的热血沸腾了,迎面的海风不能使我冷静下来。我吻着我的女儿,她怀了我的骨肉。我爱抚她的乳房,她将要乳养我的儿女。我把她的舌头吸吮到我嘴里,差不多要把它吞下去。敏儿不再推开我,渐渐的忘了形,在众目睽睽之下,却目中无人的,上演了一场只有少年恋人才敢做的爱情场面。

  时间在我们的互吻间溜过,敏儿说,她觉得有点冷。我搂住她,和她依傍着,温暖着她,朝着遥远对岸的灯火,憧憬着我们的未来。此刻在我怀里,偎倚着我的敏儿,既是我的女儿,也是我的妻子,很快就要当我的孩子的妈妈了。我在她耳边说:

  “敏儿,谢谢你给我的一切,我的幸福。”

  她没回答,脸上呈现了怀孕妇人的满足感,和我在她妈妈脸上见过的一个样子。

  那个晚上,自和敏儿在海滨接吻起,我的那话儿就勃起来了。还未到上床的时间就缠住敏儿,敏儿看在眼里,心里明白,我的性欲比平日强得多了,却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其实是另一种方式的挑对。我抵受不住了,把她从沙发抱起来,带进睡房。手忙脚乱的把她睡袍纽扣解开。在暗淡的床头灯光下看她的身材,才发现她腰肢丰腴起来,是妊娠的迹象,昨晚做爱时,竟未察觉,以为女人出嫁了发福是平常。细看她的乳头,轻轻的把弄,倍感坚实。

  我在她脸颊亲一亲,她故作羞怯,别过脸,说不要,理由是有了身孕该休息一下。我不能想太多,和怀了自已骨肉的女儿做爱,是罪过加罪过。但我已经堕落到一个地步,变成了一个更想和她做爱的理由。

  我说:“我的老婆女儿,昨晚,馅儿已经在你肚子里,你不是一样要和我做爱?”

  她说:“是我肚里的你那块骨肉,叫你对我特别有兴趣,是吗?”

  “你说什么都好吧。”边说边动手把她脱光。敏儿受了孕的娇躯,令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亢奋。她比平日更风骚多了,闭着眼睛享受我给她的亲吻和爱抚。我的指头插进她的小屄里搔的时候,她张开眼儿,说,老公,你今天晚上想要把我吞到肚子里吗?我一拉下内裤,她就拿着我那硬绷绷的东西在捏弄,说:

  “啊,你的东西好像铁柱那么坚硬啊,不要太使劲,会戮死我的。”

  “敏儿,我告诉你,我年轻的日子,都没有这般轻狂。”

  敏儿微笑着,再次闭上眼睛,享受着我在她阴道里的挑逗。她的胳臂绕着我的颈脖,让我更贴近她的乳房,对我说:

  “我的老头儿,你怪怨我吗?”

  “从我那边去想,我没有遗憾了。当初,我只很简单的想到,我们的性关系只是个二人世界,现在多了一个人了,变得有点拥挤。恐怕因着我的孩子,将来会妨碍了你。”

  “你说错了。是我们的孩子。没读过生物学吗?你的精虫钻进我的子宫里,和卵子结合。他叫你爹地,喊我妈咪。如果不妨碍你,也不会妨碍我。除了肚子挺起来,做爱会不方便。”

  说到这里,敏儿忽然变得娇羞起来,脸庞儿现了红晕。我也不知应该再说些什么?归根究底,尽管敏儿的头脑多新潮,与爸爸像夫妻般生活,已经够出位了,现在再告诉爸爸,她怀了爸爸的孩子。那是我的责任,让她觉得幸福。我捧起她的脸,吻她,在她耳畔不住说爱她,我生命最后一颗精虫都要送进她的子宫里。

  敏儿正要把那曾起了誓永为她所用的命根子塞进她的小屄,我却要她先迁就一下,把枕头移好,垫着她的臀儿。她分开两腿,露出阴唇瓣儿,让我百般的挑逗她,爱抚她。她的小屄,已够湿润了,并不满足于指头的剌探。我知道敏儿很想马上就要我,就趴在她身上,对上口,一插到底。

  敏儿哼了一声,吐出舌尖,胸前荡漾,脉脉春浓。我拥着她,先不抽插,把她全身爱抚得热腾腾,乳头挺了起来。羞云怯雨,揉搓得万种妖娆,弄得她微微气喘,星眼朦胧。敏儿有点着急,轻声说饶了我吧,催我快点给她。我就九浅一深推进,追寻那云踪雨迹。她使劲的抓紧我的胳膊,在我强劲喷射的一剎那,哎唷一声,娇呼出来。眉稍眼角,尽是一个满足的妇人的神情。

  做这个爱的时候,心情变得特别复杂,别是一番心情。以我这老一辈的思想,一个女人能为你生儿育女,怎会旁骛呢?她是我女儿又是妻子,我总不会抛弃她。我害怕的反而是敏儿有一天会离开我。但既然愿意怀着我的孩子,那是极大的勇气和决心。看着孩子的份上,她不会舍我而去。

  我插在她小屄里的肉棒,和我的心一样定当。

  陪敏儿去见医院体检时,在候诊室碰见了一个很面熟的人,她留意到我盯住她,有意走开逃避,医生就召他进去。我问敏儿,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女人,她说,好像认识她,说不出她是谁?正当我们四目相投,搜索一个名字配上那张面孔之际。敏儿忽然吐出一个名字,她的前夫的名字。

  “怎可能?是个女的,怎会是他?”

  好奇心令我们守着,等她出来,我出其不意,大声的叫他,她对那个名字下意识的有反应,无处可逃。原来真的是他,终于,与我们相认。

  我叫他做大猩猩,其实他外表并不粗犷,是用来比喻他,不配玩我的“小提琴”。他本是敏儿留洋读书的同学。他面对着敏儿,神态完全不像个男子,向敏儿,当面认错,并流着泪,诉说他的遭遇。

  他坦白承认有性障碍,婚前已发现,以为结了婚就会解决。婚后粗暴对待敏儿,是追寻剌激性欲的方法,却无法得着。然后,在酒吧被一个男人勾引,给那个男人性交之后,发现了他的性障碍出于性别错乱。于是,偷偷穿起女人的衣服,作女人打扮,给男人做爱,快感就来了。敏儿所说的外遇,其实是他后来认识的男朋友。

  离婚后,索性易了女装,穿裙子,高跟鞋,丝袜,并且和那个男人同居。老天,我从前对他深痛恶绝,现在看见他举止像个女儿家,用手帕边擦眼泪边说话,娘娘腔的请敏儿饶恕他。那可怜的模样,让我对他的愤恨消了一半。

  勾起敏儿一段地狱般的日子的回忆,但都过去了,不可弥补的创伤造成了。敏儿给触动伤痕,哭起来了。我紧紧的搂住她,替她擦去泪水,支持着她。

  而我可以拿他怎办?凑那个家伙一顿泄忿吗?或是要他现在趴在地上,抬起屁股,翻起裙子,让我插他一百几十下来泄欲吗?是的,那个心魔又浮现出来—敏儿被迫穿上皮制小裤裤,变成个性奴,趴在床上,给鞭打屁股,那个景像又和我纠缠。那个心魔上了我的身,把我的那话儿变得坚硬如铁,把我变成大猩猩,要我像他一样去凌辱自己的女儿,我把她变成我的妻子了……她痛苦够了。那心魔煽起的变态的欲火,不应该泄在已多受罪过的女儿身上,应该叫大猩猩来受受罪。

  可是,如果我把性欲倾倒在他身上,不是正中他下怀,我对他的惩罚变成他的享乐……我能拿他怎么办?

  我放过了他。

  他问我们,生活可好吗?我告诉他,敏儿离婚之后,和我在一起,我很疼她,她也很快乐。怀了孕来医院体检。他没问孩子是谁的?只是对敏儿一再道歉,并祝福她有个好归宿。

  敏儿没正眼看他,一句话也没说。此时,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进来接他走。他有几分尴尬,但作了介绍,没说敏儿从前是他什么人。我礼貌地打个招呼。那男子在大猩猩涂了脂粉,画了眉的面上咂一声吻下去。大猩猩当着我们的面前,娇憨地甩一甩长发,踮起脚尖,嘴对嘴的回了个吻,就让他的男人揽住腰,状甚亲昵的让他在耳背间和他穿戴着耳环的耳垂再吻一下。然后,牵起他的手,让他带走。

  目送他们,追着他们的背影,穿过医院长廊,是一对情人的偎依,一个是小鸟依人般,倚着她男人的肩膀,向我们回眸一看,脚步慢了下来。男人的手,滑下到他的“女人”不太翘的臀儿上,轻轻的拍一拍,像是催促……或者是一个习惯了的动作。

  敏儿推我一推,叫我一声:“爹地啊,你没事吗?”我才从有如做梦的沉思中醒过来。

  “噢,没事,我只是……”我把下半句吞回去,我知道如果对她说有点可怜他,敏儿会不悦。我也问她一句,你呢?再遇见他,心里难过吗?我见她眼角滴下泪珠,替她抹去,拉住她冰冷的手,我也老泪纵横,唏嘘不巳。

  晚上,大家各怀着心事上床。敏儿看来仍情绪波动,我尝试吻她,并吸吮她因妊娠而变得饱胀的乳头,表示想做爱。她依乎没有心情做那件事,对我的挑逗,反应一般,这是少有的事。

  我把她的身子扳过来搂住,让也枕住我肩膀,对她说:“今天的事,放不下吗?困扰些什么?我想不到他会变成另一个人。即是说,那个对你不好的人,不再存在了。”

  “不要再提起他。他教我恶心。”

  “是的,不要再提起他。看过他今天那副德性,你会对他彻底死心,其实是好事。你们分开了,比你们两个人勉强生活在一起,大家都不快乐好一些。那是万幸之事,是吗?”

  “或许是的。”敏儿说。

  “敏儿,告诉你一件事。我终于明白了,大猩猩在肉体上对你的虐待,不止于皮肉的折磨,而是精神上的。他有性障碍,你没能享受过正常的性生活。他欠你的,不应该由我补偿,但是,把你变成一个身心满足的女人,已经变成我终身的任务了。你配得的一切快乐,我都会给你。每个和你做的爱,都是把老命拼了罢了,直至我觉得你从我已得到满足……”

  敏儿的眼眶闪着泪水,我不说话了,百般温柔的拥抱,吻她。她的嘴唇颤动给我啄了几下,就追上来,需索多一点。

  她说:“爹地,你对我太好了,有时,我觉得不值得你这么爱我。”

  “傻女儿,说这些来做什么?我后悔把你交给别个男人的,他不配得到你。”

  “老公,你吃他的醋吗?我知道你吃过尊尼的醋,但对他?你有没有?”

  “要我说真话吗?”

  “当然。”

  “我觉得你嫁他好像一支小提琴给大猩猩抱住。我觉得他简直是霸占了我的女儿。不过,当时,并不敢对你生歪念,直至你逃了出来之后……”

  “老公,明白了。幸好我还有你,把美人从大猩猩的手救了出来。不过,女人有时是喜欢男人霸占的,就像我们后来一样。我的大好人爹地,你霸占我吧!霸占我吧﹗”

  她一边索吻,一边脱去睡袍,遍体都是怀孕女人的成熟丰满的魅力,全裸的身体攀附在我身上。我像是初次接触她的肌肤一样,令我心痒难抵。应该说,在这一刻,我对她的身体有一种新的体验,惹起我要霸占她的欲念。我和她吻着,互相爱抚着,两根手指探到她小屄里,轻轻的撩拨,在她多汁的嫩肉的缝儿里,我的手指头变得灵敏,机巧地攻进她敏感的阵地。

  忽然,那条丁字小内裤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我爬起来,挺着那由下午一直勃起的怪相,把那件小宝物找出来。敏儿在床上,不晓得我干什么,不住抗议。我把小内裤捧在手里,把它像礼物一样呈献在她面对,说:“敏儿,可以为我穿上它吗?”

  敏儿说:“爹地,求求你,不要叫我穿上。”

  “害羞些什么?那是我们闺房乐趣。”

  “我穿了它你会把我操死的。看在我的大肚皮份上,今晚不要了。”

  我说:“我也求求你,为我做这一次。我真的想把你操死了。我从来没勉强过你做什么,快穿上它,给我降降火,不然我会欲火焚身而死,你真的要变成孤儿寡妇了。”

  “老公呀,你今晚想显个威风吗?”

  我点点头。觉得对自己的女儿要求在床上添些情趣,有些儿变态。

  敏儿是个洋化思想,不怕不吉利的话。她叫我不要看。当她说可以看的时候,我在幻想上所见到的一个热辣辣的场面,活现眼前。敏儿变成了那个性感尤物,让我拥在怀中,和她吻了又吻,触摸G弦的小绳子和布料贴在她腰际的感觉。我把那块盖住她阴户的小布布拨开,她的爱液已经把它湿透欲滴了。我的敏儿忍受不住我这么爱抚她、挑逗她,抓住我的把柄,抵住她的小屄。我随身体压下,向身下的女体挺进、深剌,但不敢压得太重,恐怕惊动腹中的块肉。我听到娇喘,和在我耳畔呼唤,一会儿叫我老公、一会儿叫我爹地,并把我越缠越紧,抬起臀儿,把我的那话儿挤进深处……

  做这个爱的时候,我特别温柔,把我能付出的爱,都倾倒在敏儿身上。而当我轻轻抽插的时候,大猩猩不再在那里,不在我和敏儿中间了!它终于跑掉了。我不能再想起他曾抚模过我女儿的身体,和她做过爱,并使她做她的性奴。如果敏儿是任何人的性奴,她是我的……她是我的爱奴。

  我忽然停住,抽身出来,让敏儿有点詑异。我跪在床上,把那条G弦小内裤搓成一条绳子,从她大腿拉下来。用它把敏儿的手腕缠住,捆起来。敏儿说不要,扭动身体。我用吻封住她的嘴吧,摸抚她的饱满的奶子和隆起的肚皮,然后扶着她,翻身趴在床上,翘起屁股,让我从她后面,插到她最深,最深之处,把她整个儿占有了。

  我是为了敏儿,做这个爱,因为我爱她,她也爱我。大猩猩再度出现,教我敏儿和做爱的时候,血脉沸腾,特别有劲儿。敏儿好像心里明白了,身体也随着我的摆布和指挥,与我一起热切地把我们的肉体迎向亢奋的高峰,一个接着一个浪头推过来。我体贴着敏儿,搓揉着她的奶子,一边抽插一边说爱她。只愿意我心爱的女儿,感觉到我是实实在在的,死心榻地的爱着她。

  没告诉敏儿,我改变了对大猩猩的看法。从恨他,妒嫉他,变成可怜他。在旁人眼里,他变成个另类人物,给人白眼。就如我和敏儿走在一起,爱着彼此。别人若发现我们的底细,会有各种看法。从前,自己何尝不是鄙视乱伦,若听见有父女相爱到上床去,以为恶心。现在,说我是堕落了也好,或者是看破了也好,我会宁愿为了旁人的看法而分手吗?不会的。失去敏儿,会是我一生最痛苦的事。

  大猩猩当日看见敏儿穿了孕妇服,肚皮隆起来,没问过半句话孩子是谁的。此后再没给我们遇上了。他永远消失了,凡有他在场的照片,包括和敏儿多年来的合照,都从敏儿的相薄消失了。我心里有这么一个想法,若是他知道我和敏儿已经成为一对的话,他不会反对。不过,要我祝福他和那个汉子,心里仍有障碍。

  当敏儿的肚皮日渐隆起,有一不速之客来访。他就是尊尼,老远从美国飞来。我相信我可以应付他,把他接待在客房住。尊尼确实对敏儿一往情深,也是个性情中人,他亲眼看到敏儿幸福地怀孕,和我们相簿里保存着的快乐的片段,他对我说,放心了,并衷心的祝福我们。

  适逢是大除夕,素琴和孩子一早我家团年,尊尼看见素琴身穿新式旗袍,和动人的身段,就惊为天人,神魂颠倒了。敏儿看在眼内,她最明白,那洋小伙子心仪的中国娇娃的每一项特质,素琴身上都具备了。她在我耳畔悄悄地把她的看法告诉我。

  我看看尊尼,也看看素琴。原来素琴一直注意着我,我一看过去,她表错了情,擦地红了脸,低了头。我觉得把素琴送给尊尼,有点可惜,不过,敏儿看管我比她妈妈更严,不会让我再碰她。事情其实很简单,只要制造机会,让尊尼亲近素琴,自必水到渠成。敏儿把素琴拉到厨房洗盘子时,我看见她面授机宜。素琴猛摇头表示不行。

  这边厢我告诉尊尼,素琴名花尚未有主,尊尼会意了。尊尼是那么直接的,要爱就爱。语言和文化虽然有隔膜,但身体手势足可表达。素琴也领略到有人对她一见钟情,给我和敏儿灌了两杯香槟,就意乱情迷起来。他们接受了我们的安排,素琴把孩子留在我们家过年,让素琴带尊尼到市区去逛年宵市场,并请尊尼送素琴回家。敏儿把他们送出门口就锁上门,她看到他们两个眉来眼去,心里便知道尊尼一定会抓紧机会。尊尼果然没有回来过夜。我们那一晚,也做了个爱,替他们庆祝良缘。

  年初一,他们拉着手,回来拜年。我们鉴貎辨色,已掂量看出,是一幅如鱼得水的图画。敏儿要素琴说出心意,素琴顾虑尊尼年纪太轻,不相匹配。东方女人的年龄老外看不透,而且比洋妞耐看。尊尼误会素琴和敏儿是两姐妹,我们也顺水推舟,把这段“姊弟恋”推到另一阶段。敏儿以亲身经验,说服素琴,尊尼是个难得的爽直好男人。如果不是为了我,她不会让他从指缝跑掉的。

  原来素琴略显床上功架,尊尼已把她当做观音菩萨来膜拜了。素琴天生风情,皮肤娇嫩,肌理细嫩,触感极佳,体香清幽。在柔和的灯影下,一览无遗地欣赏她的裸姿,用手去触摸爱抚,令人迷醉,我比谁都明白。敏儿从素琴口里打听到,她认为尊尼床上功夫十分受用,年青力壮,一晚做几个爱,面不改容。闻名不如见面,洋人身下那样东西的尺码果然大得吓人,胸口那一片茸茸的体毛,太性感了,教她昏过去了。

  我好奇的问敏儿,认为尊尼真的那么性感?敏儿反问一句:

  “你认为自己比不上他吗?”

  “喔,不是。我只想了解一下你从美国回来的心情。”

  “爸爸,你升级做了大情圣了。你令我觉得自己是个很满足、快乐的小女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人,想有个好男人爱我。但是,会做爱的男人不一定都懂得爱。尊尼做爱倒有一套,直截了当。我离开尊尼跑回来,求的不是一夜缠绵,而是比肉体快感要更深的交合。尊尼是个头脑简单的老外,他不大懂得那些。”

  “敏儿,尊尼是让人一看就能看透的洋人,我不猜忌他。如果你在我身边不开心,我也留不住你,是吗?”

  “爹地,我和大猩猩闹翻了那个晚上,你收留了我。你打开门,让我进来的时候,我对自己说,能遇上一个像你一样那么好的男人,就好了。”

  做了几十年爱的表面文章,直至和敏儿上床,才发现我从来没搔到情爱的痒处。肉体关系,不是儿戏。情爱需要让身体说话,我从不懂得让身体说话。和敏儿发生的肉体的关系,给了我肉血的精神。原来情欲不完全是爱,但是没有情欲的爱,也不是爱。敏儿一句“你收留了我”,令那个晚上,性趣盅然。

  我在敏儿轻轻地说出现在想和她做爱,就学着素琴和尊尼搂搂抱抱的亲热的样子上床去。我叫她把衣服脱下来,她说,用得着那玩意儿吗?我说,也好。她背朝着我,赤裸站立。背部和臂儿的肌肤呈现了怀孕的美。身孕渐重的身材,把背影的曲线填满了。躬身穿上小丁,体态显得笨重,小丁更觉细小。我贴到她背部,我拥抱她,让她一对坚挺的乳峰抵住我的掌心,在她耳背吻下去。她扭过脸来,和我的唇接合,深吻。

  “老公爹地,你放心了吗?把素琴和尊尼拉在一起了。”她说。

  “我的女儿老婆,你也没挂碍了吧?”

  敏儿侧卧床上,把大腿尽量屈曲,让我进入了不滑出来,已经不容易,一抽一插是更大的学问。不过,能够把我们两个身体相连着,给我那东西和G弦的布料轻轻的磨擦,我已经可以射了。我对敏儿边做爱边说着很快替素琴会嫁给尊尼的事,可了却她妈妈的遗愿。想象着尊尼很快就弄大素琴的肚皮,样子和敏儿现在一样,会很性感。

  这个想法说多了。敏儿神经质起来,挪移一下身子,把那快要喷射的东西,套不住,溜了出来。

  她要我回答一个问题:在我的床上,素琴和她谁更风骚?

  矛盾啊﹗一个是亡妻默许。她风情魅力,相当勾人,恋慕我,讨好我,祈求我爱抚,甘当性奴。一个是禁忌之爱,要逾越常规,放下尊严,付上一切。两个之中,只有一个令我屏心息气地,率真地爱,包藏也包藏不住。请你告诉我,最初是谁挑起我的情欲?你跑了,我能强抑吗?

  敏儿翻过身来,抚摸我的脸,对我说:

  “你是我的爹地,也是我怀着的孩子的爹地。我离不开你了,明白吗?”

  “傻丫头,我们没有跑到教堂去行婚礼,但你指头上戴着结婚的戒子,就是我给你的信物。决定要你为我把孩子生下来,我已经义无反顾,而你不嫌弃爹地的话,我和不能天长地久,也是一生一世了。”

  “爹地,我那里去找到第二个像你那么好的男人做老公?”

  敏儿深深的吻我。我环抱着她,饱闻她的体香,抚摸她如缎的秀发,用手感觉她着那如荑似水的滑嫩肌,细聆着低微的款语。最后,吻到两个舌头纠缠打结,睡倒在彼此的怀中。

  结果,敏儿愿作媒人,尊尼和素琴两厢情愿,好事订定。素琴随尊尼回去美国。一双儿女暂时由我们照顾,随后送到美国读书。我答应素琴出嫁时,当她主婚人,把她带入教堂。不过,要等敏儿生产之后才可成行。')ThisfilewassavedusingUNREGISTEREDversionofChmDecompiler.DownloadChmDecompilerat:(结尾英文忽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