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6节

作品:纯肉np高辣文h|作者:作者不详|分类:辣文肉文|更新:2020-10-07 11:16:59|下载:纯肉np高辣文hTXT下载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l;&quo;uf8&quo;src&quo;hp:vp.98..∓s0∓b139∓bsp;、36

  不知为何,楼笑凌双手双脚被束缚住无法动弹,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欢被人掳去,急出一身汗的他努力嚅动嘴角,艰难的喊道:唔嗯小欢儿

  哥哥闻声而来的楼月瑶拿起布巾将他额上的汗擦拭掉,一脸担忧的望着他。

  小瑶妹妹的呼唤声让楼笑凌一下子回到现实,满身冷汗的他紧揪着被褥,有些无神的望着面孔在眼前放大的妹妹。

  哥哥,你醒了见哥哥醒来,楼月瑶放下一颗悬着的心,向千琴嘱咐道:快,去打盆水来。

  小瑶,小欢儿呢楼笑凌坐起身,试着让自己清醒些。

  小欢儿谁啊楼月瑶疑惑的看着他。

  耶律兄的师妹啊,你有没有看到她见妹妹一脸茫然的样子,楼笑凌顿时慌乱起来,刚刚没注意到的事情,突然间一下子涌入脑海,他紧张的抓住她的双臂,问道:小瑶,你怎麽在这我昏迷多久了

  哥哥,别慌,不是你用飞鸽传了书信让我来的吗楼月瑶讶异的看着楼笑凌反常的举动,手覆上他的额头,测量着温度。

  楼笑凌一把抓下她的手,急急问道:我昏迷多久了快告诉我。

  虽然对哥哥这副反常的样子感到疑惑,但楼月瑶乖乖答道:六个时辰了。

  是吗,小瑶,除了我,有没有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个儿不高,眼睛大大的

  没有,我到这之後,耶律公子只告诉我你不见了,然後昨晚离公子送你过来,除此之外,我没在这山庄看到什麽女孩。楼笑凌的慌张让楼月瑶猜测这或许是严重的事情,急忙把自己所知全说出来。

  听完妹妹的回答,楼笑凌一把掀起锦被,整个人便要往房外冲,楼月瑶见状,忙将他挡下。

  哥哥,你做什麽,得先让大夫瞧瞧你有没有事儿啊。

  小瑶,我没事,我得去找她楼笑凌想将妹妹推开,但看着她担忧的模样又无法下手,只能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哥哥,你真没事看哥哥的样子,似乎那位女孩对哥哥来说非常重要,楼月瑶也不知是否要强硬的阻拦。

  我真没事,你真得让我现在离开,她如果出事了怎麽办眼下顾不了太多的楼笑凌心一横,放轻手劲推开妹妹,一股脑就往外冲。

  冲出房外的楼笑凌豪不犹豫的往自他来到这以後便被警告过不准接近的院子直冲而去,却在院子口被耶律拓挡下,着急的他像是抓到一浮木般,开口便问道:小欢儿人呢她没事吧

  耶律拓皱起一双好看的眉,冷声道:不关你事,回去。

  你们有找到她吗让我见见她,我昏过去了,我。话才说到一半,耶律拓便转过身去,回到楼笑凌来之前的样子,如镇守般望着紧闭着的房门。

  楼笑凌不死心,伸手要抓住耶律拓,却让耶律拓一个回身,擒住脖子,那一瞬间修罗般的面容并未逃过楼笑凌的眼,但这并未吓住他,反倒让他愈加担忧,忍不住出手袭向耶律拓,逼得他松手,可他无心恋战,想强行通过耶律拓这关。

  一直在压抑心中怒气的耶律拓见他想硬闯,怒气向洪水开闸般无法抑制,忍不住朝他攻了过去,你来我往间,明显武功较弱的楼笑凌渐渐败下阵来,满身新伤的他却没

  退却,仍旧上前缠斗,激烈的打斗让他衣裤内的巾帕掉出,飘落至地,注意到的两人盯着巾帕,那雪白锦布绣着一株白梅,娟秀的欢字看在耶律拓眼中,居然如同那夜血腥的红,刺眼的让人晕眩。

  几乎是同时,那如同本能的抢夺意识瞬间控制住两人,飞身扑向地上那抹白,却不想一道更快的身影先他们一歩,将地上的巾绢夺去。

  还给我想也不想,楼笑凌朝来人吼道。

  你凭什麽浑身散发一股怒气的洛玄将掌中的巾绢仔细摺好,收入怀中後,杀气大盛的转向楼笑凌。

  我......楼笑凌并未像先前一样伶牙俐齿的回答,迟疑了一下,开口道:洛兄,拓兄,小弟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迎娶你们的小师妹,当然,我之後会正式和你们的师父提亲的,聘礼我一样也不会少,肯定会让秦欢嫁的风光。

  我听你在放屁你竟敢动秦欢,纳命来蹭的一下,洛玄飞身上前猛烈攻击楼笑凌。

  不想和他对打的楼笑凌狼狈的左右闪躲,艰难的解释:洛兄事情并非我所愿,实在是情况危急,不得以而为之啊

  你这得了便宜还卖乖之徒,休要狡辩,像个男子汉般正面迎战吧,这般闪躲,算什麽男人

  这但我实在没有理由和你打啊

  打还要理由我想打你就打,理由你找阎王爷要去吧愤怒中的洛玄,在楼笑凌百般闪躲下,愈发狂怒,脑海中不时闪现出秦欢身上青红相接的印子,更是让他理智全无,一下子内力涌集右掌,对着楼笑凌的天灵盖猛然拍去。

  事态演变得太快,楼笑凌毕竟技不如人,那掌式又来得猛,眼看小命就要到头了,他闭上眼睛,等着生命尽头的那一刻。

  洛玄不要啊一声惊叫声响起,一个瘦弱身子闯入,小手一推,将楼笑凌推出掌下。

  洛玄镇惊的盯着来人,发出去的掌式硬生生转向,五公尺外,一棵大树轰隆隆倒下,被打乱的真气一时间乱窜,受了不小的内伤。

  冲出来的秦欢仍旧是被洛玄的掌风扫到,却让一旁如梦初醒的耶律拓给接住。

  你以为你在干嘛打破了一贯的扑克脸,耶律拓气急败坏的吼叫道。

  我如同做错事般的孩子,秦欢搅着手,不知该如何开口,却用眼角馀光瞄到洛玄铁青的脸庞一下子鼓起,但他紧闭双唇,却见一丝血沁出他的薄唇,秦欢吓得赶紧冲向他,却着急不着自己的绢巾,只得用她的一双嫩白小手就这麽就着他的唇边接着。

  玄,你没事儿吧

  洛玄冷脸瞅着她,不发一语,突地挥开她的手,丢下一句贱人。,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秦欢被洛玄那句骂得傻在当下,不明的冲突,不白的冤屈,不知所措的她顿时清泪两行。

  小欢儿,别哭,你没事吧被推倒在地的楼笑凌见状,心疼的赶忙起身,正要一把揽过安慰佳人,却被一只手臂挡着。

  这没你事儿,滚。耶律拓黑着一张脸,一把拽过秦欢,打横抱起就往秦欢的厢房疾行。

  拓兄,拓兄等等,拓兄楼笑凌跟在後头不屈不挠,只想知道秦欢状况如何,但房门碰的一声在他面前关上,门闩迅速被靠上。

  吃了个十足闭门羹的楼笑凌居然还不气馁,就在门外敲,啪啪啪的。

  百度搜:读者吧网阅读本书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