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八章 照拂

作品: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作者:月下高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11 20:06:15|下载: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TXT下载
  唯有季媚与季州没有来。

  这阵仗丝毫不亚于季蔓从静慈庵归来的那次。

  季妩微微一怔,她抬头朝季伯言看去,她眼中闪动着泪光,感动的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阿妩,我们回家吧!”季伯言声音略带沙哑。

  “好,父亲。”季妩轻声说道。

  季伯言亲自将季妩送回荷香园。

  “娇娇……”一见季妩,冬雪与夏白跪在地上便哭了起来。

  季伯言陪季妩待了片刻便回去了。

  他让人将秦氏的东西都丢了出去,把宋婆子还有从前服侍过秦氏的人统统赶了出去。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季蔓都没有吃饭。

  唯有于婆子陪着她。

  季蔓带着些惊慌,她手足无措的看着于婆子说道:“婆婆,我该怎么办?”

  事到如今于婆子也是无计可施,她一脸无奈的说道:“娇娇,奴也不知。”

  季蔓一脸绝望,听着外面的动静,她冷冷问道:“可是季妩那个贱人回来了。”

  “是。”于婆子并未多言。

  “不,不是这样的,我是父亲的儿子,我是父亲的儿子……”季景的声音时断时续。

  “哈哈哈……”还时不时传来渗人的笑声。

  季妩听了,她定睛看着赵婆子说道:“我要知道季景是不是真的疯了?”

  他若是真疯了也就罢了!

  若是……

  斩草不除根,势必后患无穷。

  “是。”赵婆子转身走了出去。

  “娇娇是怀疑?”麻姑看着季妩问道。

  季妩并未多言。

  魏氏与李氏,带着季媚还季茵,来给季妩寒暄了一会便回去了。

  有了今日这一出,日后这府中再无人敢小看季妩了。

  傍晚的时候,季伯言派人传信晚上让季妩带着人去前厅吃饭。

  季妩微微一怔,季家甚少在一起用晚饭,一贯都是在自己院子里,前厅一般都是有要紧事的时候才去。

  季妩换了衣裙,带着麻姑与赵婆子朝前厅走去。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她去的格外早。

  她是第一个到的。

  在她之后,魏氏,李氏,还有季媚与季茵都来了。

  就是不见季蔓与季州的身影。

  季妩略带疑惑的看了魏氏一眼,魏氏含笑说道:“夫主并未派人通知他们,可见如今有多么厌恶他们。”

  季妩垂眸一笑:“是吗?”

  魏氏微微颔首。

  季妩眉头一蹙,她轻声说道:“姨娘,既是家宴阿蔓姐姐与阿州怎能不来呢?”

  魏氏瞬间心领神会,她扭头看着一旁的阮婆子说道:“没听见娇娇的话吗?还不快去请阿蔓娇娇与阿州过来。”

  “是,奴这就去。”阮婆子转身走了出去。

  李氏定睛看了季妩一眼没有开口。

  季蔓早已知晓他们都去前厅参加家宴了,却独独没有通知她与季州,她满腔怒火正无处发泄。

  阮婆子撞了上来,她也未曾多言,只推说自己身体不适。

  阮婆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毕恭毕敬的退了下去。

  “咣当……”她一走,季蔓便把桌案上的茶壶扫了下去。

  她一脸狰狞的说道:“他们那里还曾记得府里有我这么一个人,既如此还假惺惺的来请我做什么?”

  阿瑶与阿乔不敢上前。

  于婆子在一旁劝道:“娇娇,荣辱不惊,能屈能伸才能成大事。”

  她一句话季蔓瞬间平静下来,她勾唇冷冷一笑:“走,他们不是不愿见我吗?我偏要去给他们添堵。”

  她施了妆,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裙,容光焕发的去了前厅。

  阮婆子也去通知季州了。

  季州不比她,如今一蹶不振的很。

  季蔓施施然然的走了进来,她一脸从容未见丝毫憔悴,仿佛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季家嫡女,一切都未曾改变过。

  主位尚且空着,季伯言还没有来。

  季妩坐在主位旁,季媚与季茵紧挨着她,魏氏与李氏坐在令一边。

  如今空着的唯有最边角的那个座位了。

  季蔓四下扫了一眼,她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

  季妩始终漫不经心的看着她,她眼底含着一丝嘲弄。

  就在那个时候季伯言走了进来。

  “见过父亲。”

  “见过夫主!”所有人起身行礼。

  季伯言一一扫去,目光落在季蔓身上的时候,他虽然没有说什么,却是眉头一蹙,眼中明显带着不悦。

  季蔓看的一清二楚,她脸上含着温婉的笑,眼底却拂过一丝戾气,血气在她胸中翻腾,她极力忍着,尖锐的指尖无声的没入肌肤之中。

  季伯言坐在主位之上,他环顾一圈说道:“开饭吧!”

  几个婆子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走了进来。

  不过片刻,便是满满一桌,色香味俱全。

  季伯言亲手给季妩夹了一块竹笋,他含笑说道:“阿妩,尝尝可还合胃口,若是不合胃口让厨房从新做来。”

  季媚与季茵皆抬头朝季妩看去,两个人眼中皆含着嫉妒的神色。

  季蔓看的眼都直了,她恨不得上前撕碎季妩伪善的面孔。

  她知道这次的事绝对与季妩脱不了干系。

  季妩一口吃下,她笑盈盈的看着季伯言说道:“父亲,好吃。”

  季伯言又给她夹了一块。

  季妩从善如流的吃下。

  季伯言扭头看着魏氏与李氏说道:“阿妩自幼无人照拂,你们两个人可有谁愿意照拂阿妩?”

  任谁都没有想到他会这么一问。

  李氏还没反应过来,魏氏便起身对着季伯言盈盈一福说道:“夫主若愿意请让妾照拂阿妩,妾必定视阿妩如亲生的,决不亏待阿妩半分,但凡阿媚有的,阿妩只会比阿媚更好。”

  李氏在想开口已经晚了。

  魏氏说的真心诚意。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季伯言。

  季妩瞬间明白季伯言的意思了,她不着痕迹的看了季蔓一眼,只见季蔓面色阴郁,挂在嘴角的笑已僵在脸上。

  聪明如季蔓想必也想到季伯言的用意了。

  季伯言点头说道:“甚好。”

  他也未曾过问过季妩的意见,便对魏氏说道:“如此就把阿妩养在你名下吧!”

  “是。”魏氏欣喜若狂的说道,这代表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了。

  李氏有些失落。

  季伯言又给季妩夹了一筷子菜,他看着众人开口说道:“家中庶务总要有人打理,人情往来也需要有人出去走动,家中没有主母不行,明日便开了祠堂上告祖宗将魏氏扶为正妻,以后教养子女,打理府中庶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