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七章 风水轮流转

作品: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作者:月下高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10 19:56:19|下载: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TXT下载
  她手有些颤抖推开了门。

  陆离走了进来。

  不等陆离开口,季妩便出声问道:“陆先生季家情况如何?”

  她始终放心不下,一直在等陆离回来。

  陆离深深的看了季妩一眼,在此之前他从未将季妩放在心上,以为她不过是闺中女子,如今再看季妩他不由得有些刮目相看,她仿佛有未卜先知之能一样,他拱手说道:“回禀娇娇,昨夜虚空道长出现在秦氏房中,被季大人逮了个正着,他们办得那些事季大人也都知道了,秦氏对虚空道长下了毒,刑部的人已经把他的尸体带走了。”

  季妩双眼一眯,她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陆离从未见过她这幅模样,他不由得一怔。

  在季妩的注视下,陆离接着又道:“季大人派人将诸位长老都请了过来,当众休了秦氏。”

  季妩眉头一蹙,她以为季伯言为了季家的颜面会无声无息的打杀了秦氏,怎料他竟当众休了秦氏。

  她脸上的笑意更浓,如此更好。

  可这件事还未完,她定睛看着陆离。

  陆离开口说道:“早上天还未亮,季大人便带着秦氏去了刑部。”

  季妩扬眉一笑,她对着陆离盈盈一福:“我知道了,有劳陆先生了,陆先生下去休息吧。”

  陆离拱手转身离开。

  他才走了几步,脚下一顿扭头看着季妩说道:“对了,季大人当众说季景是秦氏与虚空道长苟合所生,季景已经疯了。”

  季妩微微颔首,她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仿佛他只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陆离转身退了出去。

  房中只剩下季妩一个人。

  这一次季伯言真真叫她大吃一惊,他竟然带着秦氏去了刑部,这分明不是他一贯的行事作风。

  季蔓将自己关在房中,她也是一夜未眠。

  她身负邪祟之名,又被逐出家族,如今母亲也被休了,她仿佛从云端摔了下来,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对是一种煎熬。

  父亲带母亲去了刑部,母亲这些彻底完了,也不知父亲会如何处置她与季州。

  这才刚变天,院子里的婢女与仆从的态度就变了,看着她的眼神也变了。

  于婆子,还有阿瑶与阿乔看着她的眼中也多了一丝怜悯,这对她来说比杀了她还令她难受。

  魏氏高兴的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秦氏被休了,偌大的季家焉能没有主母,她比李氏入府的时间久,于情于理季伯言都应该把她扶正,她心中那叫一个火热。

  季媚也十分高兴,姨娘若是被扶正了,她是身份自然水涨船高。

  相较魏氏,李氏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也盯着主母的位置,谁不想被扶正呢?

  魏氏比她资历老,机会自然比她多了一些,再说魏氏还有季妩的帮扶。

  如今夫主深知一切都是秦氏的算计,自然会去接季妩回来。

  难不成她还要熬倒了魏氏不成!

  季伯言将秦氏送到刑部,将秦氏如何算计季妩,牵连公子策还有高寅说清楚之后,便入宫负荆请罪去了。

  好在陛下圣明,只治了季伯言一个治内不严的罪名,外加罚俸一年的罪名。

  虚空道长已经死了,秦氏下了刑部大牢。

  一下早朝,季伯言便带着吴生直奔乡下庄子。

  今日阳光甚好,用过早饭之后,季妩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在院中晒太阳,她面色极差,一副憔悴不堪的模样。

  麻姑与赵婆子两个人拿起家伙准备洒扫。

  季妩笑盈盈的看着她们说道:“麻姑,婆婆,你们两个人歇一会吧!这里我们住不了多久的。”

  她并未告诉她们昨晚发生的事。

  麻姑一笑,放下手中的扫帚。

  赵婆子凝神看着季妩,她眼中尽是疑惑。

  麻姑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赵姐你只管听娇娇的就是了。”

  两个人陪着季妩在院子里晒太阳。

  晒的身上正暖,季妩看了一眼天上的日头,她起身朝屋里走去。

  麻姑与赵婆子两个人对视一眼,跟在她身后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她定睛看着麻姑与赵婆子说道:“你们去门口守着,陪我演一出苦情戏。”

  “是,娇娇。”两人一怔瞬间反应过来,转身朝外走去。

  季妩伸手将门插上。

  她趴在榻上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她哭的伤心欲绝。

  麻姑的声音适时得响了起来:“娇娇,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啪啪啪……”赵婆子用力的拍着门,她一脸担忧的说道:“娇娇,你快把门打开啊!千万莫要做什么傻事。”

  “阿妩呢?”她们两个人声音才落,季伯言便带着吴生大步走了过来。

  季妩在房中听得一清二楚,她哭的越发伤心:“你们不要管我,我生来便被人所弃,从未见过姨娘一面,每日只能幻想她的模样,如今连父亲都不要我了,我还不如下去陪伴姨娘。”

  她的话清晰的落入季伯言耳中,她说的季伯言心中一痛,心中的愧疚更甚。

  他几步上前用力的拍着门:“阿妩,父亲没有不要你,你把门打开,是父亲误信人言,一切都是父亲的不是……”

  “娇娇……”麻姑与赵婆子不由得落下泪来。

  “你们休要骗我,父亲已经不要我了,他怎么可能来这里?纵然你们演的再像,我也是不信的。”季妩声音颤抖,她字里行间尽是绝望,哭的嗓子都沙哑了。

  季伯言心急如焚,他扭头看着吴生说道:“吴生把门破开。”

  吴生大步上前用力一撞。

  “砰……”的一声门开了。

  “阿妩!”季伯言大步走了进去。

  吴生紧随其后。

  麻姑与赵婆子对视一眼,两个人眼底皆闪过一丝笑意。

  娇娇真是料事如神啊!

  季妩躺在榻上,见季伯言进来,她骤然一惊。

  “咣当……”手中的发簪骤然落在地上。

  鲜红的血顺着她的手腕滴落在地上。

  “阿妩!”季伯言一惊大步朝季妩走了过去。

  他从白色的里衣上撕了一条布,手忙脚乱的替季妩把手腕上的伤口包好。

  “父亲,真的是父亲!”季妩一脸惊喜,她泪眼模糊的看着季伯言。

  季伯言心中一痛:“阿妩,是父亲的不是,你可莫要再吓唬父亲了。”

  季妩扑进季伯言的怀中,她放声痛哭起来:“父亲不是不是阿妩了吗?”

  “父亲怎会不要阿妩了,是父亲的不是,没有保护好阿妩……”季伯言安慰了季妩许久,季妩才止住了眼泪。

  等便季妩安抚好,季伯言便带着季妩上了回季家的马车。

  刑部的人已经把中年男子的尸体带回刑部。

  马车一入城。

  吴生便骑着马直奔季家。

  “阿妩,到了,下车吧!”马车停下之后,季伯言率先下了马车,他站在下面看着季妩说道。

  “嗯!”季妩微微颔首,麻姑与赵婆子扶着她下了马车。

  “恭迎娇娇回府!”魏氏,李氏,季媚,季茵还季家所有仆从都在,他们齐刷刷的对着季妩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