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三章 好戏开始

作品: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作者:月下高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10 19:56:19|下载: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TXT下载
  面对季妩的质问,中年男子面色一僵,如今已没了外人,季妩也不再是季家的娇娇,他看着季妩疾言厉色的说道:“阿妩,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可是你父亲,你的孝道何在?你的教养何在?”

  “啪……”他声音一落,季妩抬手一巴掌重重的落在他脸上。

  她如此彪悍令得麻姑与赵婆子瞬间一惊。

  “你。”那个中年男子登时就怒了,他嘴角溢出血来,足可见季妩用力之大。

  “好你个不孝女。”他反手对着季妩就是一巴掌。

  然,他的手还未触及季妩。

  便被骤然出现的陆离给攥住了。

  他一惊,还未回过神来,陆离手中的匕首已经抵在他的脖子上。

  他面皮胀红,满目惊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对于突如其来的陆离,季妩没有一点意外。

  陆离守在秦氏身旁,自然一早就知道她被赶出季家的消息。

  她一出季家便知道陆离就在她左右。

  季妩含笑看了陆离一眼,她伸手接过他手中的匕首。

  中年男子忍不住睁大了双眼,他面带惊恐的看着季妩颤抖的说道:“你想要做什么?”

  季妩双眼一眯,她握着匕首的手骤然施力,匕首一下划破那个中年男子的脖子。

  “嗯……”那个中年男子面色一白,忍不住闷哼一声,此时此刻他眼中只剩下惊恐。

  原本他以为季妩不过一个深闺中的小女孩,容易哄骗的很,怎料她竟是如此棘手。

  季妩扫了那个中年男子一眼,她眼见半垂慢悠悠的说道:“我这个人一向没什么耐心。”

  她说着眼光一凝,声音骤冷:“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她握着匕首的手缓缓施力。

  那个中年男子不过瘦弱书生,他何时见过这个阵仗,他瞬间吓傻了,他死死地盯着季妩手中的匕首,声音的颤抖的说道:“我说,我说……”

  马车上几个人都凝神看着他。

  “嗯……”忽的,他身子一僵,嘴角溢出鲜红的血来。

  季妩眉头一蹙。

  在几个人的注视下,他一脸痛苦:“我……我……”

  话还未说完,他一头栽了下去。

  麻姑一惊:“娇娇这是怎么了?”

  季妩从宽大的衣袖中拿出锦怕,她云淡风轻的擦了擦手上的血迹,脸上一点意外都没有淡淡说道:“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只有死人的嘴才嘴严实,她们早就布置了后手为的便是杀人灭口。”

  这也就是她为何一上车便质问他的原因。

  退一步讲即便秦氏她们不动手,她也会杀了他的。

  季妩抬眸看了陆离一眼,她连话都没有说,陆离便消失在她眼前。

  “啊……”季妩一声尖叫。

  马车瞬间停了下来。

  紧接着吴生的响了起来:“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是。”两个仆从上前查看了一番,那个中年男子已然咽气。

  季妩早已吓傻了。

  麻姑与赵婆子两个人也吓呆了。

  吴生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皱着眉头说道:“这可如何是好?”

  他们已经出了城,若是在回去询问家主,只怕就要宵禁了。

  季妩面色煞白的看着吴生声音颤抖的说道:“这可是命案,势必要上报刑部查个究竟的。”

  一时之间吴生也拿不定主意,他给季妩换了一辆马车,准备先将她们送到乡下的庄子,这件事等他回去禀告了家主,由家主做决定。

  “娇娇,他一死可就死无对证了,如何还能证明姨娘的清白?”换过马车之后,赵婆子一脸担忧的看着季妩说道。

  麻姑担心的也是这个问题,若不能还姨娘一个清白,娇娇以后可怎么办?

  季妩淡淡一笑:“他本就无关紧要,死也就死了。”

  她说的格外云淡风轻。

  麻姑与赵婆子两个人满目不解的看着季妩。

  季妩也不多言,她轻声唤道:“陆先生。”

  “娇娇有何吩咐?”她声音一落,陆离便出现在她眼前。

  季妩看着他压低声音说道:“你回季家继续盯着秦氏,若我所料不差今晚将有大戏上演。”

  陆离还未开口,麻姑便出声说道:“娇娇,若无陆先生保护,若是秦氏她们派人刺杀娇娇可如何是好?”

  赵婆子也凝神看着季妩。

  季妩还未开口,陆离沉声说道:“我亲耳所闻她们今晚不会派人刺杀娇娇的。”

  季妩也是这般想的,秦氏她们不傻,不会做的如此明显与突兀,她们要刺杀她也会等上几日。

  麻姑与赵婆子这才放下心来。

  季妩眼中掠过一丝寒芒,她定睛看着陆离说道:“我猜虚空道长今晚一定会找上秦氏,届时无论你用什么法子,也要把季伯言引过去。”

  有什么比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更令人震撼呢?

  她声音一落,麻姑与赵婆子两个人定睛看着她。

  “是。”陆离拱手说道。

  季妩看着他顿了顿接着又道:“通知高家郎君让刑部那边做好准备。”

  她双眼一眯,面色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原本她没想着惊动刑部,可季伯言让她太失望了。

  即便没有季家,没有季伯言也不妨碍她报仇。

  “是。”陆离深深地看了季妩一眼,他转身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婆子欲言又止的看着季妩:“娇娇……”

  这其中的厉害麻姑不清楚,可她却是清楚的,一旦惊动刑部,只怕到时候季家都难以脱身。

  季妩缓缓垂下眸子:“婆婆放心吧!大王是明君。”

  夜色如墨。

  “姨娘,季妩被赶出去了,我们可要做些什么?”季媚凝神看着魏氏问道。

  魏氏坐在妆台前,她拿起一支鎏金的步摇在头上比了比,含笑看着季媚说道:“她的事与我们何干?有她也好,没她也罢!终究凡事都得靠自己才行。”

  季媚皱着眉头问道:“姨娘你说她当真不是父亲的女儿吗?”

  魏氏放下手中的步摇,她看着季媚缓缓站了起来,她嘴角勾勒着一丝浅笑说道:“是与不是全在夫主一念之间,夫主是说那她就是,夫主说不是那她就不是。”

  季媚有些不懂。

  魏氏笑了起来:“我的傻阿媚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后院中的女人都是依附家中的男人而活的,取悦他们比什么都重要,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季媚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魏氏也不多言,她扭头看着阮婆子说道:“我要的参汤可已经准备好,夫主此时定然备受打击无心饮食,我得去看看他才是。”

  “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魏氏扭头看了季媚一眼,她亲手提着参汤走了出去。

  今晚,秦氏心情格外的好。

  她差人把季景,季州都唤来,还有季蔓几个人吃了一顿饭。

  饭后,她便让他们都回去歇息了。

  房中只有宋婆子陪着她。

  烛火摇曳,秦氏坐在炭火旁,她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直到夜深了,宋婆子看着她开口说道:“主母夜深了就寝吧!”

  秦氏才上了榻。

  宋婆子在外室的软塌上守夜。

  房中格外的安静,除了炭火燃烧的声音就只剩下外面的风声。

  秦氏躺在榻上,她不停的辗转反侧。

  也不知多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阿芸!”一个人突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榻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