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二章 认亲 二

作品: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作者:月下高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05 21:01:32|下载: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TXT下载
  那个中年男子昂首挺胸说道:“是。”

  季妩脸上带着泪,她抬头朝他看去,只看了一眼。

  不知怎的那个中年男子竟觉得浑身一冷。

  季松将目光落在季伯言身上:“伯言。”

  季伯言拱手看着季松说道:“伯父,如此家丑叫你见笑了。”

  从他的话中便可看出,他已经信了那个中年男子的话。

  季妩一脸沉痛,她缓缓的松开了季伯言的衣摆。

  季松定睛看了季妩与那个中年男子一眼,他皱着眉头说道:“伯言,事到如今你准备如何处置?”

  季妩泪眼婆娑的看着季伯言。

  外面天色已经暗了。

  季伯言缓缓睁开了眼,他带着不忍看了季妩一眼,沉声说道:“对外宣称阿妩得了急病,先把他们送到乡下庄子上,等过一段时间就说阿妩因病过世,到时候再放他们离开。”

  若是旁人兴许就将他们打杀了事了,可季伯言一向心慈手软。

  “父亲……”季妩失魂落魄的看着季伯言,她声音哽咽:“你不信姨娘吗?仅凭这个人一面之词就要弃了阿妩吗?”

  季伯言再不看季妩一眼。

  以季松的意思为了季家的声誉,最好斩草除根,可季伯言既然已经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再多多言些什么,他看着季伯言说道:“便依你所言吧!”

  季伯言声音一高:“立刻把他们送到庄子去。”

  “父亲……”季妩满目绝望的看着季伯言,其实她心中更多的是失望。

  她自小体弱多病,分明是早产之症,可他竟听信别人一面之词,竟否认了母亲,这些年他自诩对母亲一片深情,真真可笑至极。

  “阿妩,这么多年我们父女终于可以团聚了。”中年男子嘴角上扬,他一脸欣慰大步朝季妩走了过去。

  季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她缓步上前重重的跪在季伯言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阿妩拜别父亲,纵然父亲不愿相信姨娘,可阿妩始终相信姨娘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愿父亲以后日日顺遂,身体康健。”

  语罢,季妩对着季伯言磕了三个头。

  季伯言侧过脸去,再不看季妩一眼。

  季妩缓缓起身,她恋恋不舍的看着季伯言一眼,满目伤痛的转身离开。

  “阿妩!”中年男女子赶紧跟上她的步伐。

  季妩不着痕迹的看了麻姑与赵婆子一眼。

  两个人着实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眼见季妩就要踏出前厅。

  “家主,奴伺候娇娇多年,愿随娇娇一起去乡下的庄子,还望家主成全。”麻姑说着跪了下去。

  季伯言扭头朝她看去,不等他开口,赵婆子也跪了下来:“家主,奴也愿追随娇娇一同去乡下的庄子。”

  季伯言看了她们两个人一眼说道:“去吧!”

  “多谢家主。”麻姑与赵婆子对着季伯言磕了一个头,起身追上季妩。

  外面已经一片漆黑。

  送他们去乡下庄子的马车已经备好。

  寒风冷的刺骨,红色的灯笼在风中摇曳。

  麻姑与赵婆子一左一右的伴在季妩身旁。

  中年男子含笑看了季妩一眼:“阿妩。”

  季妩定睛看了他一眼,她脸上的泪还未干,面上一点波澜都没有,双眸犹如无边无际的夜空。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说,中年男子只觉得一阵心惊胆寒,他再不敢开口。

  “哈哈哈……”得知季妩被赶出季家,季蔓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就在秦氏房中,秦氏嘴角上扬不由得吐了一口浊气,她忍不住叹了一声:“可算把季妩这个小贱人赶出去了。”

  季蔓明明笑的妖娆,可她一脸狰狞眼底一丝笑意也没有。

  于婆子看着这样的季蔓只觉得身上一冷。

  秦氏扭头看着季蔓说道:“阿蔓,可要派人除了这个祸害?”

  季蔓敛尽笑意,她定睛看了秦氏一眼缓缓摇了摇头:“若是操之过急便落了刻意,难免引人怀疑,我还没有洗去邪祟之名,如今她还不能死。”

  秦氏看着季蔓点头说道:“阿蔓说的是,如今没了夫主做她的靠山,想什么时候收拾她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季蔓勾唇一笑,她淡淡说道:“母亲,我要亲自去送一送她。”

  秦氏开口说道:“去吧!”

  季蔓带着于婆子,阿瑶阿乔走了出去。

  季妩才走到门口便见季蔓施施然然的走了过来。

  她步伐轻快,看得出她心情极好。

  “娇娇。”一见季蔓吴生立刻停下来行礼。

  季蔓视线落在季妩身上,她眼眶微红哽咽的说道:“你们先去门口候着,我想与妹妹说几句话,告个别。”

  麻姑与赵婆子一脸戒备的看着她。

  季蔓说着一顿,她皱着眉头说道:“哎呀!看我这记性,我都忘了如今阿妩已不是我的妹妹了。”

  若是旁人听了她这番话,定然会伤心欲绝。

  季妩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

  “是。”吴生带着几个仆从大步离开。

  季蔓提步朝季妩走了过去。

  这里没有旁人,季妩也用不着演戏了。

  她淡淡的看着季蔓,脸上不曾有半分伤心,有的只是无尽的冷漠。

  “阿妩!”季蔓几步走到季妩跟前,她锦怕掩面咯咯一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她下颚微抬漫不经心的看着季妩一字一句的说道:“亏我一直以为你是我妹妹呢!原来你只是个不知名的野种。”

  她的话音一落,麻姑与赵婆子的脸色极为难看。

  季妩定睛看着季蔓,她勾唇一笑浅浅说道:“能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如今胜负未分你莫要太得意。”

  在气势上她未曾落了丝毫下风,反而更胜季蔓一筹。

  那个中年男子就站在她们身旁,她们两个人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他看了季妩一眼,又看了季蔓一眼一句话都没有说。

  “啧啧啧……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季蔓带着一丝怜悯看着季妩,她冷冷说道:“我们走着瞧吧!”

  季妩轻启朱唇:“甚好。”

  语罢,她再不看季蔓一眼,她提步越过季蔓。

  季蔓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看着季妩一步一步出了季家。

  就在要踏出大门的时候,季妩扭头看了季蔓一眼,她眉眼上扬给了季蔓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季蔓顿时敛尽脸上所有的笑容,她眉头紧锁定睛看着季妩的背影,久久的站在那里。

  “娇娇,你怎么了?”于婆子不由得开口问道。

  季蔓缓缓摇了摇头,不知怎的她总觉得心中有些不安。

  这一局明明是她胜利了,可季妩哪里有半分败落的模样。

  她那一笑真真让她毛骨悚然!

  麻姑与赵婆子扶着季妩上了马车。

  那个中年男子也跟着季妩上了马车。

  吴生和几个仆从骑着马在前。

  马车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连炭盆都没有。

  也是,季妩已经不是季家的娇娇了,自然犯不上为她准备这些。

  “娇娇,可冷?”麻姑与赵婆子往季妩身旁凑了凑,两个人凝神看着她,麻姑口中含着白气问道。

  季妩缓缓摇了摇头。

  那个中年男子就坐在她对面。

  季妩视线一扫落在他身上,她嘴角含笑漫不经心的问道:“说吧!秦氏她们究竟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如此陷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