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章 求见

作品: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作者:月下高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03 19:02:31|下载: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TXT下载
  今日,季妩的心情格外的好,她就喜欢看着秦氏与季蔓痛不欲生的模样。

  麻姑给她倒了一杯热茶,她握在手中并没有喝。

  她一贯都穿的极为素净,头上只插着一支白色的玉簪,未施半点粉黛,样子着实有些寡淡。

  她看着手中的茶杯出神。

  “娇娇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妥?”一旁的赵婆子忍不住出声问道。

  麻姑也凝神看着季妩。

  季妩看着她们缓缓的摇了摇头。

  她不能一直在后院周旋了。

  秦氏与季蔓不足为患。

  如今楚辞也在她的掌控之中。

  徐宏才是她的心腹大患。

  他是当今陛下的宠臣,权倾朝野,便连姜策也得给她几分颜面,若要搬到他谈何容易。

  思虑的片刻,季妩提笔给赵元写了一封信,让麻姑给他送去。

  已经是时候该着手布置了。

  她站在榻边一言不发的看着墙上的画像。

  兀的,她眸光一凝,眼底闪过一抹狰狞的杀气。

  她已经没有耐心了。

  “陆先生!”她双眼一眯轻声唤道。

  “娇娇。”她声音一落,陆离便出现在她面前。

  赵婆子微微一怔,纵然已经知道陆离的存在,可一时半刻的她还是有些适应不了。

  季妩看着陆离,她压低声音说道:“今晚,我要你寸步不离的守着秦氏,她那里有什么异动理亏通知我。”

  虚空道长如今已是丧家之犬,刑部已经不下天罗地网捉拿他。

  高家与姜策那里势必也有所行动。

  如今他只剩下一个去处。

  “是。”陆离拱手消失在季妩眼前。

  季蔓在秦氏房中待了一会便离开了。

  她才走没多久。

  宋婆子出去了一趟。

  进来的时候宋婆子脸上多了一丝慌乱。

  不等她开口,秦氏看着她压低声音问道:“可是表兄已经被刑部抓住了?”

  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甚至连后路都想好了。

  阿蔓说的对,为了阿景与阿州的未来她须得狠下心来才是。

  宋婆子摇头说道:“主母,虚空道长逃脱了。”

  “啪……”秦氏才端起茶,她的手一抖手中的茶杯瞬间落在地上。

  她双眼微眯,面色凝重的很。

  宋婆子亦是一脸担忧,她凝神看着秦氏问道:“主母,如今刑部布下天罗地网你说他能去哪里呢?”

  宋婆子这是明知故问。

  秦氏身子一僵,她定睛看着宋婆子说道:“你准备好吧!”

  至于准备什么她并未说清楚。

  “是。”宋婆子转身退了出去。

  “表兄,你不要怪我。”秦氏一字一句的吐出几个字来。

  表兄三岁丧父丧母便一直养在她家里,他比她年长了三岁,与她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人青梅竹马,更是互生情谊,奈何母亲不许,嫌他身份卑微又是孤身一人无依无靠。

  为了逼她嫁给季伯言,母亲竟派人数次暗杀表兄,表兄为了活命才去了清风观,借着脱离尘世才捡了一条命。

  可她与表兄早已或许终身,立誓非君不嫁。

  最终她是嫁给季伯言不错,可她的身她的心早已给了表兄。

  还与表兄有了……

  这些年她一直与表兄有来往,表兄还帮了她很多的忙。

  她是真真于心不忍。

  可是如今她已经没了选择。

  她决不能卷入刺杀公子策与高家嫡子的这件事中,她还有阿景,阿州,阿蔓,他们的荣辱皆系于她一人之身。

  转眼已是下午。

  还有七八日就要过年了。

  姜策在书房批阅公文,一旁焚着香。

  他穿着黑色的衣袍,头戴墨色的玉冠,星目剑眉,整个人气度非凡,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庞戎大步走了进来。

  姜策抬眸朝他看去:“查的如何了?”

  庞戎还未开口。

  姜策一顿接着又道:“高寅与季家的那个庶女究竟是什么关系?亦或者是季伯言与高家有了什么来往?”

  高家背后站着的是姜钰。

  姜策双眼微眯,他双眸幽深泛着淡淡的寒意。

  庞戎看着姜策拱手说道:“回禀公子,属下查过了,季伯言与高家并没有什么来往,至于季家的那个庶女与高寅也没有什么关系。”

  “哦!”姜策尾音拉的长长的。

  庞戎凝神看着他。

  片刻姜策垂眸说道:“派人时刻注意着季伯言,还有季家的那个庶女。”

  “是。”庞戎拱手说道。

  姜策握着毛笔的手一顿,他抬头看了庞戎一眼接着又道:“那晚以笛声驱散狼群的人可有什么眉目?”

  “尚未!”庞戎如实说道。

  “给孤盯紧了姜钰还有高家。”姜策双眸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是,公子。”庞戎沉声说道。

  姜策不在言语。

  午后,季妩原想着上榻休息一会。

  怎料,她一上榻便睡着了。

  等她睁开眼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

  起身之后,她拿出来那块刻有墨字的令牌看了几眼,也不知那人的伤势如何了,想来应该无恙了吧!

  “娇娇,喝杯热茶吧!”赵婆子不在房中,只有麻姑一个人在服侍季妩。

  季妩伸手接过麻姑递来的茶,她刚凑到嘴边还没有喝。

  “娇娇。”赵婆子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

  季妩放下手中的茶朝她看了过去:“婆婆,怎么了?”

  赵婆子看着季妩说道:“有人上门求见娇娇。”

  季妩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是什么人?”

  麻姑也是一脸疑惑。

  在她们两个人的注视下,赵婆子皱着眉头说道:“是一个中年男子,如今魏姨娘掌家,她以女眷不便见外客的由头将他打发了出去,怎料那人执意不走,此事已经惊动了家主,现在家主请娇娇去前厅见客。”

  季妩眉头一蹙,她从不认识什么中年男子,此人只怕来者不善。

  麻姑凝神看着赵婆子说道:“娇娇从不认识什么中年男子,怎会有人突然上门求见娇娇呢?”

  赵婆子也是满腹疑问。

  可此时见与不见已由不得季妩了。

  季妩缓缓站了起来,她淡淡说道:“父亲既然让我去见客,我们就去前厅见一见。”

  至于是什么牛鬼蛇神一见便知。

  麻姑拿过狐裘给她穿上。

  夏白拿来手炉。

  季妩带着麻姑与赵婆子朝前厅走去。

  吴生守在门口,见着季妩过来双手一叉:“见过娇娇。”

  季妩嘴角含笑一副温婉的模样,她微微颔首提步走了进去。

  “阿妩见过父亲!”季伯言与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坐在前厅了,季妩缓步上前行礼。

  一见季妩那个中年男子便站了起来,他一脸激动双目微红的看着季妩说道:“你便是阿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