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六章 变天

作品:戏精女配飒爆了|作者:丹粟|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4-23 05:16:14|下载:戏精女配飒爆了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李大人的女儿李小姐最中意的是五皇子,相比较二皇子的不识趣。五皇子做的就十分的好。

  李小姐成了他的一个侧皇子妃。有了这种身份和关系,李大人在调查这件事情上就十分的认真了。

  调查的结果都是五皇子想要看到的。

  大夏国的陛下拿到的这些资料,已经有了新的证据。而且都是整理成册子的。

  陛下和皇后娘娘之间原本就隔着一个外戚。现在找到了最合理的理由。他不可能什么也不做。

  五皇子才是陛下心目中的未来储君的人选。

  但是之前碍于皇后的背后的势力,他迟迟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是给谁的。

  现在二皇子自己先作死,毁了自己大好的前途不说,还连累了皇后娘娘以及小公主殿下,即便到了如今的地步。

  二皇子依然想到的就是如何救天牢里的女子。

  不知道背地里多少人看他笑话了。

  皇后娘娘能想到的就是那个女子就是一个狐狸魅子,自己的儿子就怎么被霍霍了。

  可是眼下都已经交给了刑部的人了,她这个皇后娘娘也不能越俎代庖。

  为了这个事情,陛下已经有些跟她产生了对立的关系,现在她也是有几分自保无能了。

  二皇子是她的亲儿子,卷入了之前的阆国的往事。

  而且,那个女子还是阆国的皇族后裔,如果是单纯舞姬也就罢了,处死这样的女子也是简单的。

  陛下还想从她身上获得更多的信息,自然就要留着活口的。

  玲珑一开始什么也不说,似乎就是铁了心要保住她知道的秘密。

  经过几天的酷刑拷问,这个女子终于是松了口了。当初她能活下来。

  就是乐将军刻意放过她一命了,好了,乐世子的罪名成立了。二皇子这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念在他是皇后唯一的儿子,暂时是不会要了他的命,但是他皇子的地位算是彻底的没了,,流放是最终的归宿。

  这一点从陛下的决断里面就看出来了,少了二皇子,皇后娘娘几乎一夜之间就苍老了许多。

  “这件事情与阿篱无关啊。”皇后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女儿需要庇护。

  她望着高高在上的君王,似乎有些不理解昔日的慈爱的父亲。怎么到了此刻,反而变得如此的无情了。

  如果说自己的儿子不成气候。可这个小女儿可是他从小宠到大的。以前的一幕幕都还在眼前如同刚刚才发生的。

  可是皇后实在有些不懂了,陛下的这道圣旨,这是直接断送了女儿未来所有的幸福了。

  “她是朕的女儿,她的去处自然是做父王说了算。”大夏国的王从来就是冷血的。只是他伪装的不错而已。

  在皇后还有能力跟自己抗衡的时候,他偶尔也做出一副好父王的样子,现在大局已定,他要扶上将来王位的人。

  是自己的第五个儿子,事情就那么的简单。别人多说无益。

  “皇后,你以后就留在祥和宫殿静心养身吧。”这就是大夏国陛下对他妻子的要求了。

  “你,”这是变相的打入冷宫了吗?皇后的手都颤抖了起来。她这是被大夏国的这位君王的旨意给气到的。

  没有当初她娘家的全力的支持,陛下如今的地位也不会坐的那么的稳妥现在这是要过河拆桥了吗?

  “请皇后回她的祥和殿。”

  “没有朕的旨意,一步都不准踏入这里。”在皇城之内。大夏国的陛下,那就是权利的代表。这里就是他说了算的。

  皇后身边的宫女和嬷嬷一早就被扣住了,剩下的都是陛下自己亲自派过来的。说是请她,实则就是软禁她了。夫妻本是同林鸟。

  可是看看大夏国的这位王。对自己的结发妻子下手也是那个狠和准。这些内部的消息暂时都没有泄露出去。

  皇后的背后的势力,就算大夏国的陛下觉得已经不是太过强大了。要知道兔子急了也有咬人的时候。

  大夏国的陛下暂时不想冒这个风险。所以,把皇后请在祥和宫殿的事情。现在还不宜大肆宣扬出去。

  而他要做的事情远远不止这些,处理完了皇后的事情。大夏国的陛下就要考虑唯一的小公主了。

  这位公主打小就是皇后独自宠大的,性子有些天真。也没有什么深沉的心思。这一点就好办的多了。都说了虎毒不食子。

  但是作为大夏国的王,心肠早就变得坚硬了。他要护得人,就是千般万般的好。

  而他所忌惮的人,自然是能送多远是多远。小公主现在还有一些利用的价值。

  江篱看着已然隔绝外界的宫殿的大门,还有五皇子出现在这里的说的一切。她就算没有亲眼看到具体的事情的过程。

  却也是知道大约是什么事情,从宫墙爬出去。那根本就不可能,出得了蒹葭宫的墙头。

  也不出了皇城的宫殿,如果留下,那肯定会知道五皇子口里的好事了。

  咚咚,蒹葭宫的一个偏僻的角落,有什么在敲打着,入夜没有休息的江篱正好听到了。

  “谁在哪里?”这里明明就是一堵墙,现在也不会有人在墙角之外。

  “哐当。”墙角的一块砖头就那么被人从外面推开了,随着散落的石块多了之后。

  就出现了一个大洞,借着微弱的月光。江篱看到外面一个黑影。

  他大约是不想被人看到自己的模样,脸已经蒙了起来。

  “从这里可以出去。”这个声音有些短促。江篱却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听过。

  “我走了,他们怎么办?”江篱考虑的就是跟着她的这些下人。

  “带着他们,谁也走不了。”那个人冷静的说道。不是他不想救那些人。而是,他能带走的只有一个。

  “走,或者不走,你自己选一个。”那个人显然没有太多的耐性跟他站在这里耗时间。

  江篱咬了咬牙,最后还是低下头,从这个被敲出来的洞里爬了出去,小女子能伸能屈。

  不就是钻个类似狗洞一样的地方吗?江篱动作麻溜的就出去了。让站在外面原本还觉得有些为难的人。

  此刻的神情也跟着变了变。“跟上。”他的话不多。

  而是每次就是点到为止,一路上,他在前面领路。似乎非常熟悉这里的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