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六章丑恶嘴脸

作品: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作者:南溪入海|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4-22 17:32:30|下载: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见时筝一脸不情愿,时宜又欲擒故纵,“妹妹若是实在不想去,那我便推脱了。”

  她就断定了时筝不会松口,故意让她跟别的男人亲近,好让席聿衍误会,然后自己去到席聿衍面前挑拨离间。

  “哎呀,我会帮你的,妹妹的姿色又不差,何必担忧?”

  时筝为了推动自己的计划,只能答应下来。

  等她离开,时宜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是席临发过来的一条短信。

  她大致地浏览了一眼,简短的几个字回过去,随后便把时筝送来的咖啡倒入洗手池,坐在办公椅上开始闭目养神。

  下班后,两人乘车一起抵达与席临约定的地点。

  时筝还特意表现得拘谨了些,紧跟在时宜身后,像是个未出茅庐的深闺大小姐。

  很快,两人便注意到那个靠窗的高大修长的人影,正背对着她们而坐。

  时宜推搡着时筝,故意走在后面。

  时筝有些不满,想让出道来给时宜的,她刚想做出动作,却被时宜狠狠地从背后推了一把,直接撞在了席临的后背上。

  “对不起,对不起。”时筝难为情地道歉,心中埋怨着时宜。

  “没事的。”席临乍看上去,倒也是温润如玉,翩翩公子,可这都是他最虚伪的外表罢了,前世她正是被这外面给蛊惑,才着了他们的道!

  “不好意思,我妹妹走得有些急,冒犯了席先生,还请席先生原谅。”时宜从后面慢慢地跟上来,说着一些冠冕堂皇的话。

  席临一瞧见是她,眼神立马变得柔和起来,“没事,没事!”

  席临抿唇,像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悦,他原本是只邀请时宜一人前来的,没想到多了一个时筝,这不是净给他添乱嘛!

  “等你们好久了,想吃什么,随便点!”席临倒也是大方,对时筝的突然到场虽是不满,但也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

  “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时宜怼了一下身旁的时筝,示意她坐在席临的对面。

  时筝鬼使神差地竟然按照她的去做了,没有察觉出来任何的不对劲。

  菜快要上来的时候,时筝拿着手机,盯着已经发出去的消息,那边迟迟没有做出回应,让她心急如焚。

  她欲要起身,找借口去洗手间打算开溜,不料时宜比她快了一步。

  “席先生,我先失陪一下,去个洗手间。”她款款一笑,尽是客气。

  临走的时候,时宜还不忘冲着时筝示意了一个眼神,像是在为她加油。

  时筝越来越觉得自己好像是中了圈套。

  餐桌上的饭菜已经上齐,时筝和席临两人面面相觑,尴尬得不知该说什么。

  时筝转了下眼球,将话题引到时宜身上。

  “席先生为何要邀请姐姐吃饭?”

  被这么突兀地一问,席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当然是有利可图了!当然,他才不会傻到这么直白地说出口。

  “一直听我小叔叔说起过婶婶,很是欣赏,所以就约出来一起吃个饭,不巧,时筝小姐也过来了。”

  时筝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若不是为了构陷时宜,她才不会跟着来呢!

  “姐姐非要带着我一起,那我也没有办法,估计也是为了避嫌吧!”

  两人虽然没有明着把那层窗户纸给捅破,但是目的性极强。

  许久,时宜才回来。

  席临热情地招呼着,“婶婶,这个菜不错,你多吃一点儿!”

  他往时宜碗里夹菜,却被她一筷子夹到了时筝碗里。

  “我不太喜欢吃甜的,我记得妹妹最喜欢吃甜食了,可不能辜负了席先生的一番心意啊!”

  时筝悻悻地笑着,将那菜塞进嘴巴里。

  她心中盘算着时间,找了个借口便离开饭桌,其实就躲在一旁,用手机偷偷地给两人录像。

  “婶婶,听闻你现在在时氏集团上班,怎么不来席氏集团?小叔叔没有给你安排吗?”

  时宜从容应对,“在哪里工作都一样。”

  “是吗?”席临忽然狡黠地一笑,手趁机搭在了时宜的手背上,“那婶婶就不觉得,跟着我小叔叔那样的残废,实属是有点儿委屈了自己!跟谁不是跟,倒不如跟着我呢!”

  时宜也不惊讶于他这样说,只是反感地甩开他的手,幽幽地开口,“原来席先生时醉翁之意不在酒啊!竟然把心思都打在我身上,就不怕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席临讪笑,这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把那虚伪的面具撕的一干二净,此刻只剩下丑恶的嘴脸。

  “我难道不如席聿衍吗?他一个残废,还妄想当席氏集团的掌门人,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席聿衍还能活几年!”

  席临简直是把不知廉耻演绎到了极致,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而不远处,时筝正在录着画面,看得热闹,身后忽然多了一只大手,从她头顶,直接拿走手机,迅速地把视频删掉,动作行云流水。

  时筝就要开口大骂,是哪个不长眼地抢了自己的手机,她刚转头,立马就怂了。

  “席……姐,姐夫,你怎么来了?”

  席聿衍不慌不忙地拿出手机给她看,“不是你让我来看戏的吗?怎么躲在这里偷拍?”

  他紧蹙眉头,这其中的算盘他可想而知。

  时筝支支吾吾,说不上来,只能指向时宜和席临所在的方向。

  “是,是姐姐,她带我来的!”时筝委屈巴巴地说着,“我本来是不想跟着过来的,可是姐姐偏叫我过来,说是即便是您发现了,也会多个人好解释……”

  席聿衍嘴角轻笑,显然,他根本不相信时筝的说辞。

  “是吗?”

  “那你为何偷拍?”

  “我……我……”时筝正想着措辞,可下一秒,就被席聿衍身边的保镖给拎起来,直直地朝时宜那边走去。

  席临正想办法跟时宜有什么肢体接触,便举起酒杯与她敬酒的时候,一个不小心,红酒全部都洒在时宜胸前的衣服上。

  他假装情急,拿纸就帮忙擦拭,被时宜厌恶地躲过去。

  时宜正想着如何逃出这个魔掌,身后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

  “席临,怎么也不见得你请我这个小叔叔吃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