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四章时氏集团的继承人只能是时宜

作品: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作者:南溪入海|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4-22 17:32:30|下载: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傅婉清和时筝都堪堪地面面相觑一眼,尤其是时筝,嘴角轻蔑地一撇,对时宜不屑一顾。

  时宜不过是一时得意,只要她还继续留在公司,便不能任由时宜就此得意下去,以后,就等着看时宜的笑话吧!

  晚饭过后,席聿衍派宝叔到时家去接她,被傅婉清和时筝一唱一和,冷嘲热讽了一番。

  “姐姐,姐夫怎么没过来啊!是不是忙于应酬,没时间过来陪你啊!”时筝讽刺地说着,脸上尽是小人得志的丑态。

  “少奶奶,少爷还在开会,担心您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所以让我过来接您。”宝叔毕恭毕敬地说道,淡淡地扫了时筝一眼。

  时老爷子也在,脸色不是很好看。

  傅婉清也趁机搭腔,“你说也是的,两人工作都这么忙,怎么培养感情啊!聿衍不来吃饭也就算了,没想到这么晚还在公司加班!”

  她话里尽是对席聿衍的不满和刻薄,时不时地瞥向时老爷子,观察他的神态,故意为之。

  “小宜,你可一定要多注意下你们夫妻两人的感情!”

  时宜听后只觉得讽刺,笑道:“妈,我知道您是作为过来人劝说,不过就算爸爸工作不怎么忙,也没见你们两人的感情有任何好转啊!”

  她直言不讳,让傅婉清脸色阴沉。

  “小宜,我和你爸之间的事情,你不懂。”

  时宜挑眉,步步凑近了她,“是我不懂,还是妈妈有所隐瞒?”她眉眼是在笑,那种冷血,无情的笑。

  傅婉清看着她的眼眸,竟然浑身一颤。

  这绝对不是她培养出来的那个废物女儿!

  这时候,从远处投射过来一抹刺眼的灯光,直直地照在时宜的脸上。

  她下意识地用手遮挡,那辆车随即便停在时家门口。

  后座上的男人缓缓地落下车窗,凝了下眉头,“宝叔,怎么还不送少奶奶回家?”

  宝叔略带难为情地说道:“少爷,时夫人正在询问您今晚为什么没来。”

  “宝叔没说清楚吗?”席聿衍看向时宜,灼灼地开口。

  “说清楚了,就是妈一直担心我们两人之间的感情,一直追问,我也不好不回答。”时宜一副乖巧的模样,那眼珠转了一下,把所有的责任都甩给傅婉清。

  “我和我夫人的感情甚好,应该不需要某些人来操心。”席聿衍冷冰冰的话回怼了傅婉清。

  时筝愤愤地瞪着时宜,没想到今晚席聿衍还会过来,看来席聿衍对她的感情是真的深厚。

  她千算万算,就是没想到时宜能喜欢上席聿衍!

  一阵冷风吹来,时老爷子咳嗽了好几声。

  时宜堪忧地看着爷爷,宽慰道:“爷爷,你早些回去休息吧!外面风大,小心感冒!”

  她搀扶着时老爷子,摸到他的手指冰凉,不由得担忧地眼神看着老爷子。

  时宜隐约注意到,虽然爷爷的心情大好,但是气色却不如从前。

  那次寿宴之后,爷爷咳嗽不是一天两天了,傅婉清可从未提过要带爷爷去医院查看,她提过,可时老爷子一再坚持自己身子骨英朗,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但是看爷爷咳嗽得厉害,又再次提起,“爷爷,要不然明天我带您去医院瞧瞧吧!”

  “不用,天色不早了,你和席聿衍赶紧回去吧,家里有人照顾我,别担心!”时老爷子还在轻咳着。

  傅婉清生怕时宜察觉出来什么,忙搀扶过老爷子,“小宜,没事的,家里都有我来照料,爷爷的身体你不必担心,再说,还有小筝呢!”

  正是因为她们,时宜的担忧不由得加重许多。

  可眼下多说无益,时宜只好跟着席聿衍离开时家。

  随后,时老爷子甩开傅婉清假惺惺的关怀,怒声把她们两个叫去书房。

  傅婉清和时筝战战兢兢地走进去,不敢抬眼去看他。

  “爸,您找我们什么事?”傅婉清心里也能猜出个七八分,但是因为一旁时筝在,心里一下子就没了底气,就怕被拆穿。

  “你心里应该清楚!”时老爷子冷冷发话,“小筝是你安排进公司的?”

  傅婉清抿紧嘴唇,矢口否认,“爸,我可没有这个能耐,是小筝她自己面试选拔的。”说来,她脸上有些许的得意。

  时老爷子紧了一下眉头,“是吗?我在公司里听到一些不好的传闻,就算是靠自己能力进的公司,在公司也应该谨言慎行,闹得沸沸扬扬成何体统!”

  “爷爷,我没有!”时筝慌忙否认,“是,是姐姐,她故意针对我的,我什么都没做!”

  时老爷子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在时家,我只承认小宜一个孙女,她是时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这一点,你应该最清楚不过!”

  “至于小筝,我倒是可以在公司给她安排职位,倒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

  说完,时老爷子猛地咳嗽了两声,从抽屉里拿出药瓶,吃了两片药后稍稍好些。

  在书房内,时老爷子训话之后就让两人出去了。

  时筝憋了一肚子气,等回到房间,尽数撒在傅婉清身上。

  “妈,那个时宜简直就是蹬鼻子上脸,我可不想让她一辈子都高我一头,怎么办啊,妈!”这样一看,时筝更像是被宠坏了的大小姐。

  她从小就有着傅婉清的全部疼爱,尽管是私生女,但过得一点儿都不比时宜差。

  “还能怎么办?见机行事,你在公司多注意她的一举一动,随时跟我汇报,听见了没有?”

  时筝只好顺从地点点头,心中对时宜的积怨正在一点点地加深,她一定要让时宜滚出时家!

  而另一边,席聿衍和时宜还在回去的路上。

  两人一路都沉默不语,等回到家的时候,客厅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礼盒。

  时宜好奇地看了看席聿衍,静等着他开口。

  “这是个礼服,三天后,我想带你出席一场商业宴会。”

  时宜迫不及待地打开,看着那礼服仔细地端量。

  “这,也算是礼服?”

  她紧皱着眉头,拿起那件所谓的礼服,明显就是大一码的西装,颜色倒是干净透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