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二章我喜欢的人只是你

作品: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作者:南溪入海|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4-22 17:32:30|下载: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夜幕降临之际,席聿衍出神地盯着窗外,手无力地攥成了拳头。

  刚才咖啡厅的那些话,他都尽数听见了。

  瘸子,残废,他们形容的一点儿错都没有,可这些却要时宜一个人来承担,他开始莫名地心疼。

  或许之前时宜想要千方百计地逃跑,只是因为他是个瘸子。

  一路上,席聿衍都是寡言少语,冷若冰霜的。

  他一贯如此,话多的时宜并没有察觉出来,反倒是自顾自地侃侃而谈,说着趣事。

  等回到了席家,时宜才察觉出他的不对劲。

  席聿衍情绪低落地去了书房,她想要推门进去,却发现里面上了锁。

  她把耳朵凑到门上去听,隐约听到键盘噼里啪啦地声响,心想估计是他工作太忙,也便没有过多打扰。

  就这样,一直到深夜。

  时宜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起身下床,蹑手蹑脚地来到书房门前。

  房门半掩着,露出一道清晰的光线。

  时宜凑近了,偷瞄着里面,赫然多了一个人影,完全遮挡住了席聿衍。

  “席总,要不要给席临一个教训?这次项目亏空,定是他在其中作祟。”

  说话的人是席聿衍的贴身助理楚辞,时宜平常很少见他的,不过前世,在席氏集团的人都说,他是席聿衍的二把手,可时宜一直对这个男人没什么好感。

  “没有证据的事情,最好不要那么早下定论。”席聿衍阴柔的声音缓缓而来。

  “可……”楚辞紧皱眉头,这个项目席氏集团可是亏了有几百万,这其中的损失,自然是要他们自己承担了。

  “不着急,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何必急于这一时?”席聿衍像是早有准备,丝毫不慌。

  楚辞便没有多说什么,跟席聿衍交代了一下其他的项目事宜。

  时宜在门口听得浑浑噩噩,没想到席临竟然这样阴险歹毒,为了争夺席氏集团,竟然连公司的利益都不顾!

  她想得正是出神,不知楚辞何时站在她面前,惊讶地问道:“少奶奶,您怎么在这儿?”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席聿衍听见,时宜还想阻止,可为时已晚。

  时宜干咳了两声,强装镇定道:“就是看这么晚了,我老公在忙什么。”

  她往里面瞥了席聿衍一眼,不见他脸上的其他神色,也就慢慢心安了。

  楚辞一脸困惑地摸着头离开,随后时宜才走进书房。

  “怎么还没睡?故意过来偷听的吗?”席聿衍冷冷地发问。

  时宜连忙摆手否认,“我可没有偷听,既然都能被楚辞发现,那就不算是偷听!”

  说着,她便亲切地走过去,两只胳膊从后面紧紧地搂住席聿衍的脖子,嘴唇在他耳边亲昵道:“老公,这么晚还不睡觉,我可是在床上等你等的花都谢了呢!”

  她挑逗的口吻,不禁让席聿衍喘息声加重,心跳加快。

  时宜察觉到他的这一变化,手顺势就摸上他的胸口,一点点地撩拨。

  试问,哪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的诱惑?

  果真,不出一分钟,席聿衍有了反应,直接抓过时宜的手腕,轮椅转了个圈,时宜就势躺在他的怀里。

  “你是真的想要?”席聿衍一本正经地询问,倒是把时宜问得脸红了。

  明明那个被调戏的人是席聿衍,现在两人完全是换了角色。

  时宜这个时候自然是不能退缩的,为了拉近和席聿衍的关系,她强撑着脸皮点点头,“嗯嗯,我们都好久……”

  话还没说完,就被席聿衍的一个吻堵住了嘴巴。

  不知为何,时宜有些不知所措,手紧紧地抓住席聿衍的衣领,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深沉的男人。

  那张脸几乎是帅得无可挑剔,让人欲罢不能。

  她前世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放着这样一个尤物,耗想着作天作地。

  他的吻正在一点点地加深,直到把时宜完全吞没。

  书房内,一股暧昧的气氛。

  席聿衍的手往时宜的衣服深处探去,却被她给拦住。

  这个吻戛然而止,席聿衍眯着眼睛盯着身下的女人,挑眉问道:“你不想要?”

  时宜羞红了脸,身子僵硬不堪,低着头娇羞说道:“不,不是,你可以吗?你的腿……”

  席聿衍听闻,缓缓松手。

  “你是嫌弃我是个残废?”席聿衍眼底一抹失落,心中冷笑。

  “没,没有!”时宜慌乱地摇摇头。

  “我把你强行留在身边,你会不会恨我,怨我?”席聿衍幽幽地开口,脸上竟然多了些许的感伤。

  时宜纳闷他为何这样问,心想是不是刚才说错了话,正在冥思苦想,又听席聿衍说道:“外人都笑话我是个残废,活不了几年,在席氏集团早晚也要让位,你怎么会突然反悔,愿意跟我这样一个废物?”

  他说着,无奈地苦笑一声。

  时宜沉默了一会儿,正在想着措辞。

  席聿衍见她久久不回答,也不那么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他叹了口气,说道:“你先回去睡吧,我还有一点儿工作要忙。”

  “那我陪你吧!”时宜搬来椅子,安静地坐在他身边,帮他捏着肩膀。

  席聿衍也没有再说什么,任由时宜在一旁。

  半小时后,时宜就开始不停地打哈欠,头抵在他的肩膀上,就要昏昏欲睡过去。

  席聿衍关心的眼神瞧了她一眼,手指直直地打在她的脑门上。

  时宜吃痛地捂着额头,对他怒目圆睁,“你干什么?”

  “不是说要陪我吗?要是困了,就别逞强了!”

  时宜并没有回去,反而粘着他更紧了,抱着他的胳膊不松手。

  “我不走,我想跟你在一起待着!你不是想知道我怎么看待现在的你吗?”

  席聿衍听着,动作明显一顿。

  “我可以很直白地告诉你,我不管外人怎么评论你,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老公,我不在意你的腿怎么样,我喜欢的只是你!”

  时宜一本正经地说道,就在席聿衍转过头来的事情,猝不及防地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像是计谋得逞一样的嬉皮笑脸道:“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你的腿会康复的,也会跟正常人一样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