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一章 策划的一出戏

作品: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作者:南溪入海|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4-22 17:32:30|下载: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时筝呆愣,她可从不知道时宜会写策划案,更不知道她这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姐姐,这万一被爷爷知道了……”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时宜给打断,“你怎么知道我不行?”

  时筝一时哑巴,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些什么。

  “姐姐,我这完全都是为了你好啊!”时筝说着自己的良苦用心,眼睛里含泪,像是委屈得不行。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这是你精心设计的一场局呢?”此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一个黑衣保镖推着席聿衍缓缓而来,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时筝心中紧了紧,怎么关键时候,席聿衍总是能出现呢?

  “这不是那腿瘸的席家大少爷吗?”

  “对啊!唉,可惜了,时宜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嫁给一个残废呢,这后半生的幸福生活,可就完蛋喽!”

  “还不是因为席家有钱有权,全市多少人想攀附,都求之不得呢!”

  耳边的议论声不止,时宜听着只觉得厌烦。

  时筝率先开口,打破身后的议论,“姐夫,您腿脚不便,怎么有空来时氏集团?姐姐马上就下班了,您是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席聿衍满眼都是时宜,至于时筝这样不起眼的人物,他根本不愿多看一眼。

  “若是我不来,还不知道你能策划这样好大一出戏呢!”席聿衍话里有话,一时间让时筝心慌。

  她干笑了两声,眼神示意着小刘和小梅。

  “姐夫,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听不懂啊?”

  “听不听得懂,你心里不是比我更清楚吗?”席聿衍的声音变得冷冰,就连眉宇间都带着威严。

  小梅颤抖着开口,“这好像是时氏集团,席总,您来错地方了吧?”

  “我来接我夫人下班,有何不妥?”席聿衍不慌不忙地开口,随后冲着身后的保镖摆了一下手,办公楼层的主屏幕上便开始播放小刘收买电脑维修师傅的录像。

  这样一幕呈现在大家面前,都是唏嘘一片,震惊不已。

  “若不是我一直派人跟着你,怕是你今天又要被人陷害了!还想着出头帮别人写策划案,那你知不知道,那份策划案到底存不存在?”

  矛头直接对上小刘,小刘慌乱地开口解释,“不,事情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我……我就是恰好跟这个师傅在楼下碰面了,我什么都没做!”

  说完,他焦急地眼神看向时筝,像是在求助一样。

  “是吗?”席聿衍嗤笑,“我让人去后勤打探过,师傅根本就没有请假。”

  这一幕幕的反转,像是迷雾被一层层地揭开一样。

  证据已经摆在面前,时筝也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既然大家都不相信,可以询问一下电脑维修师傅,看看我们说的是否一样?”席聿衍表情平淡,就算不做出任何的情绪,也能看出隐隐的威胁。

  那师傅也不想无故惹是生非,把包里的钱掏出来还给小刘,“抱歉,这件事我反悔了,钱还给你。”

  没想到,这师傅真的是被他们收买的!

  时宜看呆了眼前这一幕,不可置信地盯着席聿衍。

  她对这个男人越来越喜欢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他有这么多的优点呢?

  小梅还想试图反抗的,“时助理,这里是时氏集团,一个外人插手不太好吧?”

  她的话犀利刻薄,目的明确,只能说席聿衍不是个善茬,这才激怒了几人。

  时宜这时候挺身而出,护在席聿衍面前,理直气壮地说道:“谁说他是外人?时家和席家联姻,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集团方面互帮互助本就是应该的,何来外人一说?”

  “相比你这种吃里扒外,诋毁同事的人来说,才更应该是外人吧?”

  时宜轻蔑地打量她,不屑地说道。

  小梅气急败坏,可在席聿衍面前,只能强忍着。

  “来公司呢,我只是想锻炼一下,从最底层开始的,我也不想惹是生非,可是偏偏有人跟我过不去。”时宜皱眉,略显苦恼。

  “虽然我在公司只是一名小小的员工,可时氏集团今后的掌管权可是在我手里,若是你们都想各自安好的话,最好是别来惹我们!我还就真的喜欢仗势欺人这一招!”

  时宜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霸气,让时筝开始发黄。

  这根本不像是时宜平时的作风,她可是被宠坏了的大小姐,什么时候能够独当一面,还能护着席聿衍?

  “这次的事情我不想继续追究下去,希望以后别再发生,不然时氏集团可容不下你们!”

  时宜可是要比时筝的副经理还要威风,可是好好地在集团内部树立了官威。

  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

  小刘和小梅心有不甘,可去找时筝的时候,却早不见她的人影。

  两人一同去楼下咖啡厅,恰好遇到时宜也在买咖啡。

  小梅心中还有气,故意把小刘推向时宜身上去。

  “小刘,你倒是看着点啊!别撞到人家身上,不然她那个瘸子老公不会放过你的!”

  小刘立马心领神会,跟着她一起嘲讽,“那也得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坐在轮椅上还能站起来,后半生兴许都在轮椅上度过了!”

  两人开玩笑的你一言我一语,看着时宜一脸黑线,这才讪讪地开口道歉,“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才想起来,时助理的老公是个……”那两个字,小梅没有说出口。

  小刘一旁打圆场,“我们也是有口无心的,时助理要多多包涵!”

  “是吗?”时宜端着两杯热咖啡,咬紧牙关,径直朝两人脸上泼去。

  顿时,整个咖啡厅都回档着两人的惨叫声。

  “啊,真是不好意思,我刚刚手滑了!医药费我出,让医生好好地给你们做做检查,看看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及时补一补,说话都不带脑子的!”

  小刘和小梅两人只觉得脸上一阵滚烫,根本无法睁开双眼,更看不到时宜在哪里。

  这个时候,席聿衍不知何时出现在她面前,脸色有些难看。

  “不是让你好好等着吗?怎么出来了?”

  席聿衍语气平平,“看你这么慢,过来瞧瞧。”

  时宜走过来,推着轮椅,笑道:“没什么,就是教训了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我们换家咖啡厅吧,这里空气简直差得要死!”

  席聿衍没有吭声,任凭时宜推着走。

  他心底深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