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小祖宗专治各种不服

  最新网址:mhtxs

  华国沪城某孤儿院外。

  奚白薇单只手握着她的准考证和身份证,葱白的小手把头发别到耳后。

  白色的衬衫,黑色的半身格子裙,一双亮堂堂的黑色皮鞋上是白色的蕾丝袜,乖巧可爱。

  黑长的乌发下,巴掌大的小脸肉嘟嘟的,让她比同龄人看上去要小上几岁。

  可那对水灵灵的桃花眼尽显柔情与妖气。

  “亲爱的家人们,我奚白薇,终于解放啦。”

  女孩一脚踢开孤儿院的大门,“祝贺奚小祖宗高考结束,祝你被清华大学顺利录取”的字眼映入眼帘。

  地上是散落的彩带和搞怪口哨,却没有人给她祝贺,孤儿院里安静到可怕。

  “你就是奚白薇?”

  一个拿枪的肌肉男从屋子里小步走出来,举着枪对准奚白薇的额头。

  “你是谁?不要伤害我。”

  奚白薇惊得往后退,抵到院子的秋千绳索上。

  “拿钱办事,要你命的人。”

  “是嘛?”奚白薇的眼眸弯成一道月牙。

  下一秒,传来一阵尖叫声。

  “啊。”

  肌肉男跪倒在地上,枪无声息的到了奚白薇的手上。

  “都叫你别碰我了,不听话。”奚白薇慢慢地打开枪上的保险,扣动扳机,唇角扯出一抹坏笑,露出左边的虎牙和浅浅的酒窝。

  枪抵在肌肉男的额头上,“嘭”的一声。

  肌肉男倒在地上,脑袋歪向一边。

  “哈哈哈。”

  奚白薇乐得捂着肚子坐在秋千上,怎么有这么搞笑的人啊。

  她又没全扣下去,干嘛以为自己死了啊。

  哈哈哈哈。

  肌肉男呆愣了一下,没有察觉到身上哪里传来疼痛,而且还听见女孩如同铃铛般的嘲笑声,迅速站起来,又掏出一把枪对准奚白薇。

  “你的伙伴还在我手里,老实一点。”

  “哦,你是说他们啊。”

  奚白薇晃起秋千,脑袋朝屋子里抬抬。肌肉男看过去,惊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刚刚还被他们绑着的几个小孩全部用关爱智障眼神看自己,他的伙伴被最小的那个娃当成凳子坐在屁股下面。

  “所以啊,谁派你来杀我的?”

  肌肉男后脑勺一凉,枪口指着的那个地方带来强烈的刺痛感。

  “不好啦,小祖宗,院长带着你的亲生母亲和妹妹还有十分钟到孤儿院。”

  奚白薇探出脑袋,朝屋子里看去:“我的亲生父母?和妹妹?你,确定?”

  狗子疯狂点头,一边狂哭一边说。

  “呜呜,小祖宗,我们好舍不得你。但是孤儿院的规定是如果找到了亲生父母必须离开院里,你在新的家庭一定要和她们好好相处啊,千万别被送回来。”

  他终于可以在十点过后尽情的大声打游戏了。送走小祖宗,迎来自由女神像。

  “怎么?我要走,你们好像很开心?”

  奚白薇勾着唇角,桃花眼中带着笑意,屋子里的五个人扯着嘴皮疯狂摇头掉眼泪,还有一个在一旁散发出无奈的笑容。

  他们没有在开心,他们只是在迎接自由而已。

  “那个,小祖宗,你手别抖啊。”肌肉男在哭,就怕举着枪的小女孩一个不小心让他一命呜呼。

  “闭嘴。”

  奚白薇一掌打在肌肉男的后脖颈,这都是什么怪物,肌肉男白眼一翻,昏死过去。

  十分钟后,一个妆发精致的女人抱着奚白薇痛哭流涕。

  “薇薇啊,是妈妈不好,让你在外面受了这么多委屈。”

  “薇薇,这是你妹妹芮欢。欢欢在我们家长大,以后她就是你妹妹,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欢欢,过来叫姐姐。”

  她怎么还在孤儿院啊,而且…

  奚芮欢盯着奚白薇,她看上去那么乖,没有少个指头或者断只腿,那帮废物。

  “欢欢,快点叫姐姐,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虽然你成了奚家的二小姐,但是奚家一定不会亏待你。”

  奚芮欢咬着嘴唇,非常不爽快。

  呸,孤儿院长大的社会残次品,也配做奚家的大小姐,凌驾在她的头上。

  而且,她还不知道妈妈来孤儿院认她的目的吧?

  “欢欢,叫人啊,妈妈来的时候怎么教你的,不能没有礼貌。”

  奚白薇眼中带笑,一点一点的把眼睛眯起来,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一边的六个人瞬时离她数米远。

  “没关系的,妈妈。妹妹只是不适应而已,我会让她开口叫的。”

  奚白薇的眼睛最后变成一道月牙,嘴巴笑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我不怪她。”

  莫名的,奚芮欢背后生风,柯佩珊也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明明这个时候,没有风刮来。

  “那你跟孤儿院里的朋友好好道个别,妈妈跟院长把手续办了,今天带你回家。”

  “好呀。”

  柯佩珊一走,七个人的齐刷刷的看着奚芮欢。

  奚芮欢猛然觉得自己脖子上好像被什么东西架着,赶紧说:“妈,等等我,我也跟你一起去。”

  “狗子,我给你的一天时间,查出是谁派人来杀我。”

  “还有,我手机上莫名其妙出现的手机号,定位它的IP。两个多月的假呢,小祖宗我得好好的玩一玩。”

  “不是吧,老大,那个号码你查了三天都没有查到。我一天肯定不行啊,又没你厉害。”

  奚白薇又笑了一下,可爱的肉嘟嘟的脸蛋上酒窝又深了一点,活动活动手腕,那个叫狗子的男孩立刻在嘴巴上打个叉。

  “祖宗,我会的。”

  “啊,哪来的蜜蜂啊。妈妈救命啊,别蛰我的脸,我答应了温言哥哥要给他惊喜的,走开。”

  奚白薇坐在桌子上,晃着脚丫,黑色的皮鞋折射着太阳光。

  在心里骂她是吧,呵呵,小祖宗她专治各种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