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72章 定排位 分高低

作品:传奇机长|作者:梅子徐|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4-23 22:58:02|下载:传奇机长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徐显的出现引得在场人员一阵骚乱,刚才徐显的暴力手段令得几乎所有人都对徐显这个不速之客敬而远之。

  成景东的小动作非常隐蔽,隐蔽到基本没人发现,可是这一切却被徐显尽收眼底。

  原本谈好了事情的徐显下楼之后被一层大厅欢迎会的热闹气氛给吸引,于是特意钻过来凑凑热闹,结果就看见成景东的那些龌龊行径。

  不久前成景东的老婆在公司大门口拉横幅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没想到众目睽睽之下,这个所谓的最帅机长竟然手脚不干净。

  “徐显,你干什么?”李川怒声呵斥道。

  他自然是没有看见成景东的小动作的,在他的眼里,只有徐显暴起伤人的画面。在短暂的失神之后,李川首先便是叱问徐显的行为。

  “手不老实,那便断了去,免得污了心。要是心黑了,那时候可就不是断手这么简单了。”徐显说话的时侯看似是在回答李川的责问,但是脸却是对着成景东的,说起话来更是带着森森寒意:“你说是不是啊,成机长?”

  某种意义上来说,徐显和徐清其实是同一类人。他们对很多事情,很多人其实并不关心。所以,有时候他们被冒犯了,他们也不会过多生气。就像之前徐显听到有副驾驶诋毁他的时候,那时候他没啥愤怒的情绪,更多的是感觉无趣。

  对于徐显和徐清这类人,他们心中自有一杆秤,会很清晰地将在乎的人和不在乎的人分开,那分界的界限便是他们的底线。

  谁敢了跨了界限,那就是在挑战他们的底线。

  对于超越了底线的行为,他们从来不惜于用一些比较暴力的手段。

  成景东心里有鬼,他感觉徐显可能看到了他的小动作,一时还真不敢接话。可是,作为成景东的上司,李川总是要出来说上两句的,尤其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徐显给呛了一顿。

  “徐显,你这当众打人不好吧?”李川脸色阴沉道。

  徐显一指附近的几个拍照和摄像人员:“李总监,你可以回去好好研究一下他们到底拍到了什么。”

  这种活动通常都会有人摄像拍照,以便作为后期的宣传材料。徐显这么一说,李川脸色就不好看了。徐显又不是什么脾气暴躁之辈,而且瞧他信誓旦旦的模样,不像是无的放矢的状态,难不成真有什么问题。

  李川看了眼疼得龇牙咧嘴却没有反击的成景东,再联想到这位所谓的最帅机长的风流韵事,心头一下紧起来了。

  这狗东西该不会是对温董事长起了色心吧?

  想及于此,李川立马朝着那几个拍照和摄像的人喝道:“手上的东西都放下。”

  那几个负责拍照和摄像的人实在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们手上的设备都是公司派发的,他们也不心疼,既然李川要他们放下,那听着就行。

  杨宁由于视线角度的原因,并没有发现成景东偷摸温静姝掌心的小动作。不过,就看徐显的反应,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

  “迎接会结束,全员散开!”杨宁陡然朝李川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喝道。

  徐显转身面向温静姝,朝他招招手:“你跟我过来。”

  “哦……”温静姝很是听话,就像一个小媳妇,乖乖地跟上了徐显的脚步。

  李川一下子懵了,这是集团董事长?真的不是徐显的小跟班?

  杨宁虽然勒令所有人离开,可是并非所有人都会听从,还有不少人没有散开。他们亲眼所见身为集团董事长的温静姝极为听话地跟上徐显的脚步,似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这一场景,让得几乎所有人大跌眼镜。

  成景东同样瞧见了这一幕,心态一下子就炸了。他好像把不该得罪的人给得罪了。

  “把里面的存储卡全拿出来。”李川指令手下将所有摄像和照相的设备的存储卡全拆下来,他要自己亲自查验。

  李川瞧了眼神色灰败的成景东,冷哼一声:“把他送航医那边吧。”

  在航医那边是可以得到一些应急处理的,聊胜于无。

  徐显和温静姝来到一处不起眼的角落,徐显瞄了下四周,说道:“你怎么过来了,现在集团视察子公司都需要董事长吗?”

  集团总部派人视察下辖子公司算是很正常的情况了。只是一般就派个总监级别的领导就行。甚至于对星游航空之类的二级子公司,有时候派个部门领导就算应付了事了。在此之前,集团总部也确实就派了部门级别的领导。可是这次直接从部门领导一路直飙最高级别董事长,变化可太大了。

  温静姝的小手拉住了徐显的袖子,轻轻地扯了扯:“我想你了。”

  徐显也没有冷漠地扯开温静姝的小手,而是任由她这么拉着,面无表情地盯着温静姝:“你刚不直接把他手给断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大庭广众之下就断人手脚,怎么能这么粗鲁?”温静姝笑道:“等人散了,我自有办法慢慢收拾他。”

  “先不说那个渣滓了。我清叔的事儿你肯定知道吧?”

  温静姝点点头:“怎么了?”

  应该说凡事沾上民航业的人就没有不知道徐清那事的。为此,局方还特意敲打了清源集团一番。

  如今,例行推广会上发生的一切以视频形式早就是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不少圈外的人都开始关注此事。徐清这人本来就自带破圈属性,这事儿只会持续发酵。

  近来,清源集团的股价一直以一个可以接受的程度在不断下跌。唯一庆幸的是这件事儿没有形成雪崩效应,不然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最近一段时间,别说民航界,整个商界最引人瞩目的也非是清源集团莫属。

  清源集团跟坐了火箭似的,足足开了二十年的挂,现在这挂终于没续费了。很多人都在等着看笑话,或者说踩上一脚。落井下石的事情从来不乏有人来做。

  “你们集团对此有什么想法?”徐显直截了当地问道。

  温静姝有些迷糊:“徐显,你问这个干嘛?我爷爷想要加注星游航空,以便抢占清源集团空出来的市场份额,不过被我劝住了。”

  “你劝住了?”徐显颇为意外:“什么理由?”

  这本是一个极为正常的问题,可是落在温静姝耳朵里自然是另外一番场景。

  她总不能说是因为她爷爷为了尽快抱孙子,不想跟徐显交恶?

  “没什么特别理由!那个,那个徐清之前不还帮我们拿下了昆阳机场的投资案吗?总不能恩将仇报吧?”温静姝找了个相对不错的搪塞理由。

  “也是!”徐显点点头,昆阳机场投资案的事情,他还是晓得的:“那也亏得了那个投资案,不然你们就要走一步错棋了。”

  “错棋?什么意思?”温静姝愣了一下,旋即脸色一凛:“有什么特别的消息?”

  徐显这么说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肯定是有什么问题。

  徐显冷笑:“这次对清源集团落井下石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跑不了。”

  温静姝秀眉一挑,显得颇为惊异:“什么意思?清源集团还有余力反击?不对,是徐清还有翻身之法?”

  清源集团即是徐清大名之下的衍生品。这次危机是徐清所致,也就是根上就出了问题,那清源集团能自救的方法其实很有限,其中最便捷,最有效的还是解决徐清的问题。只要徐清的问题解决了,那就算在这期间丢城失地,那也只是暂时的损失,过段时间,照样能恢复过来。

  可恰恰徐清的问题相当棘手。徐清右手半报废是铁一般的事实,一旦那层窗户纸被捅破了,那就再难遮掩了。

  一个已成定局的事情,清源集团根本无力回天,难不成还能指鹿为马不成?

  只要认定徐清右手半残废,不管是渲染得如何悲壮,徐清都再难以担任民航的标杆。

  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

  可从徐显话中之意,似乎还有解决之道?

  徐显冷笑一声:“清叔右手是不行了,可不代表他就完全无法飞行了。”

  温静姝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了:“他要干什么?”

  徐显眼睛眯起,其中闪烁着精光:“定排位,分高下!”

  “定什么排位?和谁分高下?”温静姝脸色微变:“难道说……鲲龙航空的……韩起?不可能,他的手!”

  “你且看着便是!”徐显道:“有人想搞垄断,那就让他们尝尝被垄断的滋味。不过,你们也可以加大对星游航空的预算,毕竟不久之后确实会空出来不少市场份额。甚至说,可以让星游航空准备开始接触东北局了。”

  徐显说话那真是寒意逼人,温静姝如何不晓得徐显说出的空出来的市场份额就是鲲龙航空呢?可问题是鲲龙航空现在风头无两,何以陡然直接由盛转衰?

  说实话,光靠徐显一番话就制定对星游航空的预算分配显得过于儿戏。不过,或许真是出于无条件的信任,温静姝感觉可以试上一试。

  “对了,过两天的真机模拟活动,咸池机场可以承办不?如果是咸池机场承办的话,我还有事请你帮忙。”

  如果承办徐显的真机模拟活动,那势必要影响到机场的正常运转便是不利于赚钱的。对于不赚钱的事,资本家很少会有兴趣的。

  所以,咸池机场根本不愿意承办活动,即便是局方出面也是如此。

  相比于局方的话,温静姝的话其实更有用一些。

  “帮忙?帮什么?”温静姝惊讶道。

  徐显跟温静姝招招手:“商量一下……”

  ……

  办公室里,李川将刚才拍下来的照片和视频一遍遍仔仔细细地浏览,最终还真就发现了成景东的小动作。

  “色胆包天,色胆包天!”李川脸都绿了,指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成景东,咬牙切齿:“你个狗东西,不晓得你在跟谁握手?你以为天底下的女人见到你就都走不动道了?”

  李川越想越气,身子更是不住的发抖,这完完全全是害怕所致。

  自己挑选了一个色胆包天的人还调戏了集团董事长,自己岂不是半截身子入黄土了?

  调戏集团董事长……李川想想都感觉脊背发凉。

  若是换作他,他当时要是知道成景东敢调戏温静姝,铁定也要把他手打折,不然倒霉的就是他了。

  心中怒气更甚的李川直接抄起手边的一大叠资料,狠狠地砸到了成景东脑袋上。

  “狗东西,你要找死,连累老子干嘛?”李川怒吼道。

  成景东刚刚在航医室接受了简单的治疗。航医建议他去正规医院做进一步治疗,毕竟航医室设备有限。

  只是成景东刚出了航医室就被李川给叫来了,还挨了一顿臭骂。

  成景东在乘务那边人气很高,当真是女人如衣服,隔三差五就换一个女伴。因而,他就觉得天底下所有的女人见了他那张帅脸就无法自持了。

  他当然知道跟他握手的是集团董事长。可他更知道,要是傍上了温静姝,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吃喝不愁了。

  可是温静姝什么样的帅哥没见过?还会上了成景东的美男计?

  “以后别让老子看见你!还有……滚去找陆心宇。”

  成景东一愣:“找他干嘛?”

  李川冷冷道:“论整治人,他可是个中好手,这事儿不交给他,岂不是浪费?”

  成景东脸色一白:“李总,没了我,你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啊?”

  现在飞行机队里那群歪瓜裂枣,没一个拿的出手的,成景东不相信还有人能替代他。

  “怎么没有,我看徐显就很合适,人家外在条件不比你差。”李川道。

  相比于徐显的相貌,他其实更在意徐显跟董事长的关系。

  不过徐显这家伙难搞得很,一时半会估计还不会同意,自己还要琢磨琢磨怎么诓骗徐显。

  突然,李川想起来一件事,指着成景东:“以后要是你老婆再来公司闹事,以后你就别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