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番外(六)

作品:重生男的青春时代|作者:森外|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1-02 01:04:17|下载:重生男的青春时代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就在顾蕊蕊他们往回赶的时候,顾北正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旁边是小女儿刘雨桐正陪着他,玩着自己的手机。隔壁的房间里传来稀里哗啦的麻将声。

  没办法,这成了过年期间顾家的传统,四个女人一桌牌,根本没顾北的份。

  其实像这种聚会,顾北一般都是放在香江,毕竟在内地屋里一下子有几个女人传出去影响不好。

  不过今年情况特殊,疫情严重不敢乱跑。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老子也到了知天命的年龄,既不想当国民岳父也不想当国民爸爸,再干几年就退休想这么多干嘛?

  反正咱又不是马老师,那么高调。

  虽然顾北掌管着乐饮、荣光、阿里巴巴、搜狐、OO(哦哦)、华富,还有金山,以及通过投资兼并了数不清的子公司,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但他本人十分低调,除了刚开始几年还去乌镇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和一些互联网大佬煮酒论剑,到了10年之后干脆就不去。

  各个公司自有郭照军、乔东、马云、张朝阳李彦宏,以及自己的妹夫陈东这帮CEO具体管理,他几乎成了一个小透明。

  和许多富翁一样,顾北也热心于做公益,只不过和那些高调的富翁不同,他更喜欢像古天乐那样,只做不说而已。

  但是这两年有些特殊,历史沿着他固有的轨迹缓缓前进,中美之间的摩擦随着川普上台,骤然加剧。

  这时候,院子里传来汽车鸣笛声,紧接着就是几个年轻人的欢笑声。

  顾北知道,自己的孩子们回来了,于是就站起来。

  果然,三个年轻人提着行李箱走进客厅。

  “老爸,我回来啦…..”顾蕊蕊说着像一只欢快的小鸟飞奔过来扑在顾北的怀里。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顾北揉了揉顾蕊蕊的头发,一脸慈爱。

  “爸,祝您新年快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旁边又响起一个青年的声音。

  不用看,顾北就知道是白宇轩。

  这小子,嘴倒是很甜。

  顾北心里也很开心,但转过头看到他那花花公子打扮,心里有些生气,准备呵斥两句,想想又算了。大过年的,没必要煞风景。

  “我妈呢?”顾蕊蕊放开顾北,问道。

  顾北朝隔壁努努嘴,“打麻将呢。”

  不过隔壁黄鹂他们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也知道自己的儿女回来就赶忙走了过来,客厅里顿时热闹起来。

  “爸,美国股市那边出事了!”白宇轩接到了一个电话,突然说了一句。

  “怎么了?”

  “道琼斯指数大挫200点,纳斯达克指数直接熔断!”

  听了白宇轩的话,大家都吃了一惊,纷纷看着顾北。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你们也知道我已经十多年没看股市了。”顾北笑了笑。

  顾北最后一次关心股市是2007年A股的那波大牛,从此以后很少过问华富的事情。

  华富公司在刘海涛、宋晓喜和赵江的领导下,投资了科技公司,赚了个盆满钵满,而自己也逐渐改造成了国内最大的私募基金,不仅投资A股,还投资港股,资产高达二百个亿。

  “问题肯定不在股市上,是别的什么地方出了大事。”白宇轩自言自语说了一句,拿出手机转身离开客厅。

  作为顾氏集团未来的接班人,他心思缜密,绝对不想表面上那样随便。

  顾北看着儿子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没过几分钟,白宇轩又走进客厅看着顾北,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刚才乔伯伯宣布,荣光公司暂且出口光刻机!中芯国际的张爷爷也宣布暂时停止给英特尔等美国公司的代工!”

  “很奇怪吗?”顾北反问道:“我的光刻机,想卖给谁就卖给谁,谁让他们老欺负你任爷爷,我也要让他们尝尝卡脖子的滋味。”

  “可是这样会付出高昂的违约金的。”

  顾北眼睛一瞪:“你老子我是在乎那点小钱的人吗?”

  “爸,你牛!”白宇轩翘起了大拇指。

  “不说这些,吃饭。”顾北迈腿就走。

  “开饭咯…..”顾蕊蕊和刘雨桐一左一右,抱着老爸的胳膊亲昵向客厅外走去。

  可是没走几步就听到,顾北衣服兜里的手机响了,顾蕊蕊赶紧掏了出来。

  “爸,是马伯伯的。”

  顾北接过了电话。

  几个儿女一听说是那个马伯伯来的电话,立刻停止了说笑,客厅里顿时安静下来。

  他们当然知道这个略显神秘的马伯伯是谁。

  是老爸大学室友,据说上学的时候风流倜傥很不靠谱。

  可现在是个大领导!

  顾北看了看几个屏息凝视的孩子,想了想还是出了客厅回到自己的卧室。

  随着马小跳在仕途上一路顺畅,顾北和他的接触反倒越来越少,在公开场合下两人几乎没见过面。

  不过这并不影响两人的友谊,两家人每年都要抽个机会见上一面,吃个饭什么的,不过决口不谈国家大事,都是回忆过去的大学生活还有谈谈逐渐长大的子女,其乐融融。

  顾北到了卧室才接通电话,说了一句“马首长……”就电话那边截住。

  “喂,叫错了,叫我小马哥!”

  “小马驹!”

  “卧槽!小马哥!”

  两人来回说了几句,同时笑了。

  仿佛回到了三十年前的大学光阴。

  “老顾,你动手了?”电话那边,马小跳的声音变得有些严肃。

  “是对方欺人太甚。”顾北淡淡说道。

  现在,荣光、华为、中芯国际三家几乎成了同盟,哪能让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

  “老顾,你给我说实话,二十三年前你执意要研发光刻机,后来又在不同场合呼吁国家重视芯片业的自主研发,是不是就想到会有今天?!”马小跳突然加重了语气。

  顾北的心猛然一紧。

  “老马,你太高估我了,我可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顾北调整了语气,对着手机说道。

  “我总有点怀疑......好吧,不说这些,我给说件正事。”

  “什么正事?”

  “思北和我女儿的婚事!…….喂,你到底同意不同意?”

  卧槽!

  原来是这个。

  “我说小马驹,你女儿才上大二,你就这么急着给她找婆家?”顾北无可奈何。

  “这你就不懂了,现在好男生可不好找…….我就喜欢思北这孩子,人懂事,孝顺,长的一表人才,简直有我上大学时候的风采!”

  卧槽!

  好歹是大领导了。

  说话怎么和上学的时候一样不要脸?!

  顾北对着手机做呕吐状。

  电话那头,马小跳哈哈大笑。

  也只有对顾北这些老同学,他说话才敢这么放肆。

  “行,只要他们俩同意,我没意见。”顾北表态,这是他对待子女婚姻的一贯态度。

  “那好啊,等疫情结束后,思北回燕京一定来我家一趟,我那宝贝闺女还惦记着他的思北大哥哥呢。”

  “没问题。”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顾北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喂,小马驹,弘文在你那里表现的怎么样?”

  “这小子…….怎么一点也没遗传他老爸的缺点?能说有能写,简直是搞行政的料。”马小跳大笑。“我准备让他锻炼两年,然后到基层工作,不去基层,不接接地气,不吃点苦,是走不高的。”

  “那我替赵江谢谢你呀。”顾北笑着说道。

  “你说赵江这家伙,为啥不直接给我打电话?”

  “嘿…..你知道赵江的性格,一辈子就这样过来了,让他给你献殷勤,做梦吧你。”

  “唉,我真羡慕这小子,一下子要两个,儿子还是个搞行政的料…….女儿呢,也不差,燕京协和医院的医生,年纪轻轻就是副主任医师了。再看看我女儿…..唉…..”

  “喂,小马驹,你这话我可不爱听,马格桑可是我未来的儿媳妇,我可不能让你这么瞧不起她。”顾北一脸严肃。

  “对,对,我错了,我错了。”马小跳立刻道歉,惹得顾北哈哈大笑。

  马小跳的女儿马格桑,和刘雨桐有点像,学习成绩不怎么突出,现在在中央民族学院上学,不过继承了她老妈卓玛的优点,温柔,善良。

  有一次顾北带沈思北去他家做客,格桑听说沈思北在西藏当兵,立刻和他聊起来,两人聊的挺投缘,没想到后面还喜欢上了他。

  不过,沈思北只把她当成小妹妹,至于两人是否能成,那就看各自缘分了。

  这个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小时才结束,除了开头谈了一点大事,其余的全都是家长里短。

  打完电话,顾北这才向饭厅走去。

  过年啦……..

  ......

  ......

  还有一个番外,与下本书有些联系,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