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七十四章 渐近

作品:荣宁|作者:佛前青莲|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4-23 23:42:46|下载:荣宁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谢老太爷也好,谢若曦,谨嫂子也好,都是聪明人,谢若宁一提,他们立即明白了。

  倘若那里面的不是真正的谢载辉。

  那么有纪一帆作证。

  到时候再把此人的尸体抬到皇太孙面前。

  那就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谢府是无辜的,是被冤枉的。

  到时候,啥事也没有。

  虽然几人觉得可能性不大。

  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毕竟,现在里面的那位无论在哪方面,和平日里的谢载辉差得确实很远。

  相比较谢若曦和谨嫂子,谢老太爷想得则比较多了。

  他觉得,是孙女在暗示自己什么。

  在谢老太爷看来,现在的这个谢载辉,绝对不是他的儿子。

  父子多年,他哪里会不知道自己儿子脾气个性的,就是个怂包。

  在家里欺负庶弟,欺负发妻,小妾他是能的。

  可碰到强的,比方说他的兄长,哪怕是他的继室,他也欺负不了。

  一个连继室也对付不了的人,会干挟恃自己姑姑的事?

  谢老太爷是觉得,自己终于知道为啥这个谢载辉总给自己感觉不对头了。

  因为那压根不是自己的儿子。

  那是个戴着人皮面具的人,并不是自己的儿子。

  他知道要怎么解救谢家了!!

  谢老太爷深深地看了自家孙女一眼,感觉甚是可惜。

  这孙女倘若是个男儿,那么,谢家说不定可以执掌天下官学之牛耳也说不定。

  偏偏是个女子。

  也不对,皇太孙和孙女……

  谢老太爷挺了挺胸。

  觉得,今天无论如何,为了谢家的将来,为了孙女的将来。

  那个戴着自己儿子人皮面具的人,不能让他活着出去。

  没有什么是比谢家更加重要有了!!

  谢若宁只给谢若曦还有谨嫂子制定了上个方向,那就是扰乱谢载辉的心神。

  严格说来,谢若宁其实并不知道,里面的,是不是真的二伯父。

  所以,她才想让她们二人去试,包括谢彦信和谢老太爷。

  自己则换了一身的装束,然后走到了纪一帆的跟前。

  “你……”

  纪一帆看见了谢若宁的装束,很是无语。

  只见谢若宁身上披着一件用杂草拼接而成的斗篷。

  头上,也戴了个像杂草堆似的帽子。

  脸上还画了五颜六色的。

  “你这么过去,是打算吓你二伯父一跳?”

  纪一帆朝天翻了个白眼说道。

  刚才谢若宁说里面的是假冒的谢载辉,他已经不怎么想说话了。

  谢若宁的想法么,他知道。

  她想保下谢家,把罪名推到假的谢载辉身上。

  说真,他不反对。

  相信皇太孙也不会反对。

  毕竟,他知道,现在,皇太孙是需要用人的时候。

  没有什么是比谢家更合适的了。

  文的,有谢老太爷,谢彦信,还有在外省的谢延辉。

  武的有谢若慎。

  虽然人还是少些,但是,靠得住,比起别家来,谢家还是要强得多。

  主要是皇太孙能掌握得了。

  这些人,皇太孙熟,也知道他们的秉性。

  “我打算从屋子后面匍匐前进,然后看能不能想办法爬进去。”

  谢若宁是做了两手准备的。

  “匍匐前进?”

  纪一帆听了,道,“有多少的把握?”

  这方向也不是不可以。

  你想,他也就一个人,而且他把窗户都给封死了。

  外面的人固然看不到里面。

  可他也看不到外面不是?

  当然了,他可以扎个小孔看。

  可他毕竟只有一个人。

  所以,谢若宁的想法是叫谢若曦她们吸引了注意。

  自己能靠近多少是多少。

  “说真,我也没把握。

  但是,靠近了,我才能想办法。

  你知道的,计划跟不上变化。

  我到时候看情况来吧。

  弹弓和药,我也准备好了。

  总得试试,总不能真叫我祖父上吧?

  他多大年纪了。”

  谢若宁叹了口气说道。

  “那你小心些,我远处叫弓箭手准备一下。

  你确定不要换弓努?”

  纪一帆提议道。

  “换个我不熟的,到时候说不定会失败。

  弹弓我熟,而且特别熟练,我的技术,你上次也试过的不是吗?

  先试了再说,你叫弓箭手接应我吧。”

  说完,谢若宁便让人带着她去了屋子后墙,然后慢慢爬向了屋子。

  屋子里的谢载辉本来就听见自己的女儿还有儿媳妇哭诉烦得很。

  还有他弟弟的规劝,父亲的漫骂,他心里极度不舒服。

  他是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啥。

  难道在父亲和弟弟的心里,自己的孙子,侄子不重要吗?

  更何况,姑母也没事。

  虽然不小心伤了她,留了血,可不也止血了吗?

  谢若宁生怕被屋子里的谢载辉发现,其实爬得很缓慢。

  她原先的想法是,是不是趁着天黑,到时候爬。

  这样,一来不容易被发现。

  二来,有夜色保护,更加容易接近。

  不过,后来一想不对。

  自己不容易被发现,可也打不了他不是?

  所以,她也不敢磨蹭,用自己最大的努力,一步步的靠近了屋子。

  谢若曦一边和屋子里的谢载辉交流,一边心在滴血。

  她已经敢肯定,屋子里的,真的是她的生父。

  不是谢若宁说的,戴着人皮面具的人。

  之前她有想过,或许真的不是生父就好了。

  可惜……

  她一边要引开父亲的心神。

  另一边也知道,自己越引开父亲的注意,谢若宁越靠近,父亲离死亡更近一步。

  可是,她无从选择。

  一边的天秤是生父。

  另一边却有谢若谨,继母所出的几个弟弟,还有谢家的其他人。

  你让她怎么选?

  她恨谢若宁吗?

  恨的。

  她恨谢若宁让自己做了帮凶。

  可她也知道,谢若宁同样的,是在帮自己和钟家。

  她知道谢若宁这么做是对的。

  可是……

  谢若宁靠近了屋子,但最大的问题是,门虽然是敞开着的。

  可是,她所在的角度,压根无法看见里面的谢载辉。

  既然看不到,那么,哪怕她有弹弓和辣椒粉也无用武之地啊。

  虽然谢老太爷是靠近了屋子不少。

  可谢载辉的防备之心,还是很强。

  他们一行几人,也不敢靠近了。

  主要是谢载辉见他们靠近几步,就开始出言威胁。

  谢若宁不由得焦急起来。

  一来是生怕谢载辉会伤害到纪谢氏。

  二来,纪谢氏年纪也大了,之前说流了血,那么,能支撑得了多长时间啊?

  她虽然心里焦急,可压根不敢乱动。

  她已经离屋子很近了,生怕一不小心,被谢载辉发现。

  到时候,就全功尽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