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1章家庭欲火1921

作品:辣文合集 高h|作者:作者不详|分类:辣文肉文|更新:2020-10-07 11:52:19|下载:辣文合集 高hTXT下载
  這一天我去看海回來,已經是下午時分了,按了一下門鈴,聽得裏面騰騰騰的有人跑來開門,我不由暗笑,豔紅這丫頭,作甚麽事情都是風風火火的。

  門一打開,豔紅就拉著門迫不及待的說道:“表哥,你可回來了,大家都正在等著你呢!”

  我笑著一把向她的胸前抓去,說道:“等著我做什麽,這麽著急想要大雞巴了嗎?”

  豔紅嬌笑著挺著胸脯迎了上來,把門關上,偎在我的懷裏,在我的唇上吻了一下才說道:“表哥,今天可是有稀客哦,看你待會兒老實不!”說完,在我的下身抓了一把,嬌笑著逃開了。

  我不由氣急,閃身想要抓住她,一邊笑駡道:“我管她是誰,今天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小妮子能逃到哪里去。”

  豔紅一邊向屋裏逃著,一邊高聲喊道:“姐姐快來救命啊!表哥非禮我!”

  我追在後面笑道:“好啊,又要把你的姐姐拉下水不成。”說話間,我卻一下止住了腳步,不可致信的瞪大了眼睛,看著倚立在門口的那個半嗔半笑的俏佳人,她卻是我的姐姐蘭芬。

  豔紅逃到了她的身後,還不忘給我吐了吐舌頭,做了一個鬼臉。

  我呆呆的站立在那裏,有些訕訕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麽,這時華姨還有豔麗後面還跟著我的小妹都從屋裏出來了。

  華姨笑道:“豔紅這丫頭,又在欺負她的表哥了。”

  姐姐看著呆頭鵝一樣的我,冷聲說道:“怎麽,在這裏風流快活,看到我和小妹來,就不開心了?”她只顧說我,卻有些話不擇言,一邊的華姨聽了,臉便一紅。

  我急忙陪笑道:“哪能呢,好姐姐,我每天盼星星盼月亮一樣的盼著你們一起來熱鬧呢。”

  華姨也急忙說道:“是啊,是啊,小龍經常說起你們的。我們也早就盼著你們過來呢!”

  蘭芬也感覺到了自己話裏的語病,急忙笑道:“華姨,我是在跟他開玩笑的,我和小妹也早就想要過來,這不,一忙完了,就急忙跑過來了。”

  華姨笑道:“好,這下我們家裏人都聚齊了,應該好好的慶祝一下,我們大家別都站在這裏把門啊,都往屋裏去,華姨今天給你們做好吃的。”

  姐姐笑道:“好啊,待會兒我給華姨打下手去,你們先進去吧,我跟小弟還有些話要說。”

  華姨急忙拉著豔麗姐妹和蘭秀妹妹進屋去了,臨走之時,還趁著大家不注意給我使了一個眼色,我卻是莫名其妙,不知道她意義何指。

  我看周圍無人,湊上前去,想要露著姐姐,涎笑道:“好姐姐,想我了吧!”

  姐姐“啪”的一下打開了我在她胸前不規矩的手,拽住了我的耳朵冷聲道:“好了,現在也沒人了,你給我老實招來,都做了什麽好事,華姨可是什麽都告訴我了。”

  我暗暗叫苦,心裏道,既然什麽都知道了,還問我幹嗎,卻不敢不說出來,只好一五一十的把和華姨還有豔麗姐妹的事情說了出來。

  哪知姐姐聽了,卻是張大了嘴巴,傻傻的瞪大了眼睛,不可致信的看著我。

  我不禁奇怪的問道:“姐姐,你怎麽了?你不是說華姨都跟你說了嗎?”

  姐姐手腕用勁,咬牙切齒的說道:“你還真在這裏做了這般好事!”

  我不禁“哎唷”的叫疼起來,急忙央求:“好姐姐,快鬆手,有話好說啊!”

  姐姐狠狠的鬆開了手,眼淚卻“卟嗒、卟嗒”的落了下來,小聲數落道:“華姨只是告訴我,你和豔麗相好了,要把豔麗嫁給你,問我的意見,我能說什麽,卻原來你還把她們一家都給端了,虧我和小妹還在家天天念叨你。你就沒看到我和小妹都瘦了許多嗎?”

  我急忙上前把姐姐攬在了懷裏,好一番溫存,姐姐才慢慢的止住了眼淚,在我的愛撫之下,不禁有些氣息急促,面帶潮紅。

  她歎了一聲,把手環在了我的脖子後面,說道:“你真是姐姐這輩子的克星啊,無論如何,姐姐是離不開你的了。”

  我愛撫著姐姐果然消瘦拉了許多的腰肢,溫柔的說道:“好姐姐,我也是會永遠和你在一起的。其實這樣也好,我們乾脆都說開了,大家在一起風流快活豈不更好。”

  姐姐在我的背上擰了一把,嗔道:“你倒是想的美事!”可是她也沒別的好辦法,只好應承了我。

  我便把姐姐攬在懷裏走進了屋裏,大家看到我和姐姐的這般姿態,都有些吃驚。我便把和大家之間的事情說了個清楚,華姨也歎道:“唉,真不知我們上輩子都怎麽欠下你的,這輩子要這樣償還。”

  我親了一下懷中的姐姐,笑道:“哪有,應該是我上輩子欠了你們才是,所以這輩子才要我爲你們的性福情願精盡人亡。”說完,我不禁哈哈的笑了起來。

  豔紅拉了一把蘭秀,跑上前一邊一個,扯著我的手臂,惡狠狠的叫道:“好啊,我們就讓你精盡人亡!”

  我看豔麗在一邊有些落落寡歡的樣子,便把她也拉進了我的懷裏,左邊攬著姐姐,右邊攬著豔麗,親左邊一口,再親右邊一口,笑著對華姨說道:“華姨,我們今天可要好好的樂上一樂。”

  華姨不禁“噗哧”的樂了,笑道:“我看你今天還有多大能耐。”

  我長長的呼嘯一聲,大聲笑道:“好啊,今天我就讓你們來個車輪戰,我一個挑翻你們五個。”豔麗和姐姐卻在我的肋下,左右開工一人擰了一把,我急忙兩手各抓了一個,她們才偎在我的懷裏,不再作怪。

  華姨搖了搖頭,笑駡道:“小冤家,你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我們都還捨不得呢。”她想了想,猛地一跺腳,說道:“也罷,今天我就把自己的一個寶貝貢獻出來,幫你一把。”說完,便轉身進她的屋裏去了。

  我不停的揉捏著抓在手中的,笑道:“那我可要多謝華姨了。”心中暗自好奇華姨不知還藏著什麽寶貝。

  豔紅和蘭秀卻在後面淘氣的捏著我的,我急忙鬆開了她們,緊走幾步坐在了沙發上,一拍大腿,笑道:“都過來,好好的伺候一下我,否則待會兒我可要對你們不留情了。”

  四女都撇了一下鼻子,卻還是乖乖的走了過來。蘭秀站在我的身後,用兩隻小手在我的背上按捏著,豔麗和蘭芬左右匍匐在我的懷中,象兩隻小狗一樣,吐出了舌頭,在兩邊分別舔舐著我的臉頰,豔紅最是淘氣,卻跪在了我的兩腿之間,去解我的褲子拉鏈。

  我不由閉上了眼睛,盡情的享受著這無盡豔福。蘭秀的小手拿捏得力,不時還在我的肩胛上輕輕的拍擊上幾下,讓我感覺甚是舒暢。豔麗和蘭芬的巧舌在我的臉上留下一道道涎液,讓我的臉都是濕漉漉的,就像塗上了一層最光滑的潔面乳一般。

  豔紅此時已經解開了我的拉鏈,把我的腰帶解松,拉下內褲,把雞巴掏了出來。她用手扯著內褲,讓雞巴整個裸顯出來,然後便含在自己的嘴裏,頭擺動著,一起一伏的開始吞吐了起來。雞巴本來還有些軟軟的,可是被她一含在嘴裏,馬上便變得硬挺起來。

  我不禁微微的“嗯哼”做聲,兩隻手也開始在懷中的兩女身上到處搔撓,不安分的抓了這裏又抓那裏。想那古代的皇帝,雖然有著三宮六院,只怕也不曾享受過這般滋味。最爲使我心滿意足的是,她們全是在我的一手調教之下,才成爲了這麽具有蠱媚的女人。對了,我忽然想起華姨要去拿一個什麽寶貝,不禁睜開了眼睛。

  也是巧,睜開眼便正看到華姨走出了房間,她手裏拿著一個盒子,一看客廳的情形,不由笑駡道:“一群小冤家,這就等不急了。”

  豔紅正在吸吮著我的雞巴,聽到了她媽媽的聲音,一躍而起,也不管我正在享受,就把我放到了一邊,跑過去抱住華姨要看她拿出來的寶貝。

  華姨把盒子交給了她,她把盒蓋打開一看,卻猛地發出了一聲驚呼,這下,纏在我身上的幾個女孩都抛了過去,圍著那個盒子,臉紅彤彤的唧唧喳喳的說個不停,我卻是什麽都沒有聽得清楚。

  我苦笑著坐在沙發上,這幫女人,真是不負責任,我正在享受之際,便被晾到了這裏,雞巴被晾在外面也沒人管了。

  這時,罪魁禍首華姨卻笑滋滋的走近了我,一坐在了我的身邊,偎在我的胸前,把雞巴握在她的手心之中,溫柔的撫弄著。

  我攬著她的腰,吻了一下她的額,好奇的問道:“華姨,究竟是個什麽寶貝,讓這幾個丫頭就這樣把我扔到了一邊。”

  華姨的臉一紅,笑道:“是我們女人的寶貝,對你們男人是沒用的東西。華姨怕你壞了身子,才拿了出來給你分擔一下重任。”

  我對著豔紅喝道:“快拿來給我看看是什麽好東西。”

  四個女孩這才擁推著,走到我的面前把盒子交給了我。我掀開盒子一看,也不由嘖嘖稱歎,裏面原來也是一根假陽具,卻比上次在華姨床上見到的那根長上兩倍,而且是在中間有一個柄,兩邊卻又是不同,一邊是彎彎曲曲就像幾根糾結在一起的麻花,上面還有一個個小小的凸起,另一邊卻是一個接一個的像是穿在一起的小球,真是不能不歎爲精妙。

  我看了一會兒,便遞給了華姨,華姨把盒子接在手裏,從中拿出陽具,笑道:“這根寶貝怎麽樣?”

  我撇了一下嘴,笑道:“華姨,我還用得著這東西嗎?看我怎麽收拾你們。”

  華姨捏了一下我的雞巴,笑道:“可是你的雞巴也只有一根啊!每次你只能伺候我們一個人而已,這東西自然不能跟你的雞巴相比,可是至少我們可以聊解乾渴,最後還是得靠你啊!”

  她喘了口氣,接著又說道:“不過,你可不要小看這東西,連我……”說到這裏,她的臉兒漲紅,聲音低了下去,接到:“連我都不敢輕易使用,怕自己禁受不住,最爲奇妙的是……”

  她握住了陽具中間的柄,在手裏晃動著,說道:“它可以類比男人的行爲,在內裏密封藏有跟男人一般的濃液,不過,要等到一定的溫度,也就是說你要讓它得到高氵朝,它才會噴射出來。”

  四女聽得睜大了眼睛,我也聽得有些目瞪口呆,這東西竟然還有這般的妙處。

  豔紅不禁興高采烈的說道:“媽媽,我要先試一試。”

  華姨沒想到自己的小女兒倒是搶了個先,自己本要先試,倒是不好意思跟女兒一起使用,這時蘭秀也說要試試,便把陽具帶盒子交給了兩個小丫頭,笑道:“你們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等下一試禁受不住了,可就受不得你表哥的肉雞巴了。”

  豔紅卻是不服氣的道:“我才不呢!我要讓它射出來,還要讓表哥也射在我的身體內。”

  我聽了不由哈哈大笑,我最喜歡豔紅的這股子不服輸的脾氣,笑道:“好啊,豔紅,待會兒你可別求表哥饒命啊!”

  豔紅不屑的“切”了一聲,卻還是乖乖的跑到我的身邊,把盒子遞給了我。

  華姨在一邊問道:“我們還要不要吃飯了?”

  我一手拿著盒子,一手拉著豔紅坐在我的腿上捏著她小小的笑道:“我們還吃什麽飯,待會兒每個人都讓你們吃的飽飽的。”

  華姨笑道:“那我們現在先叫你吃的飽飽的吧。”說著,她拿起一根香蕉,剝了皮,把香蕉的一端含在嘴裏,然後湊近我的嘴唇,示意我吃進去。

  我剛剛咬了一半,其他人也紛紛跑了過來,有拿果仁的,有拿梅子的,姐姐卻匠心獨運,拿起一瓶奶,“骨骨”的喝了一大口,然後扶著沙發,抿著嘴用手托著我的下巴。

  我擡起頭,張開了嘴巴,她便把小嘴送在我的雙唇之間,微微張開,奶水便從她的口中源源不斷的送進我的嘴裏,我蠕動著喉結,一口氣全部喝了下去,姐姐口中的奶好香啊,還有著她口中的熱氣。

  我咽了一半下去,把立在旁邊的小妹拉了過來,坐在我的腿上,然後吻住了她的小嘴,把口中餘下的一半渡給了她。

  還是第一次這樣被喂東西,躺在我的臂彎裏,顯得還有些緊張,奶水被我渡過去也不知下咽,還儲在小嘴中,兩腮都鼓了起來。

  我伸出手去,探在她的兩腿之間,小妹不由自主的便把腿分開了,任由我的手肆虐。

  我用指拈起了她嫩嫩的陰唇,輕輕的一捏,把中指侵入了那小小的肉縫兒之中,三指並攏,撚捏著她那粒小小的肉粒兒。

  小妹許是很久沒有被我碰過的緣故了,反應極爲劇烈,身子一顫,張開嘴兒想要呻吟,可是裏面卻又全是奶水,只好下咽,卻又因爲太過著急,竟然嗆到了自己。

  她頓時小臉漲的通紅,急切間使勁的一推我,我還不知道怎麽回事,一口奶箭竟然從她的小嘴中激射而出。

  我躲閃不及,一下半邊臉都被噴上了,小妹從我的腿上滑落在沙發上,拼命的咳著,看來這次她是被嗆的不輕。

  華姨她們看清楚狀況,頓時笑得前仰後合。豔麗一邊笑道:“看看你做得好事!”一邊走過去幫小妹撫著背。

  奶水順著我的臉頰向下滴淌,我忍不住也笑了,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滴在唇邊的水珠,嗯,味道很是不錯的。

  小妹已經平息了下來,擡起了頭,小臉通紅,喘息著說道:“哥哥,對不起哦,我剛剛太緊張了。”

  我撫著她的腿,笑道:“沒關係的,小妹,是不是太久沒有和哥哥親熱,一時不習慣啊!”

  小妹輕聲的“嗯”了一下,急忙道:“我幫哥哥清理一下吧!”說著,便湊了過來,伸出粉紅的小舌頭在我的臉上舔著。

  姐姐,豔麗和豔紅也笑著都湊了過來,我的臉上頓時全是粘乎乎的舌頭,她們竟然在我的臉上嘻戲著,天,該不會把我的臉當作美味佳肴了吧!

  華姨在一邊自顧自的樂著,看著我一臉無奈的樣子,才走了過來,拍拍她們的臀兒,笑道:“好了好了,快放開吧!”

  衆女嘻笑著從我的臉前移開,我急忙從沙發上跳了下去,看來什麽都是過猶不及啊,被她們一起親,滋味倒是不錯,臉上的皮不知有沒有被吮掉了一層。

  我打量著眼前的諸女,真是環肥燕瘦,各有嬌姿。

  華姨體態最爲豐腴,充滿了成熟女人的風韻和氣質。兩乳肥隆,宛如有自主的生命一般,在她呼吸之際,就在她的胸前微微的晃蕩著。厚厚的嘴唇,於無聲中散射著肉欲的渴望。渾身肌膚白嫩細滑,雖然生過了兩個女兒,可是小腹還是那麽平坦,毫無鬆弛的現象。

  在她兩條白皙的大腿根部,是那黑色的三角叢林地帶,毛茸茸的一片誘人芳草地中,遮掩著一條微微彎曲而帶點暗褐紅色的小縫,如蚌貝開殼一般微微張開著兩片柔嫩的陰唇,隱約間還略見突起一顆櫻紅色而小巧玲瓏的,看上去讓人忍不住要吮進嘴裏,細細品味。

  姐姐和豔麗俱是膚若凝脂,嫩滑柔膩,賽雪欺霜,有著挺拔的腰肢,圓潤飽滿的玉臀,兩條渾圓修長的大腿。只是姐姐偏胖,神態最似華姨,有一種大家風範,胸部結實而挺聳,兩團乳暈粉紅鮮嫩,乳頭如紅紅的棗兒般飽脹。

  豔麗纖弱,胸部白嫩而綿軟,兩粒乳頭如草莓般粉嫩。豔麗比得她人,在那長長而捲曲的睫毛之下,多了一雙會說話的迷人媚眼,在眼神撩動之中,透射出無限的誘引與柔情。

  豔紅膚色最重,卻最爲顯得健康,胸前兩乳渾圓結實,宛如充滿著氣的兩個半球扣在那裏,乳頭也若那褐色的山楂一般,正在漲大發硬。

  小妹身子最爲單薄,如那正在緩緩綻放的花骨朵,盡顯著少女的嬌嫩。胸前一對粉搓玉琢似的白嫩,比饅頭略大,盈手可握,如那剛剛剝去皮毛的白嫩雞子,白膩滑嫩,乳頭還若害羞一般,藏在那嫩肉之中。

  豔紅此時跑到我的面前,伸出小手在我的臉前晃了一晃,奇怪的問道:“表哥,你怎麽了?一下傻在那裏了。”

  我這才醒過神來,原來竟已看的癡了,能生活在這樣的家庭中,有這麽多的美女相伴,真是莫大的福分啊!我急忙道:“沒什麽,只是看到你們這麽漂亮,忍不住看的呆了。”

  豔紅把手一拍,叫道:“哎呀,真是我的傻哥哥!”

  華姨抿嘴一笑,說道:“好了,大家不要在這裏晾著了,還是到臥室去吧,現在,就讓我們一起把今天的大功臣一起擡進去,好不好?”

  衆女聽了,齊道一聲“好!”便湧了過來,容不得我掙扎,大家一起用力,竟然真的把我給擡了起來。

  我只好緊緊的抓著姐姐和華姨的手臂,生怕她們一個支援不住就把我給扔在了地上。

  豔麗和豔紅分擡住我的兩腿,一起踉踉蹌蹌的走著。小妹自己在一邊,卻跑過來站在了我的兩腿之間,低下頭去把我的雞巴含在了她的小口之中,邊走便用唇舌吸吮著。

  我身子懸空,一面擔心她們摔倒,一面感受著雞巴被吸吮的酥爽,行走間,雞巴在小妹的櫻唇間旋磨著,真是說不出的刺激。

  不多時來得臥室,她們把我往床上一掀,嘻笑著散開,我卻抓住了華姨的胳臂,使她逃脫不得,坐起來笑道:“來來來,看你們哪一個能跑掉,還不快都給我過來!”

  衆女擁了過來,我抱著華姨的腰,讓她趴在床上,

  大国重工帖吧

  雙膝跪倒,把向後高高的撅起,叉著腿兒,把一個濕淋淋的陰戶坦露在那裏。

  我一邊讓華姨擺著姿勢,一邊笑道:“都看著了,就按照華姨的樣子,都給我趴好了,我要一一懲戒。”

  衆女感覺有趣,急忙一個個擺好了姿勢,俱把臀兒翹的高高的,小妹個子矮,別人跪著,她乾脆是直著腿弓著腰,還向我偷偷的招著小手。

  我一笑,看著她們趴在那裏還是打打鬧鬧,你掐我一把,我擰你一下,心下暗氣,走過去每個人的上微微用力打上了一巴掌。

  這下她們才老實了不少,一個個努著嘴兒,等待著我的發落。

  我看著眼前的曼美嬌姿,不禁激起了萬丈豪情,一撩自己的雞巴,來到打頭的華姨身後,手按她的肥臀兒,雞巴便直插了進去。

  華姨“哎唷”一聲,就向後坐,我按住她的腰,使她不能動彈,狠力的插上兩下,卻抽了出來,來到了跪在第二位的姐姐身後,一掀她的臀兒,了之中。

  姐姐正在看的焦渴之際,身子有些綿軟,雞巴一經,卻馬上有了力氣,擺動著腰肢,極力的高擡著臀兒。

  我感覺著雞巴姐姐的中,竟有些緊澀的感覺,心知姐姐是多時未曾經過雞巴的疼愛了,不由多多旋磨上了幾下,卻又抽出,換過別人,依次在每個人的中都是只插的幾下。

  我挺著雞巴,在她們身後來回逡巡,如蝶入花叢一般,這個采上一會兒,那個摘上一些。人之嬌媚,各有千秋,之緊窄,亦各不同。華姨最寬,雞巴進出的最爲順溜;姐姐則略見緊窄,豔麗最深,豔紅最具彈性,小妹則又最淺,真是百般滋味,各各不同。

  雞巴被滋潤,更見挺漲,我就如一個挺槍執矛的大將軍,巡視著自己的每一個領域,可是來回幾圈之後,我卻發現這樣雖然感覺不錯,可是卻最爲消耗體力。她們一個個卻趴的更低,每次還得我使勁的抱起她們的臀兒。

  華姨此時也呻吟著說道:“我的小冤家啊!還是一個個來吧,你這樣折磨的人家心裏更是難受。”

  我也覺得這樣每個人都是淺嘗輒止,甚是不爽,正好此時來得小妹身後,便扳過了她的身子。我向後一躺,拖著她的細腰向下一坐,雞巴便一下了淺淺的之中。

  小妹身子一抖,便坐在雞巴上旋磨起來,她的淺窄,這樣雞巴正好旋磨著心,酸楚不禁,支撐不住,只好趴下了身子,用溫熱的唇吻著我的胸腹,雞巴卻還留了一半在外面。

  華姨趴下身子在我腿間,吐出濡濕的舌細細舔舐著我的肉囊和小妹被撐得緊繃的陰唇以及那半截露在外面卻已被浸的濕透的雞巴,小妹的身子連顫,卻更加源源不斷的滴淌出來,卻被華姨全部吮進了口中。

  我招手讓姐姐過來,跪在我的胸前,把兩腿盡力的張開,肉縫兒湊近我的嘴唇。濃密的陰毛已被浸的黑亮,一粒花生米大小的肉粒兒突出在外,陰縫兒就如那離開水的魚的嘴兒,張張合合,呼吸一般。

  姐姐不待我動,便緊湊過來,待我一口含住了那顆肉粒兒,便眯上了眼睛,輕聲的呻吟起來,身子微微的搖晃著。

  小妹卻在她的身後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兩隻手順著肋下便摸到了她的兩隻美乳,姐姐兩手亂舞,也想抓住什麽,卻只能插在自己的頭髮中,使勁的扯著自己的發絲。

  豔麗和豔紅也湊了上來,分別拉住姐姐的一隻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姐姐立時便大力的揉捏著。

  我也伸出手去,豎起兩根中指,探入了她們兩個的之中,指節屈曲,在內中扣弄著。

  豔麗和豔紅輕舒手臂和姐姐擁抱在一起,各各吐出了粉嫩的舌尖,就在我的眼前盤繞嘻戲,誘的呻吟連聲的姐姐也忍不住伸出舌頭加入了其中,唾液的涎絲順著她們的舌尖直滴落在我的臉上。

  我的鼻子嘴上早已沾滿了粘粘的,只是用唇含著姐姐的肉粒兒和陰唇兒用力的吸吮著,不時把舌尖伸進她的陰道之中,攪弄一番。

  華姨此時也不再趴在那裏舔舐,而是坐在了我的腿上,抱住了小妹的腰,像是在拉風箱一般,一拉一推著小妹的身子。

  小妹本來已經沒有了氣力,現在被她拉著,又次次被正中靶心,忍不住又拼命的扭動起來。

  看著姐姐她們三個在我的眼前快活忘情的樣子,我只覺的自己身體就像一個膨脹著的氣球,愈來愈脹得難受,姐姐的連連下壓,整個壓在了我的嘴上,讓我有些喘息不過了。

  我忍不住用牙齒輕輕的咬住她的那顆肉粒兒,姐姐把腿張的更開,卻是更加用力的向下壓著。

  我微微用力,姐姐立時身子向後一栽,靠在了小妹的頭上,豔麗和豔紅急忙兜住了她的身子,俯下頭去,各含住了她的一顆飽脹的,猛力吸吮起來。

  姐姐卻顧不得太多,哀聲叫道:““啊……我要死了……快用勁……咬我的陰核……對……啊……快用勁……啊……好弟弟……”

  她兩條腿用力的夾住了我的頭,迫的我把她的肉縫兒用力吸進自己唇間,姐姐高仰著頭,牙齒咬得咯吱吱響,鼻子裏發出斷斷續續的哼聲,然後全身勁力一松,兩腿張開,熱乎乎黏乎乎的已經全被我吸入了口中。

  華姨也扯的小妹愈加急速起來,我也隨著她們的節奏向上挺動著雞巴,豔麗和豔紅小心的攙扶著姐姐,使她從我的身上跨了下去,癱軟在一邊。

  小妹輕微的呻吟忽然變得尖翹起來,“啊……好哥哥……太好啦……唔……太好啦……美極了……喔”

  她好像垂死的人在作最後掙扎似的,拼命的挺著、擺著、扭著,扯的華姨反而有些跟不上她的節奏了,變成了被她拖動著。

  豔紅在一邊忽然叫道:“好表哥,不要讓小妹死掉啊,我還要跟她一起試驗媽媽的寶貝呢!”

  可是卻已經晚了,小妹在急速扭動中,一下倒在了我的身上,身子一陣的哆嗦,濃熱的已經澆注在我的雞巴上,順著肉囊淌落在床單之上。

  我抱住小妹的癱軟下來的身子,對豔紅笑道:“紅兒,你急什麽,小妹不行了,你可以跟你麗姐一起試啊!你們姐妹倆說不定配合的更好呢!”

  豔麗臉兒漲的通紅,急忙叫道:“我……”

  話還未說完,豔紅卻拍手叫好:“好啊,姐姐,那你就陪我一起吧!”看豔麗有些爲難的樣子,她乾脆拉住了豔麗的胳臂,嬌聲連喚著:“好姐姐!好姐姐!”

  豔麗狠狠的剜了我一眼,無奈的伸出手去在豔紅的額上一點,嗔道:“好了,紅兒,你真是一個磨人精!”

  豔紅笑著吐了吐舌尖,急忙去一邊取過那根假陽具,拿在自己的手中。那假陽具就在她的手中蹦蹦跳跳著探到了豔麗的眼前。

  豔麗沒好氣的一把握在了手中,卻驚呼一聲,原來這假陽具竟然也是溫熱的,她不由小心翼翼的撫摸著,這麽多時,她的裏早已充滿著對雞巴的渴望。

  我輕輕的抱著小妹放在姐姐身邊,華姨笑著湊過來握住了我的雞巴,輕輕套弄了兩下,說道:“小冤家,看來華姨是多此一舉了,不拿那個東西出來,你也能應付得了我們幾個啊!”

  我捏著她得乳尖,笑道:“我知道華姨心疼我的身體了,不怪你……那是不可能的,哼哼!”

  說話間,就撲在華姨的身上,雞巴順暢無阻的一下便刺入了滑潤的陰道之中,華姨立時象一條八角章魚一般,緊緊的纏在了我的身上。

  那邊,豔紅握著假陽具的一端,向自己的之中慢慢的塞著,微微皺起眉頭,口中“唔唔”連聲,等到鬆開手的時刻,已經全然塞了進去,也變得喜笑顔開起來,叫道:“姐姐,快點啊,很是舒服的!”

  豔麗還在猶豫,豔紅卻也把她撲到在床上,笑著用手握著假陽具,一下也把另一端塞進了豔麗的陰道。

  豔麗立時驚呼一聲,抱住了豔紅,兩個人便緊緊的摟在一起糾纏起來,都恨不得把對方壓進自己的身體,在胸前被壓得扁平,身子扭動來扭動去,就像是兩條盤繞在一起的蛇。

  我看的興起,伸手按住華姨的大腿,大力的抽送起來,雞巴每次都是盡跟而沒,重重的頂在花心之上。

  華姨用手抓著床單,扭動著臀部,身子連連向上迎著,口中斷斷續續的浪叫連聲。

  那邊豔麗和豔紅卻緊緊咬著牙,誰也不發聲,卻都是狠狠的扭動著臀兒,像是比賽著要看誰先屈服,一會兒這個把那個壓在了下面,一會兒卻又被壓在了下面。

  終於還是豔紅顯得氣力比較充沛,漸漸占了上風,豔麗被她壓在身下,只是扭動著,卻翻不上來了。

  我向著豔紅笑道:“紅兒,不如咱們比賽吧,看看誰先制服她們。”一邊說著,一邊加急的抽送著雞巴。

  豔紅喘息著叫道:“不行啊,我沒辦法像你一樣啊,這東西鑽在我的裏,不會出來。”

  果然,豔紅本也想學著我的樣子抽送假陽具,可是那東西卻扯著她和豔麗緊緊的連在一起,就像兩個連體嬰兒一般,誰也不能自由活動。她只有狠命的把豔麗的身子扯起在重重的壓下去。

  華姨在我的身下,一邊呻吟一邊笑道:“紅兒……媽媽幫你……不讓他贏你……啊……啊……”

  我聽她嘴硬,便把雞巴全根抽出來,在一下猛力的頂送進去,頓時她不再說話,只是能發出呻吟的聲音了。

  豔麗在那邊卻早已只有呻吟的份兒,即使知道我們在拿她比賽,也沒有氣力來抗議了。

  豔麗一不動彈,豔紅卻精神了許多,學著我的樣子,跪坐在豔麗的腿間,也把豔麗的兩腿屈在胸前,臀兒急速的旋擰著。

  假陽具在兩個人的之中旋動著,凸起的顆粒挂著嫩嫩的,刺激的她們兩個都是大張著嘴,呼呼的喘著粗氣,卻又沒辦法停的下來,就像坐在了一輛不能刹車的汽車上,只能越來越快速。

  豔紅使勁的擺動著身軀,拖的豔麗在床上晃來晃去,頭都有些暈眩了,只好求饒道:“好妹妹,姐姐不行了,還是找你的表哥去吧!”

  豔紅這才漸漸的緩了下來,喘息著看著我,我一笑,說道:“過來吧,你都要把你姐姐晃散了!”

  姐姐和小妹湊了過去,顫著手,勉強按著豔麗,讓豔紅把假陽具從豔麗的中抽了出來,滴滴答答的還在不住的向下滴著。

  我也把雞巴從華姨的陰道中抽了出來,笑著問道:“華姨,您要不要也歇息一下?”

  華姨卻喘息著笑道:“小冤家,華姨還早的很呢!”她的陰縫兒大大的張開,把陰唇浸的愈發紅潤粉嫩。

  我拉著豔紅過來,讓她躺下去,假陽具還有一般插在她的之中,直挺挺的向著上方。

  我又拉起華姨,讓她叉開腿坐在那根假陽具之上,華姨不由笑道:“小冤家,你要歇息一下了啊!”

  我卻一笑,轉至她的身後把她的身子一按,使她趴在了豔紅的身上,把個臀兒高高的翹起來。

  我用手輕輕撐住被假陽具撐開的陰縫兒,試著把雞巴也想插進去,華姨的陰縫兒果然是寬敞,這樣竟然也勉強進的了半截。

  華姨卻在下面叫起來:“小冤家,不行啊,疼死我了,華姨的肉縫兒都要被你撐破了啊!”

  豔紅嘻嘻笑著,卻不知道怎麽了,只是把華姨抱住,開始聳動著自己的臀兒。

  我急忙又把雞巴抽了出來,假陽具把雞巴前端的嫩肉刮著甚是疼痛,想了一下,我伸手按住華姨的兩瓣粉臀,用力的向兩邊扒開,一個深紫暗紅的菊瓣便從兩堆白肉中袒現出來。

  菊瓣的肉皮兒因爲被扯著的緣故,繃的緊緊的的,紫紅色的褶皺因爲被浸泡過,顯得是光滑油亮。

  我探出一根手指,在陰道口抹了一把,輕輕的按摩著菊瓣周側的肉皮兒,華姨不由驚問道:“小冤家,你要作甚麽?”

  我用手指把在菊瓣的肉皮上抹了一圈,握住自己依然濕淋淋的雞巴,便把前端抵住了菊瓣的入口,一邊笑道:“華姨,今天我再給你開開這後庭之花吧!”

  華姨費力的扭過頭來,呻吟著:“小,小冤家,那個地方那麽小,雞巴怎麽可以插進去呢?”

  我用手分住她的兩臀,雞巴試探著向內抵入,初始甚是艱澀,不亞于那處女開苞,緊緊的夾住了雞巴很是舒爽。

  華姨漲痛的連連嬌呼:“哎唷……小冤家……你要弄死華姨不成……噢……輕一點……”她緊抓著豔紅的肩膀,將兩瓣白嫩肥大的搖晃不已。

  在菊瓣的張縮之中,雞巴慢慢的便溜了多半截進去,華姨嘶聲嬌吟著,把個身子拼命的扭著,可是上面是我的雞巴插在肛門裏,下面是豔紅的一根假陽具插在陰道之中,兩個都是被撐得漲痛,中間的肉皮兒似乎都要被撐開了。

  我扶住她的胯部,雞巴前端蠕動了幾下,便一下盡力頂入了進去,進去之後倒是覺得順暢了許多,“啪啪”聲響之中,我已急速的了起來。

  “喔……小冤家……”華姨從喉嚨中向外擠著顫抖的呻吟,上半身趴在豔紅的身上,肥美的微微的抖動著。

  豔紅忽然驚叫道:“媽媽,媽媽,您怎麽了?怎麽一下哭了?”

  華姨勉強的睜開眼睛,看著女兒關切的眼神,一笑,喘息著說:“紅兒,媽媽沒事,媽媽是太快樂了!”現在的華姨,肛門裏被雞巴帶著一絲的痛楚,可是雞巴和假陽具的廝磨中,卻又帶著無以名訴的快感,是痛?是爽?也許是痛並快樂著吧!

  豔紅看媽媽沒事,放下了心,笑道:“媽媽,那您就好好的享受紅兒和表哥一起帶給您的快樂吧!”她也極力的扭擺著臀兒,可是她在下面,假陽具又是深深的在她的之中,並不好用力。

  我趴在了華姨的身上,把她的身子壓得貼住了豔紅,三個人就像一塊三明治一般,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我拍拍豔紅的俏臉,笑道:“紅兒,準備了,跟表哥一起起身。”然後伸手下去,抱住了豔紅的腰,把腿張開撐住身子,慢慢的站立了起來。

  我抱著她們兩個,慢慢的移到了靠牆的一邊,摟的用力,聽得她們的骨骼都在“咯咯”的發著響聲。

  華姨無力的挂在我們之間,也顧不得我們要做什麽,只是自顧自的陶醉在自己的舒爽之中,啞的呻吟著。

  我把豔紅抵在牆上,然後雞巴開始重力的衝擊著,雞巴刺進華姨的菊瓣之中,壓得她的身子貼向豔紅,假陽具便又深深的刺入了她們兩個的花心深處。

  這下豔紅也禁受不住了,一聲高過一聲的呻吟起來,她也緊緊的抱住了我的腰,我的雞巴向後一退,她便用力的前頂,華姨在中間被前後不斷的衝擊著,身子早已軟了,要不是被我們兩個人夾著,早就癱在地上了。

  我和豔紅就像拉鋸一般,撕扯著華姨的身子,一來一去,一頂一送,華姨忽然雙手抓住了豔紅的肩膀,頭無力的靠在了她的肩上,嘴裏“咕嚕”了兩聲,身子連連的打著寒蟬。

  豔紅此時也驚叫道:“啊……天……它爆發了……唔……好爽……啊……天……我受不了……了……噢……”

  她身子哆嗦著,無力的向下滑去,帶著華姨的身子也傾倒了,我支撐不住她們兩個的下墜趨勢,只好也隨著倒了下去。

  豔紅順著牆向下溜倒,我和華姨卻被她推著一下向後倒了去,華姨被我緊摟著,假陽具一下便被扯了出去。

  只見它變得晶瑩透明,上面沾滿了黏黏的,一端還插在豔紅的之中,另一端在空中顫動著,正張開了一道縫隙,從中噴出一股股的乳白黏液,像是熔岩一下爆發了一般,在空中劃出一道道弧線。

  華姨頓時被噴了一身,順勢倒在我的身上,洞開,內中儲滿了的被四濺飛起。

  豔紅顫抖著手握住了假陽具,從自己的陰道中拔了出來,一股漿液頓時噴灑了出來。她把假陽具扔在一邊,陰道口依然保持著被撐得圓圓的樣子,靠坐在牆上,慢慢的喘著。

  眼前的靡景象頓時使我也禁受不住了,只覺的自己渾身血脈擴張,冷喝一聲,雙手緊抓住華姨的豐乳,盤住了她的兩腿,上頂,已盡數射在了她的直腸之中。

  然後兩手一松,四肢張開平躺在那裏,只覺的渾身都是輕飄飄的,一點也不想動彈了。

  暈暈然也不知過了多久,我睜開了眼睛,卻看到華姨,豔麗,豔紅,姐姐還有小妹,都正倚靠在我的身邊,滿面幸福甜蜜的笑容。

  我一一凝視著這張張如花般的俏臉,何其幸,我的生命中竟然能擁有這樣幾個女人,這樣的生活真是做神仙也不換的了。

  我遙望向無際的天宇,夜空明淨,我忽然想到,冥冥中或許真的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界定著一個人擁有什麽樣的生命,我的心中充滿了對他的感激,感激他能讓我擁有這樣幸福的生活。

  華姨忽然睜開了眼睛,淺笑著問:“小冤家,真的就要這樣結束了嗎?”其他幾人也睜開了眼睛,看著我,帶著幾絲的不舍,留戀,更多的卻是滿足。

  我把她們都摟在懷裏,笑著說道:“是啊,就這樣結束了吧,我們會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

  一時之間,我們誰也沒有再說話,靜靜的依偎在一起,感受著這室內充溢的溫情。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