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8)

作品:过埠新娘|作者:奴家|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1 15:14:51|下载:过埠新娘TXT下载
  【八、如此洞房】嘉莉和我左右扶持,把喝醉了的妈送到酒店房间。

  我说:“放到床上。”

  嘉莉说:“且慢,先脱掉婚纱。”

  我説:“不麻烦你了。”

  老实説,裁缝师傅脱她那件婚纱,看似容易。

  如果她不合作,不知如何入手。

  “我明白你想亲手脱光小军姐。可是,她答应过我,我出嫁时把婚纱借我穿。你看她醉得像死鱼,我怕你粗手粗脚的替她脱会弄破它。请你帮我这个忙。”

  妈由我扶持着,嘉莉把婚纱从妈身上徐徐褪下,沿着腿堆起来。

  嘉莉抬起她一条腿,把它从裙子拔出来,再拔出另一条腿。

  脱下了婚纱,妈身上的遮盖物只有紧贴双乳的透明nubra,高透光滑长丝袜,袜套早给我除下来,还有高跟鞋。

  腋窝乾乾淨淨,稀疏的耻毛遮盖着外阴和大腿内侧,一丝不挂,纤毫毕现。

  我跟妈婚是结了,以后没可能再这样地迫近她,看到她全身赤裸了。

  我和妈已经是合法夫妻了,爲什么不可能像一般已婚伴侣一样,轻轻鬆鬆的在彼此面前裸体,共浴,裸睡,更衣?洞房之夜,佳偶可望而不可即,漫漫长夜,如何渡过?我叹了一口气,横抱着赤裸的睡美人,不想放下。

  多年的梦想就是亲密地抱着没有穿衣服的,冰清玉洁的妈,把她带到床上,合体交欢。

  轻轻把我的睡美人放下,半跪地毯上,替她脱掉高跟鞋。

  透过薄薄的丝裤摩挲一双玉足。

  脚甲脚皮修过了,摸上手滑熘熘的。

  回头看看嘉莉走了没有。

  她已经把婚纱挂在衣橱,挨近我旁,和我道别。

  她俯身亲了我一亲。

  深V领口下,露出黑蕾丝滚边半罩杯,半个乳球和深深的乳沟。

  积蓄了一整天的慾念,在电光火石中如火山爆发。

  我勾住嘉莉的颈脖,把她拉下来。

  她倒在我怀中,吻住她。

  嘉莉本能地腾闪,挣脱我的拥抱,又给我抓住。

  反抗失效,放软身子,堕入我怀抱。

  我摸到她背后的拉鍊,拉下去,她擧起胳膊,让平肩裙子从头上揭起,给抛上半空,像个降落伞飘下来。

  在这个当儿,她嘟着小嘴,追上来,锁着我的嘴巴,并替我扒光衣服。

  我们激吻起来,像我们从前一样。

  我把她抱上大床,放在妈身旁,熟练地脱掉她的乳罩,小丁内裤,在她全身鼓起来,凹下去的地方乱摸。

  她同步解开我的皮带,脱掉我的裤子。

  内裤拉下处,露出大炮炮口,瞄向我床上两个裸女。

  大炮己经填弹,它的自动导航系统瞄准着妈她那大腿的夹缝,她像躺尸摊开,一把私处暴露在容易被击中的危险中。

  嘉莉口裡不住说不要啊!不要啊!却一手把住炮管,向着她大腿叉开处拉过去,两条腿瓜缠夹我腰,让我把她压在身下。

  我不理会她是不是和我进洞房的新娘,吻着她肩颈之间的敏感位,左手按住的乳房,右手爬到妈身上,把贴在妈乳房的两块透用垫子弄下来。

  我一双手,左手是嘉莉的一个乳房,形状和弹力依然,乳尖挺拔。

  右手那个奶子是妈的,我含着舐着它长大。

  那颗乳尖受不住我拨弄,竞相挺起。

  嘉莉等不及前戏,在我胯下把炮管瞄准她下面的洞穴,一插到底。

  她们闺密俩,头併头躺着,一个在我身下,一个躺在身旁。

  我的前度眼迷离,我的新婚醉昏昏,我们仨今夜洞房了。

  两条胳膞左右揽抱一女,齐赴巫山去。

  云裡四座山峰,错落有致,谷中雾锁仙洞,各有胜境。

  许久没有了,不图恋战,只求消火。2h2h2h.C呕㎡肉搏几个回合便即“抢火”(闪燃)。

  嘉莉娇喘由急渐缓,轻声求我放走她。

  我翻身下马,躺在两个裸女中间,勾着她们肩膊,右一个左一个拢靠着我。

  小军说:“你想弄醒小军姐吗?快放开我。”

  “嘘!刚才你叫床声没有吵醒她。我吃个三明治不会吧。”

  她扮了个鬼脸,摆脱我的纠缠,下床,以最快速度穿衣,遁了。

  留下我和妈,揽抱着。

  我细看妈迷迷煳煳的脸面,她嘴巴微微颤动,说着些醉语梦言。

  而我呢,血仍在沸腾,慾火複燃,妈翘立的双峰诱惑了我,轻拢慢捻抹复挑。

  半点朱唇虽曾嚐过,深吻恐怕惊动她,浅啄亦可採撷那抹荡漾心魂的红嫩。

  我抚弄着穿着丝袜,勾画了一双美腿的线条,衬托着黑色的耻毛,有艺术的品味。

  但是,不能算说是裸拍。

  裸拍应该是全裸了。

  我想保存的是她的原貌,本相!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把项鍊,耳坠,丝袜都替她通通脱掉。

  身上只戴着婚戒,作为她是属于我的信物,再拍一辑。

  直至手机没电了,人也累透了,才躺下来,与吾母吾妻裸睡。

  和新娘洞房是我的权利,今天我以上帝之名,承诺和她二人成为一体。

  但我亦曾向她当天发誓,她不情愿我不踫她。

  她醒来时必向我追究为什么身上没有穿衣服,幸好可以推到嘉莉头上。

  我也会自己招供,在我们的婚床上干的是嘉莉不是她。

  今夜,和她同襟共枕,没能圆房,也不能留住春宵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