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1)

作品:过埠新娘|作者:奴家|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1 15:14:51|下载:过埠新娘TXT下载
  【一、倒数婚期】每天在月曆上的一小格子上打个勾。

  还有不多时,我的图谋就得逞了。

  心中一个慾念,生出一个卑鄙念头,衍生成一个逆伦的大计。

  是不容有失,这么孤注一掷,若得不到我想要的,我将输掉一切。”

  好日子迫近,我赶快工作。

  在美国买了一间“殖民地风格”

  的老房子,捲起袖子,动手翻新。

  读大学院时,靠做木工维生。

  装修、做家具,难不到我。

  把车房改为工作室,亲手做一张让我和心上人睡的大床,用最上等的香柏木,不上油漆。

  相传所罗门王的睡床是用黎巴嫩高山香柏木做的,三千后宫佳丽都等待登上那张床的宠召。

  我的木材産自阿里山,木纹幽雅,气味宁神,涤淨心灵。

  我的宠儿比所罗门王的妃嫔有幸,她可以独享受在我的香柏木床上我给的性福。

  妈,快些过来啊!你的儿子是千挑万选的最佳丈夫。

  他最能体贴你,与你相爱着,为你付上了一切。

  看,这间房子是为你精心设计,让你下半辈子和我过无忧无虑的日子。

  卧室加建了衣橱,让心上人挂她漂亮的,时尚的衣裳。

  为了预备她来临,我己为她添置穿在裡外的。

  我的前度嘉莉替我做买手,她明白我的品味和癖好。

  一年时间,我的藏品琳琅满目,包括大批欧美品牌内衣,乳罩和睡裙,以我的视觉享受,尽展我心上人妙曼的身材为考虑。

  我告诉她,她在美国的穿戴由我买,并向她要三围尺码。

  女人大都不喜欢男人替她买衣服,特别是贴身的,私密的亵衣。

  女心的三围、杯罩型号是个秘密,不容易透露,除非用来炫耀。

  我向她要三围尺码时,她有点不好意思说:“问这些来做什么?谁个母亲会将自己戴几号杯罩告诉儿子?”

  我以无限体贴的语气对她说:“你要明白我的心情,如果我申请我妈去美国亲人团聚,我不管她穿什么。现在是申请去和我结婚,我必须为我的妻子打造形象。目测你的身材,觉得实在埋没了上天赐给你的本钱多。我知道你与心目中的身材标准有些落差,是吗?”

  她说:“油腔滑调,缠着我也没用,就是不告诉你。我喜欢穿那些就那些?”

  我告诉她:“你总不能穿成中国大妈的样子到美国来。”

  “怕妈失礼你啊!”

  我说:“我说的你没听进去。去到美国,你就是我的夫人。你丈夫我是跨国大建筑公司的工程师。你什么行装都不用办,把自己带过去就够了。”

  我妈变做我妻是不可思议的事,我妈穿上嫁衣,当我的新娘却是快要成为事实。

  事情是这样的,她真答应嫁给我,这是我们的共识,也订了婚。

  但是,由形而上的思想,到形而下的物器,她都要被改造。

  自青葱岁月,我妈就是我的心上人。

  直至在美国留学,不见玉人,害了个相思病,朝思夜想着在太平洋彼岸的她,到了痴迷的地步。

  毕业后,我在美国当了工程师,游子不能归家,怎样得到慰藉呢?这是个绝症,唯一解药是她。

  多年后回国探亲,她看到我人消瘦,心痛了,着我快讨个媳妇儿。

  她不晓得是她害我的。

  我不是没女友,当时我刚和嘉莉分手,她察觉我别有所爱,让我自由。

  我告诉妈,女人要留住男人的心,除了床上功夫,还要做对他胃口的菜。

  洋妞不懂。

  妈说要多做些我爱吃的菜。

  我说,她在老家孤身隻影,我在美国枕冷襟寒,提出申请她来美团聚。

  按亲属团聚办手续,那时要等十年八年。

  为免夜长梦多,兵行险着,以结婚团聚为理由,半年至一年可拿到签证。

  我以为要一番费唇舌说服她,她竟然认为是好主意。

  原来国内常有人用母子,父女结婚的方法办房産分配。

  我找到理由拿到她的三围尺码。

  就是为她量身订做嫁衣。

  她看到照片中新娘披上白色婚纱多么漂亮,对我说要这么隆重吗?我说婚姻大事来的,别人结婚怎样做,我们照着做。

  出国手续,仗赖镇上一位颇有背景的同乡之助。

  我替他儿子找到个美国大学收录他,他替我在国内疏通,搞护照和出国签证。

  一切顺利。

  天助我也﹗我郑重其事,让她晓得,她必须完全配合,令美国领事馆相信我们是真结婚。

  稍有差池,她永远来不了美国。

  怎样配合?我们至少要有足够证据交往,证明我们是情侣关係。

  “找领导来发个证明行不行?”

  “不行。我们要有些相片呀、情书呀。我们的故事是这样,我回国相亲,交往了两个月,爱上了你,向你求婚……”

  订婚一点不马虎,做戏要做全套。

  找了那位老乡亲父子为证。

  交换订婚戒指过程录了像。

  对着镜头,又有外人在场,妈的神情紧张。

  我拿起她的纤纤玉手,放在比掌上,是我第一次有机会做这么亲密的动作,我的心也卜卜跳,实在兴奋。

  我把戒指套在她指头上,求她委身下嫁,她要点头俯允。

  我趁机凑近她面颊,偷偷的亲一亲,她羞涩得满脸通红,躲开了。

  替我们拍照的老鄕在旁説:“不像样。你们订了亲,快结成夫妇,害羞些什么?再来一个。”

  妈老是不肯让我再亲她一口。

  不勉强,到她给我套上戒指时,待她冷不提防,顺势一拉,把她拉进我怀里。

  老鄕机灵,举起相机,咔嚓咔嚓的连拍了几张。

  生气了,我的妈。

  抡起粉拳在我胸口捶打了几下,骂我没正经。

  我装作给她打痛了,她掩着嘴巴忍不住笑了。

  我得逞了,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拢着,在她的面颊香了几口,拍了几张看来颇为亲热的照片。

  这一连串动作都录影了。

  我再开个玩笑,说:“妈你戴上这订婚戒指,就不能改嫁别人喽。”

  她说:“要改嫁一早就嫁了。到这年纪,没人要了。”

  我説:“不,我要了你做我的过埠新娘。我知道,有很多男人追求过你。不过把芳心留给了我。”

  她说:“吃妈的豆腐。不知羞。”

  我告诉她,刚才老乡提醒过,我们进入恋爱状态了,打情骂俏正常事。

  “都是做给人看的。我们两母子恋爱些什么?”

  “话要説回来,别给人看穿。假戏真做安全些。我们要经过相恋相爱,共谱爱曲。”

  我提出了我回美国之后,互通情信不可少。

  要亲笔写,留给移民官看,证明我们不是假结婚。

  我规定每个礼拜至少写一封情信。

  我写的句句都是实话,向心上人道爱意,诉衷曲。

  说如何的爱她,想念她,要亲她,吻她的。

  我设定的情境是,在国内订婚之后,已经把她抱了上床做爱了。

  妈看了之后,在长途电话说:“不写了,太肉麻了。不用说要我写,光是看你写的都害得我面红耳赤。”

  我心里说,她愈害羞愈妙,我的情书攻势凑效了。

  口裡説:“你大可以当是写爱情小说,把自己代入,令自己相信是真的。幻想我们是一对异地恋人,已经有肉体关係,害了相思。”

  她说:“像黄色小说才是?我从来没写过情书。少年时没写过,老了怎样写得出来?还要是写给儿子的。”

  我说:“你可以的,一定可以。懂写字就会写情书。只要你心里想着要出国和未婚夫结婚,把我想像成为你的情人,灵感就会来了。”

  “我脑子闭塞了。”

  “不要用脑,单凭感觉就是。例如说:我亲爱的彬哥哥,自你别后,就不能不想你。收到你的信,好像是旱地的甘霖。你要知道,你的小军妹妹以身相许了,希望明天就能去到美国,投在你的臂弯里,享受你的爱护和亲吻。爱着你的小军妹妹……”

  “我年纪比你大,怎可叫你做哥哥,称自己做妹妹。不通,不通。”

  “情侣都是以哥呀妹呀称呼。倒过来説,我的彬弟弟,你的小军姐,完全失去味道。”

  我说服了“我的小军妹妹”,每个礼拜都收信她写的情信作业。

  内文没有文采,倒符合内地的情信大全的文风。

  我幻想着,妈真的会一不小心恋上我了。

  等待的日子,就是靠这些“情信”

  熬过去。

  直至那一天,她挂了一个电话报喜,美国领事在她的护照盖了个印。

  我拜託那位老乡,陪儿子出国读书时,顺道把我的“新娘子”

  送过来。

  在倒数的日子裡,我抓紧装修房子的进度,为每一件摆设做最后的调整。

  卧室暂时挂着我们一张合照,她来了将以结婚照把它换下来。

  那一幅合照,是我们到城里最大的照相馆去拍的。

  老板敲了我一大笔,让妈化了浓妆,换上多款时装、晚装,折腾了半天。

  妈和我是两个世界培养出来的人。

  凭她眼光,挑了一张样板照,跟她和我父亲二十多年前拍的一般模样。

  在那张照片中,他们穿着土绿色毛装,一丝笑容也欠奉。

  爸爸看来比妈年长十多岁,架着眼镜,面容枯藁。

  妈清汤挂麪,一脸稚气的前进青年。

  在那时的形势之下,认识不久,草草成婚。

  我把我和妈那张合照带回来,唯一原因,是把我放在她从前的男人的位置。

  床头摆放的一张是偷拍的玉照,妈的秀髮流泻齐肩,一个耳朶在髮丝间露出七分脸在相框中,绽放着教我迷醉的笑脸。

  那张脸是我做爱的对象,每晚给我吻着爱抚着,但和她在幻想中做爱的身体欠了真体感。

  玉人细滑光洁的肌肤,令人动心。

  一颦一笑,一举手投足都勾摄我的魂魄。

  最要命的是她侧卧床上,睡裙半掩娇躯,秀髮由裸肩散落枕间,乳波荡漾,两条玉腿併合着膝盖,但遮不住大腿内侧小三角裤透现出来的耻毛。

  我的玉人真箇是十分豔丽,几分羞涩,半推半就,迎我入怀。

  跟我十多年来做着爱的她的裸体,是那个捕捉到的她一个一瞬即逝的影像。

  在遥远的老家,破旧房子外面的厨房,年轻的妈妈蹲下来洗澡。

  晨光从半掩的小窗透入,水气热腾腾的上升,她光滑的背嵴滴下串串水珠,两个浑圆的臀儿之间有道深深的沟,水流从那儿泻下。

  两条玉臀抬起来洗头,在湿淋淋的头髮刷起肥皂泡。

  一个乳房的侧影,顺着膀子摇动,一高一低的弹跳。

  忽然,她转身向我看过来,叫一声:“彬儿,是你吗?”

  两个颠动的乳峰,直扑过来…那幅妈妈裸体画像,我一直在我心中拥抱着,由家乡带到美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