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六十七章 开会

作品:珠宝农妃是团宠|作者:养只猫挠你|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2-28 11:46:10|下载:珠宝农妃是团宠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到了老宅之后,家里人挺齐全的。

  白老爷子先开的口:“老三啊,我想过了,你娘现在病了,你大哥二哥他们也都忙生计,所以我寻思要么我和你娘跟你们过去。”虽然白老爷子也知道这事不地道,以后会被人唾弃,但是现在确实没好办法。

  当然,他还看出来一点,那就是大儿子二儿子都没有三儿子正直孝顺,跟着他们未必享福,跟着老三,至少会安稳,老四也不错,但是老四过得一般,既然不跟着老大也不跟着老小,那就得挑个最好的。

  这事白云朵之前还真的没预料道,不过对此她到没什么异议,毕竟那是父亲的亲生父母,生育之恩在,给他们养老也说得过去的。

  但是白云朵看着白远山和白远堂他们的那个表情,不是很舒服。

  她也不想让这事情那么顺利,至少要让白老爷子受点挫折,以后他也就不会瞎折腾。

  所以白云朵对着炕里坐着的袁氏道:“祖母,你想跟着我们家过日子么?跟着你的三儿子。”

  袁氏一听三儿子,眼里充满了惊悚:“不行,不行,老三那个小孽障,克我,你这死丫头心眼太坏了,你想让我被克死是不是?”

  白远海听了这话,苦笑着看着白老爷子:“爹,刘郎中说过,娘这病就怕刺激,让我尽可能的不要出现在娘的面前,所以你们跟我们一起过这事,我觉得不行,总不能管着娘不让她出来吧?要不然见了我她就发疯,这不是让她越来越严重,也是我不孝顺了?”

  这么一说,白老爷子也是没话了,人家说得对啊:“可是这……”他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白远山这时候出声了:“老三,反正你家有钱,要不然你给爹娘买个院子,雇几个丫鬟伺候不就行了?”

  这时候白云朵听笑了:“大伯这话说的就有意思了,那祖父祖母就生了我爹一个孩子么?以前爹娘最疼大伯和小叔吧?怎么,到老了,现在你们都不想管了?这可不是钱的事,祖母现在疯了,她愿意看这你们,可是你们却往出推她,你们良心过得去么?”

  这话说的白远山白远堂他们都心虚,确实如此,并且作为儿子都有赡养老人的责任,他们确实想要把老人推出去,可是也确实不道德。

  白远堂揉揉鼻子道:“你这孩子,不懂大人的事,我们也是为了白家好,毕竟我这还没娶媳妇呢,我成家立业也是你祖母的心愿,你祖母跟着你们,我也好娶媳妇。”

  白云朵笑了:“小叔,人家古有二十四孝,能埋儿养母,你为了娶媳妇,就不要娘了,你不怕天打五雷轰啊?”

  这话说的够狠够毒,但是也是没错的,白远堂听得脸色很不好:“你怎么说话这么难听,我也是为了让你祖母放心。”

  “行了小叔,你什么心思都摆在那呢,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祖母的身体,祖母不喜欢我们家,如果给他们弄个陌生地方,那祖母还是会受刺激,并且,祖母现在最喜欢的是大伯对吧?那就让大伯照顾祖父祖母不就行了,咱们这和的习俗不也是老人要么跟着老大要么跟着老小过,对吧?”白云朵把矛盾指向了白远山,反正自己家不想趟这浑水。

  如果袁氏没疯,那白远山还真的愿意跟着老人一起过,首先分家分得多,其次,白远海有钱,这平时年节给老人送的东西也多,谁跟着老人一起过,谁也是得到的多。

  可是现在袁氏疯了,这伺候疯子可不容易了,这几天他们给袁氏收拾拉尿的,还有哄着她吃饭,简直是要了命了,所以他们现在都不想要袁氏。

  这时候白远山赶紧开口道:“以前爹娘一直想跟着老五的,老五这些年上学怎么也比我们强,以后老五去镇上找个活也不难,爹娘跟着老五能过上好日子,并且我年纪也不小了,这以后伺候的保证没有老五伺候的好不是?”

  白远堂可不想带着个疯了的娘,这还怎么娶媳妇,他道:“大哥,我这连个媳妇都没有,咋说这有个女人伺候娘才行,我也不会做饭,让娘跟着我不是饿死了?”

  这个说的也对,确实白远堂什么都不会,这事确实也不现实。

  但是白远山怎么都不想伺候疯子娘:“可是我这身体也不好,再过几年怕我都需要儿子儿媳伺候了,这村里为啥大多数老人都跟小儿子过,不就是因为小儿子年轻么?”

  白老爷子看着大儿子和小儿子都在推脱,谁也不想跟他们一起过,他现在忽然的心酸了,也后悔了,坐在那哭了:“我是造了什么孽啊?老无所依了,儿孙不孝,我这竟然没人愿意养啊。”

  说着,他这哭的越来越伤心了,袁氏被白老爷子吓得也跟着哭起来,边哭还边骂白远海是孽障:“白远海,你这个孽畜,赶紧滚,你一来家里就没好事,你去死啊。”

  白远海深深地呼了口气,想说什么,可是最后没说,直接出去了。

  连氏担心丈夫,也跟着跑出去了。

  白云朵对着白老爷子道:“祖父,既然现在不适合分家,那你们就还跟以前一样一起过吧,啥时候小叔娶媳妇了,在说分家的事吧。”说完,她拉着白树岩追着父母出去了。

  他们都走了之后,白老爷子看着大儿子小儿子:“你们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不过云朵说得对,既然咱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方式分家,那就还跟以前一样过吧。”

  白远山虽然不情愿,但是也没办法,只能先这样,慢慢再想对策。

  白远林跟着看了一出戏,他没啥感觉,分不分家他也不太在意,自己随着就行了。

  至于白远堂,此时还算是满意,反正不分家,自己娶不上媳妇,那就在家吃喝。

  白云朵追上了白远海和连氏。

  白远海这边走边掉眼泪:“我以前天天被骂,我好像也不难受,现在为什么我就听不了这话了。”

  白云朵笑了:“因为一切都变了,每个人的位置不一样了,爹,你这样挺好的,证明你在接受你的新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