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10章 华英旗之死

作品:我真是大魔王|作者:陌上猪猪|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0-26 04:15:30|下载:我真是大魔王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战斗远比唐元想象中的更为激烈,尤其是武易和华英旗,二者各自动用底牌,强行横推,分明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恨不能置对方于死地,且不死不休的那种。

  相对而言,鲁治修就很轻松。

  鲁治修缩在小道士的身后,嘴里骂骂咧咧个不休,嘴炮无敌,小道士额前贴着一张符箓,充当主力,神勇悍猛,正面与张清源硬撼,丝毫不落下风。

  另一个方向,则是白蓝心充当主力。

  白蓝心就差没把我不乐意这四个字写在脸上,但她没有办法,黄杏橙分明是故意偷懒,消极怠工,她就只能硬着头皮出手,不然分分钟被马识图给一锅端了。

  这种情况让白蓝心无语到了极点。

  看在眼里,唐元忍不住笑出声来。

  黄杏橙头铁的很,宁愿冒点风险,也要把白蓝心往前推,这女人斤斤计较的很,唯恐被白蓝心占一丁点便宜。

  至于鲁治修和小道士,简直没眼看。

  鲁治修充分诠释了什么叫雷声大雨点小,众人之中,就属他叫嚷的最凶,可一旦真刀真枪的干起来,也就属他耸的最快。

  随后,唐元才是看向武易和华英旗!

  这才是三场战斗的重心。

  二者同属最为顶尖的S级,距离明心境,不过临门一脚的距离。

  武家对比华家,虽说存在差距,但那样的差距并不算大。

  同样,武易和华英旗都是年少盛名,尽管武易的名气弱于华英旗一筹,但绝非是表示武易弱上华英旗一头,而是武易不曾加入异象调查组的缘故。

  简而言之,这是一场旗鼓相当的战斗。

  战斗的序幕拉开的瞬间,武易也好,华英旗也罢,分明各自做好了心理准备,底牌齐出,不留余地。

  “轰!”

  那里一抹金光爆开,两道身影飞速朝着后方避退,转即又是迎面冲击,再度狠狠撞击在一起。

  顶级S级的战斗力非寻常S级能够想象,声威惊人,破坏力度也是惊人。

  唐元微眯着双眼,叹为观止。

  “轰!”

  紧接着,又是有碰撞声传来。

  听到这声音,唐元略显错愕,转即扭过头,朝着左后方方向看去。

  碰撞之声,自那个方向传来。

  “终于出手了吗!”唐元低低说道。

  那是第三尊明心境,亦是出手。

  那里的战斗,也是惊动了武易和华英旗,二者面面相觑,由此一来,碰撞也就更为激烈了几分。

  “唐元,以你来看,武易和华英旗谁能活到最后?”宋禹兮好奇问道。

  “武易!”想了想,唐元给出答案。

  “这么肯定?”宋禹兮脸色略显古怪。

  “武易身后,站着的是武家,他拥有比华英旗更为坚定的信念。”唐元轻笑着解释道。

  华英旗的诸多行为,为的是他自己,但武易不是,武易为的是武家。

  他以一己之力,肩负起了武家崛起的重任!

  这就是华英旗和武易的不同。

  “仅仅是信念,这可不够!”宋禹兮摇了摇头。

  “武易有必死的决心,华英旗没有!”唐元就又是解释道。

  华英旗并不弱,可惜的是,他欠缺孤注一掷的勇气,这就是华英旗不如武易的地方,一旦武易拼命,华英旗必当会迟疑,一旦华英旗迟疑,必当就会露出破绽。

  老话说的好,狭路相逢勇者胜。

  决定一场战斗胜负的因素有很多种,但在实力不相伯仲的前提下,信念与勇气,无疑是最为关键的两点因素,这两点因素,华英旗都没有,他必败无疑。

  唐元唯一不能确定的一点就是,为了取得这场胜利,武易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宋禹兮就有点信了。

  唐元的这一番分析,有理有据,宋禹兮没办法不信。

  不过唐元还有别的没说。

  这是一个局,由武易一手布置的局。

  武易张网以待,就等华英旗落网,毋庸置疑,他有着必杀华英旗的信心,否则的话,这样的算计将毫无意义。

  尽管唐元并不清楚,武易的信心自何而来。

  华英旗自然不弱,否则京城四璧也不会有他的一席之地,话说回来,唐元还挺期待华英旗拼命的,不然这场预先就知道结果的战斗,总归是缺少了悬念。

  没有悬念,自然就不够精彩!

  “鲁治修那个家伙还能更不靠谱点吗?”忽的,宋禹兮叫嚷起来。

  一眼看去,唐元当时就无语了。

  鲁治修竟然在那里喊口号,给小道士加油打气,上下跳脚,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但出手是不可能出手的,怎样都不可能出手,喊喊口号,就算是出了一份力了。

  小道士就跟老黄牛似的任劳任怨,一点意见都没有。

  “鲁治修,你到底行不行?”唐元没好气的问道。

  “唐兄,我感觉道兄一个人就能行。”鲁治修笑嘻嘻的说道。

  “五分钟,必须结束战斗!”唐元冷声说道。

  “用不了五分钟,最多三分钟。”鲁治修咆哮了一声,就像是一头野狗似的,疯狂冲了出去。

  马识图早就受不了鲁治修了,这家伙一张嘴就能把人给恶心死,他倒是要看看,鲁治修怎么在三分钟内结束战斗。

  “轰!”

  “轰!”

  马识图倾力出手,不再留后手。

  但鲁治修也是这样想的。

  罕见正经起来的鲁治修,将小道士甩在身后,终究是像模像样起来,将鲁治修的表现看在眼里,唐元终于得以放心。

  至于五分钟还是三分钟,唐元毫不在意。

  他只看结果。

  三分钟很快就过去,唐元惊讶发现,他低估鲁治修了。

  说三分钟就真的三分钟,马识图一脸的绝望,面如土灰,整个人像是一枚炮弹似的,被鲁治修给打的飞了出去,肌体破碎,近乎不成人样。

  “唐兄,幸不辱命!”鲁治修龇牙咧嘴的笑着,得意不已。

  一边说着话,鲁治修也不忘记补刀,直到确认马识图是真的死了,这才是拍了拍手,快步朝着唐元这边走来。

  “太弱了,不堪一击。”鲁治修这样说道,挤眉弄眼,暗示唐元可以夸他了。

  唐元视而不见,这家伙典型的打蛇随棍上,给点颜色就能支棱起一个染坊。

  鲁治修就很失望,他用力拍了拍走过来的小道士的肩膀,龇牙咧嘴的说道:“道兄,跟你合作实在是太愉快了。”

  小道士嘴角抽搐了一阵,默默低下了头。

  这一场战斗结束,黄杏橙那边也快了。

  或许是被鲁治修刺激到了的缘故,白蓝心出手之时,分明多了几分凌厉,黄杏橙尽管一门心思偷懒,但至少分散了张清源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注意力,宛如毒蛇一般,神出鬼没,最是让人头疼。

  时间又是过去几分钟,就是看到,黄杏橙诡异的出现在了张清源的身后,一根手指伸出,在张清源的后背轻轻一按,即刻间,张清源整个人都是僵直了,怦然倒地,再无声息。

  “你?”

  白蓝心见鬼似的看着黄杏橙,黄杏橙居然如此轻松,就把张清源给搞定了。

  她知道黄杏橙不容小觑,但也没有想到,黄杏橙如此犀利。

  黄杏橙面无表情的看了白蓝心一眼,转过身就走,看在白蓝心表现的还算卖力的份上,她就暂时不欺负白蓝心了。

  白蓝心满头黑线,她有得罪过黄杏橙吗?好像并没有,黄杏橙处处看她不顺眼是几个意思?

  “黄姑娘好手段,差一点就比得上我了。”鲁治修送上一记马屁。

  “是吗?”黄杏橙伸出一根手指,笑的一脸的古怪。

  “黄姑娘你真是太厉害了,在下自愧不如,甘拜下风!”鲁治修急急忙忙的说道。

  那是一种秘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鲁治修可是不想被黄杏橙给戳上一下,不然的话,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这种秘术与黄杏橙的预知能力相结合,简直让黄杏橙无往不利,同级别无敌。

  鲁治修自认不弱,但也没有压制黄杏橙一头的信心。

  “还有吗?”黄杏橙一副傲娇脸。

  “黄姑娘你貌美如花,天仙下凡。”鲁治修及时送上马屁。

  黄杏橙就愈发傲娇了,颇为享受。

  鲁治修在心里骂骂咧咧,暗骂自己多嘴,好端端的招惹黄杏橙做什么,根本就是自讨苦吃。

  骂归骂,鲁治修却是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笑的一脸谄媚,就跟舔狗似的。

  将鲁治修的表现看在眼里,白蓝心连着翻了好几个白眼,说好的百战无敌呢,就这?

  随之,一道道目光,朝着武易和华英旗看去。

  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武易与华英旗的战斗,也是即将接近尾声。

  双方互有受伤,都很狼狈。

  “嗡!”

  一道剑光破空,横斩而出。

  那是一把飞剑。

  飞剑释放寒芒,直接就是朝着华英旗斩了过去。

  那把剑很短小,但经由武易祭出之后,迎风暴涨,湛湛剑芒烁烁,神异非凡。

  看在眼里,唐元瞳孔悄然凝缩。

  一眼就可看出,那把飞剑,是一件强大的法器。

  谁也不会想到,武易竟是留有这样的后手。

  只见华英旗眼中,一抹寒芒转瞬即逝,随之便是被绝望所覆盖,他恍惚记起了武易的身份,武易是青君的师弟。

  “不!”

  喉咙深处,迸出厉吼之声,但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飞剑所过之处,摧枯拉朽,斩破一切,任由华英旗不断的将法器丢出,也都注定无力回天。

  数息过后,有鲜血飞溅而出,华英旗死死的瞪着武易,临死都是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就这么死了。

  他本有大好前程,不是吗?

  愤懑、不甘,各种情绪,交织涌上华英旗的心头,华英旗喉咙中发出古怪的音节,却是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一头栽倒在那地上,气息绝无。

  “呼!”

  武易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他定定的看着华英旗的尸体,半响过后,咧嘴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