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会长出来的,不怕

作品:新婚错爱,负罪前妻|作者:夏染雪|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3-05 22:19:23|下载:新婚错爱,负罪前妻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满院的灯红酒绿,杯觥交错之下,却仍是挡不住阵阵冷风的侵袭,明明个个都是冷的缩着身子,却仍是穿着单薄的礼服站在此地,脸上笑着,可是内心当中可能也真的要骂上一句。

  这日子真的过成了狗的,哪个傻雕大冬天弄个露天酒会。

  此时,一个穿的圆滚滚的小不点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这里晃晃,那里晃晃,跟只小鸭子一般,随时都能摔倒,却又是毅力不倒,顽强不惜。

  她穿过了人群,再是晃了半天,才是晃到了外面,突的,她好像看到了什么,再是甩着自己的小胖腿跑了过去,然后一把就抱住了一个小少年的双腿。

  然后抬起小胖脸对着那人笑着,右脸也是陷下去了一个小小的酒窝。

  “哥哥吃糖,”她伸出自己的小手,小小嫩嫩的手心里面,有着一块将要融化了的巧克力。

  “哥哥吃糖糖,不哭。”

  小少年伸出了手,终是拿走了她手心里面的巧克力。

  然后剥开了上面的包装纸,再是将巧克力塞在了自己的嘴中。

  不甜,微苦,而后融化。

  “哥哥,不哭。”

  小丫头还是咧开小嘴笑着,一双眼睛也是笑的如同弯起来的月牙儿一般。

  小少年不由的戳了戳她的脸,一双尤如冷泉般的双瞳也是映在了她的眼中,而后于轮回的生生世世,自此不忘记。

  一缕柔暖的细阳从窗户爬了进来,一点一点的终是落在了那一人的脸上,透着是一种莫名的白,白的不实,也是白的病态,如同失去了半分的血气一般,能看到也就只是年轻少女没有任何瑕疵的脸。

  因为年轻,因为命硬。

  她突是睁开了双眼,而后从被子里将自己的手拿了出来,再是放在眼前,以着现在的光线而看,都似是可以看到她身体里流淌着的那些血液。

  醒了,外面突来声音,也是让她木然的眼中,突是多了一些光亮,细细碎碎,温温柔柔。

  一只手也是放在她的额头之上,那道加着烟草的气息,那种近如入骨般的体温,令她就连身上那种隐隐的疼痛都不再是自知。

  “凌哥,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恩,梦到了什么了?”

  男子醉如醇酒般的声音,绵长,沉静,也是令她的心口不由的轻轻一颤,她抬起头,一双黑瞳当中,也是叠下了层层的涟漪。

  “梦到,我们小的时候……”

  “你哪能记住了那么多?”男子笑着,有些绷直的嘴角有些吝啬于笑,却最后还是对着她笑了。

  她张了张嘴,刚是想要说什么,结果却见听到门打开,然后又一人走了进来。

  眼前的温暖顿失,她想要抓住什么,最后却连一丝的空气也无法再是抓紧。

  “姐姐……”

  她的红唇轻叹,双手也是不由的再是握紧,门口处,那一对男女临门而站,如金童玉女一般,而这样的画面,却似根根绵绵细细的针,就此直扎入到她的心底当中。

  “你怎么醒了?”

  “我来看看她。”

  “她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身体,壮的跟头牛一样,平日里也是吃的多,到是你,都是病了这么久,现在才是好了一些。”

  “我怕她疼。”

  “你放心,她不会疼的,”男子轻笑的声音笃定也是无容拒绝。“天恩,你疼吗?”

  一只手将身上的被子抓紧,又是一身的冷汗,而后也是汗湿了重衣。

  “我……”沐天恩突然笑了起来,一双眼睛也是映着那一方晴空。

  “姐,我不疼,我真的不疼。”

  她笑着,说着,却是无人发现,她眼角滚下了来的那一滴泪珠。

  这世上谁的血不是血,谁的肉不是肉,谁的疼不是疼?

  肉可以给人,血也是可以给人,可是唯有疼,却无法给人。

  她叫沐天恩,智商一般,学习一般,做什么事好像都是一般,可能就如同妈妈所说的一样,她就是沐家最是失败的存在,可是她却还有一个好处。

  就比如现在,这为她为姐姐捐到了第三次骨髓。

  当然,她从来没有感觉这有什么不对的,因为她最爱的就是姐姐了。

  抱着一本书,沐天恩走在学校里面,她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腰,好像也没有那般疼了,厚重的刘海也是挡住了她的半张脸,便是连她的人也都是跟着一并的沉重了。

  突然的,她停下了步子,也是看着挂在学校墙面之上的那一张刻意放大的照片,一张愁云惨淡的脸,瞬间也是跟着晴空万里。

  她不由的对着他的照片傻笑了起来。

  “你又看他的了?”一个年轻的女孩跑了过来,再是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之上,结果却是不小心的撞到了她的后腰。

  沐天恩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脸上的色血也是跟着向下退着。

  当然也是将撞她的人吓的面如菜色,还以为自己闯了大祸了。

  “秋秋,我没事,”沐天恩还是笑着,右边的脸上也陷下了一个十分的漂亮的酒窝出来。

  她是一个天生带笑之人,有酒容的人,笑起来,不会难看的。

  “真是吓死我了,”王秋不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而后伸出手捏了一下沐天恩的脸。

  “你说你姐的这病什么能好,总不能隔几年你都是要给她捐次骨髓吧,这都是捐了几次了,再是这样下去,你还能不能活?”

  “你胡说什么?”沐天恩板下了脸,再是抱紧了怀中的那些书,“她是我姐姐,我能出生来都是因为姐姐,我不给姐姐捐,我去给谁捐,再说会长出来的,不怕。”

  “你走火入魔了。”

  王秋翻了一下白眼,其实还是很担心她,有时太认死理了不好,她真的很怕,会不会有一日沐天恩便会将自己给作死在上面了。

  对了,她还有一件事情。

  她伸出手,也是掰过了她的脸,然后指着那张照片,很认真的对她说道。“沐天恩,你最好不要对他起心思。”

  “为什么?”沐天恩不明白。

  “你们不配啊。”

  王秋又翻了一下白眼,“他配你姐姐正好,你……”不是王秋看不起沐天恩,就沐天恩这智商,真的够同人家的玩吗?

  沐天恩扯了一下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