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千两百零九章 易安的番外(128)

作品:家有悍妻怎么破|作者:六月浩雪|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4-23 12:48:17|下载:家有悍妻怎么破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用过午膳清舒就带了两个孩子回家。两孩子今日玩累了,上了马车就打起了瞌睡。

  看着睡得香甜的两个小家伙,清舒笑着道:“还是做孩子好,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用操心。”

  红姑摇头说道:“也没那么快活,功课没做完要打手板心的。”

  木根早已娶妻生子,膝下已经有四个孩子了,前面两个已经去学堂念书了。可惜都不是读书的料,每次让做功课都愁眉苦脸的。

  清舒笑了下,符巍勤奋长鸣聪明两人从没为功课发过愁。

  到家以后,符景烯很有怨念地说道:“下次太后再让你进宫用午膳,你一定要推脱了。”

  清舒跟孩子去了皇宫就他一个人留在家里,一个人吃饭那饭菜形同嚼蜡美滋美味的。

  “好,以后不去都留在家里陪你。”

  符景烯心情瞬间大好:“等朵儿回来了,咱家又热闹起来了。”

  虽然嘴上不说但家里只夫妻两人真的太冷清了。而两个孙子一个太沉稳,一个消除了误会变得跟个话痨似的,他还是喜欢软糯的外孙女。

  清舒看他这个样子,说道:“等朵儿回京以后,我管教孩子你不许插手,不然的话我就送她去宫里。”

  符景烯笑着说道:“你当初管教窈窈的时候我可有插手?放心吧,哪怕你用鞭子抽她我也不插手。”

  到九月中旬朵儿就回来了,回来以后就搂着清舒说道:“外祖父,我好想你啊!外祖母,你有没有想我。”

  “想。”

  休息一日就跟着符巍他们一起上课,只是先生布置写五张大字的功课她晚上一个都没写。清舒知道以后,就罚她在小黑屋面壁思过且每餐都是黑面窝窝配青菜豆腐。朵儿比窈窈好些扛了两天才妥协了,不像当初窈窈一天都坚持不住。不过因为这件事,朵儿见到清舒就板着小脸再没了笑容。

  清舒也没放在信上,想当初窈窈连她是后母的话都说出来,朵儿这样算是小儿科了。

  易安知道这件事后,笑着说道:“我听说朵儿当时哭得声嘶力竭,换成是我可能就算了。”

  清舒对这方面非常有经验:“她就是知道大家疼她,所以才敢不做功课,想着反正做错事撒个娇或者哭一通就不追究。现在小是没事,但时间长了以后总想着投机取巧钻空子不走正道了。”

  易安赞同她的话,说道:“清舒,明年我想让笑笑也去你那儿念书,到时候可以换个学识更渊博的先生。”

  清舒没同意,说道:“公主有皇后娘娘教导呢!皇后聪慧过人,心机手段也都一等一,公主只要学到她的本事以后就不用愁了。”

  符巍跟朵儿都是自家的孩子,做错事打骂关小黑屋不给饭吃也没顾忌,但公主的话她就有一些顾忌。另外以前年轻精力充足,现在事情一多就觉得很疲惫。管三个孩子已经很耗神了,清舒不想累着自己。

  见她不同意,易安也不勉强了:“先生还是要还的,你们家里的这位先生学问不行。”

  清舒觉得还好,说道:“符巍底子薄了点,所以让他留在家里学习。等明年送去七宝阁的席先生门下,到时候只教长鸣跟朵儿足够的。”

  席先生是七宝阁最好的先生,不过他要求很严格,达不到他的要求哪怕是皇子都不收。

  易安也不勉强,笑着说道:“既你不愿那就算了。不过等瞻儿大了,到时候让符巍来上书房念书。”

  这等于是提前预定了一个伴读的名额。

  不出意外云瞻是未来的储君,做了他的伴读,将来也会成为他的心腹臂膀。这样的事清舒岂会拒绝。

  易安笑了下,说起小瑜的事:“五日前他们夫妻抵达盛京,估计要下个月才会回京。”

  说起这事,清舒就忍不住笑了:“当初叫她去桐城时委委屈屈的,现在却是乐不思蜀了。”

  也是因为太长公主每到冬天就会生病,不然的话小瑜就留在桐城过冬领略下边境冬日里的风景了。

  易安看着清舒,说道:“还是你细心,我之前就觉得她行事大不如前了,以为是年岁大了行事变得偏激。完全没想到她是旧病复发。”

  也亏得清舒发现不对,不然再这样下去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

  清舒说道:“以前萧大夫跟我说过,小瑜需要保持愉悦欢快的的心情不然会复发的。几个孩子成家以后各有各的心思,小瑜又希望他们能陪在身边,诸多的矛盾让她心情郁结。不过这趟出门她放宽了心,答应卫方不再管孩子们的事。”

  “就怕前头答应后头又反悔了。”

  清舒说道:“不会的,卫方现在捏了她的七寸管得住她了。老话说得好,少老夫妻老来伴,卫方比我们更希望她好好的。”

  易安正待说话,就听到墨雪在外大声喊道:“皇上、皇上你怎么了……”

  两人刚起身,就看到穿着一身常服的皇帝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瞧他这样清舒知道事情不小了。

  不等易安开口,皇帝怒吼道:“母后,你为何要给凝儿下绝子药?母后,你之前答应过我,只要我听从你的安排就不会动凝儿。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给凝儿下绝子药?”

  他是多么盼望跟凝儿的孩子啊,所以在知道希望破灭时非常的愤怒以及心痛。

  易安故作惊讶地问道:“绝子药,什么绝子药?”

  哪怕知道也得装成不知情,不然母子两人心生隔阂,有心人再一挑拨谁知道皇帝会做出什么事来。

  皇帝看她反应觉得不对,说道:“我们今日去和春堂,那儿的大夫说凝儿喝了绝子药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易安怒极反笑,问道:“所以呢?你就怀疑是我给杨氏下的绝子药。行,你既怀疑我,那拿出证据来?”

  皇帝知道易安非常厌恶杨佳凝,厌恶到都赐下毒酒要杨佳凝的命了。所以在知道这件事时,想也不想认为是易安做的。现在被易安质问,他一时答不上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