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tzi.net

性爱导师

元元的网友,好久不见了!再献上敝人第二篇创作《性爱导师》,再次麻烦元元的前辈代为排版,在此先谢谢了!


(一)

当昆博和永丰联手轮奸老婆惠蓉,并在老婆阴道内灌浆后,老婆也顺利于十个月后产下一女,生父为谁在此不究。

永丰知我为独子,求男心切,于是“呷好道相报”告知同学马福强。

永丰:“福强啊,志仁他老婆惠蓉才二十八岁,身材玲珑有致,前凸后翘,多少男人想上她呢。去年才被我和昆博轮奸生出个女儿,但他求子心切,你可以假借教他们生男要诀,接下来拿出你驯服女人的本领,她就难逃你的魔掌了。”

福强:“谢谢你帮我牵线,风尘女子的脂粉味太重了,想来尝尝家庭主妇的味道。”

隔天晚上福强来访。

我说:“福强好久不见了,最近在哪风光?”

福强低声说:“最近改行当午夜牛郎,有女人干还有钱拿。”

我说:“那就是帮人挤牛奶,还兼卖豆浆哦。”

老婆突然插话:“福强哥,原来你会挤牛奶、还卖豆浆,我也满喜欢喝豆浆的!”

老婆今晚穿着低胸上衣和短裙,当她俯身为福强倒茶时,胸前两个丰满乳峰和乳沟,正给福强瞧得目不转睛,差点流出口水来。

福强在她耳盼低语:“嫂子,我还会挤人奶,你要不要试一试?”

老婆在福强言语挑逗下,又经我解释牛郎就是妓男后,不禁为自己失言而粉颊晕红,向我娇嗔福强哥吃她豆腐。

福强:“志仁,你老婆的胸部很丰满,如果能让我帮她按摩一下,一定更坚挺圆润,以后乳汁分泌也较多。”

我说:“因孩子请人带,她不用哺乳,所以乳房未变形,可惜的是至今尚无男儿。”

福强便打蛇随棍上说:“我听永丰说你老婆身材姣好,凹凸有致,和她相干一定很爽。可能你作爱技巧不精,没办法干到她的水鸡底,她水鸡要被鸡巴干爽才有性高潮,所以永丰叫我这专门干女人骚穴的牛郎,来现场示范教你们夫妇如何作爱才会生儿子。”

我说:“惠蓉她胃口满大,而且她因剖腹生产,水鸡仍然又小又紧,我的老二稍短,老是干不到她水鸡深处,更何况我三分钟就射……”

福强:“你老婆丰胸肥臀兼细腰,没有很强壮的男人就没法干得她性高潮,鸡巴要够长才能每下都干到水鸡底,水鸡汤才流的多鸡巴抽干才能愈干愈深,她才会被干得水鸡酥爽,高潮连连,你们才有子望。”

惠蓉听着福强的淫言秽语,不禁脸颊羞红,内裤渐渐湿润,低下头去不敢看福强。

我说:“福强你的鸡巴够长吗?你干得到女人的水鸡底吗?”

福强马上脱下上衣,露出刺青的健壮胸膛,再脱下长裤,全身只剩一件子弹型内裤。下体鼓鼓胀胀的,并拉开内裤叫我看他裤裆内的阳物,果真硕大无朋又黑又长的女性恩物,接着他已走向低下头不敢看的会老婆身旁坐下。

福强:“嫂子,你看我这根鸡巴有没有比你老公的还粗还长?不知能不能干到你的水鸡底啊?”

老婆偷瞄一下,内心又羞又暗爽,心想:要是小穴给这大鸡巴抽干不知有多爽。

此时福强更大胆地用毛手搂住老婆细腰并说:“志仁,用说的较难懂,我和你老婆亲身示范一次生男秘技给你看好了,保证操得她叫哥哥,顺便教你如何挤人奶,再喂你老婆喝我又浓又热的豆浆,哈……”

我被福强这突来的举动吓愣,理智上想阻止他下一步轻薄行为,但情感上又想见识这调情高手如何驯服女人的功夫,终于情感战胜理智,才不甘地说:

“福强,那就请你和惠蓉示范一下,如何亲嘴、爱抚、交配,女人才有性高潮。”

老婆半推半就地说:“真是羞死人了,在老公面前和牛郎示范如何作爱。”

福强:“放心吧嫂子,我会让你见识到我高超的床技,让你享受小穴被操爽的快感,保证让你爱死我的大鸡巴!”

此时福强已搂住惠蓉细腰,并在她乳罩上来回搓揉,只见老婆被福强这色狼摸得性欲高涨,粉颊晕红:“志仁,他又在摸人家乳房了”

“福强,我老婆就交给你了,你要温柔爱抚她,只能用手指插,不能把你的大烂教干进她的水鸡哦!”

福强表面敷衍:“志仁,你老婆的奶子真大,摸得她乳头又变硬了。”

惠蓉只是半推半就的抵抗和求救,双手也渐渐搭在福强的肩膀:“啊……你摸得人家奶子好用力呦……讨厌!”

福强接着把惠蓉的上衣短裙退脱下,令她全身只剩乳罩和三角裤,惠蓉只好害羞地用手遮住丰满的胸部和下体的小内裤,几根较长的阴毛还从内裤缝隙露出来。

福强看着老婆36.24.36的身材咽了口水:“嫂子,你的胸罩和内裤真性感,让我看得烂教马上硬起来了。”

他更大胆地把嘴巴凑上去,亲吻惠蓉的樱唇,这一吻,吻开了老婆的心理防线。福强一手搂住蓉,一手在她的36D胸罩上来回搓揉,左乳摸完换右乳,有时轻抠乳头,有时大力抓弄,令老婆的性欲被他扇得正要发情,好像思春期的母猫叫春连连。

我在一旁看着福强只穿一件子弹型内裤,上身胸肌结实,好像健美选手,肤色黝黑,胸膛上还刺着龙凤,见他内裤高高凸起,那东西已经兴奋得想要干老婆的嫩穴而坚硬挺拔。

福强已把毛手伸向蓉的三角地带爱抚搓揉,也搓得她下体淫液直流,内裤半湿。

“志仁,他又在摸人家的小鸡了!”

“没关系,如果被他摸爽就尽情叫春吧!”我也纵容老婆抛开矜持,以助福强淫兴。

福强更大胆地把手伸入蓉的内裤,摸到一撮浓密的阴毛。

“你的水鸡毛真长,想必十分渴望男人的大鸡巴,今天哥哥会好好治一治你水鸡的淫痒。你老公的鸡巴大不大?要不要摸一摸我的老二,保证你满意。”

起先惠蓉不敢去摸,福强牵她的手去摸,两人已开始互相爱抚性器,福强先把老婆碍事的乳罩和内裤脱下,福强搂着全身光溜溜的惠蓉兴奋不已,先把老婆的大阴唇拨开,找到阴蒂技巧地搓弄。

“嫂子,这样摸你水鸡,爽不爽?”

“好痒,人家的水鸡快被搓的流汤了,哦……”

“对了,把哥哥的东西搓硬,等一下才能干得你小穴发麻,淫水流不完。”

惠蓉已伸手进入福强内裤爱抚他的鸡巴,他索性脱下内裤,露出一根二十多公分长,又黑又粗的大懒教,惠蓉看了不禁害羞脸红。

“怎样,我的大鸡巴比起你老公的如何?”

“当然是你的东西比较坏!”惠蓉娇嗔道。

“比较坏就是比较能干得你更深,操得你水鸡更爽吧,哈……”

福强又对我说:“志仁,你老婆说我的鸡巴比你还粗还长,比较能干爽她寂寞空虚的小鸡,她的小穴不能没有我的大鸡巴。”

“乱讲,人家才没有说呢,人家只有说你的东西较坏而已。志仁,别听他胡说!”

“志仁,你老婆的水鸡真紧,可能你不常干她穴,还紧紧夹住我的手指,蓉妹,你的小穴还一直流汤,是不是在肖想的哥哥的大鸡巴啊?插死你!”

福强一边用手指戳弄着惠蓉的阴户,一边骂三字经来挑逗老婆走入他的陷阱中。

因我平时作爱不会口出秽词,当她听到福强的淫言秽语,反而令她内心波涛胸涌,春心荡漾不已。

“你的小穴已经在流汤了,只有我的鸡巴哥哥才可以干爽你那空虚欠干的骚穴。”

“啊……妹妹的小穴又在流水鸡汤了,强哥哥,别再挖了,人家快受不了,啊……人家的里面好痒,人家的小穴真是蓬门今始为哥开,人家的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快插入人家寂寞难耐的穴穴,哦……”

想不到十分钟前仍矜持保守的娇妻,竟在福强这淫棍的调情下,娇喘连连,淫水不止还要求福强用大肉棒插入她欠干的嫩穴,让我怀疑她是我端庄贤淑的爱妻,还是人尽可夫的荡妇!

福强:“志仁,你老婆已被我挑逗得水鸡淫痒欠干,现在又要我用大鸡巴插入她水鸡,否则她会去找其他的牛郎止一止水鸡淫痒,不是我要不守信用,而是你老婆的水鸡欠男人干,哈……”

惠蓉被挑逗得春心荡漾,欲仙欲死,却羞得不敢看我,只有用力搓弄福强那根坚挺的鸡巴。那个被他手指插弄的小穴还在流汤,两腿抖动的欠干骚样,很难抵挡福强这大淫棍的挑逗。

我不甘地说:“好吧,福强让你赚到了一个良家妇女,既然她受不了你大鸡巴的诱惑,那就让你的鸡巴插入她的水鸡了。不过你不能射精进入她子宫,不然我会戴绿帽。”

老婆怕我看穿她被昆博和永丰奸出杂种的丑事,心虚地不敢看我。

福强见猎物到手:“哈……我当然不会让她受精,把别人老婆干得大肚子的事,“目前”只有永丰和昆博曾做过。放心,我会好好把你欠干的老婆操爽,保证她高潮迭起,水鸡酥爽,对你们以后房事更顺畅。”

此时福强已抱起惠蓉爬向二楼的主卧室,我也尾随而上,想不到心爱的老婆竟要在我们平时恩爱温存的卧室内,和福强这大色狼交欢作爱了!


(二)

福强先把惠蓉平放床上,再握住自己的鸡巴顶在老婆那又紧又小的嫩穴上,并不急着插入,只用龟头在她阴阜上戳弄。

福强:“好妹妹,这样磨你阴蒂,爽不爽?”

惠蓉:“你的龟头磨得人家小穴好痒,快受不了你坏东西的诱惑,啊……”

“志仁,你老婆真骚,还没插进去就两手抱住我下体,真是个欠干的女人,今天非要把她搞得水鸡酥爽,水鸡汤流不完,让她叫“哥哥”,哈……”

“好哥哥,别再吊人家胃口,人家的水鸡是专门保留给你抽插的,人家的肉洞是专门为你开启闭合的,啊……别再磨了!”

“福强,我老婆已受不了你大鸡巴的诱惑,你就好好和她交媾吧。因我不常干她穴,水鸡还很紧,你就慢慢干进去吧!”我也求福强奸淫老婆。

“蓉妹,今晚我就做你“床上”的老公,干死你!”

说完,福强的大鸡巴已“滋”一声插入老婆的肉穴。

“啊……好紧,你的东西好粗好大。快把小鸡撑破了……”

“别怕,才进去一半而已,你的水鸡真紧,夹得我大鸡巴好爽。志仁你老婆是我奸过的少妇中水鸡最紧的,以后要是你无法满足她,就叫我来帮你干她。”

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老婆才说:“讨厌,这种事怎好叫朋友代劳呢!”

福强:“这叫作朋友妻,干起来特别刺激!”

说完福强已用力将屁股一沉,大鸡巴整支塞入老婆紧密的肉穴内。

惠蓉被这突来冲击而大叫:“啊……志仁,他的鸡巴好长好粗,快把人家的小鸡撑破了啊……他干得水鸡好用力哦,啊……这下干得好深好重哦……”

福强已开始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用那根又黑又长的大鸡巴,也是老婆的宝贝来回干入老婆那想收缩,却又被用力插开的嫩穴。

“你的水鸡真紧,比起我老婆的紧多了,干死你!”

“你的鸡巴好长好粗,好像A片中的男人一样,快把人家的小穴插破了,啊……这下好深好重,好舒服……”

“我的鸡巴比你老公如何?”

“当然是你的坏东西较长较粗,讨厌,你的大龟头有棱有角,干的人家水鸡肉好酥好麻!”

“志仁,你老婆的水鸡真紧,夹得我老二好爽,真是个欠人干的骚穴,干死你,这下干得你水鸡爽不爽,快说给你老公听,欠干的荡妇!”

“啊……这下干得水鸡妹妹好用力哦,鸡巴哥哥勇猛有力,每下都干到水鸡内的痒处。强哥哥,你好厉害,人家的小穴欠你干,小穴每天都要被你的鸡巴抽插,快干烂妹妹的嫩穴……啊……这下干得好深好重……”

“小骚货,你老公看你被我奸爽的样子,已经忍不住在自慰了。我们来换个姿势相干,让你老公看了更受不了。”

“讨厌!都是你这小冤家床技高超,弄得人家欲仙欲死,害我老公要自己打手枪。”

此时福强把惠蓉双腿抬起,开始拉着老婆两腿,让她的小穴来套入自己的大鸡巴,自己一边看那根又黑又粗的鸡巴,在我老婆白皙的又紧又小的肉穴内出入抽插,还叫惠蓉也看:

“蓉妹妹,快看你的小水鸡,中间有哥哥的懒教在出出入入,你的水鸡洞真紧,夹得哥哥鸡巴好爽,还一直被烂鸟抽出淫水,快看!”

惠蓉只觉两腿被福强拉住,来回套入他又黑又粗的鸡巴。真令她害羞暗爽。看着自己紧密小穴中,正有福强的大鸡巴一下比一下深地出入奸弄,也忍不住用手揉弄自己的阴蒂,叫床不已,以助二人淫兴。

“好哥哥……亲丈夫……你的东西干得人家好用力哦,啊……这下干到人家水鸡底了,啊……这下干到人家穴心了……”

“志仁,快来看你老婆的水鸡,夹紧我大鸡巴的镜头,还不断流出水鸡汤,保证是A片的大特写!

我看着老婆那又紧又小的嫩穴,正被一根又黑又粗的大阴茎塞满,连一点空隙也无,还不断随着福强的抽插,从两人性器交合处汨汨渗出她发情的淫汁。

“志仁,你别看人家和你朋友相干嘛,人家会怕羞的!”

“没关系,如果被强哥干爽时,就叫春助兴,我才能打手枪。”

“好妹妹,我会好好把你操爽,让你老公也能看我们交配,一边打手枪,一边帮我们擦干淫水,志仁,快来帮我擦干你老婆的水鸡汤,真是个欠干的女人,非把你干得水鸡开花不可,干死你!”

把老婆用“老汉推车”干穴后,福强已把她双腿放下,并把惠蓉抱起,老婆也害羞地搂住福强的背部,两人已坐起来,面对面抱着相干。只见惠蓉羞得不敢看我在打枪,并在福强耳边娇喘不已,双手紧紧环抱福强节结实的背部,尤其福强黝黑健壮的体格,与自己苗条曲线的雪白肉体紧密结合,真令她有种被魁武壮汉强奸凌虐的快感。

福强则双手抱着老婆圆润双臀,让她淫痒肉穴再次套入大肉棒出入抽干。

“这招抱着相干的姿势,令人家好难为情哦!”

“这招抱着相干的招式,是偷情妇女和日本男人最爱用的交合姿势,只要你双手紧紧紧抱住哥哥的背部,我再用力抱紧你丰满的臀部,我们男女双方的性器就能紧密的结合。快看!你的小鸡正在吞吐哥哥黑色的大热狗,让我用大热狗喂饱你这只性饥渴的水鸡,撑死你干破你的小水鸡!”

“好哥哥,亲丈夫,你的大热狗快把人家的小鸡洞撑破了,你的热狗太长,这下插到小水鸡的子宫了,被强哥哥抱着相干,好舒服……好爽哦。还有你的两个大球球撞得人家阴部好用力,好酥好麻哦……”

“这是我的大懒葩,是专门制造精子的子孙袋,等一下我要射精进入你的子宫内,让你经我被奸得受精怀孕,保证你一举得男,让志仁做现成的爸爸,好不好?哈……”

“讨厌,人家今天是排卵日,你的精液不能射进去!”老婆在福强耳边细声说。

“小美人,还不简单,你只要骗你老公说今天是安全期就好了。”福强在她耳畔窃窃私语。

“福强哥,你好坏哦,志仁真是交友不慎,才会认识你这专门淫人妻女的牛郎。”

“小宝贝,只要我们相干起来爽就好,别管志仁了。来,让我亲一下你的小嘴!”


(三)

看着福强抱着老婆相干,真令我性欲高涨,福强再把惠蓉抱起,老婆体态轻盈,对年轻力壮体格健硕的福强来说,自然是轻而易举。

“好妹妹,这招猴子爬树,干得你爽不爽?只要你双手搂紧我的脖子,我就能抱着你边走边干。”

“这招令人家全身都给你抱起来干,真是羞死人了!”

老婆由于全身腾空,只好紧紧搂住福强脖子,福强抱着丰胸肥臀的性感淫娃抽插,看着老婆被健壮如牛的他抱起来干穴的沉醉骚样,不禁淫笑起来,老婆只得害羞得小鸟依人的靠在他黝黑刺青的胸膛上。

“志仁,你老婆似乎很喜欢被男人抱起来边走边干,以后如果你没体力办不到,就随时叫我来,我可以免费替你老婆服务,哈……”

“讨厌,这种事怎么可以当面说呢?”

“不然要和我通奸时,就没有偷情的快感了,对不对?哈……”

“讨厌,你取笑人家想和你偷情,不说了……”

想不到牛郎福强竟然当面叫我如果房事无力,可以叫他来代我干惠蓉,岂不是白白把漂亮性感的娇妻奉送给他肆意奸淫吗?我虽气得说不出话,但下体却罪恶地勃起。

当福强把惠蓉抱起来边走边干,走到窗户旁,看到福强带来的大狼狗正和我家的母狗交媾,真是主人来我家偷妇人,连狗都偷我家母狗。老婆看着公狗的大阴茎和睾丸一摇一晃,顿时粉颊晕红不敢再看。

“惠蓉,你看外面我的狼狗和你家的母狗在干什么?”

“讨厌,人家不知道!”

“你不说,就不干你水鸡妹妹了。”

“好嘛好嘛……它们在交配。”

“就像我们在相干啦,哈……”

把惠蓉抱起来干穴后,福强再把她放下,命令她像母狗一样在窗前趴下。

“蓉妹,我们来学那两只狗交配的招式,这招叫‘狗男女’,只要你双腿张开,我就能干得你跟那只母狗一样爽。”

“讨厌,人家趴这样,好像我家的小莉(狗名)正被你的狼狗欺负一样,真是羞死人。”

“放心,我会比我的狼狗更用力,来操爽你这只欠干的狗母!哈……”

“注意看我干你的小鸡,被哥哥操爽时,就学那只狗母叫春吧,哈……”

惠蓉只得把美臀抬高,用手托着福强黝黑的铁棒:“好,你插进来吧!强哥哥。”

“志仁快看你老婆屁股翘得这么高,好像你家那只发情的母狗,欠我的大鸡巴干一样。哈……”

说完“滋”一声大阴茎再次塞入老婆那身经百干的嫩穴中,两人学外面的狗儿一样交媾着。老婆使尽女性风骚轴柔媚的摇摆丰臀,正享受被健壮的种猪交配一样的酥爽,福强则显露出精力充沛的种猪体力,好像我是牵他这只猪哥来给家里的母猪老婆配种的一样。

“志仁,你好像牵猪哥的一样,牵我这只大猪公来给你家这只发情的母猪配种的,放心,我给你老婆打种,不必收钱的,如果以后你老婆又思春发情,我再找其他鸡巴更粗更长的大猪哥来和她交配,没有干得她大肚子免费啦,哈……”

惠蓉听他把自己说成被打种的母猪,正被福强这只种猪在配种,真是害羞的无地自容,还说要找其他更强壮的猪哥来干她发情的肉穴,不禁又羞又期待。

“讨厌,把人家说成是被你打种的母猪,还说要找其他更强壮的猪哥来和人家交配,蓉妹岂不是人尽可夫?何况志仁也不是牵猪哥的,他只是我名义上的老公。”

福强:“他是你名义上的老公,我才是你夜夜春宵的客兄,对不对?”

“讨厌,知道了还说出来,以后人家怎么跟你那个……”

听了福强把我比喻成牵猪哥的,还有老婆想和他偷情的打情骂俏,令我下体不禁再次充血。我看着福强像是饿虎扑羊,非干烂惠蓉嫩穴似的,一边干着她的肉穴,一边双手抓住她晃荡的乳房玩弄。

“蓉妹,让哥哥摸爽你两个大奶子,干死你!”

“好哥哥,亲丈夫,你干得比那只公狗还用力,啊……这下干到底了!”

“志仁,你老婆像那只欠干的母狗,被我大鸡巴干得水鸡汤直流,快帮我们擦干。”

我则一边擦着淫水,一边看着福强趴在惠蓉背后,那根青筋暴露的大鸡巴仍深深插在老婆又紧又小的嫩穴内,每一下“啪”的干入就令惠蓉叫床不已。

“好哥哥,亲丈夫,这下干得人家好深,这下干进人家子宫了……人家又被你干得水鸡出汁了,啊……”

“志仁,我的鸡巴上都是你老婆发情的淫水,快帮我们舔干净!”福强得寸进尺地说。

我为了不打断二人淫兴,也用舌头在两人性器的交合处,舔干他们交合的淫液,只看着福强两个大睾丸一前一后撞击着蓉的阴阜,蓉的水鸡肉紧紧包住福强的大肉棒,还不断随着大鸡巴的抽插而溢出淫水。

“志仁,你有看到我的大鸡巴塞入她紧密欠干的肉穴,好看吧!让我操得她水鸡汤给你舔不完,快舔……哈……干死你这小骚货!”

“讨厌,让老公帮我们舔干净人家被你操出的淫水,你好坏哦!人家的小穴被你大鸡巴出出入入的样子都给老公看到了,真让人又羞又……爽。”

“真爽!在老公面前干他老婆,还让她老公帮忙舔干老婆被奸出的淫水,蓉妹妹,在你老公面前和我通奸,很爽吧!哈……干死你!”

我看着福强那根粗壮的大鸡巴,正一下比一下深地插入老婆那紧密的肉洞,再抽出也令她淫水直淌,连我的老二也想站起来,瞧瞧他们性器交合天衣无缝的特写!

“蓉妹,你老公看到我的大鸡巴干的你水鸡快胀破,还有你的水鸡被我干得一直出汁,连他的小老二也有反应。”

“讨厌,你别笑志仁的老二比你的坏肉棒小……都是你的坏肉棒又长又粗,把人家的小穴穴干得这么爽,害我老公的东西在吃醋。”

“志仁,你的小虾米如果吃我大肉棒的醋,这里有这骚货的小三角裤,让你打手枪吧!”

我则看着福强高超的床技,还有老婆被他操穴的骚样,拿着她沾满淫液的内裤自慰起来。


(四)

福强把老婆像猪哥打种一样干穴后,福强略显倦容,但惠蓉仍意犹未尽闭目沉醉。

“福强哥,你怎么不继续嘛,人家还要……”

“放心,小荡妇,今天非把你干得爽死不可,不然我就对不起志仁了,哈哈哈……”

“蓉妹妹,你想不想被狗干穴?”

“死相,哪有女人和狗交配的!”

“志仁,你想不想看你老婆和我家狼狗交配的精彩表演?”

我起初不忍娇妻被狼狗蹂躏,但在好奇心驱使下,又想看真人和狗交配的表演,但想不到竟是我的爱妻和福强的狼狗。

我还在考虑迟疑时,福强已到户外将正和我家母狗交尾的狗茎分开,公狗干得正起劲,被福强分开时,仍依依不舍,粗长的狗茎上仍滴着母狗的淫汁,一路滴进我家的卧室。

当福强把正在交配的公狗带来时,下体那根又红又粗的狗鞭,还有两个晃来荡去的大睾丸,令老婆看得脸红害羞不已。

“惠蓉,快来帮我的狗兄弟吹喇叭,待会才能操爽你欠干的水鸡。”

老婆也害羞地握住狗鞭吸弄起来,不时抚弄它两个大睾丸,使狼狗又重振雄风,性趣盎然,开始对老婆下体的肉洞感性趣,也伸长舌头吸舔蓉的私处,福强还特意拨开老婆的阴唇,露出她敏感的阴蒂,让那畜牲舔弄,也舔得惠蓉春心大动,两腿颤抖不已。

“志仁,看来你老婆和我的狼狗很速配,吸的她水鸡一直流汤,狗鞭也被你老婆吸的又长又粗,可能太久没有干母狗,刚才又干母狗不够爽,现在看到你老婆的洞就想插进去了。今天你老婆就当一次狗母,让我的狼狗交配吧,哈……”

说着福强已命令老婆像狗母一样趴下,臀部抬高,并叫狼狗趴上老婆背部。

“Kolo(狗名),这只狗母很欠干,你就大力干得她爽歪歪的!”

福强也担任牵猪哥的角色,在老婆水鸡洞口帮忙狗茎凑合,让那支通红粗长的大狗鞭得以顺利直捣老婆的水鸡深处。

“强哥哥,它的鸡巴好粗好长,干得人家穴心好麻好酥……好……爽……”

狼狗则抱着老婆下体,用力抽动大狗鞭,抽插这难得一干的女人肉洞,福强也拿出相机拍下老婆和狗交配的镜头。

“福强哥,你好坏哦,还拍下人家被狗交配的照片。”

“放心,以后只要你乖乖听话,让我的牛郎朋友们随传随到,干得你水鸡够爽,我就不会把照片流出去,哈……”

想不到福强竟卑鄙的想用老婆和狗交配的照片,来威胁老婆供他和其他牛郎奸淫的变相卖淫,真是气得我火冒三丈。

“福强,它的鸡巴好账好烫,好像快射精了,快拔出来……”

“放心,你的水鸡让狗射精不会大肚子的,除非我的大鸡巴射精进入你的子宫,你才会受精怀孕的,志仁,你说是不是啊?”

我难堪地说:“对啦,狗射精你不会怀孕,福强的鸡巴射精进入你子宫,你才会……”最后才发觉自己说不下去……

最后狼狗用尽力气,狠命一干,精液咻咻射入老婆子宫内。

“福强哥,它的精液好多好烫,射得人家子宫好满好胀哦!”

“小荡妇,刚才是狗给你打种,现在让让我挤豆浆喂你小鸡喝,好不好?”

“讨厌,狗的精液人家不会受精,但是好哥哥你的精子射进人家里面,人家不说了……”

“志仁,你老婆被狗干得射精进入子宫,看她被射得多爽,看来她很喜欢被男人灌浆的爽头,让老弟帮她灌满我又浓稠又发烫的精液,帮她滋润一下空虚干涩的水鸡底,保证她子宫被我射得爽死,以后很喜欢被男人干穴官灌浆,对你们房事也有帮助。”

“可是今天是惠蓉的排卵期,我怕她被你干得受精怀孕,那我岂不是要戴绿帽?”

“不会那么巧,不信你问惠蓉,今天是不是她的排卵日?”福强向老婆使个暧昧的眼色。

老婆羞着说:“老公你记错了,今天不是我的排卵期……”

我才心有不甘地说:“好吧,既然不是她的排卵期,就让你射进去吧!”

福强见计得逞,便色急地抱住惠蓉拥吻起来,在她耳畔说:

“蓉妹,我要射精进入你水鸡内,让你被我奸得受精怀孕,爽不爽啊?”

“讨厌,小声点,志仁会听到,你要射多一点哦……人家羞死了!”

接着两人成69姿势互舔性器。

“把我的鸡巴吸硬,待会才能干得你更深,我的精液才能射得你子宫又满又多,让你的子宫浸在我的精液中,保证你养颜美容,每晚都想找牛郎,哈……”

不久福强的鸡巴被老婆吸得再展雄风,老婆的肉穴也流着欠干的淫水,福强拿一块枕头垫在她臀部,令她下体高高凸起,以便承受福强的浓精。

“人家的下面垫得好高,真是羞死人了!”

说着福强已压着惠蓉下体,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抽干老婆夹紧的肉穴,两个大睾丸正蓄精待射入老婆欠干的子宫。

“小淫娃,这下干得够不够深?这下干得你爽不爽?快说你欠不欠干?”

“啊……这下干得好深……这下干到水鸡底……干到人家的花心了……”

“快说你欠强哥干,欠牛郎干,欠色狼干,不说就不干你!”

老婆在福强大鸡巴的诱惑下,也不顾羞耻地说出淫言秽语讨奸夫欢心,才害羞地说:

“福强哥,我说……我说,只要你不要拔出大鸡巴哥哥……人家都依你……人家欠你干……欠牛……郎……干……欠色……狼……干……羞死了……”

“志仁,你老婆说她欠我干,欠牛郎干,欠色狼干,以后我再找其他牛郎和专门强暴妇女的XX之狼来强奸你老婆,让她水鸡被干得爽死,哈……”

“志仁,快来帮我推一下屁股,我才能干得她水鸡更深,顺便摸一下我的睾丸,才能射出又浓又烫的精液进入她的水鸡底,让她被我干得大肚子。啊,不对不对,被我干得水鸡爽歪歪的。”

福强一时说溜了嘴,令惠蓉也捏了把冷汗。

我也忍不住推着福强的屁股,让他的大鸡巴干得老婆水鸡更深更重,每干一下都直捣蓉的花心,还一边抚弄福强两个大懒弗。

“福强,你的懒弗还真大,射出的精液不少吧?”我问。

“当然,我的懒弗大,射出的精液没有一个被我奸过的妇女不受精的,以后如果你精虫少,我可以免费帮你干嫂子,保证嫂子被我干得大肚子,否则我再找身材更壮的牛郎来干嫂子,没大肚子免钱啦,哈……”

最后,三人鼻息渐急,福强每一下均狠狠地重插入老婆的穴心,连床都摇晃不已。

“志仁,快用力,我要干入她子宫射精了,干死你!”

说完我用力一推,福强那根抽插老婆千余下的巨根,“啪”一声深深插入惠蓉那饱受摧残的阴道,龟头戳到她子宫口咻咻地射入浓稠热烫的精液,子宫仿佛被福强洒了满脸的豆浆。

“嫂子,我强哥哥的豆浆好不好喝?”福强得意地问。

老婆羞着说:“强哥,你的精液射得人家子宫好用力,里面好胀好满哦,讨厌,人家真的会被你干的受精怀孕。”

最后福强把把老婆下体抬高,以免他的精液流出。

“志仁,把嫂子的水鸡洞抬高,这样我的精子才能让你老婆受精怀孕,一举得男,如果今天是她的受精日。这样和你老婆亲身示范,如何才能干得女人性高潮,如何干女人才会生儿子,你应该知道了,如果你精虫少,再找我来免费帮嫂子交配下种。如果你有姊姊妹妹或伯母有生育困难,或老公不行,水鸡欠男人干的再找我来,用大鸡巴一个个干得她们水鸡爽歪歪,一个个干得她们水鸡汤流不完……哈……”

听完福强的淫言秽语,竟连我妈妈、姊姊和妹妹他也想性爱指导,亲自和她们交配。内心纵使气愤,但拿着老婆内裤自慰的我,却罪恶地射精了。

“辛苦你了,福强,谢谢你的性爱指导,以后如果我妈妈、姊姊、妹妹有这方面的问题,再请你亲身和她们‘性爱指导’一番……”我边打着手枪边回答。


美妇小说 性爱导师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男人的邪念男人的邪念

小说标签云

现代小说 乱伦小说 三打小说 妻人小说 外国小说 群交小说 人兽小说 古典小说 虐待小说 日本小说 换妻小说 双性小说 多人小说 男男小说 多打小说 小说 暴力小说 外遇小说 童话小说 法译小说 轮暴小说 女女小说 暴虐小说 二种结局小说 强暴小说 四打小说 奸尸小说 变性小说 变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