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tzi.net

红瞳

一切故事的开始,是在某个沼泽边,汤米给虫叮了一下。

那是在他八岁那年的某个傍晚,那时,汤米正幻想自己是个了不起的超级间谍,正在侵入敌人的电子系统,一个想像中的女间谍,为他的翩翩风采所倾倒。这白日梦是那么样的迷人,却在梦想道最高峰时,没注意到那只大得异常的昆虫。

这只昆虫正躺在汤米必须经过的圆木上,当汤米碰到它的时候,它马上对汤米有了反应。

“啊啊啊 ~~~~~!”他惨叫出声,把‘间谍不可对痛苦有反应’的界条抛到九霄云外。

这是个陷阱!他中了埋伏。

敌人早知他要来,自己中了埋伏,英雄不吃眼前亏,先走为妙。想像后面正有数以百计的敌人呼喊追赶,他按着受伤的手臂狂奔回屋里。

汤米穿过门帘,看见妈妈正在厨房里忙着。

妈妈的样子还是那么年轻美丽,看起来不会超过二五芳龄,汤米是妈妈在中学时怀的身孕,但爸爸已经为他们母子作了最好的准备了,直到去年的那场意外......

“嗨!妈咪。”汤米大声打着招呼。

她瞥向儿子摇晃中的手臂,给予一个担忧的目光。周六,妈妈不用上班,而当她在家的时候,会把儿子看得更紧。今天是星期六,这小子果然出纰漏受伤。

“你在搞什么鬼?”妈妈一面问道,一面立刻放下手边工作,跑过来检查伤口。

“喔!这没什么啦,给一只虫咬了。”汤米挥动手臂,表示毫不在乎,妈妈却抓着他的手,小心检查。

她吻了吻儿子的额头。

“在哪里被咬的?”

“从门口那片树林往外出去,大概接近那块沼泽的地方。这根本没什么嘛,不是吗?”

“我以为我告诉过你,别靠近那个废弃的化学废料倾倒场。”妈妈的脸色不太好看。

“噢!妈咪。这只不过是被咬了一下,很快就会好的,没什么大不了啦。”

“你老是这样,我实在应该把你的屁股打得开花。你早该过了这种调皮的年纪了吧?”妈妈叹了口气:“要教养一个没有爸爸的八岁孩子,妈咪也很累啊。”说着,一滴晶莹泪珠,出现在妈妈眼角。

“爹地不在了,我也很难过,妈咪,我爱你。”

“我知道。”妈妈伸手拭去泪水,“汤米,妈咪今晚有事要出门,晚一点那个年轻的漂亮小姐,丽莎,会来照顾你。”

“噢!妈咪,我不需要褓母啦。你不是说我已经够大了吗?拜托啦,妈咪!”

他并不是真的很介意丽莎,她总是令人兴奋,在他看来,她真是一个美人。如果有机会,说不定他可以放一卷他精选的录影带。

“我爱你,孩子,我不能冒任何的险,她会在六点以前来,你到时候最好乖一点。”妈妈拍拍汤米的头发,继续回去作刚刚被打断的厨房工作。

完全忘了他的间谍游戏,汤米溜回了自己房间,锁上门,他抽出瞒着妈妈偷弄来的色情杂志,看著书里一个个露奶光屁股的金发女郎,他开始猜想,妈妈是不是也像这些女人一样?

不晓得,但是,他知道丽莎一定是。

时间过去,结束了一段爽快的“阅读”之后,汤米发现已经差不多是丽莎该来的时候了,他不想错失掉看她的机会,纵使这女人是来管他的。

汤米走进浴室,想在丽莎来之前,把自己的外表整理一下,在镜子里,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眼睛隐约闪烁着红光。

算了,也许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他集中精神,回想起有关丽莎的种种印象,

丽莎在今年秋天刚刚考上大学,她就像那些色情杂志中的模特儿一样美,甚至更美。

一双修长平滑的美腿,让她拥有几乎五尺八吋的身高;一对浑圆柔软的92F巨乳,还有一张可以迷死人的天使面孔。完美的鹅蛋轮廓,褐色的双眸,如同雕刻师巧妙雕凿的秀鼻、小口,放在他从未在其他人脸上见过的完美位置,朱唇极具美感,几乎总是保持翘着,令人焦躁地想要尝尝看。她可爱的黑发,无论什么时候碰到,都是那么样的柔软动人。

“汤米!”楼下传来妈妈的声音,他赶紧攀下楼梯。

妈妈和丽莎正站在门口。

妈妈看起来也很美,头发缠了一个法式辫子的发型,贴身短裙完全呈现了双腿的优点,一件低胸上衣,隐约露出比他印象中更丰满的美丽胸房。

汤米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望向丽莎,妈妈和她正在谈论本月结算的薪水。

丽莎穿的是牛仔裤,隐藏住一双令他欣喜的修长美腿。

但她的胸部包裹在一件淡蓝色小可爱胸衣中,硕大的乳房,撑得小可爱轮廓毕露,乳头几乎裂衣而出,看得汤米呼吸困难,他相信,所有男人都会盯着这对超级乳房流口水。

俏丽的黑发扎成马尾,以一个优美的弧线滚过颈后,当她点头同意妈妈的意见时,再散成许多波浪弹回,洋溢着青春的生命力。

“汤米,妈咪可能会回来得满晚的,布鲁斯先生和我会在晚餐后再去看场电影,你在家里要乖乖的喔。”妈妈挥手道。

汤米紧盯着妈妈,看着她一路远去,紧裹在衣服里的背影。他以前怎么都没发现妈妈身材这么好?

妈妈一定在想今晚要和布鲁斯先生作些什么!

“好了,汤米。我要去看一会儿电视,你需要什么东西吗?”对汤米而言,丽莎的甜美嗓音无异天籁。

“唔,没有。”汤米将眼睛锁上一双水晶般的明亮褐眸,试着拿平常用的藉口去缠住她,他不想要只是溜回后面楼上,一个劲地作着他最爱的白日梦。

“我们找点事作怎么样,像是..... 像是玩个简单的扑克牌?”

丽莎的眼神忽然笼罩上一层薄雾,表情呆滞了好一下子,然后,她微笑起来,点点头。

“好啊,扑克牌也很有趣,我很拿手呢,你等一下,我去找扑克牌。”她走到柜子旁边,找出妈妈放在那边的扑克牌。

呃?

这真是奇怪,他的请求已经几乎变成一个仪式,他每次会问,而丽莎也总是微笑着说不。

她通常会告诉他,去做些小孩该做的娱乐,等妈妈回家。那份微笑几乎总要令喜悦得他熔化,却又因为被拒绝而大受伤害。

但这次她说好......

十分惊讶,或许还险些给这份惊喜吓得晕过去,汤米到客厅坐下。

地毡很柔软,场地也宽阔的可以玩场扑克。此外,假如他能想出某个法子贴近她怀里,这里也是个不错的躺靠地方。

丽莎回来了,手里拿着扑克牌,她对于自己这次的改变,似乎不怎么觉得困扰。丽莎跟着坐在地毯上,两腿浑没戒心地交叠着,只要身体稍稍移动,一双巨乳便在胸衣内抖出剧烈波涛。

她似乎忘记了这么做对汤米的影响,每一阵乳波晃动,就在男孩两腿间造成另一阵抽痛。

“喔!”汤米含糊地闷哼一声。

“你不舒服吗?”丽莎真切地关心问道。

她知道,当父母不在家时,孩子生了病,对褓母而言有多麻烦。汤米显而易见的倾慕举动,还不至于令她困扰,但假如他生病,今天晚上自己将会非常难过。

“没问题。”他迅速地回答,努力克制目光,不再去死盯着她的胸部。

汤米希望丽莎觉得自己有男子气概,而不是病厌厌的,当下便直直坐起,挺起胸膛。

丽莎发牌,他们开始玩起大老二。

玩没多久,汤米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每一次,两人目光相触,丽莎就会做一些呆事,譬如连拿两次牌,他有些迷惘这是为什么。

奇怪的是,她居然同意说这样玩比较快。

眨眨眼,他想起来自己的眼睛在镜子里泛着红光。他决定实验看看,试试当两人目光交接时,自己的话对丽莎会不会有影响......

“你应该丢掉黑桃A才对。”当两人目光再次相触,他直接提出建议。

他知道她有这张卡,而她似乎也知道他需要它。一个茫然的表情之后,丽莎轻轻地点了点头。

下一轮,她再次被要求丢出黑桃,汤米张大了口,赶忙将牌凑成一双丢出,赢了这一回合。

丽莎看来有几分厌恶、不愉快,莫可奈何地甩了甩手。

“唔。”汤米又对上她的目光,努力地用这种方法来赢牌,乐此不疲,他甚至感觉到有红光反射在丽莎的褐眸里。

突然,汤米有个念头,他道:“嘿!我们来玩玩脱衣大老二怎么样?”

丽莎摇摇头,好像脱离了控制,然后她盯着扑克牌。

“我... 我想我们玩一般的大老二就好了,我的男朋友不会喜欢你这主意的,你妈妈也不会答应的。”丽莎一面拒绝,心里却不明白,为什么脑里不停地有个声音,劝说这提议其实很有趣。她可一点都不认为去满足这小鬼的欲望是件好事。

汤米又将眼睛对着丽莎......

“你现在很想要好好地看清我的眼睛。”他低声耳语,声量刚好足以让她听到,却不大声。

汤米试着让自己的声音有节奏感,充满诱人的催眠力量。他觉得使用这种奇异的引诱力,需要一个更深沉的声音。

“我... 是的... 你的眼睛很好看... ”丽莎陷入昏沉,她已经迷失在那两潭朦胧的红色池沼中了。

汤米很惊讶,他记得以前读过有关于催眠术的种种现象。就在突然间,他居然可以对丽莎这么做,而她好像只能轻微的反抗。

书里面对这种东西有什么限制呢?管他的,只要现在能控制住丽莎就好了!他真的好想要让丽莎脱光那些讨厌的衣服。

“当你的眼光再移向别处,你将会忘记你有男朋友。”

“是的,我... 我会忘记罗杰。”

丽莎点着头,却没有把眼光移开。汤米开心得大笑,肯定丽莎已经受到某种未知魔力的控制了。

某种属于他的神秘魔力。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超出他的理解力,但他一定会想出个完美的使用法的...

“你不用担心我妈咪,她会很高兴知道你喜欢上我。”

“是,高兴... 很高兴。”丽莎完全在控制之下,她原先的甜美嗓音,现在听来没有半丝生气。

“你想要和我玩..... 脱衣大老二。”

“我想要... 不,不行,那是不对的!... 我... 我想要... ”她试着摇头,但马上又被锁住目光。

“你喜欢和我玩脱衣大老二。”汤米重申道。

“我喜欢和你玩脱衣大老二。”丽莎终于让步,似乎还有些奇怪,自己刚才为什么会严拒。

“当我看向别处,你仍然会照我说的做,知道吗?”

“遵命。”丽莎眼睛里忽然一片空白,把汤米吓了一大跳,急忙移开目光,让丽莎回覆神智。

她快速地丢下手中牌,另外再取一份,仿佛这全是她自己的主意。

“好吧,愿赌服输。”她微笑道:“轮一次就是一件衣服,对吧?”

“听起来对我有利。”汤米微微一笑,知道马上就可以看到,以往只出现在梦中的丽莎胴体,他对于怎么能塞进小可爱的大乳房很感兴趣。

汤米期望她马上脱下,不过,似乎还有更好的方法。

“到你了。”丽莎道。

汤米很快地赢了接下来的第一回。

丽莎毫不迟疑,拉下鞋子。

第二回合是丽莎赢,汤米失去脚上的鞋子。

下一回又是他,接着再轮到丽莎..........


很快地,女方只剩牛仔裤与小可爱胸衣,男方也只剩下身上的裤子。

当汤米再赢一回,丽莎脸红了起来,考虑一下身上的衣物,她决定用牛仔裤抵帐。

少女轻巧地站起身来,拇指伸入牛仔裤的腰部,解开扣子,往下拉一些。然后,她解开拉链,慢慢下拉,脸上似笑非笑的,注意着汤米的反应。

一条令人屏息的长腿从裤里抽出,展露出丽莎因为慢跑而锻炼出的结实肌肉,动人的曲线。

汤米眼睛直盯着往上看,直到大腿根处的那件粉红内裤,几根纤细的卷毛从边缘隐约露出。

“喜欢我的腿吗?”丽莎小声问道。

男孩僵硬地点点头,伸出手去接触一双玉腿,但被丽莎挥开。

“嘿,这是一个游戏,可远观不可亵玩。”

臭着脸,汤米闹了一会儿情绪,然后,他想起自己可以控制规则。只要他想要,任何时候都能改变。

汤米决定等待,等下一回合中再脱掉丽莎的胸衣,慢慢的让她脱光也不错。

“你的牌。”汤米道,这一回合,男孩脱掉裤子,身上只剩下唯一的白色内裤。

汤米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他不知道女孩子们喜欢看什么,不过他决定继续下去。

下一回合是他赢。

天堂很快就要出现,那对给紧紧裹着的巨乳,终于就要脱出束缚了。

丽莎站起身来,转过身背向汤米,斜斜地瞥向肩头,慢慢地寻找小可爱底端的蝴蝶结。解开后,用一只手扶住衣服不让它掉下来,用另一只手解开了脖子后面的另一个蝴蝶结。她转回身,手臂遮住重要的地方。

汤米有些失望,丽莎微微一笑,把手移开。

“哇!”恶作剧的一声尖叫中,少女雪白浑圆的乳房,跃然在跳动汤米眼前。

她放荡地享受着脱衣后的轻松,汤米的话已进入丽莎潜意识底,就像她自己的念头。

汤米目瞪口呆,只是瞪大眼睛看。这是他看乳房看得最近的一次了。

娇嫩的乳蕾,因为突然的凉意而挺立,随着丽莎的动作,乳房抖动出一阵阵波浪。

她下意识地轻轻摇摆,随着汤米眼中明显的企图而动作。

“把内裤也脱了吧。”汤米道。

“不行,游戏还没玩完呢。”丽莎拒绝。

“没问题的。”汤米放低声音,“这也是游戏的一部份,把内裤脱掉吧!”

“我,不行,我...”丽莎又转过头,努力地和自己奋斗。

汤米的控制会在适当地方起作用,而她立刻回应了命令。

再一次地,丽莎的拇指勾住裤带,小心地让内裤滑下她的腿,浑圆的臀部暴露出来,当她弯腰褪下内裤时,雪白的屁股就像一个最完美的心形。

也就在丽莎弯腰的同时,稀疏的蜷曲耻毛出现在她腿间深处。

“你不帮我把内裤脱掉吗?”

“不要,我想... 我应该穿起衣服,新闻... 新闻时间到了。”

汤米登时醒悟,暗骂自己怎么会笨得让她来做决定。

事情还可以变得更好,可是,到底该怎么做呢?

他想起楼上那些杂志中的妇女投书,那些女人说她们喜欢什么呢?

如果让丽莎觉得情欲荡漾,也许........

“你现在觉得自己非常饥渴。”汤米道:“你需要纾解,对不对?”丽莎开始有了一些动摇,褐色眼眸一片茫茫然。

可是这次有些不同,好像令她精神恍惚的根源是来自心底,而非外部命令。

“喔... ”她喃喃低语,“嗯!我....... ”

“你现在很想要我碰触你。求我!”

“哦!汤米。我不能那么做,我... ”丽莎的声音,因为难以克制的情欲而战栗,她紧闭着眼睛,下巴抵着右边肩头,不敢抬头。

“汤米,拜托,我需要你的抚摸。”

汤米微微一笑,伸手触向身前那早已汗流夹背的少女胴体。

男孩的手,碰到了那对早先被严禁的胸部,丽莎浑身轻轻一颤。她大大地睁开眼睛,然后又闭上,主动挺起胸部,寻求炽热的爱抚。

小小的手掌,根本抓不起92F的大奶,汤米可以感觉到充血的乳蕾,正在手掌下怯生生地绽放,惊奇与敬畏中,他以口唇膜拜着雪白巨乳。在这之前,汤米从没有机会接触一双真正的乳房。

带着几许狂喜,他轻轻揉弄如棉花般柔软的乳房,爱抚一个真正的少女胸部。

每一刻,男孩心中又是惊讶,又是喜悦。

丽莎随着每一记爱抚而颤抖,充满热力的掌心仿佛有电,令她每一吋被接触到的肌肤渐渐觉醒。

很快地,丽莎的身体因为流汗,染上了一层娇艳光泽。汤米停止动作,知道如果再继续下去,一定会弄湿地板。

“接着,你到我腿间... ”汤米的声音因为喜悦而急促,“把我的鸡巴放进嘴里。”‘鸡巴’这字眼,他是从那些色情杂志里读来的。

他等着去感觉少女嘴唇的接触,心里紧张得不断挪动着身子。

“我不要把那个脏东西放进嘴里,汤米。”丽莎依然会反抗他的命令。

汤米大受打击,为什么她没有照命令去做呢?

他含糊地记起,有些人们平常不愿做的事,即使在催眠状态之下,他们也不会愿意做的。

汤米试着去想个办法,慢慢地,一个主意出现在脑里。

他记得有一次,在看到丽莎吸吮冰棒之后,自己整整一个晚上都在幻想让丽莎吸自己的鸡鸡。

冰棒在她口里进进出出,舌头感受着那份冰凉触感。

也许可以用这方法令她就范!

“跪在我前面。”丽莎依言跪了下来,因为汤米站着,看来还比她高。

汤米握着软缩的阴茎,让丽莎注意到。“你看到了一根冰棒,甜美多汁的冰棒,它是你的最喜欢的味道。你想要吸这根冰棒,伸出手来握住它,这不会冻到你的手。”

丽莎将手伸向阴茎,就好像非常爱惜一样,紧紧的握住,非常紧,太紧了...

“喔,你的动作要轻一点。”汤米吃力地道:“假如你轻轻的挤压冰棒,就会有甜美的果汁流出来。”

“喔!我的冰棒。”当丽莎尝到冰棒味道,脸上立刻露出疑惑的表情。

“现在,为了游戏的乐趣,我们叫这根冰棒为‘鸡巴’,懂吗?但你自己知道这真的是一根冰棒。”

“我正握着你的鸡巴。”丽莎呢喃道。

“你喜欢吸我的鸡巴吗?”

“非常喜欢,我喜欢冷而多汁的鸡巴。”她慢慢地将龟头吞入口中,在嘴里吸吮起来。

“老天!”这是汤米唯一想到的念头。

“嗯... 唔..... 嗯!”少女喉间发出奇怪的声响,温腻小舌缠绕住龟头,就像她那天吸吮冰棒一样,柔软浅粉色的唇瓣,一次又一次地紧箍住鸡巴的尖端。

汤米开始随着吸吮而挺动腰部,进进出出,当丽莎开始舔起来,汤米更加用力。

突然地,他觉得全身的热能一齐涌入腿间。

“喔喔喔喔喔!”汤米大声呻吟,“喔!呃!”

高潮的脉动,从两腿间直冲阴茎顶端,一股精液喷射向前方正在吸吮的女孩。

丽莎欣喜地抢着吞下,一种想像中的冰棒味道,令她喜不自胜,意犹未尽地捧着肉棒,使劲猛吸,不堪需索的汤米就像触电一样,浑身哆嗦。

“你现在可以不要再吸鸡巴了。”汤米喘息道。

“但它尝起来实在太好吃了。”丽莎抿抿嘴,又吸舔起来。

出乎意料,这连续的接触,令他再次硬挺起来。通常,当他一面看杂志,一面手淫时,阴茎一但软下,就会一直保持那样。

“你还可以再舔个一两下,然后,你会觉得非常饥渴,要我进入你体内。”

“喔!我不..... 嗯,是的,让你进入我体内,将会非常的好!”她承认道。

丽莎的舌头连续将肉棒舔净,直到她确定自己没有漏过任何一点一滴。

“给我躺下来。”汤米道:“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手淫的。”

丽莎躺在地毡上,大张着四肢,神迷意乱地瞧着眼前八岁的男孩。

汤米感觉自己的需要又窜起来了,他跪在她的腿间,看她的手指进入蜜穴搔动,另一手移向一边乳蕾,连捏带掐,逗弄着粉红色的嫩肉。

丽莎试着去舔自己的乳头,成功了,将乳房纳入口中吸吮。

“喔!”她呢喃几声,将头仰起休息一阵,跟着又低头继续。

汤米将丽莎双腿大大地分开,让自己移到她上方。丽莎连续地手淫,拨弄两瓣肿胀的鲜红阴唇,动作越来越激烈;她的臀部开始滚来滚去,因为明显的情欲而不住摇动。

“丽莎,帮我,帮我进到你身体里面。”汤米试着把阴茎放在她阴唇之外,但不知哪里才是实际入口。

丽莎伸手握住他的阴茎,引导男孩进入她主动挺起的骚穴。汤米腰部一沉,陷入一个柔软的穴里,紧紧的潮湿触感,让人愉悦不已,如果没有在丽莎嘴里先射过一遍,他可能立刻就要射出来。

丽莎主动挺起腰部,激烈地迎合,动作之大,让汤米觉得自己是骑在一头癫狂的野马上,好几次都险些给摔下来。

“喔!老天,汤米,我觉得热的受不了了,肏我,汤米,干死我这个下流的烂货。”

汤米高兴的照作了。

丽莎一声一声地哼着,穴里已经非常湿润,紧紧地裹住汤米。他顺着女孩的动作癫簸着身体,而丽莎的动作越来越狂野不羁。

“喔喔,啊啊啊..... 喔!”她尖叫出声,高潮紧接而来,握紧的拳头用力敲着地板,又在喜悦中松开。

汤米再也忍不住,跟着丽莎的动作,享受在漂浮般的快感中。

但现在,快感逐渐涌回身体。

阴囊深处一阵火辣,滚烫的生命种子深深的射进褓母体内,当精液透过阴茎射出,强烈的抽搐,几乎要让肌肉痉挛起来。

精疲力尽,汤米倒在已经瘫掉的丽莎身上,起不了身。

丽莎大口喘着气,而汤米还沉溺在余韵中,险些没有听到前面大门传来的卡搭声。

他吃惊地瞥向壁上时钟,时间显示甚至还没满八点。

为什么妈妈会在现在回家!

汤米不敢想像,如果妈妈在此时看到他们两人会有什么后果。

“我或许很饿,但是那天杀的章鱼该被吊死!”一个刺耳的愤怒吼声,从前厅传来。

汤米急忙攀爬到衣服边,但丽莎仍懒洋洋地躺着,横臂遮着眼睛。

她已经什么东西都听不到了。

汤米迅速地抓起衣服,但已经来不及了...

“汤米!丽莎!”妈妈大声尖叫,“小鬼, 你最好对你现在的样子...有个很好的解释。”

妈妈的脸因为盛怒而扭曲,显然,她现在非常生气。眼中怒火炽热燃烧,眼前的景象远比今天约会承受的羞辱更让她怒不可抑。

“你这个妓女!”妈妈冲上前去,给了丽莎一巴掌,吼道:“我以为我可以信任你,把儿子交给你,天哪,他只是个八岁男孩啊!你怎么可以引诱他做这种事。 而你,你这个小笨蛋.... 性是一种很危险的动作,有些事你最好等... ”

然后,她看见了儿子的眼睛。


经典都市小说 红瞳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小说标签云

现代小说 乱伦小说 三打小说 妻人小说 外国小说 群交小说 人兽小说 古典小说 虐待小说 日本小说 换妻小说 双性小说 多人小说 男男小说 多打小说 小说 暴力小说 外遇小说 童话小说 法译小说 轮暴小说 女女小说 暴虐小说 二种结局小说 强暴小说 四打小说 奸尸小说 变性小说 变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