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6章 这菜有毒

作品:我的气运槽又炸了|作者:恐高的怂鹰|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11 12:41:59|下载:我的气运槽又炸了TXT下载
  七十多个据点被一夜拔除,对于嬴勾的整体计划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为此,嬴勾特意修改了整体计划,改变了整个冥海祭祭礼的分布范围。

  重新构造了据点位置后,闲下来的嬴勾再一次将目光投向了他的一生之敌——那条傻狗。

  “哼,愚蠢的僵尸,终将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而这,只是一次小小的警告!”

  终究不是那条蠢僵尸,老仆觉得自己的智商还是在线的。

  大局为重,一头蠢僵尸在过程中造成的些微小麻烦,并不值得生死相向。

  连夜拔除了他七十几个据点,对整个冥海祭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在老仆看来,这个警告的分量已经足够了。

  本就是他嬴勾心胸狭窄,都不知道几百亿年前的一点小过节了,非要针针计较到现在。

  莫名其妙的给他的计划造成阻碍,平白给他造成了不少的消耗,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而如今,他没有直接撕破脸,只是毁了他一些微不足道的据点以小惩大诫,实际上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宽容了。

  他觉得,那头蠢僵尸就算再蠢,也应该感受到了他暂时所表现出来的警告与善意。

  警告是必须的,否则狗都不知道那头蠢僵尸会闹出多少更疯狂的事。

  而善意......正如所说,只是暂时的。

  等回头计划完成,本体破封而出,恢复全胜,并更进一步。

  到时候,一头愚蠢的僵尸而已,又算的了什么!

  哼哼!

  心中不无得意的想着,再一次从那头蠢僵尸身上感觉到了智商压制的自豪感。

  老仆脸上不自觉的就露出了一抹轻蔑。

  “杨爷爷?”

  正得意着,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女声。

  心中一凛,暗自告诫自己,现在还不是自己该得意的时候。

  收敛了内心的膨胀,老仆转过头看向身边的少女。

  “小姐放心,老奴都已经仔细的探查过了,前方没有更多的危险了。”

  闻言,夏织稍稍放心了一些。

  想了想,又找到苏寒,将老仆人的话重复了一遍。

  并表示如果他们不介意的话,依然可以一起通行。

  她之前的许诺,到现在依然有效。

  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做,这边却好像莫名其妙的和那头蠢僵尸对上了。

  对于这种免费的热闹,苏寒自然是不介意多看一看的。

  因而,也并没有拒绝来自夏织的善意,选择了继续与一行人通行。

  一番修正之后,众人继续上路。

  一日时间,走了大致有七八十里的路程。

  好在中州之地天地灵气本就浓郁,因而即便没有修行的普通人身体素质其实也极强。

  日行百里,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否则,苏寒还真要考虑是不是要假装告辞,然而再偷偷跟在暗中观察后续的发展了——毕竟,如果一天走不出三五十里,也就太过拖累人了。

  时值黄昏,附近并没有什么可以借宿的村落。

  而且,有了之前的两次经历,哪怕附近有村落,想来夏织等人恐怕也不敢再去借宿。

  因而,一众人又走了一段路之后,在一座山脚下的树林旁停了下来。

  地处一片山坳处,有山体遮风,地势还算空旷,旁边一座山林,可就地取材弄些野味做晚饭。

  经过一番考察,夏织选了在这里暂时休息一晚。

  队伍驻扎下来,几名护卫进入山林去狩猎,另有几人入林中拾了些干柴准备生活。

  当天色彻底黑下来的时候,一堆堆篝火也在山坳处点燃。

  二十来人围着几摊篝火而坐,火堆上烤着从林中猎取的猎物。

  侍卫们分作两摊,等待着把肉烤熟的过程中天南地北的聊着。

  尽管这两日下来经历了几番危险,但对于这些刀口舔血,拿着主家的钱,随时可能为主家卖命的人来说早已经司空见惯,并不影响他们吹牛逼的性质。

  夏织和老仆两人围在另一摊篝火前,低声交流着什么。

  看其垂着头的表情,似乎性质并不高,或者情绪不佳,心事重重的样子。

  相比较而言,苏寒几人远离人群,点燃一堆木柴后,巧儿细心的为苏寒烤着九痴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兽肉。

  浓郁的肉香被无形的禁制锁定在极小的范围内,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几人如常的交流声,也并没传到远处夏织主仆和夏家的侍卫耳中。

  将肉烤熟,锋利的小刀划过,切成一片片薄厚适中的肉片装入盘中,装点上新鲜的果蔬递到苏寒面前。

  秀儿将一片烤肉吹凉到刚好入口的温度,送入苏寒口中。

  边疑惑的问道,“殿下怎么一直往旁边林子里看?”

  苏寒收回目光,咀嚼片刻将烤肉咽下,接过手绢擦了擦嘴角,笑笑说道:“只是想到了之前从书上看到过的一句话。”

  “书上?”秀儿更是好奇,“什么话?”

  “逢林莫入。”

  这话秀儿是知道的,疑惑道:“那不是兵法吗?”

  “是啊,”苏寒点头,“我记得,嬴勾在变成僵尸之前,可是镇守黄泉冥海的守将呢。”

  一个将军,懂不懂兵法呢?

  “殿下您是说,这林子里有埋伏?”

  “可能吧,”苏寒不置可否,“僵尸的想法,我一个正常人哪里能猜得到去。

  更何况那头僵尸还是个神经病!”

  低声嘀咕了一句,苏寒看着不远处的林子,轻声问道,“师父啊,这林子里有没有古怪?”

  问完,没有得到回应。

  回头看去,苏寒看到自家师父双手捧着一本线装书坐在一边,正看得入迷,好像没听到自己的话一样。

  “师父?”

  探了下脑袋,想要看一眼书名。

  却在他刚有所动作的时候,师父大人‘唰’的一声将手中的线装书收起。

  转过头,略茫然的看向苏寒,“怎么了寒儿?”

  “师父啊,我刚刚再问,你有没有感觉到这林子里有古怪?”

  “古怪?”

  师父往林子里看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有僵尸、有阴魂、有骷髅怪、有黄泉生物、有......”

  一口气报出了一大堆的名字,证实了苏寒的猜测。

  把里面隐藏的东西种类数了一遍后,师父补充道,“这些东西隐藏在林子里,有人帮他们收敛了气息,应该是在准备偷袭。

  应当是嬴勾的布置,冥海本身就有隐匿的职权,可以说已经间接掌控了冥海的嬴勾,若有心帮着隐藏的话,一般的仙帝还真难以发现这些东西的存在。”

  闻言,苏寒点了点头,考虑要不要提醒一下夏织这林子里有埋伏的事。

  正考虑着,林中已然发生异变。

  于是乎......那边夏织和守卫们还没来得及休息多久,烤肉刚刚烤熟,还没来得及吃上几口。

  又展开了新一轮的逃亡。

  相比较之前的两次,这一次可以算是被正面打了脸的老仆颇有了几分恼羞成怒的意思。

  在带人逃走的途中接连出手,斩杀了大批的追兵,颇为风光了一把。

  最后,当逃离了四面埋伏的处境,只余后面的追兵之后,老仆又是一个人留下来断后。

  接下来的几天。

  一行人又遭遇了沼泽中突然钻出的伏兵。

  平原里突然钻出的僵尸。

  黑夜中从天而降的异种。

  大雨中骤然而至的百鬼夜行。

  凡此种种,皆出自嬴勾之手。

  一路可谓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当队伍只剩下十人出头的时候,终是脱离了景国的国土,到了楚国境内。

  楚国,山阳城。

  苏寒一行人入了城,选了城中最大的一家客栈入住。

  一连十来天下来,一帮人遭遇了十几次的伏击。

  他也不知道嬴勾发了什么疯,怎么就跟夏织这帮人过不去了。

  他也不知道夏织身边的那老仆暗中都做了些什么,让嬴勾吃了多大的亏。

  但从这些日子遭遇的伏击一次被一次狠、一次比一次快来看,尽管夏织这边损兵折将,但嬴勾那边显然也不怎么好过,吃亏不小。

  十多天的热闹看下来,他这个知根知底的人都忍不住心中怀疑。

  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他搞错了,是不是从一开始,嬴勾就是和夏织这帮人不死不休的。

  压根就不是他不小心祸害了这帮人,而是这帮人真的牵连了他,害得他也跟着在嬴勾一次次疯狂的报复中跟着大逃亡。

  不过,总觉得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

  总觉得......事情的发展到现在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看了十来天的热闹,从一开始的挺有兴趣,到现在苏寒也有点看腻了。

  客栈中,一番思量。

  苏寒决定明天找夏织告辞一下,这么多天了,大家也该好聚好散了。

  想完了心事,调息感受了一番自己体内的内力积蓄情况。

  其实早在三天前,他的内力就已经达到了饱和的程度了。

  到如今,又过了三天,本体和太阳之体各九千年的内力始终没有再增长半分。

  也间接证实了师父所说的天地容许的内力极限就是九千年的说法。

  感受了一下体内奔腾如汪洋大海的内力,苏寒决定今晚就抽空开辟丹田气海,突破到真气境完事了。

  和师父商量了一下,苏寒在巧儿的帮助下洗漱了一番。

  收拾完,几人出去吃饭。

  到了大厅,发现夏织和夏家幸存的几个护卫也坐在厅里,分了两桌正在等着上菜。

  在夏织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做了下来,苏寒和师父各自选了几道菜。

  等酒菜上来,连日赶路,虽然说一直有人照顾着,但吃的住的并不好。

  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罪的苏寒也没用谁伺候,拿着筷子第一个动手开始大快朵颐。

  将桌上八道菜全尝了一遍之后,苏寒心中暗暗点头。

  这小城不大,客栈也一般。

  但做出来的菜的口味,竟然出奇的不错。

  正想着,身边的师父好笑的拿手绢帮他擦了擦嘴角,拿起筷子夹了一片菜叶。

  刚把菜夹到嘴边,眉头忍不住一皱。

  鼻子轻轻嗅了嗅,师父大人脸上表情一沉。

  “这菜有毒!”

  苏寒:“......”

  ps1:推书,下面有链接。

  ps2: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