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喜欢钓鱼的孩童

作品:我咋成神帝了|作者:陈八仙|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23 08:43:13|下载:我咋成神帝了TXT下载
  夜幕低垂,银月如勾。

  一条崎岖的羊肠小道上,两名青年女子神色匆匆朝前赶路,偶有婴儿哭泣声响起。

  “夫人,小少爷才刚满百天,您真的不要他了?”眉娘忍不住停下脚步,朝前边身着华服的女子问道。

  “这孩子经大祭司检测,心智低下,很难有所成就,老爷多次暗示这孩子不配成为他的儿子,会影响他的仕途。”华服女子黛眉微蹙,眼底掠过一抹不忍,转瞬即逝。

  “可,夫人,小少爷终归是您跟老爷的孩子,把他丢在荒郊野外,会…会…招人闲话,甚至会…。”

  没等眉娘说完,华服女子停下脚步,眼眸骤然一冷,吓得后者连忙弯腰,闭而不言。

  “小眉,虽说你我情同姐妹,但别忘了你我身份悬殊,你始终只是一个奴婢,有些话并不是你能说的。而老爷的身份更是位极人臣,在混元国一手遮天,我不想他的人生有任何污点,一旦有了污点,便会成为修行宗门攻击他的借口,你可懂?”

  华服女子冷喝一声,继而低头望了望怀中的婴儿,阴冷的眼神变得满目柔情,轻声道:“孩子,为了老爷,只能暂时委屈你了。倘若有朝一日,你能找到为娘,为娘定当倾尽所有弥补今日之错。”

  华服女子缓缓伸手,摸出一枚紫色玉佩挂在婴儿身前,轻吟咒语,随即紫色玉佩化作一缕紫烟沁入婴儿体内,好似一切从未发生过一般。

  “夫人,您是…天命法师…?”眉娘双眸瞪得大而圆润,尽是诧异之色。

  要知道坤元大陆修行者大抵分为两类,一类是兽行者,以灵能锻炼身体,将身体的一部分化作猛兽的一部分,增加攻击力,另一类则是驭兽师,以灵能锻炼灵魂,将自身灵魂无限强化,以精神力控制猛兽。而天命法师则受命于天,以术为主,调动大自然量能为己用,大成者,一念掩日月,再念凝雷威天劫。

  正因为天命法师恐怖,整个坤元大陆,天命法师的数量凤毛麟角。

  眉娘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家夫人居然是天命法师。

  可,夫人为什么要冒充普通人嫁给老爷?

  眉娘百思不得其解。

  “小眉,刚才所见到的一幕,我希望你忘了,不然,你应该懂后果。”华服女子两道黛眉微微弯曲,眼神之中杀意禀然,看得眉娘冷汗直冒,连忙试探性开口道:

  “夫人,您带奴婢过来,应该是不忍心亲自抛弃小少爷吧?”

  眉娘不傻,她第一时间察觉到夫人带自己过来的目的。

  华服女子眼神瞬间变得柔和起来,一边将婴儿交给眉娘,一边淡声道:“我终归…还是狠不下心,你…替我将孩子丢到前边敞亮一点的地方,能否活下去,就看他自己的命运了。”

  “是,夫人。”眉娘微微颔首,接过婴儿,心情万分复杂地朝前边走了过去。

  “就这了。”眉娘朝前走了一些距离,将婴儿轻轻地放在巨石旁边,双手合十,轻声道:“小少爷,你一定要活下去,夫人…她应该有难言之隐。”

  话音刚落,婴儿竟咯咯笑了起来。

  眉娘看到婴儿居然笑了,心里愈发复杂,深深地望了一眼,似在思考。

  良久,眉娘从腰间摸出一枚金色玉佩,轻吟咒语。

  随着咒语一出,先前那一幕再次发生,金色玉佩化作一缕金烟沁入婴儿体内。

  倘若华服女子在此处,定会惊讶万分。

  因为,眉娘所吟的咒语,与她刚才吟唱的咒语,如出一撤,也是天命法师。

  ………。

  “阿爹,刚才那俩人好奇怪,怎么会大半夜来荒郊野外。”

  羊肠小道上,一名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卷着裤腿,扛着锄头,朝前走,在他身旁跟着一名三岁左右的女童。

  刚才的声音,正是这名女童向他爹询问所发。

  “暖儿啊,有钱人的恶趣不是我们能理解的,指不定她们俩人来这那啥呢!”中年男子咧嘴一笑,眼底尽是笑意,但想到自己的事,,脸色立马阴沉下去了。

  苏知暖眨巴着大眼睛:“阿爹,那啥是哪啥?”

  “你还小,别瞎问。对了,爹问你,你确定你娘下午出门的时候,还带着一名汉子?”中年男子下意识将锄头从肩膀拿下来。

  “是的,我看的可清楚了,阿娘带着一个叔叔,那个叔叔比阿爹要高,比阿爹要帅,穿的衣服也比阿爹的好看,他们俩人沿着这条小道朝前边走了过去,阿娘一边走着,一边还催促着那名叔叔快点,说她等不了。”苏知暖如实道,她下午的确看到这一幕,这才连忙将正在干农活的父亲喊了回来。

  “暖儿啊,你也知道你娘的脾气,要是你说的是假话,阿爹可要倒霉了。”中年男子好似想到什么,背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阿爹,暖儿不会骗你的。”苏知暖重重点头。

  “咦!”苏知暖忽然看到前方巨石旁边好似有什么东西蠕动,脚下忽然加快了几分,惊呼一声,“爹,这有个婴儿。”

  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立马走了过去,将婴儿抱了起来,仔细打量了一番,感叹道:“我草,敢情刚才那俩女人是来丢孩子的啊,奇怪了,现在女人跟女人也能生孩子了?”

  苏知暖站在旁边翻了翻白眼,迫不及待道:“阿爹,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儿子么,快看他有没有小丁丁。”

  中年男子面色一凝,没半分迟疑,连忙扯开包裹一角,盯着婴儿看了老半天。

  旋即,面色狂喜,猛地亲了下去。

  “好家伙,带鸟的。”

  “麻蛋,二牛子,让你整天说我苏家没带鸟的,明天非要撕了你的嘴不可。”

  苏仲心情大好,这些年下来,由于家里没个带鸟的传宗接代,在村里没少被人打趣,可把他给憋坏了。

  望着自家阿爹高兴的模样,苏知暖若有所思了一会儿,问:“阿爹,你打算给阿弟起个什么名字?”

  苏仲沉默。

  起名是大事,可不能马虎。

  起的太通俗,显得父母没文化。

  起的太高雅,又显得父母爱装逼。

  半晌过后,苏仲咧嘴一笑,道:“高山景行,河汉江淮,就叫他苏尚吧!”

  苏知暖小脸一阵郁闷,“……。”

  ………。

  斗转星移,六年过去了。

  潺潺小溪旁,一名六岁大的孩童,认真地在垂钓,这孩童唇红齿白,裸着上半身,在他旁边放置着鱼篓,里面已经盛满鱼虾。

  这孩童正是当年被抛弃的苏尚。

  六年下来,苏尚一直生活在鱼茂村,身体并没有出现异样,但智力明显低下。

  相比同龄人,他学习东西的速度却要慢上数十倍。

  虽说智力低下,但苏尚也有自己的爱好,三岁那年他喜欢上垂钓,经常一坐就是一下午,而他自己也喜欢这种静谧惬意的生活。

  这让苏仲大呼惊讶,要知道别的孩子,这个年龄正是玩闹的时候,而自己家孩子却如同老翁,喜欢垂钓,尤为重要的是,垂钓极其考验耐性,一般孩子都没这个耐性。

  姜尚不但耐性好,垂钓技术竟比鱼茂村一些老人还要熟练几分。

  “阿弟,阿爹喊你回家吃饭了。”

  就在这时,苏知暖从侧边跑了过来,此时的苏知暖虽说才九岁,五官却极其精湛,已露美人胚子的轮廓,对苏尚也一直照顾有加,并没有因为苏尚智力低下二人嫌弃这个弟弟。

  苏尚熟练的收起鱼钩,淡淡点头,也没说话。

  苏知暖知道自家阿弟平常不喜欢说话,便开口提醒道:“阿弟,刚才听阿爹说,阿娘已经准备好费用,明天一大清早要送你去镇上的晴明学院检测体质,你得好好表现,别给阿姐丢脸,也别给阿娘丢脸。”

  “嗯!”苏尚木讷的点点头,心中却惊讶的很,检测体质的费用高的吓人,像鱼茂村这种偏僻小村子,一家人穷其一生也未必能交得起费用,阿娘哪来这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