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238章 伤灵台

作品:兽破苍穹|作者:妖夜|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11 21:36:04|下载:兽破苍穹TXT下载
  ‘火烧眉毛’这道飘忽的火光和夜轻寒的本体速度相比,自然是不能比的,但夜轻寒在召唤出这道‘火烧眉毛’的时候,已经距离洪四海相当的近了,甚至可以说是接近零距离了。

  所以即使是在夜轻寒撤离了以后,洪四海也根本来不及反应和抵抗,就直接被夜轻寒‘火烧眉毛’的侵入了眉心灵台之中了。

  “伤我灵台!啊……”在‘火烧眉毛’的天火之力侵入到洪四海灵台之中的瞬间,洪四海立马就察觉到了,毕竟那股炙热的烧灼痛感是任何人都能够感受到的,哪怕是身残之人亦是如此,更何况这股炙热的烧灼痛感还是直接作用于洪四海的灵台之中。

  试想一下,灵台之中蕴藏人的灵魂和真灵,哪怕奥义境生命也不例外,可以说灵台就是一个人最脆弱的地方,哪怕这个人成了奥义境生命,但一旦灵台被敌人入侵的话,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而敌人至少也是同法境的奥义境敌人,才可能带给这个奥义境生命不小的威胁,如果是像夜轻寒这样比洪四海这个敌人实力更强,而且是要强上不知道多少筹的情况下,那对于洪四海这个敌人灵台的威胁,自然也就更大了。

  更何况夜轻寒手中还掌握着一大杀器——无物不焚的天火之力!要说天火之力对于一个奥义境生命的灵台威胁有多大,那可能就只有用可怕来形容了。

  别说是洪四海,就算是换成任何一个奥义境生命的灵台在被天火之力侵入了以后,恐怕都不会有任何还手之力的。

  就如同此时一样,在洪四海的灵台之中,那本是一望无际如同海洋宽阔的法界伟力,在被夜轻寒的‘火烧眉毛’天火之力侵入了以后,瞬时就如同一汪清泉被墨汁污染了,整个灵台都被天火之力覆盖。

  “啊,痛死我了……”洪四海吃痛不已,痛得连连惊呼惨叫!“忍耐一下吧,洪道友,疼痛马上就能过去了。”

  夜轻寒背负双手站在洪四海面前,对着洪四海淡淡一句,看似在安慰洪四海,实际上却是在对洪四海宣判他的死刑。

  对于洪四海两粒‘天焰神沙’所化的铁牛,夜轻寒却是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在铁牛冲将过来的瞬间,夜轻寒就会直接以极快的速度闪避开,接着再以极快的速度回到原位,这样的闪躲动作完全是将洪四海团团转。

  而洪四海因为此时灵台正经受着天火之力的煅烧,疼痛难忍,此时反而对于夜轻寒来回闪躲自己‘铁牛推山’的动作都不知情了,倒不是说夜轻寒的身法速度已经快到了在洪四海清醒的时候都毫不知情了。

  毕竟夜轻寒的身法速度,对于清醒时的洪四海来说,也就只是捉摸不到的程度,要说在夜轻寒移动的时候,洪四海都看不清楚夜轻寒是不是有了动作,那却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一是夜轻寒的法境就已经决定了他的身法速度快不到那个程度,二则是洪四海也没有弱小到连夜轻寒的身体有移动都不知情。

  所以这样的情况,也只有在洪四海灵台饱受摧残的时候,才可能做到了。

  “放屁!”

  洪四海对着夜轻寒厉声喝道:“夜轻寒你不要太嚣张了,想杀洪某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小心我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

  洪四海还在对夜轻寒进行言语威胁,言下之意就是他死,也是要拉上夜轻寒做垫背的。

  “你……不配!”

  夜轻寒言语淡然,没再多说什么,但就是这副淡然表情,陪上这不可一世的言语,足以让洪四海气得七窍生烟。

  “给我陪葬吧,夜轻寒!”

  洪四海连连怒吼,挣扎朝夜轻寒冲了过去。

  “说了你不配,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夜轻寒看着两粒‘天焰神沙’所化的铁牛从背后朝自己冲将过来,与正面朝自己冲过来的洪四海,想要形成夹击之势,夜轻寒不由不屑一笑。

  “配不配你说了不算,死吧,夜轻寒!”

  洪四海怒极,从表面上看起来已经丧失了理智,只想要和夜轻寒同归于尽,其它的一切他都可以不管不顾,包括他自己的性命也可以不要了!只要杀了夜轻寒就行!“好,好,洪道友说了算就行。”

  夜轻寒脸上带着莫名的笑容微微颔首,好像不管是正面冲击过来的洪四海,还是从背后夹击过来的铁牛,夜轻寒都丝毫不在乎了一般,整个人也是完全不闪不避的,就好像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一般。

  “夜道友这是做什么?”

  远处的十余个奥义境生命都看得出洪四海想要和夜轻寒同归于尽的决心,但夜轻寒却是不闪不避,好像只要洪四海敢冲过来,他就敢和洪四海一起同归于尽一般,邓杰更是忍不住惊疑出声,不明白夜轻寒这是准备要做什么,难不成还真的准备和洪四海同归于尽不成。

  夜轻寒的这个动作,禁不住让邓杰还有他身旁的十余个奥义境生命疑惑不已,皆是想不明白夜轻寒为何会活得不耐烦了。

  毕竟此时不管洪四海受制再严重,灵台受到了多大的重创,但在邓杰和他身旁十余个奥义境生命看来,绝对是有能力和夜轻寒同归于尽的。

  就算夜轻寒有独到的保命能力或是保命法宝,想要阻止洪四海和他同归于尽也许有可能,但不管夜轻寒的保命能力和保命法宝再强,在面对一个想要和他同归于尽的奥义至圣者的时候,再怎么样也是会以重伤的代价收场了。

  “要是夜道友重伤了,那可就不妙了!”

  想到这里,邓杰暗暗观察着自己身周的十余个奥义境生命的神情和动作。

  毕竟在这个时候二一六法界的巡游星使之位争夺已经结束了,可以说还身处在神象位面的这些奥义境生命已经没有了任何顾忌,邓杰身边的十余个奥义境生命之中,除了洪四海和张无稽两个对赌的奥义境生命以外,其他的奥义境生命心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却是谁也不知道。

  至于他们到底是和原因还要继续留在神象位面之中,邓杰也是不得而知的,但在邓杰想来,总不可能是因为他们太过关心自己和夜轻寒了,关心自己二人不能从天机阵法里出来,所以才一直没有离开神象位面的。

  要邓杰相信这十余个奥义境生命是如此好心的,邓杰自然是不肯相信的,也是不敢相信的。

  至于这十余个奥义境生命一直留在神象位面的真实意图是什么,邓杰也不想、也不需要去过多猜测,邓杰只需要在心里清楚的知道,如果夜轻寒真的被洪四海以性命的代价换了个重伤的下场的话,那周围这十余个奥义境生命对夜轻寒乘势围攻,也就成了极有可能的事情了。

  到时候,形势可就大威不妙了!毕竟夜轻寒的实力惊人,在神象位面之中难逢敌手,要说这十余个奥义境生命不想探知夜轻寒身上的秘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如果又有一个机会,适逢是在夜轻寒重伤未愈的情况下,那在邓杰想来,周遭这十余个奥义境生命是绝对不可能放过探知夜轻寒这个神象位面第一人秘密的机会的。

  “夜轻寒你给我躲开呀!”

  邓杰也知道这个时候想要对夜轻寒有什么提醒或是警醒,已经是来不及的了,所以邓杰只能够在心内焦急的呐喊,甚至对夜轻寒直呼其名,以显示他内心之中的焦虑。

  ……神象墓地边缘地带!“死!”

  眼看洪四海与其控制的铁牛,距离夜轻寒越来越近,洪四海双目圆睁,怒吼一声,杀意昂然,好像更是彰显了洪四海要和夜轻寒同归于尽的决心。

  “要动手就快点,不动手就适可而止吧,洪道友!哈哈……”夜轻寒朗声一笑,指着洪四海如此说道。

  不过夜轻寒的笑声虽然爽朗,却是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了动作,让远处的邓杰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只见夜轻寒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的时候,夜轻寒已经先洪四海一步,贴近了洪四海两粒‘天焰神沙’所化的铁牛了。

  “轰!轰!轰……”夜轻寒双掌挥舞,连连出掌,每一掌都发出如雷霆般震耳欲聋的声音,这一次夜轻寒没有使用天火之力,只是用肉掌不断涌出自身法界伟力去轰击那两粒‘天焰神沙’所化的铁牛。

  轰得铁牛连连倒退!到最后,洪四海用两粒‘天焰神沙’所化的铁牛,竟被夜轻寒轰得倒飞出去。

  “洪道友承让了!”

  夜轻寒在将两粒‘天焰神沙’所化的铁牛轰得倒飞了出去以后,却是没有再继续乘胜追击了,而是回过头来对着洪四海洒然一笑。

  “你……”洪四海看向夜轻寒,脸色苍白,双目之中射出了森然的恨意:“夜轻寒,这下够你得意了。”

  “够夜轻寒得意了?”

  “够夜道友得意了,这是为什么?”

  远处,邓杰与身周十余个奥义境生命心内都出现了相当大的疑惑,皆是不明白洪四海为何刚才还是一副想要与夜轻寒同归于尽的狠样,却是在下一刻的现在说出了一番让他们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