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六十五章 死生两仪法再显威!

作品:封灵星神|作者:隔海凝望|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11 17:32:35|下载:封灵星神TXT下载
  唐阳冷眼看着前方,冯有的虚体撞破了屏障,同样一把古朴的匕首握在手中。

  唐阳甚至没有时间站起便被一股极强的力道掀飞,恐怖的杀气弥漫四周,死亡的威胁笼罩着他。

  “黑暗杀伐”

  虚体冯有冷哼,一声低吼之后身形狂动,匕首浮现蓝光,四品顶级重宝的威势向前席卷,短短时间内刺出数十招,每一招都让唐阳无法躲闪但是又不致死。

  疼痛好似潮水将他席卷,耳边除了呼啸声之外还有星辰战甲碎裂的咔嚓声。

  身形落地,虚体冯有一脚踹出,唐阳再次飞起,折断了后方的一棵大树。

  他感到自己的后背好似断了一般的疼痛。

  咬着牙站起,唐阳左手浮现大量的浓郁封灵之力,层层护住全身好似在保护他不被攻击。

  “小子,原本老夫总以为你是个了不得的人才,所以想要亲手解决你,但现在看来你只比一般的强者强悍那么一点点而已,还有什么遗言么?”

  虚体冯有身躯消散,黑雾凝实,冯有从另一边出现,缓缓道。

  唐阳嘴角抽动,“老狗,有什么本事现在就使出来,让老子看看你到底都有些什么本事,不然我保证你可是会后悔的!”

  “就你,你想怎么着?莫非还想杀了老夫?”冯有讥诮一笑,不在意的笑笑。

  “黑暗截杀”

  冯有握住匕首,似乎对准了唐阳的脖颈,微微一拉,极强的威势从上迸发,短短时间内气息直冲天际,好似能破开两人所在的这一片空间。

  锋利的气息层层涌动,强横的气息将唐阳笼罩,此时的他好似处在风口浪尖之上,而冯有乃是这一切的主人。

  此时的他站在黑雾中,手中的匕首黑光越发明亮,一刀落下,凝结成实质的强横气机向前爆开,唐阳体内有着咔嚓声响起,那是被强悍威压挤压出的声音。

  “空间碎灭”

  唐阳长啸,体内灵力层层暴动,两人所在的这一片空间好似变成了镜面,恐怖的空间裂痕蔓延,极短时间内笼罩两人所在的空间。

  冯有脸色一变,有些失神,“竟然是双道?还有空间之道?或许不用杀他而是把他带回去好好管教呢?”

  碎片掉落,带着湮灭的气息和威势,黑光迸发,撞碎了大片的空间,向前斩来好似要镇杀唐阳。

  这黑光到了唐阳近前却忽然收敛不少,被空间碎片掩盖的冯有气息再次爆发,黑雾向着四周蔓延,甚至其上还有八颗淡淡的星辰虚影!

  冯有动用了灵府内的储备!

  黑光掀飞唐阳,在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一股暴虐的气息从空间中迸发,大片的空间碎片崩碎,甚至上方还有许多没有脱落的空间碎片也自动分离,被黑气打成了虚无。

  冯有带着分域境初期独有的威势碾压四方,一步一步向前走来,看着唐阳似乎在欣赏一件稀世珍宝。

  “小子,你是双道武者?其中一道还是空间?”

  唐阳咬牙道,“这关你屁事?有本事杀了小爷?我迟早要弄死你!”

  冯有和善的蹲在唐阳面前,呵呵笑道,

  “我怎么舍得杀你呢?放眼整个玄戈州,修炼空间规则貌似也只有那地方有,乖乖跟我走,我带你享受荣华富贵如何?”

  此时的他,已经为他和唐阳未来的道路想到了无数种可能。

  一个空间之道的修炼者意义实在是太大了,若是不能成为朋友或者站在己方这一边,除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可否认的是,他动了私心,他在尘封门内只是一个灵将,这满足不了他的欲望,若是唐阳能培养起来,他甚至能成为封王或者问鼎最高的尘主!

  等等,这一切……

  极其浓烈的生死威胁传遍全身,刺骨的寒意让冯有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想跑,但周围不知何时竟然被浓郁到极致青色封灵之力所覆盖!

  前一刻还垂死的唐阳此时忽然站起,双手打出一道印法,印法成型的瞬间,一道权杖被他从储物链中拉出。

  这权杖出现的瞬间,这四周的空间陡然变了,此时的唐阳好似成了这一片空间的主宰,一方是生,另一方是死!

  “死生两仪法”

  唐阳断喝,早在冯有到来之时他就已经着手准备这一道武技,只是这一招武技需要的时间实在是太过庞大,想要悄无声息的做到这些根本不可能!

  受伤降低冯有的注意力乃是唯一的办法。

  冯有能在一次次的暗杀中活下来自然有其过人之处,第一道虚体消散后他还是不相信唐阳,拿出了第二道虚体试探。

  唐阳拿的出手的招数并不多,为了让冯有露出破绽或者是靠近他,暴露一些什么是他唯一的选择!

  若是刚才冯有一心想取他的性命,或许等待他的是更为艰难的险境。

  冯有疯狂后退,在平时数个呼吸之间能狂退数十丈的他,却发现只能后退数丈!

  黑白两色光华在极短的时间内结合为一道,两种截然相反的灵力汇聚,散发的波动堪称寂灭!

  冯有想要后退,但是已经晚了,唐阳早已算计好了一切,他甚至连调动灵气抵抗的时间都没有。

  光华穿过长空,轰在冯有身躯之上。

  他的脸庞在极短时间内变得扭曲,光华洞穿了他的身躯,向后扫去崩碎了大块巨石,后方的一座小山坡甚至被轰成了平地!

  冯有伸出双手想要挽留什么,习惯了死亡的他在今天才发现,原来死亡是一件如此可怕的事情,可是他再也没机会将这件事情说给谁听。

  一条散发着淡黄光华的储物链掉落在地面,一道冲天的浓郁光束笔直的射向长空,巨大的黑色光柱传播的极远,黑暗道息向着四周弥漫。

  唐阳捡起储物链,头也不回的向着远处冲去,分域境道息溃散定会闹出不小的动静。

  唐阳不想在这里多呆,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便是他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

  为了确信冯有能上当,唐阳身躯上的伤势很是实在,实在到他随意的摸了一下都被通的龇牙咧嘴。

  虽然这里很偏僻,但他不确定这里会不会有其他人在,毕竟混乱之地的武者不能用寻常人的思维来度量。

  还没等他跑远,唐阳四周的空间陡然变化,这种感觉就像他所在的这一片空间被人分离,生生的摘取去了另一处空间。

  唐阳的心揪紧,警惕的看着四周,乌金棍握在手中,一旦情况不对他会立刻出手!

  眼前场景快速变换,等他站稳时这才发现他竟然到了一艘飞行重宝之上,其散发的气息竟然是五品!

  唐阳心中错愕,向着四周扫视,一个面色温和的中年人淡笑着看他。

  唐阳什么都感受不到,无论是杀气还是敌意亦或者是气息!

  好似眼前这人只是空气,根本不存在似的。

  唐阳沉默,还未等他想说些什么,混子一副看好戏的声音在唐阳脑海中响起,

  “小子,你还是放弃吧,这人的修为乃是炼星境后期,你还是绝了对付他的心思吧”

  唐阳一听这话,脸色不自然的一僵,炼星境中期?

  这等层次的强者,两人无法交手,一个是地上的尘埃,而另外一人乃是九天之上的星辰,怎么斗?

  “看来你知道打不过我这件事情了”

  中年男子温和一笑,带着奇怪的善意和欣赏。

  唐阳硬着头皮收起了乌金棍,道,

  “前辈实力深不可测,小子感受不出,自然不能出手”

  男子点点头,随即道,“你伤势太重,现在有些话不方便说,我只能告诉你,既然上了我的船,断没有别人欺负你的道理”

  唐阳略微错了一瞬,但很快恢复正常,只是这话怎么听得有点怪怪的?

  虽然两人乃是第一次见面,唐阳甚至不清楚这人的性命,但只是看着便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这种亲近感唐阳不喜欢,但也不抗拒。

  点点头,向着四周扫视一圈,这才发现这飞行重宝无论是装饰还是大小跟咫尺简直不能比,咫尺实在太寒酸了!

  唐阳试探性的问道,“前辈,我可以住哪?”

  男子笑笑,“除了最大的那一间,你随意”

  唐阳心腹诽,“真是小气,最大的肯定是最豪华的,灵气肯定也是最浓郁的”

  唐阳小心翼翼的向着船舱内走,却听到那男子笑道,

  “最大的一间房内压力乃是外界的一千倍,没有丝毫灵气,你要是想进去,也可以”

  唐阳背后发凉,心底的不满很快被恐惧冲的烟消云散,向着最靠外边的一间房冲去。

  男子站在甲板上,看着唐阳的动静,摇头失笑,

  “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看来,我的王有着落了……”

  随便进了一间房间的唐阳盘膝坐下,忍不住嘀咕起来,“这人当真是可怕,我没有生出半点被窥探的感觉,但他却能知道我的想法

  不过说来奇怪,一个炼星境强者为什么挪移空间把我放在这里?总不能是因为欣赏我吧?”

  混子不怀好意的声音在唐阳耳边响起,

  “可能真的就是欣赏呢?只是这人的欣赏多半和天赋或者是实力无关,欣赏你年轻而充满活力的身材也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