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二十四章 愚兄佩服(四更)

作品:封灵星神|作者:隔海凝望|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12 17:29:47|下载:封灵星神TXT下载
  这一场近乎闹剧般的聚会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见到司空菲总算是空闲,唐阳赶忙借助这个空当回到了居住的地方。

  至于周围那些带着羡慕嫉妒,甚至敌意的目光,他是真的有苦说不出。

  但现在他有苦也不行,这些事情被司空菲这么一闹,即使不是那也成了是!

  一想到这种黄泥巴落裤裆的憋屈感,唐阳心里升起阵阵无力。

  好在这样一来,他岂不是成了红莲真正意义上的护花使者?这样想来也确实不错!

  回到房间时,谢雪岚竟然不知何时已经在修炼了,神色平常,完全什么。

  唐阳张了张口,正想问些什么,还是没开口,盘膝下来琢磨自己那闷骚大师兄的事情。

  拿出内门榜一看,詹鲸鹏的名字赫然在星殿第一的位置,至于这第二,乃是一个名为李欣悦的女子,上面标注她修炼的乃是音之规则。

  至于第三到第八,都是大老爷们,再第九才是一个名为樊淼淼的女性,按照他的推测,大师兄喜欢的女子可能是这二师姐。

  这样一来,两人似乎也不是没可能,甚至一个为第一,一个是第二,两人应该很好撮合才对啊。

  唐阳这样想着,身子却是猛然一抖。

  自己这什么时候要去当媒人了?想起媒人,他瞬间想到了司空菲,后者长相说是美若天仙也不为过,但现在想来,那完全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啊!

  几个时辰的时间悄然而过,唐阳也只纠结一会儿,剩余时间都在感悟玉简内的武技等等。

  就在他起身出门的那一刻,谢雪岚嘴角动了动,甚至平放在一边的双手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詹鲸鹏的住处在这四层建筑的最高层,这最上层只有十个房间,每一个占地都极大,唐阳折算一下,这最上面一层的房间,每一个恐怕都有他的三个大!

  至于和下面那些寻常内门弟子居住的地方,虽然也是如此,但两者之间的差距那是不言而喻的。

  甚至还没等他去敲门,詹鲸鹏已经将门打开了,后者一袭单衣,将曲线分明的身材凸显的很好,加上那刚毅的神色,说是能吸引一大群迷妹,这完全不夸张。

  “唐师弟,你可算来了,这几个时辰下来我始终感到内心不安啊”詹鲸鹏先一步开口,似乎很是感慨。

  “这是为何?”唐阳并不紧张,这又不是什么要命的大事,他全当这一次是来忽悠人。

  “实不相瞒,我中意欣怡师妹已经很久了,只是一直摸不透她的性子,你也知道,女孩子嘛,总是喜欢表现出众的少年,所以我很担心啊!”詹鲸鹏此时全然没有那种身为星殿第一弟子的傲气。

  唐阳只能在他身上看到一种颓唐,像是情场失意的少年在冲着友人抱怨一般。

  “二师姐?这不应该啊,师兄难道没什么表示?或者说曾经询问一二?”唐阳顿时疑惑起来,因为他也觉得李欣怡是最有可能,眼下听到这话,更是有信心了不少。

  “实不相瞒,我曾经也问过”詹鲸鹏再度开口时,已经将用词改成为我,这无意间拉近了他和唐阳之间的关系,至少让后者听来舒服了很多。

  “那你是怎么问的?”唐阳顿时好奇,下意识问道。

  詹鲸鹏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道,“我当时单独找到他,就问,师妹,你觉得我好么?”

  唐阳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差点忍不住想问一句,你这是干嘛?虽然他也是一条散发着清新气息的单身贵族,但是这样问一下,别人不认为你有病那都是格外照顾了。

  詹鲸鹏也认为他之前做的很是鲁莽,特别是看到唐阳的表情,更是肯定他一定有解决的策略,当下快速开口,

  “师弟如果能为我提点一二,那你想要什么?秘宝还是重宝?甚至是武技,只要你开口,师兄我绝对能帮你办到!”

  “好吧,既然师兄你要问,那我就不妨说说个人的经验,但师兄这是什么话,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搓成一段姻缘那更是积德无数,类似这种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唐阳珍重开口。

  实在是他认为这一次进入那未知的秘境后进退会有些困难,他知道这一次暗中的敌人会很多,若是能被詹鲸鹏照顾一下,那也可以省去许多麻烦!

  毕竟今日虽然名义上是几大势力一起聚会,但剑域和影冥宗的人都还没出现,他们得到的消息是这一次的聚会只是小规模的罢了,三天后的那一次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五方齐聚!

  到那时,暗中的波折肯定少不了!

  詹鲸鹏一听此话,顿时正襟危坐,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追求心爱的少女算是每一个少年郎必须经历的过程之一,这极容易有不容易,在这之前,我想问一下师兄,你是想和二师姐长久还是随便玩玩?”唐阳珍重道。

  詹鲸鹏想都没想,快速回道,“自然是长长久久,我今日在此立下誓言,如果真能和欣怡厮守,若是变心,定要魂飞魄散不得好死!”

  唐阳暗暗点头,这大师兄虽然闷骚一点,脑子直白一点,好在人品不错,不然也不会那般对待司空菲了。

  “师兄,我先问你三个问题,

  第一,对于二师姐,你是否知道她的喜好,诸如喜欢的吃食,平日爱去的地方等等”

  詹鲸鹏想都没想,正要说话时却被唐阳一把打断,

  “先听我说完!”

  “第二,对于二师姐的潜台词你是否有所了解?

  第二,二师姐喜欢什么类型的男子你是否了解?甚至他比较喜欢你的哪一种状态?”

  这一次詹鲸鹏陷入了沉思,随即他便说道,“欣怡寻常喜欢吃些清淡食物,很少接触荤腥,甚至一些对于修炼有裨益的灵药都很少适用,至于第二个,前台吃是什么意思?”

  唐阳一怔,随即解释道,“少女其实很复杂,不知道师兄有没有注意到,有时候已经结为伴侣的双方互相争吵,少女所说的不,其实很大程度都是可以

  甚至另一方在主动示弱时,他们虽然嘴上嘲讽,但心中已然原谅,这些人是这样,其实少女又何尝不是?

  有时候根据二师姐的性格来判断他们的潜台词,或许有意想不到的奇效!甚至行动起来还可以事半功倍!”

  詹鲸鹏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一把抱住唐阳的肩膀,道“师弟高明啊,实不相瞒,愚兄在经由你的提点后,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愚兄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

  唐阳连称不敢,其实他哪里知道什么,只是随着性子来,这些大多是根据他的经验总结来的,要是让詹鲸鹏知道这些都只是理论,谁知道这一根筋的大师兄会不会暴起杀人?

  “师弟,我想起来了,欣怡修炼的乃是音之规则,自小便喜欢抚琴甚至音笛,可是这些……”詹鲸鹏说完,神色不免有些暗淡。

  唐阳摆了摆手,道“师兄还是先听我把话说完”

  “俗话说男追女隔层山,实际上,如果用对了方法,不仅不会隔层山,甚至男追女隔层纱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们所在的这一片大地上,古来就有望闻问切的说法,这虽然是别的领域所提起并被奉为圭臬,但我想着若是用的恰当,这一切未免不是不行!”唐阳索性开了死思路,这几个字他甚至都是信口胡诌,但说来也怪,这几个字出现在他脑海的瞬间,他的思路竟然陡然间开阔起来!

  “望闻问切并不是一种具体的方法,而是将这四个字拆开,分而行之

  所谓的望,既是观望,师兄虽然爱慕二师姐,但想必因为脸面甚至尴尬,很少单独出现在众人面前。加上这段日子因为秘境开启,大家都在忙着修炼,所以师姐很少出现

  其实师兄大可创造机会,让世界主动走出房间,这样既可以做到第一个望,同时也可以满足第二个闻!

  何为闻,可以解说为体贴,这意思就不用我多说,简单点就是英雄救美,师兄别看他俗套,其实他是最为有效甚至最能俘获少女芳心的方法!

  至于第三个,则为问,这既是问候,这问候和尾随甚至骚扰不同,这是适当程度的问候,这就需要师兄寻找到机会多多出现在师姐面前,以增加她对你的关注程度!”

  唐阳越说越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詹鲸鹏更认为是这样,甚至在唐阳说话间还不由自主的拉近两人的距离,以前或许他还留着一些疑惑甚至不相信,但是现在,他不是信了,而是服了!

  “试问师兄,如果一个少女突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那么她会不会感受到害怕甚至担忧?那这时候她们是不是对身边最能给她们安全感的男子产生好感?

  这也就是问题所在,如果师兄在这时候能及时的问候,那么还担心吸引不了少女的注意么?”

  “至于第四个,就是切,这个字虽然是在这四个字排在最后位置,但却是最值得注意和思索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