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二七章 支援2

作品:工业心脏|作者:长风浪xo|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24 00:25:02|下载:工业心脏TXT下载
  7月22日,原本精心准备的反火炮鹰眼系统的试验被南蛮突如其来的偷袭火炮给彻底搅黄了。由于没有飞龙可以去侦察情况,也不知道南蛮的火炮到底损失多大,陈东风和杨韦焦急的守在电话旁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炮声又再次响起,反火炮鹰眼又开始捕捉起了目标炮弹,陈东风刚想打电话问问催促杨光快点计算弹道。

  杨韦拉住了他,“你看,这炮弹是从那里发射的,是在支援前线的战斗。”

  陈东风一看,一颗颗炮弹打向了法卡山方向,这才按下心来,拿起电话打给杨光:“杨老师,不用计算了,是我们的炮击。”

  “敌人的火炮打掉没有?都快半个小时过去了。”杨光关心的问。

  “杨老师,我们也等的急死了,可是这里也没有飞龙可以前出去检查战果啊!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说完,陈东风挂了电话。

  10多分钟后,炮击结束,陈东风立即拨通了章都(负责这次试验的炮团团长)的电话:“章团长,刚才是什么情况?有没有南蛮那边的消息?”

  “陈同志,刚才南蛮的步兵偷袭,我们进行了炮火支援。支援南蛮那里目前还没有截获电文,但是我判断南蛮的火炮至少损失一半,不然他们不会停止炮击的,有消息我会再通知你。”

  “那我们还进行试验吗?”陈东风问?

  “刚才打的第一发校正炮弹你们有计算结果吗?”

  “哦,我们有拍摄到但是还没有计算,如果需要我立即联系开始计算。”陈东风回答。

  “可以,我们也是根据前方的测试结果打的,还是比较精确的,可以作为这次的试验数据了。”

  “好的,您稍等。”陈东风挂掉电话就联系杨光,让他计算下第一发校正炮弹的轨迹。陈东风得到数据后与章都那里进行一对比发现误差小与1米,所以后续的试验也就没有在多做了。

  陈东风和杨韦还有47军来的战士,在得到章都的命令——继续监控后,由于事涉军事机密,也不敢乱走动,只能继续在伏坡山上坚守岗位,而此时南蛮一军区那里可是闹翻了天。

  一军区的司令文进勇在指挥部里大骂指挥反攻的312师师长黄文泰:“我怎么跟你说的,战前你怎么保证的?你就这样指挥?312师还是个鸟的主力。”

  黄文泰站在边上低着头不敢说话,等文进勇骂的口干舌燥了,他递上茶缸,“司令,你润润喉咙再骂。”

  旁边的一军区参谋长段平志这个时候开始分析:“司令,虽然二军区有通报说他们的2个团的火炮找到毁灭性的打击,但是没有迹象表明对面的41军也具有了该能力。不然他们早在3天前就对我军的炮火发起袭击了。”

  黄文泰见文进勇的脸色稍微缓和了点:“司令,我们的炮兵位置绝对没有被PLA侦察到,每次炮击我都是在早上才把集结的位置告诉下面,所以可以判断对面的PLA可以向美国佬一样根据打出去的炮弹进行火炮定位,不过他们的反击是从我们开火后的5分钟后开始的,没有美国佬那么快的反应速度。”

  段志平接着帮腔:“司令,这个情况可是不得了啊,如果边境线上的PLA都具备了类似的能力,我们的反攻就很难成功了。”

  黄文泰趁热打铁:“参谋长说得对,我们必须要派遣特工搞清楚PLA是否已经具有了类似的能力。不过二军区通报说,他们好像遭到了监视,PLA炮打得很准,不过这里到没有这样的情况。难道桂省的PLA和滇省的PLA装备不一样?还有二军区说截获一种很特别的电文,我问过侦听处,这次战斗中没有发现。”

  文进勇刚才一通骂后,听着黄文泰和段志平的分析,开始思考起后事来:“参谋长,你向中文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就说我们已经把火炮分开布置,但是依然被PLA几百门火炮摧毁,与二军区遇到的情况基本相同,请中央帮助调查,并建议没调查清楚前不要进行反攻。”

  “好的,我这就去。”段志平领命而去。

  黄文泰小声说:“司令,下一步怎么办?法卡山5个高地都丢失了。”

  “还能怎么办,等处分。”文进勇怼黄文泰。

  ...

  段志平一发电报,就被桂省的无线侦听处给截获并破译了,毛余军长看到电报内容后立即大声说打得好、打得好,传阅给其他人看后,41军的首长都开始议论纷纷。

  “老毛,这个反火炮系统我们也来一套?”41军李文政委建议。

  “老李,不是这么简单的,光有这个没有用。听钱树根说,还需要配合计算机才能使用,而且这个计算机可不便宜,整套下来没有个一百万搞不定。”毛余叹气说。

  “那就看着47军在那里显摆?我们也向上面反应反应嘛,都是一个娘生的,不能他们有奶吃,我们饿肚子的道理。”参谋长陈东说。

  “老陈说得对,我们先把这份电报送给军区,看看他们有什么反应。”李文说。

  毛余补充:“再写份战斗报告,一并上报军区。”想了想后,毛余突然想到了那个赌:“哎呀,我昨天还和钱树根打赌,要是能打掉南蛮的炮兵我要给补贴他一半的钱。这可怎么是好?老徐(后勤部长)要找我拼命了。”

  “司令,要我说,如果真要给一半的钱,我们还不如直接买下来。你找许司令给杨司令求求情,今天再请钱军长他们来喝顿酒,事情不就解决了嘛!”李文笑着说。

  毛余听完哈哈一笑:“看来我今晚要舍命陪君子了。”他喊警卫员:“小陶,你让炊事班多准备几桌菜,多准备点桂林三花酒,晚上要请客。”

  “是。”小陶领命而去。

  毛宇看了下时间,才10点多,他拿起电话准备要求钱树根,电话通了后,“老钱,我要感谢你啊,根据破译的电报,我们已经打掉了南蛮一军区的两个炮兵团。”

  钱树根一脸诧异:“今天不是调试吗?怎么打起来了?难道第一次使用就建功了?”

  毛余也是感叹:“老钱,你带得好兵啊,一天之内竟然可以把设备调试好,还可以立即投入战斗,不得了啊。我要好好嘉奖他们。”

  “他们那是我的兵啊,都是我们长安各个高校里面的老师和高材生,这些设备都是他们整出来的,这次是来帮忙进行调试的。”

  “没关系,都是拥军爱党的好青年,不说他们了,老钱,我要兑现我的承诺。”

  “那感情好,我这就让张正去你那拿钱。”钱树根高兴的说。

  “老钱,不是这件事,是喝酒的事,许司令也过来,你来不来。”毛余搬出了许司令来堵钱树根的嘴。

  “那感情好,我安排下就出发,不过你可要记住你和我打的赌。”钱树根也爽快的答应,也不忘钱的事情。

  ....

  等钱树根赶到凭祥镇的时候都已经快8点了,各个信号中继站只留了2个人看守,其他的都随着钱树根一起过来了。

  许司令第一个大声说:“你小子,吃饭也不敢个早,害我等了许久,必须要先罚三杯。”

  钱树根哪里敢反驳:“一定、一定,老首长,今天一定把你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