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二五章 战后

作品:工业心脏|作者:长风浪xo|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21 01:13:58|下载:工业心脏TXT下载
  7月17日,天气终于放晴,连续超负荷工作的陈东风等人,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扣林山战役第一阶段总算告一段落,虽然陈东风他们没有上阵搏杀,但是通过飞龙拍摄的镜头也看到了断臂残肢,血流成河。原本在紧张的工作中到还没有觉得什么。只是这一停歇下来,脑中的黑白画面会不时的浮现,自己再脑补一番,顿时那个酸爽。

  早晨,7个人自从把早饭从食堂带回来后,放在桌子上,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各位大哥,不用这样吧!我们就当看了场电影,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吧。”杨辉笑着说。

  “那你先吃吧。”其余几人异口同声。

  杨辉尴尬的挥了挥手,“我还是不太饿啊,要等等。”

  “要不我们说说话,这样坐着怪诡异的。我们找个话题聊聊?”唐昌宏提议。

  “我提议,我们就聊聊我们的飞龙、传音、反火炮鹰眼、鹰击-1等在这次战斗中的表现?”陈东风兴奋的说,“当然不说战果,只说技术方面。”

  其实7人通过这次战斗不同程度的发现了很多技术上需要改进的地方,也需要总结下。

  杨超义首先就传音-1的表现发表了意见:“传音-1在这次的使用过程中,我总结了有2个缺点比较突出。一个是故障率太高,第二个是保密问题。”

  故障率高的问题,其实飞龙也遇到了,尤其是各个控制系统,确实是苦不堪言,杨韦本身就负责飞龙的控制系统维修,听到了杨超义说到故障率也是大倒苦水,“说到这个故障率其实每次飞龙上天我们都提心吊胆的。好在当初设计的时候,我们有设计冗余控制系统,不然可能就要造成重大事故了。”

  陈东风心有戚戚的说:“从我们卖出去的Mini来看,出现故障最多的就是我们的控制系统。据黄院长说,日本的小野健先生已经提议要在日本生产控制系统了,不然如此高的故障率不仅会增加航模的维修成本,也还会造成重大的损失。”

  “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们的电子元器件不过关啊。”杨超义说。

  “这是一方面的原因,每一个电子元器件都有故障率。如果一个元器件在全寿命周期内的故障率是1%的话,那么设备上有100个、1000个类似元器件,其故障率就可想而知了。如果我们能从设计上简化电子元器件,特别是半导体元件的使用,改用成熟的集成模块的话,那么设备的故障率将会进一步降低。”陈东风分析。

  杨超义听完,感觉眼前一亮大受启发:“刚才东风说的这个成熟集成模块我觉得很会是以后的大势所趋。这样不仅能提高设备的稳定性,也会减小设备电路的体积、重量。”

  葛森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集成模块不是这么好做的,首先集成模块要可以通用才有价值,或者说有大量的数量需求。不然谁会花费大价钱来设计这个功能模块?而且国内的半导体工厂,先不说水平怎么样吧,怎么也不会为我们流片吧。”

  “森哥,我们也就是探讨下缺陷,不必要太现实。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能不能想到又是另外一回事。”陈东风说得口干舌燥,顺势喝了一口粥,也没什么感觉。

  “看着我干嘛?”陈东风喝完粥看着大家,“超哥,你继续说下一个缺点啊。”

  果然人只要忙起来、大脑只要转起来,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杨超义也学着陈东风喝了一口粥继续说:“第二个是加密的问题,所谓加密就是在发射端把模拟信号转为数字信号,在把这些数字信号与一个密钥做乘法,输出的数字信号就是加密信号。而接收端就是相反的过程。机密最核心的就是这个乘法过程,目前也不知道南蛮破解了传音-1没有。理论上只要计算机够大,破解密码只是时间的问题。”

  “解密就这么简单?”大家不相信的说。

  杨超义喝着粥,摇摇头:“现在传音-1现在使用的是对称加密算法。这是应用较早的加密算法,又称为?共享密钥加密算法。在对称加密算法中,使用的密钥只有一个,发送和接收双方都使用这个密钥对数据进行加密和解密。这就要求加密和解密方事先都必须知道加密的密钥。但是这个密钥也不是这么好破译的,我只是说理论上。”

  “那就继续把加密算法搞复杂啊。”杨辉笑道。

  “也是,非对称加密算法的加密和解密使用的是两个不同的密钥的算法。这些都是可以尝试的。我这里说完了,下一个。”杨超义把粥喝完说。

  葛森接过话题:“我们来谈谈鹰击-1,这次的实战使用老实说并不是很理想,没有把南蛮的碉堡炸开。而且发射过程中有发射时间长、夜间不能使用的问题。我想下一步如果要改进应该向红剑-8学习,把电视制导集成到导弹内。”

  “森哥,森哥,我插句嘴,这个我们早就商量过的,如果鹰击可以发射后不管那么价格要上升10倍以上,可能要比飞龙都贵呢?”陈东风插话。

  葛森丝毫不退让:“但你不能否认,发射后不管一定会是以后的潮流。其实我们也就是欺负南蛮没有空军,不然飞龙的战场生产率为零。”

  陈东风也是听得进去意见:“森哥,你说得我们都懂,但是如果鹰击-2照你这么改的话那就不是用在飞龙上了,而是要用在J-7上。”

  “你怎么不想着把LT的推力在提升一个档次?”葛森反问。

  “森哥,不是我们不想做而且没有条件。LT-2现在的是75kg左右,连微型航发都算不上,只能是迷你型。如果要达到500kg甚至1t以上,其研发过程不是我们几个学生耗得起的。要不然我们的战斗机不早就满天飞了。”陈东风无奈道。

  “好吧,这就不谈了,飞龙作为载体其重要性可想而知,它的外形和发动机你们几个再想办法吧。”仿佛和说好的一样,葛森说着说着也喝起了粥。

  “光机所没有人来,我就来说说鹰眼的表现。”杨韦作为与光机所一起战斗过一段时间的人最有资格说鹰眼。

  “其实,不管是鹰眼还是猫眼,甚至是新的反火炮系统。最大的问题就是图像处理,这个杨光老师和东风应该深有体会。应该说拍照是基础,拍的清晰是设计问题,但是能拍的图片呈现出来其80%的功劳是图片处理算法的。至于改进我想主要是反火炮系统夜间不能探测的问题最为严重,可能最后反火炮系统失败也会在这个上面。我不是危言耸听啊,张正张部长又提到过我国正在接触西方的反火炮雷达系统,雷达的优势就不用多说了...”杨韦说着说着就没声了。

  “阿韦,没什么好难过的,反火炮系统本来就是一个过渡产品,再说这一仗发挥的作用也不小啊。如果我军拥有更先进的反火炮雷达那当然更好,不必在意这些细节。”陈东风安慰道。

  “那到我了。”杨辉举手说,“我这段时间其实接触的最多的就是飞龙的保养,我认为下一阶段是不是考虑下这个问题,50个小时的保养时间是不是太短了?当然在保养过程中确实发现不少问题,例如联管燃烧室变形、涡轮叶片有裂纹等问题。”

  “材料和设计确实还有不到位的地方,我想下一步就是二代LT-2的改进升级了。”陈东风回答。

  “既然说到维修保养的问题,我也说点整机的问题。”唐昌宏说,“其实我发现在设计过程中为了让飞龙可以进行机动飞行,我们对飞龙的结构进行了不少加固,但是从实战来看基本上用不到这些机动动作。其一是南蛮发现不了体积很小的飞龙,其二就是飞龙进行机动飞行没有意义,毕竟它的速度太慢了,可能连地面的炮弹都躲避不了。所以我想是不是就可以把机身该减重的减重,也好增加飞龙的滞空时间。”

  “昌宏,既然要最优方案就把静力实验做了不过。上次没做其实是我们为了赶时间而犯下的一个非常大的失误。”陈东风同意唐昌宏的说法。

  ....

  随着讨论的深入,七人的早饭早就不知不觉的吃完了,也不感觉到头晕目眩和反胃了。简单收拾了一下,他们开始把这些想法整理成文字,准备带回去和导师再继续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