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千一百五十六章 阻止

作品: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作者:瓦猫|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22 01:48:12|下载: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TXT下载
  木归颓然的坐在石凳上,想要提起精神,然脑里心里却尽是连柔,根本无法平静下去。

  一旁的侍女小声道:“长老,连少主来了。”

  木归过了许久,才“嗯”了一声,好一会才回神,“连墨?”

  他话音刚落,就听连墨冷嘲的声音传来,“知道的以为这里是别院,不知道的却还以为这里是垃圾场呢。”

  木归蓦地站起身道:“墨儿,你怎么来了?”

  他的辈分在这里,既然连柔叫他墨儿,他自然也跟着这么叫了。

  连墨却不太喜欢这个称呼,只皱了下眉道:“你也不要这么半死不活了,跟我走吧。”

  虽然连家对木归不喜欢,曾姑母出事后,这不喜欢就更浓了,以至于曾姑母失踪之后,他竟然是第一个登门陌上别院的连家人。

  木归道:“要去何处?”

  他近些日子,脑子混乱,尽是一团的糟,压根不知道连墨在说什么。

  连墨淡声道:“去找当年给你炼制噬魂器的人。”

  木归一愣,“此人云游不定,且如今也已过去多年,如何能找得到?”

  连墨微有些不耐烦,一双凤眸凉淡的盯着他,“若是知道,还用找吗?”

  木归哑口无言。

  连墨道:“想要救出曾姑母,便必须要找到那个人,你去还是不去?”

  木归身形微微一滞,“我自然要去!”

  连墨这才收了视线,抬步向外行去。

  木归这才看了那侍女一眼道:“这几日,守好家门。”

  那侍女连忙迎了,木归却顾不得收拾,便匆匆的跟了上去。

  “墨儿,天下之大,直接去找,如何能找到?我们不如先想办法,查一查那人的线索。”

  连墨一顿身子道:“好,去紫叶阁吧。”

  木归脸色蓦地一变。

  连墨微微偏首,睨着他道:“怎么?不敢吗?”

  木归沉默不语。

  连墨道:“当年,紫叶阁毁掉你的容貌时,你年纪还小,怕是连辰皇自己都不记得你这张脸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木归脸色变幻,过了许久才道:“走吧。”

  *

  紫叶阁。

  辰皇正躲在书房,星途进门道:“阁主,连少主和木归长老来了。”

  辰皇一愣,“连墨?他来干什么!”

  之前因为婴灵的事情,他没少煽风点火,再加上他本来极跟仙圣族地和连家有过节,这关系自然是更不好了。

  平时迫不得已议事的时候,还会勉强的互相冷嘲热讽几句,可若是在街上碰到了,那直接当对方是空气,理都不理的。

  连墨和木归上门,那可真是头一遭啊。

  辰皇皱了下眉,“让他们进来吧。”

  虽然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辰皇顿了一下又道:“那个方方,给我关起来!再看她,我都方了!”

  星途脸色微抽了抽。

  他虽然也觉得匪夷所思,但石族大概就是以丑为美吧,他们眼里的绝顶美人,一般人可真消受不起。

  星途应了一声,转身出去时,又停住了步子,看向辰皇道:“有一件事,我还是要跟阁主提一提。”

  辰皇理了理衣袍道:“你说。”

  “那个木归,阁主跟他可曾有过什么过节?”

  辰皇道:“木归?我跟他能有什么过节!”

  星途道:“我看了他的星运,之前跟阁主可有过很大的交集啊。”

  辰皇道:“他是名医宗会的长老,以前我跟名医宗会走的也不算远,就算是有交集也没有什么不妥吧?”

  星途摸着胡子想了想道:“总之,阁主还是小心一些这个人吧。”

  他说完,才转身抬步出去了。

  辰皇微眯着眼睛,木归?

  他印象里,可没这个人啊。

  正想着,便是看到木归的身形出现在视野。

  那样貌称得上上等,只是眉眼里的忧色,怎么也挥之不去,这脸……

  他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了。

  之前木归容貌恢复还是中元城的大新闻,他消息这么灵通,是肯定是知道的,之后也见过,但压根没仔细端详过。

  此刻,经星途一提醒,他不由仔细的观察起来,就这么美貌眼睛鼻子嘴的看了好一会,才发现……还是不认识!

  辰皇嘴角微抽了抽,这才站起身来,笑道:“连少主,木归长老,真是大驾光临啊!”

  连墨道:“辰阁主,你紫叶阁消息最灵通,我今日来,便是向你打听个人的。”

  辰皇笑道:“连少主居然要向我辰某打听人,简直让辰某受宠若惊啊!”

  连墨哼了一声,将一个袋子丢在桌面。

  辰皇看了一眼,然后拿了起来看了看里面的东西,笑道:“看来,连少主要打听的,还是个厉害人物。”

  连墨淡声道:“我要打听的是……”

  他话音还没落,外面便传来声音,“阁主,云会长来了。”

  辰皇啧了一声,“连少主和云会长一前一后,这难道是巧合?”

  连墨也一愣,锦绣怎么来了?

  他看了一眼一旁的木归,却见他也神色意外,冲他摇了摇头,显然也不知道云锦绣会来的事。

  那厢,云锦绣已经进了殿门,她一袭浅紫色衣裙,步态缓慢的走了进来,一张脸也素净的显得恬静,看起来甚至有些柔弱,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了。

  可偏偏,所有人都离她三步开外,竟然没人敢轻易的靠近。

  连墨一见云锦绣,立刻便迎了过去,“你一人来的?那妖狐呢?”

  这狐狸难道不知道她现在柔弱的手无缚鸡之力吗?

  居然不在身边护着!

  云锦绣看他一眼,目光微定道:“我也是刚巧看到你们来了,所以才来的。”

  连墨的目光与云锦绣的视线一对,接着他便道:“等会我送你回家。”

  云锦绣笑了笑,看向辰皇道:“紫叶阁的饭我们还没吃过呢,不着急回去。”

  她说着,便向辰皇走了过来。

  辰皇一见云锦绣,顿时满脸堆笑,“哎呀,云会长一来,真是蓬荜生辉呀!”

  他十分主动的拉开椅子,“快坐快坐,你现在这小身子板,可不能累着了。”

  云锦绣微扯了下嘴角道:“辰阁主这么殷勤,反而让人觉得不安好心了。”

  她看了一眼他手里的袋子,微微挑眉道:“连墨,这是你给的?”

  连墨之前上前一把拿了回去,淡声道:“谁说给他了。”

  辰皇:“……”什么意思!

  到手的鸭子居然还飞了!

  这连墨上门不就是买消息的?简直莫名其妙!

  云锦绣这才笑道:“我便说,紫叶阁的消息也没有那么值钱,不该花的钱不要花。”

  辰皇一听这话,顿时不开心了,“云会长,你这话就不对了,你这不是砸我场子吗?”

  云锦绣冷嘲,“谁让,辰阁主砸我场子的呢?”

  辰皇脸色抽搐,“云会长果然还是介意那日的事啊,但也因此,我堂堂阁主,成了整个中元城的笑谈,你也该出气了。”云锦绣笑了笑,“此前仙道宗会围攻北疆,我爹险些被人捉走,我几番的质问姚傲天,他却都是云里雾里,然我当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便认定是他所为,辰阁主消息这么

  灵通,想来也知道这件事吧?”

  辰皇脸色微一定,眼底滑过一丝微光,接着笑道:“这件事当时人人尽知啊,云会长今日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来。”

  云锦绣道:“不巧,我刚抓了一个人,那人给我说,这件事,是辰阁主干的。”

  “胡说八道!”

  辰皇想都没想,便义正辞严的给怒喝出声。“我辰皇行事,顶天立地,光明磊落,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云会长,你可不要乱听信旁人的挑唆之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