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千一百五十五章 很危险

作品: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作者:瓦猫|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22 01:48:12|下载: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TXT下载
  “啪!”

  云锦绣直接呛倒在地,摔的十分的利落。

  小施吓了一跳,“会长。”

  那厢天泽脸色也微微的变了。

  他方才是用了一些力气,可这种程度的力气,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更不可能将她带倒。

  然,她就是摔倒了,且看起来摔还很严重!

  云锦绣:“……”

  对于自己这般弱不禁风的样子,她也有些恼火,也没想到,她这么一拉天泽,居然把自己给带倒了。

  她翻开手,掌心皮都锵掉了一大块,冒出红红的血丝,两个膝盖也是又麻又痛。

  小施快步的跑了过来,“会长,你没事吧?”

  云锦绣道:“我没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这身子,这几天弄的她气场都弱了好几分。

  小施刚要去扶云锦绣,就被天泽一把给推了开,云锦绣一抬头,就看到天泽蹲了下来,一把抓住她的手看了一眼,接着脸色变了,“怎么变这么弱了?”

  他又道:“还有哪里疼?”

  云锦绣道:“力量没了。”

  看来她这分身也是分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居然都认不出这是一道分身来。

  之前他一直在跟自己怄气,这会便趁机骗骗他。

  天泽脸色变了,“怎么突然没了?”

  云锦绣道:“一言难尽,总之现在是弱不禁风,成了废物。”

  天泽道:“不许说自己是废物。”

  他直接扯下一片衣角,快速的给她包上手,正色道:“还有哪里受了伤?膝盖疼不疼?”

  他不禁懊恼,方才只顾着生气,却全然没有注意到她力量消失的问题,竟然一用力气,将她摔了。

  云锦绣道:“没事。”

  她摸出药膏道:“都是皮外伤。”

  天泽直接将药膏拿了过来,边给她涂药膏边抿紧了唇,一张脸尽是寒霜。

  许久,他才开口,“对不起。”

  云锦绣一愣,旋即道:“是我对不住大哥。”

  天泽道:“你做的没有不对。”

  他神情看起来十分的痛苦,过了一会又抬起眼睫道:“是我一次次的要你受委屈。“

  云锦绣没想到自己这一摔,倒是叫他先愧疚起来,何况他前往西疆的事情,是她太不顾及他的感受了。

  云锦绣看了一眼掌心,温声道:“是我对不起大哥,我不但对不起你,还骗了你。”

  天泽完全想不明白,只下意识道:“骗了我?”

  云锦绣歉意道:“大哥,对不起。”

  天泽:“……”

  见云锦绣站起身,且满脸愧色,天泽有些不安,“骗了什么?”

  他现在,还有什么好骗的?

  还有,这满脸愧色,为什么让他心里毛毛的?

  云锦绣偏首看向小施道:“大哥一路车马劳顿,你去给大哥准备沐浴更衣的衣裳,再做些吃的来。”

  小施立刻应了。

  云锦绣歉然道:“大哥,我还没想好怎么给你说,你且先去休息。”

  天泽:“……”她这么一说,他还如何休息的好。

  见她要走开,天泽抬手将她拦住,“不管什么事,直说便是,不必有什么负担。”

  即便她真的做了什么令他恼火的事,他最多也就是同她怄怄气,也不会一直不理她。

  这次他不就气的火冒三丈么?

  若是真的生了她的气,又岂会回来?

  云锦绣道:“大哥真的不会怪我?”

  她越是这般说,天泽便越是不安,“锦绣,有话便直说。”

  云锦绣犹豫了一下道:“我这是分身。”

  天泽愣了愣,旋即神色就变了,“分身?”

  云锦绣笑道:“嗯,分身,本体和魂灵在修炼,所以这分身丁点力量都没有。”

  天泽:“……”

  待他完全回过神来,转身就生气的走了。

  云锦绣连忙跟上,“大哥,说好不气的。”

  天泽道:“我看起来很像在生气吗?”

  云锦绣道:“你看起来不仅像生气,还很想打人的样子。”

  天泽站住身子,目光盯着她,本还想说两句,见她一副软弱好欺的模样,立刻什么火气也没有了,“你这样很危险。”

  手无缚鸡之力,居然还敢到处走来走去,她便不怕旁人老鹰叼小鸡一样的,把她给叼走?

  云锦绣道:“没有什么力量的分身而已,便真是出了什么问题,对本体的反噬也是微乎其微的。”

  往往动用魂灵的反噬是最大的,譬如三千万象,随随便便一个万象,都会给本体带来巨大的伤害。

  天泽神色古怪,也很莫名,过了一会道:“离澈在何处?他便放心你这模样?”

  跟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有什么区别?

  云锦绣道:“我让他去了趟北疆。”

  她依然微微的笑,神色里还有一分分的讨好,“大哥,你怎么一人回来了?”

  这问题同他刚来时,她问的一模一样,可此刻的心境却全然不同。

  天泽道:“西疆事务繁多,她不便回来。”

  他微一顿道:“我先去休息了。”

  他话音未落,人便直接的走开了。

  见他提都不想提,云锦绣微皱了下眉,正这时,身后传来声音,“娘亲。”

  云锦绣一顿,回过头来,“懿儿,怎么了?”

  宫懿道:“有一封密信。”

  云锦绣抬手接了过来,待看到信件内的内容时,目光微微的变幻了几分。

  宫懿道:“这秘信是紫叶阁的内应传来的,可信度极高。”

  云锦绣缓步的走到一旁,宫懿扫下石凳上的落叶,云锦绣才坐了下来,开口道:“石族的人,为何会盯准紫叶阁攀关系?”

  她这厢,刚去那玄灵石矿不久,那厢石族竟然便跟紫叶阁勾搭在一起了。

  问题是,此前,石族除了那灵火,基本没有在外面露面过。

  这次主动跟紫叶阁攀关系,却不知是抱着什么目的。

  宫懿道:“我找人查过,紫叶阁此前与石族从未有过什么交集,如果非要说有,那便只有那个叫小火的,曾跟辰皇有过牵扯。”

  云锦绣微微的眯了下眼睛。

  即便是灵火有牵扯,可灵火不是已经死了吗?

  那魂识若是没有人有意去凝聚或重组的话,是永远都不能复生的了。

  以着灵火在石族的处境,怎么想,似乎都无法再复活了。

  这里面,怕是有别的缘由。

  云锦绣道:“辰皇为人油滑,左右逢源,石族攀附他,他也会再三的思量,你让那人仔细盯着些,若是有什么消息,尽快告诉我们便好。”

  宫懿点头道:“娘亲放心。”

  云锦绣目光温柔,看着眼前长大成人的宫懿。

  好像昨天他还是只小狐狸,一转眼居然便长的这么大了。

  云锦绣心里喟叹,不由道:“懿儿,宗会的事,处理的可还顺手?”

  宫懿动了下尾巴道:“似乎比父亲顺手。”

  云锦绣不由笑了,“各堂的堂主,是跟你爹不怎么对付。”

  她也看的出来,懿儿一处理,这些堂主便格外的配合了。

  也是因着这个缘故,大狐狸便闲散的每日都粘着她,更乐得做那甩手掌柜了。

  宫懿道:“前辈们都很配合,娘亲放心。”

  他轻笑了一下,道:“娘亲这个样子,都让他们很惶恐,毕竟,他们将娘亲当做宗会主心骨。”

  云锦绣道:“这样依赖不好,倘若哪日我离开了,偌大的宗会,岂不是要毁在他们手里?”

  她做甩手掌柜,虽然大部分是因为懒得去管,但这也是一个颇重要的原因。

  她也希望,宗会无论是离开了谁,都能妥妥当当的存在下去。

  母子两人小声的交谈着,日光浅淡,可那树下情景却是温馨静谧。然,此时的陌上别院,却是一派的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