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百九十七章白衍涌!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不败圣族!

  这不仅仅勾起了秦宇的回忆,更勾起了秦宇内心的恨意,一直以来,折磨的他欲生欲死的吞噬漩涡正是来自不败圣族白屠雄!

  没想到,那不败圣族竟在这仙之天地也扎下了根!

  这时,房门推开,走进了两人,走在前方的是名身着紫金战甲,约莫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这青年浑身都透着难言的尊贵之感,加上那显眼的紫金战甲,如同一柄出鞘仙兵一般。

  “白衍涌,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万鹏举连忙站起,爽朗笑道。

  白衍涌?

  秦宇目光微眯,昔日曾和不败圣族有过接触的他,知道这白家的名字中有着大讲究,特别是名字中带着“风、起、云、涌”这任意四字者,皆是白家的纯血少族,身份极高。

  当初,白牧起、白牧云正是当初那一代的“风起云涌”,没想到,这次在仙之天地竟看到了白家的“涌”。

  虽说秦宇和不败圣族有大仇,但他不至于见面就眼红什么,而是仔细打量着这白衍涌来。

  这白衍涌的修为乃仙境一劫,浑身散发的气息也格外强大,能够成为“风起云涌”之一,绝对是白家这一代的顶级妖孽。

  不过,真正让秦宇多看了一眼的是白衍涌身后跟着的一名青衣小厮,这小厮一直勾着头让人看不清其模样,不过,秦宇竟从这小厮体内感受到了一抹危及之感。

  “少来套交情,先把丑话说到前头,那件事我可不会念及旧情。”那身着紫金战甲的白衍涌冷哼了一声,似笑非笑的道,说着,他直径走到了秦宇不远处,一屁股坐了下来。

  万鹏举脸上带着一抹苦笑,坐了下来,道:“念及旧情也无用啊,还得看那位公主的意思。来来来,我来为你介绍几位朋友。”

  “这两位是阴煞宗的阴煞双子。”万鹏举看着极阴圣女、极煞圣子道。

  白衍涌诧异的打量了阴煞双子,笑道:“没想到阴煞宗竟诞生出了阴煞双子……只怕阴煞宗再度崛起指日可待了啊。”

  “白兄,过奖了。”极煞圣子抱拳道,不败圣族在仙之天地地位极高,阴煞宗也不敢冒然得罪。

  “这位应该是杀宗少宗季齐天。”万鹏举又看向季齐天道,虽然季齐天并没有自我介绍,但万鹏举哪里看不出季齐天的身份?正如其他人所猜测,他开始之所以请秦宇主要是因为季齐天!

  季齐天看着白衍涌,也双手抱拳道:“季齐天见过白兄。”虽然他年纪不大,但也知道是时候结实仙之天地的各大妖孽,凝聚自己的人脉了。

  “杀宗少宗?”白衍涌诧异的打量着季齐天,似乎没想到那昔日威震三千道天的杀宗少宗竟会这么小,脸上都还带着稚气。

  秦宇也诧异的看了眼季齐天,之前虽猜测,但也没想到季齐天是杀宗少宗。

  “这位是……”万鹏举又看向秦宇,迟疑片刻,道:“这位是来自九大仙域的秦宇,他认识酒仙前辈,那酒仙可是有着……”

  “秦宇?”万鹏举的话还未说完,白衍涌剑眉紧皱,盯着秦宇,眼中拂过一抹厉色,而在其身后一直勾着头的青衣小厮也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清秀的脸。

  秦宇看了眼白衍涌,察觉到他眼中的厉色时,心中惊疑,正好又看到那抬头的青衣小厮,当看到青衣小厮的清秀脸孔时,秦宇愣了下,竟是从这小厮脸上察觉到了一抹熟悉之感。

  怎么回事?秦宇心中惊疑。

  “怎么,白衍涌你听过酒仙?”万鹏举诧异问道,他以为白衍涌是听过酒仙,倒没想过白衍涌会认识秦宇,毕竟,秦宇才到达九大仙域。

  “倒不是,“秦宇”这个名字,这两个字,我不喜欢!”白衍涌脸色微沉,目光不善的盯着秦宇,冷漠说道。

  这下,万鹏举、阴煞双子、季齐天皆是疑惑的看行白衍涌,没想到白衍涌竟会不喜欢一个名字,而秦宇眼皮微垂,心中隐约猜测到了什么。

  “万鹏举,你是越活越活回去了?一个外来者都能够成为你的座上宾?还是说你觉得一个外来者有资格和我们坐在一起?”白衍涌淡漠的看向万鹏举,沉声道。 “呵呵,白兄,可不要小看这位秦道友,这位秦道友和酒仙相识……乃酒仙……”万鹏举早就料到了这种情景,不仅爽朗一笑,正欲介绍,却被白衍涌打断,道:“其它的不说,若今日这宴会有外来者,

  那么,不参加也罢,我可不想和一个外来者相聚一堂!”

  万鹏举神色一怔,虽说白衍涌性格张狂,但他没想到今日竟会这么不给他面子……皱着眉看了眼白衍涌,万鹏举心生一抹愠色。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外来者,他自然不会请来,既然请来了,自然也有他的道理,而且,猜测秦宇身上很可能有酒仙的酒后,万鹏举心里无比惊喜。

  如果这外来者真有,那么,很可能真有酒仙那个人,一旦通过秦宇和酒仙牵上线,从酒仙那里得到传说中的酒……万鹏举想想都激动。

  可没想到这白衍涌竟是这般强硬,就此将秦宇赶走,那么,日后想接近酒仙的这条线就断了,可若不赶……又得罪了白衍涌,这也是不智之举……

  “道友若嫌我是外来者身份不配和你同聚一堂可直说,名字授之父母,莫非我父母取名还要问问你喜不喜欢?”秦宇目光盯着白衍涌,冰冷道。

  不过,秦宇并没有动怒,心中则疑惑不已,这白衍涌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应该有某种原因,甚至,秦宇猜测是不是跟那白牧云有关,毕竟,当初自己杀了白牧起。

  如果真和白牧云有关,那么,白牧云昔日的成就必然极大,而且,他身边的青衣小厮给自己一股熟悉之感,又是为何?

  “聒噪,拿下他!”白衍涌眼中爆射厉色,猛的喝道。

  而站在白衍涌身后的青衣小厮看了眼秦宇,眼眸中带着一抹犹豫但还是浮现在秦宇身边。

  “住手!白衍涌,这是我万鹏举的宴会!”万鹏举猛的喝道。 “呵呵,看不起外来者?这是不是……间接的看不起自己的先祖?这仙之天地中竟有如此孽畜,看不起自己的先祖?”这时,房门被推开,一名身着白色锦衣的青年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