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百九十五章秘辛?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得出这个结果的秦宇瞬间呆如木鸡。

  反复回想那句沧桑之声,秦宇越发确定……可这让秦宇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刻的是掌印纹路,为什么会引出那沧桑之声?

  会造成这样,唯一的可能就是……那沧桑之声是创造掌印纹路之人。

  换句话说,掌印纹路其实是某种强大的规则,而那沧桑之声是创造这规则的恐怖存在,而这般强者……竟然还存在世间?这般强者……竟会认识古圣混元子??

  如此一来,岂不是意味着古圣混元子是和那沧桑之音同级别的强者??

  不对……

  秦宇从那沧桑之声中听出了震惊……由此可得出,古圣混元子很可能比起创造掌印纹路者的辈份更高!!

  秦宇许久都未回过神来,这次强行刻画掌印纹路所得到的秘辛超越了他的认知和想象。

  直直反复琢磨了近三个时辰,秦宇逐渐消化这次所得,深吸了口气,平复了心中的思绪,心中自语:“诸多秘辛并非是我现在能够触及,唯一能做的是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对于未来,秦宇很少去想,因为如果沉浸在幻想未来,只会越想越怕,会有股杞人忧天的味道,相比去想想未来,秦宇更喜欢的是把握现在每一件事。

  将心中思绪全部抛下,秦宇内视着苦海中的苍天印记。

  此时,金的有些纯粹的苍天印记上有着四十八道纹路,这些纹路遍及苍天印记全身,如同四十八个掌印重叠按在苍天印记之上一般。

  让秦宇惊奇的是,此时的苍天印记之上竟有光芒在流转,更有一股微弱的金色气流从苍天印记中弥漫而出,这是之前掌印纹路未曾有过的。

  “也不知这苍天印记和掌印纹路到底有何关联。”秦宇自语,回想昔日的苍天一掌,回想着那脸上的掌印,秦宇内心就惊疑。

  那时,秦宇就猜测苍天一掌脸上的掌印很可能就是当初灭掉诸天道宗之人所为,只不过,那一掌没有灭杀苍天一掌,反而成就了苍天一掌,他将那一掌的力量全部保留下来,并且参悟,最后才创造出了苍天一脉……

  想到此,秦宇不仅惊疑,那给了苍天一掌掌印之人,也就是创造这掌印纹路之人到底是何等存在。

  秦宇又情不自禁的联想到从鬼域坐上因果道人的传送阵离开鬼域时,所见的盘坐在苍穹之上的人……此时,将这些全部串联起来,秦宇隐约觉得自己只接触到了这天地的冰山一角……

  深吸了口气,将思绪全部压下,秦宇打坐恢复,直到伤势痊愈之后,才缓慢站起,体内骨骼爆发出嗡鸣之力,他开始尝试着引动空间共鸣,这样一来,方能再次提升实力。

  因为雷罚之雷的淬体,修为踏入道境五重,秦宇各方面都得到了质的变化,就单单说骨鸣之力,体内两百零六根骨骼比起昔日不知强大多少倍。

  而这两百零六根骨骼所爆发出的力量堪称恐怖,但秦宇并不满足于此,骨鸣之力太依赖肉身的强大,唯有肉身越强力量才越大,可这万物、星辰以至于天地共鸣却不一样了。

  回想当初和徐一败一战时,他所动用的天地弑拳……那一拳正是以自身骨鸣之力引动空间共鸣……回想那一刻天地的轰鸣之声,秦宇心有所悟,陷入了参悟之中。

  为了不断的尝试着引起天地共鸣,秦宇在洞府中不断的移动,不断的引起骨骼共鸣……

  好在这洞府够大,好在这洞府拥有着隔音阵法,否则,绝对会有人被惊醒,因为,如今秦宇骨鸣爆发出的浑厚之声和雷鸣之声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比雷鸣之声更浑厚!

  时间对于任何修炼者而言,如白马过隙。

  离万道归一宗的闯关越来越近,诸多早就为闯关而准备的外门弟子纷纷出关,这让外门日益热闹起来。

  不过,虽然过了几个月,但外门内依旧随处可闻关于“狠人”的事,而这些闭关者中绝大多数都是外门中的佼佼者,他们自负而狂傲。

  听闻狠人的事迹后,他们皆是好奇,而年轻气盛的他们更有想发去攀比一番,以至于,仙境之下的对练悬赏日益增多,到最后,几乎有着成败上千个……

  当然,这些之中有是真正想和秦宇较量,也有是想引出秦宇的,毕竟,现在关于寻找狠人的悬赏不在少数,谁都想将狠人撵出来。

  在外门暗潮汹涌之时,江勇心中无比焦躁的来回走动,若秦宇在此,定然会认出这江勇,正是被秦宇勒索了万颗贡献点的黑衣弟子。

  此时,江勇心烦意乱,五年了,离被那该死的新晋弟子勒索万颗贡献点整整过了近五年时间……

  这五年来,江勇无时无刻不想着将秦宇碎尸万段,可回想起秦宇的手段,江勇满腔的怒火和恨意都会化为恐惧,江勇知道,如果冒然找上去,吃亏的必然会是自己。

  在这期间,江勇不是没有想过去找别人报复回去,但江勇担心因为这事传出去后,会让他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所以,江勇一直在等,等李狂出关……而这一等就是五年时间。

  如今,江勇前一阵子终于听到李狂执事出关了,所以一直在等合适的时机来找李狂……今日,时机成熟,可在进去之前,江勇却有些犹豫了……

  为李狂做事多年,江勇自然知道李狂的脾性,虽然名字中都带狂,但李狂绝不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人,相反,是个绝对狠辣之辈。

  江勇担心此事上报上去,李狂会惩罚自己……可若不上报,那几千颗贡献点的窟窿还没补上……深吸了口气,江勇咬了咬牙,直接高声道:“李执事,江勇求见。”

  “进来!”一道淡漠的声音从小院中响起。

  江勇鼓起勇气进入了小院之中。

  半刻钟后。

  “砰!”的一声巨响,一道黑影从小院房舍中飞出,撞碎了门板,重重的摔在了小院之中。

  江勇捂着脸,鲜血不断从嘴中涌出,他吐了一口血水,满嘴的牙齿全部吐出,但江勇并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叫之声,而是惊恐的看着房舍中走出的青衣青年。

  “这一巴掌不是怪你做错了,而是怪你心不够恨……难道你莫非真以为那新晋弟子敢闹大?身为我李狂的人,你竟然畏惧一个新晋弟子?”青衣青年冰冷道,在他的脸庞有着一道狰狞的刀疤,虽然面相没有江勇那般凶神恶煞,可比江勇多了份狠辣之感。

  “那新晋弟子的踪迹,你应当知道吧?”青衣青年李狂缓缓道。

  江勇如小鸡啄米般点头,目露恐惧,含糊不清的道:“那新晋弟子有些诡异,五年都没有查出他的踪迹,但他有个朋友的踪迹我一直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