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七十六章带你去参加宴会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第六百七十六章带你去参加宴会

  人有时就是如此,思维陷入了牛角尖中,他自己无法察觉、无法自拔。

  这些年来,秦宇尝尽了万千办法,最后将时间全部都放在了参悟旋涡中的道里面,但从没有想过吞噬这吞噬漩涡…

  此时被李鱼不经意的一句话点醒…令一切都豁然开朗。

  既然吞噬漩涡能吞噬着自己的生机之力,为何自己就不能去吞噬吞噬漩涡??

  秦宇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吞仙九式,昔日,这是方跃龙想学骨鸣之力,哪来换的,那时,秦宇并没有放在心上,而在生死秘境里又用不上…所以秦宇差点遗忘。

  当时,秦宇记得逐荒说过这吞仙九式极其不凡,具体如何,逐荒并未说过…当初,吞仙第一式是可以吞血肉的力量…虽然这吞噬漩涡并非是血肉,但可以尝试…

  随即,秦宇深吸了口气,在磐涅之种散发出生机的瞬间运行了吞仙第一式…

  让秦宇惊喜万分的是,这吞仙第一式竟很的有用,竟从吞噬漩涡那里吞噬了一丁点力量…这一丁点力量微乎其微,但无疑像是黑暗中的一丝曙光,让秦宇看到了希望…

  随后,秦宇惊喜若狂的等待着磐涅之种散发着生机,在运行吞仙第一式,这般周而复始着…

  李鱼并不知道他的倾诉点醒了秦宇,不知道他的倾诉成为了秦宇破而后立的契机…更不知道他唤醒了一个名震三千道天的凶悍存在…

  李鱼什么也不知道,只顾着讲述出他内心想说的,甚至都不知道躺在身边的垂死之人,体内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奔雷宗里,他虽开阔了眼界,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修士…可他毕竟只是最低级的修士,在那些人眼里,不过是一只蝼蚁、一只蚍蜉,所以,在某种程度而言,进入奔雷宗后,李鱼其实更加自卑了…特别是面对孙雨彤。

  正如李鱼所说,他不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

  说到最后,李鱼说累了,他就勾着头在旁边熟睡…

  等阿莲忙碌一天回来后,又将李鱼推了回去,而等第二天清晨,又将李鱼推到秦宇所在的小院里。

  转眼,已是两个月后。

  李鱼已经能拄着拐杖行走,虽然被挑断了经脉,可李鱼竟并没有放弃,正如他所说,他命贱如田埂边的野草,可被再多的人践踏,野草依旧会顽强的活下去。

  或许是内心的期盼、内心的斗志,又或许是困难和绝境所逼,李鱼不但没有被击败,反而更加坚强,拄着拐杖的他在奔雷城里四处拜访其他的采药人,希望能够求的治好经脉的草药…

  可尝试过很多后,都一无所获,毕竟,除非特定的丹药,寻常的草药哪里有那般的药效?

  无奈之下,李鱼每日在秦宇所在的小院里强迫自己学习走路,虽然…一天不知摔了多少跟头,但他都没有轻言放弃。

  这日。

  摔的鼻青脸肿的李鱼坐在秦宇后方的墙角下,仰望着奔雷宗的方向,道:“算下时间…离星辰古宗召开的宴会应该就在这几天了吧…”

  “如果我没有被诬陷,或许…我正和阿德,阿山他们在布置着宴会会场吧……”

  “如果没有被废,过不久后我应该会站在雨彤身边,仰慕着从仙武秘境里出来的妖孽吧…如果能见识一番他们的风采,开阔眼界,那该多好?”

  “哑爷爷…其实小鱼也想成为他们那样的人…小鱼不想辜负父亲和你的期望…虽然我资质平庸,但我一定会比别人付出更多的汗水…直至有找一日能跃进龙门,为父亲为哑爷爷你争光…”

  “就算有着刀山火海在前面,我也不怕……可我怕的是我的经脉无法恢复…怕的是空有斗志,却看不到希望…”

  李鱼沉默了许久…已经看不到任何稚气的脸上透着一份向往和坚决,他喃喃道:“听说那仙武秘境几千年才开启一次…听说在那里有着天大的造化…也不知那些妖孽、天骄在里面得到了何等的造化……如果…如果能有幸见识一番那该多好…或许,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了……”

  “那宴会…还有几天开始?”

  就在李鱼向往之时,突然听到了陌生的苍老声音,他先是一愣,环顾四周却发现四周无人,最后落在了前方躺在藤椅上的秦宇…神情惊疑不定的道:“哑…哑爷爷?”

  躺在藤椅上不知有多久的秦宇,缓慢的站了起来,那枯瘦如柴般的身体内发出了炒豆子般的清脆声音,缓慢活动下身体,秦宇缓慢转头,浑浊的双眼注视着惊呆了的李鱼,缓缓道:“我带你去参加宴会…”

  说完,秦宇缓慢走向李鱼,在李鱼呆如木鸡时,从纳虚戒里拿出了道灵水,倒出几滴,分别落在了他双手双脚之上。

  瞬间,李鱼只感觉双手双脚传来清凉的感觉,而那麻木的感觉竟随之消失。

  “活动一下,试试看!”秦宇平缓说道。

  李鱼呆呆的活动了双手,发现双手竟能随意转动,他又呆呆的活动了下双脚,最后…他浑身颤抖着缓慢站了起来,走出了几步…

  突然,李鱼直接狠狠的甩了自己一个巴掌!!

  “啪…”

  巴掌格外响亮,李鱼的脸瞬间浮现了一个巴掌印,可他却如遭雷击的呆在那里,身体剧烈的颤抖,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溢出,他缓慢转过头,看向苍老的秦宇,艰难的张了张嘴,颤抖着道:“哑…哑爷爷…小鱼…小鱼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秦宇摇了摇头,缓缓道:“不要哭,不是梦,记住,以后不管遇到了什么困难,都不要忘记你今日说的话!!”

  “走,带路…我带你去参加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