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四十九章憋屈的白牧云!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第六百四十九章憋屈的白牧云!

  这一式神通斩天是秦宇效仿一刀斩鸿玄所创造出的神通,和普通的一刀不同,这一刀蕴含着道的力量,威力凶猛数倍不止。

  当初在永恒峰创造后,秦宇从未动用。

  此时,这白牧云凶猛来袭,一个不慎很可能会伤到蒙骜,所以,秦宇毫不犹豫的动用。

  这一刀劈出,令聚集在四周的修士瞬间看到了一道庞大的空间裂缝浮。

  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并没有看到秦宇这一刀劈出的刀刃,却眼睁睁的看到了那空间裂缝如同一条黑龙迅如疾雷般朝着白牧云蔓延而去。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震响震的道境之下修士双耳轰鸣,体内气血沸腾,更有人直接七窍流血,强大的震荡波疯狂扩散,逼的众人再次倒退。

  “我已经说了两次,从未见过你,是你认错了人!而你听而不闻,三番两次攻击,是认为我修为低好欺负,还是以为我荒古道天无人战胜的了你?”秦宇愤怒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

  当然,一般而言,秦宇动手压根就不需要理由,也不会说这么多废话,这次之所以大声说道,主要是在告诉着他人,他是被逼还手的。

  到时就算脉主怪罪下来,秦宇也有理由搪塞。

  神通斩天爆发的威力震撼了所有人,甚至绝大多数修士有些恍惚,恍惚是否自己眼花了,一个半步道境弟子如何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在众人恍惚之时,不败圣族的白牧云是震惊和惊恐…他千想万想都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半步道境修为弟子竟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如果不是紫金战甲,他都有预感自己要在这一刀之下伏诛!!

  联想秦宇之前的神情和现在的实力,白牧云越发认定秦宇是在讥讽他,所以,他怒火滔天,势必要将秦宇拿下。

  可就在他震惊之时,秦宇的攻击如同狂风骤雨袭来,但让白牧云惊喜万分的是,秦宇竟是收回了刀,而是近身和自己搏斗。

  “自寻死路!”白牧云狞笑。

  身为不败圣族的嫡传血脉,白牧云掌握了不败圣族的传承战技,而昔日,不败圣族又被称之为不败战族。

  在肉体搏斗之上,无人能敌。

  如果是用刀,凭此人这两刀的霸道和凶猛,白牧云就算有着紫金战甲,只怕也要节节败退,可这人竟收回了刀,和自己肉搏起来。

  莫非,这人是想在凭肉体力量来压制自己?白牧云内心狞笑。

  可回想秦宇那冷笑摇头的模样,白牧云一滞,内心的惊喜变成了狂怒,认为秦宇是有意为之,有意羞辱他不败圣族。

  “既然你找死,我成全你!!”白牧云心中狞笑,他索性将那金色长枪也收回,身着紫金战甲的他爆发出了滔天战意,和秦宇狂狂攻起来。

  “这…这人是谁??莫非,他不知这白牧云乃不败圣族的嫡传血脉?掌握了号称“不败”的传承战技?和他近身肉搏,这不是在自寻死路么?”

  “和不败圣族搏斗…呵呵,这修士若此次不死,日后每每回想起来只怕会悔恨不已。”

  “三千道天,自成立以来,前十名从未变过,可见这前十的道天实力有多么恐怖,而不败圣族凭借不败战技稳坐三千道天第八,由此,可看出不败战技有多么恐怖…此人倒好,竟和白牧云近身搏斗…”

  汇集在城门外的修士议论纷纷,说实话,这白牧云背后的光环太盛,以至于没人看好秦宇,毕竟,抛开白牧云乃不败圣族的嫡传血脉不说,就说修为,就说身着的战甲,就足以能让白牧云立于不败之地。

  可没过多久,之前讥讽秦宇不自量力的人,全部都满脸雾水。

  “怎么回事?白牧云为何不还手?难道是在试探这人的实力吗?”

  “应该如此了,呵呵,先让这人蹦跶一会,待会,白牧云绝对会让此人尝尽苦果!”

  不少修士盯着前方搏斗的两人,议论纷纷。

  可没过多久,有修士开始皱眉起来。

  “我怎么感觉不对…都这么久了,如果说是白牧云想试探…那么也差不多了才对,为何此时的白牧云还未反击?”

  “我也觉得不对劲,你们看,白牧云嘴里都喷出了鲜血,如果是试探…那么现在应该是时候反击了才对啊!”

  不少修士皱眉,有些满头雾水起来。

  “我怎么感觉是白牧云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突然,有名修士小声说道…

  一语惊起千层浪。

  虽然之前也有人是这般认为,可条件反射的认为是自己看错了,毕竟,白牧云来自不败圣族,而且修为又压过了这半步道境的修士,所以,没可能会没有还手之力。

  可现在,听到有人也是这么说的,这让所有修士面面相觑。

  “不可能吧?这可是不败圣族之人,怎么可能会没有还手的余地?”

  “可是…你们看白牧云还过手吗?如果不是有那紫金战甲,我都感觉白牧云都会被这修士给斩杀了。”

  不少修士低声说道。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响彻天地,秦宇一脚将白牧云踢飞,在他飞向空中之际,秦宇猛的一跃,一指凶猛按出。

  苍天一指!!

  白牧云如同陨石般飞向空中,那笼罩他全身的紫金战甲光幕如同沸腾之水动荡起来,仿佛随时有崩裂的迹象。

  虽然有着紫金战甲,但白牧云已经头昏欲裂,秦宇的攻击刚猛而恐怖,虽然都被紫金战甲抵挡,但反震之力震的白牧云浑身气血沸腾不止。

  这让白牧云又惊又怒,若非是他肉身强悍,恐怕已经晕厥过去。

  “这半步道境者为何如此恐怖???而且,为何我感觉深陷泥潭?”白牧云既是震惊又是憋屈,不是他不想反击,而是身陷泥潭的感觉,让他的动作都受到了束缚,如何反击

  “不败血脉!爆发吧!!”被秦宇逼得无路可退的白牧云怒声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