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十四章一击击毙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第五十四章一击击毙

  昔日,秦宇中幽冥磐涅毒时,曾想过一个问题,什么样的人最可怕。

  身为天岐宗阁主时,秦宇几乎接触了整个天岐宗的所有弟子,见识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各种天才,各种根骨平庸之人。

  而什么样的人最可怕呢?

  这其实没有定义,不能说天才就可怕,根骨平庸之人就不可怕。

  但可怕的人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理智,在他们眼里没有亲情、感情、兄弟情,有的只有利益,并且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冷静,这里所说的冷静并非是表面,而是一颗冷静的心。

  这类人往往格外聪颖,城府极深,对自己的情绪能收缩自如,就如世间千变万化、沧海桑田,但心能不动如山,大魔林羽便是这样的人,而童云飞也算这样的人,但还没到达大魔林羽那种纯火炉青的程度。

  和这样的人交恶,往往可用一个方法可击破他的理智和冷静,那就是愤怒,愤怒是让人失去理智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之前紫熏儿让自己提防易战天,但秦宇其实想告诉紫熏儿,她更要提防童云飞。

  从一开始,秦宇以为童云飞是因为紫熏儿的缘故,才对自己有的敌意,可今日之事,让秦宇断定,事情并非是他所想的那么简单。

  从童云飞对熊踏天的忌惮来看,他应该知道了熊踏天的身份,更可能去打听过狂熊一族现在的状况,也有可能去询问过他的家族,但得到的消息必然是让其格外忌惮熊踏天。

  这一点,秦宇是从他和熊踏天一战,不敢放开手脚来确定的。

  童云飞是聪颖之人,若遇到这样的情况,他首先要想的应是能不能化解和自己的矛盾,毕竟,他应该看出熊踏天灵智还没开化,会听自己的话,化解了和自己的矛盾,自然就化解了和熊踏天的矛盾,而拿得起放得下的这个道理,童云飞不是不知道。

  但他不但不尝试化解,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虽然他表现出的是风轻云淡的煽风点火,有意激化自己和天龙古宗的矛盾,但秦宇能确定他的目标正是自己。

  童云飞之所以想让天龙古宗拿下自己和熊踏天,是想一箭双雕,既能杀了自己又不得罪熊踏天,可自己跟他并非是深仇大恨,他为何执意想抹杀自己,不惜得罪狂熊一族?得罪易战天?

  这一点,绝对值得深思!

  理清思绪之后,秦宇才会让熊踏天停手来激怒童云飞,唯有这样,他才能失去理智,露出他的真实想法和目的。

  这样一来,秦宇也是冒着很大的危险,激怒的童云飞恐怕会在这几日做好击杀自己的准备,所以,这几天对自己而言也格外重要。

  回到秦府之后,秦宇便开始闭关了,有着熊踏天在,秦宇不用担心秦雪的安危。

  与此同时。

  崔府。

  经历了秦宇和熊踏天这么一闹后,天火宗的青年翘楚那里还有心情参加什么宴会?直接带着受伤的崔烁回到了崔府。

  待其余师弟离开之后,王平从纳虚戒里拿出了一枚丹药,放入崔烁的嘴中,缓缓道:“将伤养好,六日之后方能将其斩杀。”

  “大……大师兄……六……六日之后还要战吗?我……我想弃战。”躺在床上的崔烁面色煞白,虚弱说道,而他瞳孔中弥漫着一股恐惧,见识了秦宇,又看到了熊踏天的强悍,崔烁那里还敢战?先不说打不打得赢,就算打得赢……恐怕,那野蛮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王平双眸中爆射厉芒,阴冷的盯着崔烁,道:“弃战?那今日我受的侮辱是白受了?我天火宗的颜面是白丢了?此事是你一手造成,你就要将天火宗的颜面赢回来!”

  崔烁被王平盯的心里发毛,可内心的恐惧无法抑制。

  看着崔烁的这般模样,王平双眼微眯,语气一转,道:“有沼泽之火在,你何惧之有?而且,我会给你一件三阶上品防御战甲,那秦宇就算再强能攻破三阶上品防御战甲?至于那野蛮人熊踏天的事,你更不用担心,就算我难以战胜,但你别忘了我天火宗长老还在那兽葬之地。”

  “但你不能杀他,只要将沼泽之火打入其体内便可。只要完成,事后我可担保你能成为天火宗真正的内门弟子。”

  听到王平的话,崔烁的目光泛光,真正的内门弟子?左右权衡许久,崔烁点了点头。

  “现在,你先熟悉沼泽之火吧。”说着,王平右手一抬,一缕幽暗的火焰从其掌心冒出……

  在崔府另一边。

  崔鸿把玩着手中茶杯,目光凝视着前方,那苍老的脸孔流露出了一丝犹豫和挣扎,半响之后,他突然道:“将老夫那替身带过来吧。”

  “是!”房间里的温度剧降,一道阴森话语响起。

  武国皇宫。

  “狂熊一族?好个借刀杀人,好你个童云飞,我易战天岂是你能拿捏的?”易战天喃喃自语。

  某个客栈中。

  一名白衣少年盘坐在房间之中,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张丝绸白布,白布之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诡异纹路,而少年双目泛光如同两道光芒笼罩着白布,许久之后,白衣少年震惊呢喃:“怎么会这样?那童云飞……到底什么来历?”

  六日后。

  天武主城西部决斗场。

  在天武主城各大家族的子弟若有恩怨,都会到达西部一决胜负,久而久之,这里成了天武主城有名的解决恩怨纷争之地,一旦上了决斗场,生死各安天命。

  决斗场形似锥形,高达近三十丈,可容纳万人观战。

  从建立之初至今也极少坐满过,但今日,决斗场座无虚席,几乎天武主城有头有脸的人全部汇集于此,而青莲天域东部的翘楚也全部亲临此地。

  秦宇连续挑战崔烁、童云飞,在天武主城引起了巨大轰动。之所以会吸引如此多的人来观看,大多都是因为童云飞。

  这些天,关于童云飞的事在天武主城掀起了惊涛巨浪,让无数百姓、修士都想见识一番传说中的黄金战族!

  此时,童云飞正盘坐在第一层坐台上闭目养神,似乎对接下来的战斗毫不在意,而紫熏儿、易战天、王平以及其他各宗派翘楚皆坐在第一层坐台,相互议论打量着下方的秦宇。

  在第三层坐台,秦雪和熊踏天坐在一起,和熊踏天那满脸不在意不同的是,秦雪粉拳紧握,满是担心和紧张,而皇子公主则坐在第二层看台,其中龙雨满脸担忧的望着下方。

  当秦宇和崔烁走进决战场时,喧哗的决斗场瞬间安静下来。

  秦宇撇了眼崔烁,发觉他神色中有着一份无法抑制的激动,而其身上身着一件漆黑战甲,一看就知不是凡品,这让秦宇眉头微皱。

  待一切准备就绪后,易战天缓慢站起,开口道:“开启阵法!”

  “嗡!”

  一道嗡鸣声回绕在决斗场,盘旋而上,一道阵法光幕笼罩了下方决斗场地。

  “决斗开始!”

  伴随着易战天的低喝,秦宇和崔烁同时动了。

  秦宇神态冷漠,如同烈豹般涌向崔烁,而崔烁祭出了一柄二阶上品灵剑,正是他在兽葬之地得到的,他面带狞笑发动了攻击。

  这次,他身上穿了两件不凡的防御灵器,一件是他爷爷崔鸿给他的三阶下品防御灵器天蚕软甲,而身上的漆黑战甲正是王平借他的三阶上品防御战甲,单凭这两样,他心里无所畏惧,以秦宇的实力根本无法攻破,就算能,那时他足以将沼泽之火打入秦宇的体内。

  只要沼泽之火打入秦宇体内,秦宇必然会失去战斗力,那时……

  想起王平许诺的内门弟子,崔烁无法抑制的激动起来,迫不及待的想将秦宇斩杀!

  “呯!”金铁相交之声响彻开来,秦宇赤手直接抓住了崔烁的灵剑,而右手瞬间轰出了五拳。

  轰天拳!

  狂暴的力量如同山洪暴发,原本还想着要不要多玩弄一番秦宇,发泄内心积压已久怨气的崔烁只感觉心惊肉跳,他几乎看到了秦宇一拳轰出,竟夹带着数道幻影。

  “这是什么攻击?”

  惊惧万分的崔烁心里一横,右手猛的松开了剑柄,掌心浮现了一朵幽暗之火,以迅雷之势猛的扣住了秦宇的左手。

  “砰砰砰!”

  连续数道震响轰然炸开,而崔烁身穿的防御光幕浮现的瞬间,竟轰然崩裂,两道惊雷之声响彻天际。

  崔烁的身体急剧一颤,双目瞪的滚圆,眼中残留着无尽的惊恐,轰然倒地……

  一击击毙!

  整个决斗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倒地身亡的崔烁。

  就在众人震惊之时,一道尖锐的之声突然响起:“大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