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一十章幻境??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第五百一十章幻境??

  对于幻境,秦宇自认为应该已经能免疫了,毕竟,道鸿的那个幻境里的生死离别让秦宇记忆深刻,也让他的心境得以蜕变。

  正是因为有道鸿的幻境经历的缘故,秦宇认为一般的幻境对他没用了。

  可当看到四周情景时,秦宇不仅呆如木鸡,在他的身旁,星辰子、陆雨寒、大道子等人赫然在列,除了他们,还有着七十位青年男女,总共八十一名青年男女站在一个以青玄石铺垫而成的广场之上。

  当看到前方的云山雾罩、层峦叠嶂的山脉时,秦宇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怎么可能!!

  让秦宇难以置信的是,前方的山脉赫然就是阴生阳死宗…只不过,眼前的阴生阳死宗不再是废墟,一改之前的死寂变得栩栩如生,这让秦宇有些恍惚,之前难道都是幻觉?阴生阳死宗并没有被灭?

  “怎么回事??”十一人面面相觑,皆是看出了对方的震惊和无法置信。

  不仅是他们,就连其余的七十名气质极其非凡,浑身流露出无比尊贵之感的青年男女也是满脸惊奇,不过,他们的惊奇是秦宇等人。

  “你们是谁??是怎么进入生死秘境的??”一名身着金线织成的薄衣青年扫过秦宇十一人皱眉说道。

  “这是幻境?好强的幻境!竟如此真实。”天魔子看了眼这金衣青年,大声嚷嚷。

  “是啊,也不知这阴阳仙宗昔日有多么强盛,竟能让我们在幻境中相遇…”大道子封炎也点头说道,说着,他索性走到了那满脸阴沉的金衣青年面前,歪着脑袋好奇的打量着。

  秦宇扫过四周,目光最后落在了来历不明,清一色的半步道境的七十人身上。

  说实在的,秦宇也认为这是幻境,毕竟,阴生阳死宗已经被灭,可眼前,这阴生阳死宗竟然依旧存在,这让秦宇断定这是幻境。

  “找死!”那金衣青年勃然大怒,被大道子这般看猴子般打量着,彻底激怒了他,他抬手便是一掌劈向大道子。

  令秦宇十一人惊惧万分的是这金衣青年的右手竟爆发出了百丈金色剑芒,直接粉碎了空间,带着无尽毁灭之力斩向大道子。

  近距离的大道子只感觉浑身毛孔倒竖,致命的危机感令他骇然至极,没有任何犹豫,想祭出自己的次仙兵,可让大道子惊惧无比的是神识无法探进纳虚戒中。

  危急时刻,大道子体内罡气汹涌,以道之力凝聚出了强大的防御罩。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伴随着刺耳的震荡波凶猛扩散,秦宇等人全部被这震荡波震退。

  大道子身体如同陨石般倒飞,而他凝聚出的防御罩早已蹦散…看着弥漫在空间中的血雾,又看着远处爆裂的大山,秦宇十人满脸凝重。

  这可是大道子,大道仙宗的少宗,实力极其强横,却连这半步道境的金衣青年一击都无法抵挡??

  星辰子、天魔子、瑶池圣子等人全部都脸色凝重起来,大道子的实力他们自然清楚,就算他们对上也要两败俱伤,更不用谈一击重创大道子。

  感受到这些青年男女的敌意,都情不自禁的想祭出兵器,可让他们暗暗叫苦的是兵器竟然无法祭出。

  就连秦宇也是心中一沉,不管是天旨、蛟龙弓、防天盾、还是杀刃皆是他的杀手锏,有着这些兵器存在,秦宇面对任何道境之下的修士皆是不惧。

  但现在,兵器全部都无法祭出让秦宇不仅戒备起来,若是寻常半步道境,秦宇根本用不着担心。

  但这些人来历不明,且一击就能重创大道子,足以引起秦宇的重视。

  而且,让秦宇心中惊疑不定的是,逐荒似乎进入了沉睡中,又或者沉入了某个境界中,根本无法和其交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不是幻境,那这七十人来自哪里?若是幻境…这又算哪门子幻境??”秦宇心中沉思。

  幻由心生,一般而言幻境都是争对个人的心魔而成立,可现在,星辰子等人全部都在这里…这又算什么幻境?如果是幻境,那么,星辰子等人也是虚幻的??

  秦宇扫了眼身旁的星辰子、陆雨寒,发现他们也是满脸沉思,在秦宇看去时,陆雨寒也微微转头看向秦宇。

  四目相对,陆雨寒神色冷静,目光沉着,直直的盯着秦宇,看的秦宇心中一跳。

  “这绝不是幻境!就算是,那么陆雨寒绝不是虚幻的。”秦宇心中断定。

  “这到底是什么幻境?什么时候半步道境都这么强了?”一旁的天魔子惊声喃喃,他现在也是困惑之际,分不清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可突然冒出的七十人让他觉得这是个幻境。

  “幻境?那我就让你们在幻境中死去!”那金衣青年冷哼一声,身着的金衣光芒大盛,右手化作了一柄金色利剑,剑芒达百丈,气势冲天。

  “慢着!”一道冰冷之声响起,说话者是人群中一名身着黑白道袍的女子,女子满头长发高高盘髻,将那近乎完美的五官全部露出,不的不说,这是一个姿色可和陆雨寒媲美的绝美女子。

  不过,陆雨寒跟这道袍女子的气质为两个极端,陆雨寒透着脱俗的仙气,而道袍女子则流露出了仙风道骨之味,仿佛食天地之精华、抿琼浆之玉液成长的。

  “夏师姐,让我杀了他们,反正有九次淘汰,将他们杀了我们可以直接进入主宗里。”那金衣青年似乎极其敬畏这道袍女子,右手所化的金色利剑,剑芒冲霄,但并没有发动攻击。

  姓夏的女子撇了眼金衣青年,目光淡漠的扫过秦宇等人。

  秦宇十人心中大惊,被这姓夏的女子目光扫过,他们浑身毛孔都在倒竖,仿佛,这一道目光蕴含着无边力量一般。

  好恐怖之人!众人皆骇。

  “你们是什么人?来自哪里?怎么进入生死境的?”夏姓女子红唇微起,话语如珠,连续问出了三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