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零四章你很紧张?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第三百零四章你很紧张?

  和身面的荒凉、满目苍夷相比,秦宇前方,绿油油的草原覆盖着整个大地,勃勃生机之力弥漫在草原之上,在视线之极,隐约可以看到一条小溪,小溪蜿蜒不知流向何处。

  秦宇看了眼前方,又看向后方,眉头微皱。

  “这神秘空间到底蕴含着何种秘辛?”秦宇看了看后方一望无际的荒芜,又看向充满生机之力的草原,脑海里隐约扑捉到了什么,但仔细去想,又什么都扑捉不到。

  “草原,荒芜之地……生机……也就是说我身后的荒芜中蕴含着某种力量么?是否这力量我无法察觉的到?”秦宇呢喃自语。

  这时,秦宇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道精芒,他神色骇然的环顾四周,呢喃:“这是某个阵法……这和当初在炼塔第七层的一样?”

  秦宇脑海里浮现了一条条巨大的沟渠,因为时代久远的缘故,那些沟渠早已干涸,但从那石碑之下的一滴精血就可得出那巨大沟渠中,昔日流着数不尽的凶兽鲜血。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和炼塔第七层的可谓是异曲同工,甚至,这里的更加玄妙。

  当初,在炼塔第七层秦宇能看到数不尽的尸骨,但在这里虽然也多,但都局限于后方,而在这绿油油的草原之上,看不到任何尸骨。

  沉吟许久,秦宇朝着前方疾驰而去。

  半刻钟后,秦宇到达那小溪旁,让秦宇心中骇然的是这小溪中流的并非水,而是散发着浓浓生机之力的木源灵液!

  “整条小溪都是木源灵液?”秦宇心惊,犹豫了片刻拿出玉瓶,准备收集木源灵液。

  “不对,苏凡曾叮嘱过这里有危险,可我除了感知到有人暗中有人外,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而苏凡不存在会骗我才对……”秦宇呢喃,沉吟许久,他唤出了玄武铸鼎,尝试着收集木源灵液,看看能否引出暗中之人!

  在秦宇收集了整整一瓶木源灵液后,那暗中之人依旧未出现,再次仔细感知,那股被盯上的感觉依旧存在,秦宇思忖许久,朝着前方疾驰而去。

  片刻后,秦宇看到了大片的木源灵草,他毫不犹豫的收集了一大堆丢入纳虚戒里。

  “恩?”秦宇眉头皱的更紧了,那暗中潜伏之人依旧没有出现,更没有苏凡所说的危险。

  “到底怎么回事?”秦宇皱眉,他看着小溪所流的方向,沉吟许久后,朝着前方急速飞去。

  这一飞,足足飞了近五日,而五日秦宇最少飞行了三万里,一路上,他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小溪,这些小溪以某种规律汇集成一个个小湖泊。

  这让秦宇心惊不已,他猜测这些湖泊应该是等同于阵子,无法想象这是个怎样的阵法!

  当飞行了近五万里时,秦宇这才看到了草原的彼岸!

  可在看到草原的另一边情景时,秦宇身体急剧一颤。

  在草原的另一端,竟是一片火海,虽是在视线之极,但秦宇能看到高温令空间都扭曲,热浪宛如惊涛骇浪一重又一重的冲向天际。

  而让秦宇浑身毛孔发炸,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的是,在草原和那火海接壤之地,秦宇看到了一座斜倒在大地上的石碑,石碑已经破损,但上面有着一字让秦宇心中骇然至极。

  “镇!”一个古老的字,却勾起了秦宇尘封许久的记忆。

  “镇古……”秦宇呢喃,他清晰的记得当初在兽葬森林深处的那块残缺石碑,而那里用雷霆之火镇压了逐荒的一滴精血……

  此时,虽然这石碑只有一个“镇”字,在和那“镇古”石碑的镇字一模一样,也就是说……

  这里是逐荒的另一个镇压之地!

  得出这个结果的秦宇不仅倒吸了口气,内心的震惊久久无法平静,一滴血就用雷霆之火镇压,而这里又镇压的是逐荒的什么?

  秦宇隐约猜测这里镇压的逐荒必定比那滴精血更恐怖!

  无法想象昔日逐荒巅峰时期强到何种程度,竟让道鸿花费如此心思分开来镇压!

  而这般镇压之后,逐荒竟还未被炼化……有可能还会重新崛起,这让秦宇难以置信,不得不说,逐荒在他体内的那几年,让秦宇对逐荒没有任何敬畏之心,甚至……都没将他放在心上。

  此时得到的结果,令秦宇震撼万分,他实在无法想象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竟有着如此辉煌和恐怖的过去。

  “是否,那暗中之人是逐荒?逐荒的另一个残魂?也就是说……逐荒要挣脱这恐怖阵法了?”这个念头生出令秦宇倒吸了口气,他甚至觉得暗中之人就是逐荒,他在暗中审视着自己!

  “等等,或者说,逐荒早就挣脱了阵法?是秦家先祖将逐荒再次镇压?”秦宇联想到了死亡天幕上空的雷云,心中揣测。

  具体怎样,秦宇无从知晓,而现在,他只想快点离开此地,如果那暗中之人是逐荒残魂的话,应该发现了右掌的手印,一旦他发动攻击,秦宇也没有把握能逃出生天。

  想到此,秦宇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数日后,当秦宇经过一个湖泊时,身体如遭雷击,猛地停顿下来,他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另一边的湖泊,准确的说是盘坐在湖泊旁,头戴斗笠的黑衣人。

  秦宇无法看清这人的模样,但通过体型可以得出,这是位佝偻老者,而老者手持一根木制鱼竿,鱼竿一端伸入水中,似乎是在垂钓着。

  单从身形秦宇就能确定,绝非是百炼古宗和道魔宗的弟子,也就是说……这老者很可能是……

  秦宇只感觉浑身血液倒流,脑海里浮现了无数种念头。

  “小友,你很紧张?”突然,老者抬起了头,平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