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190.第两千一百九十章 老伯!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22 20:27:22|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虽然天地无始宗没有外门,但外山却极大,毕竟,整个天地无始宗弟子们的坐骑都会放在外山来饲养。

  而且,在外山还种植着诸多药田,都专门的修士负责种植。

  秦宇走马观花的查看了一番。

  他发现外山饲养的都是幼兽,有专门的人放养。

  这些幼兽里不仅仅只有烈神,还有诸多其他种类的凶兽。

  秦宇一路沿着大道查看,抛开一切,这些放养幼兽之人都过的闲情逸致,倒也潇洒自如。

  因为在在天地无始宗的外山都有着各自的任务,没有利益就没有勾心斗角,所以,整个外山都呈现出了祥和之意。

  诸多外山弟子都是成群结伴,有说有笑。

  一路走马观花,秦宇累了,索性爬到了一座山脉之上,坐在山脉上,俯视着一望无际的外山,将外山的情景都收入眼底。

  不知为何,坐在这里,一览整个外山,让秦宇微微浮躁的心平息下来,最后,心平如水的欣赏着这片美景。

  自从重生以来,秦宇对力量极其渴望,所以,成长之路不曾停歇半步。

  所以,像这般情况悠闲的时光少之又少。

  今日有着闲趣停歇下来,秦宇也很享受这样短暂的时光,索性斜躺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双手枕着头,望着上空,听着远处传来的幼兽嬉戏之声。

  “咩~”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道老牛长叫声响彻天际,这声音非常有洞穿力,也打断了秦宇的思绪。

  秦宇连忙站起,朝着山脉盯上走去。

  不一会儿,秦宇看到了一头老牛边吃草边缓慢行走着。

  这老牛看起来和世俗中水牛相差无几,浑身布满着灰白色鬃毛,两只牛角粗大而尖锐。

  “奇怪了。”秦宇打量着远处的水牛,发现这水牛并无特殊,不管是外形还是气息都和世俗中的水牛一样。

  出现在天地无始宗的,怎么可能会是普通的水牛?

  秦宇想着,朝着水牛走去,他倒想看看这水牛是怎么回事。

  很快,秦宇来到了水牛旁,打量着老水牛,发现这老水牛还真是普通的老水牛。

  “有意思。”秦宇打量着水牛,不仅诧异道。

  没想到在这上神天前十的宗门竟能够看到这般的世俗之物,也不知是谁饲养的。

  “骑上去试试?”秦宇看了眼老水牛宽厚的背部,不仅想骑上去试试。

  “这位小哥面生的很啊?”就在秦宇蠢蠢欲动之时,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

  秦宇转头,却看到一名衣着朴素的老者健步如飞的走来。

  嗯?

  秦宇看着这老者不仅诧异了,这老者身着灰色麻衣,腰上缠着一个树皮扭成的腰带,腰间插着一把柴刀,整个人一副山野老农打扮。

  这…

  秦宇看着这老者,脸上更是诧异了,他发现这老者竟然看起来也普通无奇。

  仿佛,就是世俗中一个山野老农,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了。

  可如果这里是世俗的话,秦宇也不会多想,但这里是天地无始宗啊,上神天前十的宗门,怎么会有这般之人??

  有传闻顶级强者都脾性怪异,莫非,这老农也是其中之一??

  秦宇心中思忖,随即,他抱拳道:“这位老伯,我刚来天地无始宗,所以才会觉得面生。”

  “原来如此,你在外山负责哪一块?”老农诧异道。

  “还没给我安排,我无聊之下,就来转转了,对了,老伯你这是…”秦宇望着老农,疑惑道。

  “呵呵,是疑惑为什么在天地无始宗会有我这样的人吗?”老农哑然一笑,似乎看出了秦宇所想。

  秦宇点头。

  “等久了你就不会这样想了,这在天地无始宗算是正常不过的了,有人倾尽一生不择手段的去追求道之彼岸,追求永生,但也有人只是想平淡的过完这一生。”老者笑道。

  秦宇愣住了。

  老者所说竟让秦宇有股无法反驳。

  是啊,无数生灵毕生都在追逐着实力的巅峰,追逐着永生,但同样,为何就不能有人只追求平淡的生活?

  一样的米养出百样的人,每个人的追求不同,这世间上并非是所有人的追求都一样啊。

  想到此,秦宇心有感慨,双手抱拳道:“老伯,受教了。”

  “呵呵,只是每个人的追求不同,所以,路就不同了,我们的追求不同,所以你可别学我。”老者随和笑道。

  秦宇点了点头,他看向前方,道:“老伯,在天地无始宗有很多像你这样的吗?”

  “有,但不多,大多都是蒙祖上余荫,得到了天地无始宗的庇护,所以才能在这里逍遥自在。”老者道。

  “原来如此。”秦宇明了。

  “好了,小哥,我要回去了,有时间可以过来坐一坐,这里的风景不错,可以开阔心胸,一扫心中郁气,对修炼有益。”老者没有多逗留,便拿起了牛绳,牵着老水牛缓慢离开了。

  秦宇目送老者离开,心中不仅感慨,在这上神天前十的势力里,竟然有这般看透一切之人,倒真是难见。

  不知为何,秦宇发现和这老伯随便交谈了几句,心里莫名的宁静下来。

  仿佛,老伯虽然是普通人,但一言一行中似乎带着某种宁静的力量,让人放下一切包袱。

  “在这熙熙攘攘的世间,如老伯这般之人,当真罕见啊。”秦宇心道。

  突然,秦宇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道:“对了,老伯,不知怎么称呼?”

  “哈哈,称呼只是称呼,仅此而已,你就叫我老伯也是称呼。”老伯牵着老牛,头也没回的道。

  称呼只是称呼,老伯也是称呼。

  秦宇愣了下,看着逐渐消失的老伯,秦宇总感觉这老伯虽然没有修为,但心境却非同寻常。

  “罢了,先回去,继续等待吧。”秦宇想着,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