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939.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洗下酒杯!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众人听闻元蛟的话,都不动声色,但心里都知道元蛟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谁都不会去冒然多说什么,元蛟和秦宇的身份都无比尊贵,他们自然谁也不会去得罪了。

  拿出一壶酒后,元蛟给自己倒了半杯后,便给了他右边之人,示意往右边传过去…

  每位妖孽都自觉的倒了小半杯,右传向右边之人。

  随着倒出的酒越多,整个房间里的酒香越发浓郁,让人惊奇的是,这酒香让人闻后竟有股神清气爽,神魂都感觉舒畅般的感觉。

  “这是什么酒?”妖孽们满怀期待,若非是元蛟还没端杯,只怕全部都已经品尝起来了。

  酒壶不大,每个人都倒了小半杯,最后,正好轮到黄金牛时,酒壶里的酒已经空了。

  “这位道友,酒已经没了。”坐在黄金牛左边的男子平缓说道。

  黄金牛并未说话,他喝过的酒多如牛毛,而从气味来看,这酒虽珍贵,但比起他所喝过的好酒还是差了不少。

  所以,他对这酒并无多少兴趣。

  当然,黄金牛自然看出这元蛟是有意在争对着秦宇,想让秦宇难堪。

  “三位,此酒只有这么多,只能怪三位没有口福了。”元蛟淡淡的撇了眼秦宇,道。

  他所说的三位正是黄金牛、秦宇以及季天。

  季天干笑几声并未多说什么,元蛟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而他自然也不会去插手。

  至于秦宇看都没看元蛟,自顾着品尝着美食。

  元蛟此举在秦宇看来无疑是幼稚之举,他也懒得和元蛟计较。

  元蛟看到秦宇直接无视了他,神色带着一份阴鸷,但很快一闪而过。

  不知为何,秦宇越这样,他就越想让秦宇难看,越想压一压秦宇的气焰。

  而在这之前,他需激怒秦宇。

  “此酒名为太禧白,取天山之水酿造而成,澈底澄莹,浓厚而不腻,乃酒中绝品,其酒中蕴含着天山之气,但但酒香便能蕴养人之神魂…此酒在整个须弥天也找不出十壶,这半壶的价值堪比鸿蒙至宝…”元蛟话语浑厚说道。

  众人听闻心神一震,他们之中有不少人对酒的了解并不多,可听闻到半壶堪比鸿蒙至宝时,一个个内心都震惊无比。

  “多谢元兄!”

  “多谢元兄!”

  “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之酒,今日能品尝到实属幸事啊。”

  ……

  众多妖孽们纷纷感激道,虽然知道元蛟这次会拿出来的原因,但不管怎样,他们还是感激元蛟,因为这般的酒可谓是可遇不可求啊。

  “倒不用多谢,只能说你们是有口福之人。”元蛟哈哈大笑,说着还不忘撇了眼秦宇。

  “好了,大家尝尝这太禧白吧,看看比起猴儿仙酒如何?”元蛟道。

  早已迫不及待的众人纷纷端起了酒杯,细细品尝起来。

  “好酒!!”

  “这就是太禧白?比起猴儿仙酒,这太禧白的味道更胜一筹!”

  “是啊,特别是在回味方面,由淡转醇,回味无穷。”

  “好酒可遇不可求啊,能够品到太禧白,不虚此行啊。”

  ……

  众人沉浸在太禧白中,难以自拔。

  元蛟看到众人的神态,脸上露出了一份满意之色,虽然将这酒拿出来分享出去,让他肉痛不已。

  但看到众人这般模样,元蛟也觉得值了,想着,他撇了眼秦宇,在这种情况下,想不馋都不行吧?

  却不想,秦宇依旧一脸的淡然,似乎对于这酒根本不屑的模样。

  “呵呵!”

  秦宇越这样,元蛟越觉得秦宇是装的,想到这,他心里暗爽不已,沉吟少许,元蛟看向了小灵尊,道:“厉道友,此酒比起你喝过的猴儿仙酒如何?”

  小灵尊眨了眨眼,看了看杯中的酒,道:“差不多吧…这酒也不错,但玄丹师的猴儿仙酒也不错。”

  元蛟晒然一笑,认为小灵尊故意如此,随后,他由看向了厉狂海道:“厉道友,此酒比起你喝过的猴儿仙酒如何?”

  厉狂海沉吟许久,才道:“如果从酒力来看,这太禧白更胜一筹,而在味道上,各有千秋吧。”

  “虽然没喝过厉道友喝过的猴儿仙酒,但这酒,绝对是我喝过的酒中之最,多谢元兄了,让我等有幸品尝到如此美酒。”一名青年双手抱拳道。

  “不过半壶酒,也算不了什么,唯一可惜的是酒有限,三位道友未品尝到了,也算是憾事了。”元蛟点头,扫过黄金牛、秦宇、季天三人道。

  “哈哈,这般的酒说不定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三位道友没有品尝到确实可惜了。”

  “我这杯中还有一小口,哪位道友如果想的话,我可以让给他。”有位妖孽半开玩笑的道。

  季天脸色抽动,心里有些无奈。

  这时,秦宇突然动了,他将黄金牛和季天的酒杯都拿到了他酒杯旁,随后,秦宇拿出了一壶酒。

  众人皆是看向秦宇手中的酒,露出了好奇之色。

  可接下来,秦宇所做让他们傻眼了,只看到秦宇拿起酒壶给三个酒杯全部都倒满了酒。

  “哗哗!”

  酒声清脆动耳,浓郁的酒香四溢开来。

  嗯?

  众人闻到这酒香之后,纷纷一震,皆是露出了疑惑之色,他们发现这酒香竟和之前的太禧白几乎一模一样…

  “这…这也是太禧白??”妖孽们脑海中都露出了这么个念头。

  就连元蛟也有些发懵,这酒香确实和太禧白差不多,甚至,这酒比他的更香醇一点。

  就在众人发懵时,秦宇直接端起了酒杯,将杯中的酒洒向后方地面。

  瞬间,整个房间里的酒香更浓了。

  “玄丹师,你这是……??”厉狂海看着秦宇将三杯酒全部都洒了,不仅满头雾水的道。

  “洗下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