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09.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两个选择!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风轻云淡的声音回荡在上空。

  汇集着数千名弟子的庭院瞬间寂静,所有弟子都未回过神来。

  足足过了近十息时间,众人才醒悟,纷纷转头看向了声音来源方向。

  而坐在秦宇旁边,之前勾肩搭背的李锻刀愣愣的缓慢转过头,呆呆的望着秦宇。

  和秦宇一桌的其他几名修士也全部如此,他们醒悟之后,全部都离开了桌子,之前还谈笑风生,以师兄弟相交。

  到了这时候,一个个跑的比谁都快,生怕引火烧身。

  所以,整个桌子只剩下了秦宇以及李锻刀。

  李锻刀瞪着秦宇,脸色变幻,他想走,可总觉得之前相谈甚欢,这个时候如果走了…他人如何看待他李锻刀?

  所以,李锻刀硬着头皮继续坐在原地。

  整个庭院里的弟子全部都盯着秦宇,一个个露出了回忆之色,似乎是在搜寻记忆里有没有关于秦宇的面容,看看是否能够认出秦宇。

  与此同时。

  跪地的林问仙想继续磕头,但被一股力量拖住了。

  坐在中心部位的金麟和灵木子两人都有些发呆,看着缓慢站起来的秦宇,两人想说什么,但秦宇的目光淡漠的撇了眼两人,两人浑身一震,连忙闭上了嘴。

  秦宇缓慢走向林问仙,到达林问仙身旁时,看了眼血肉模糊的林问仙,平缓道:“你做的很对,但你也要记住,依靠任何人的最终目的是强大自己。”

  说着,一股力量强行将林问仙托了起来。

  而后,秦宇不顾林问仙感激的目光,转头看向了站在面前,右脸肿成酱紫色的范云,道:“考虑清楚了么?”

  “你是谁?”范云盯着秦宇,话语含糊不清的道。

  “你无须管我是谁,你先考虑我之前说的话。”秦宇平淡道,缓慢走向范云。

  旁边剑道一脉的弟子迅速的出现在范云身边,目光不善的盯着秦宇,有弟子直接冰冷道:“小子,想为他人出头,也先看看自己是否有这个资格。”

  因为秦宇现在的修为是仙境巅峰,在他们紫府圣境眼里和蝼蚁没多大的区别。

  秦宇看都没看剑道一脉的其他弟子,目光盯着范云,道:“是你主动说出,还是磕到你自己愿意说出?”

  “拿下他!”那剑道一脉的弟子勃然大怒,两名紫府圣境的弟子应声出手,直接抓向秦宇的肩膀。

  “住手!”灵木子猛的站起来,低声喝道。

  “他乃我丹道一脉的丹师,休得动手。”金麟也开口了。

  虽然秦宇的目光让他们闭嘴,但这个时候,他们如何愿意看到秦宇受到攻击。

  换句话说,他们是不想让事情闹大,一旦攻击了秦宇,他们死的可能性极大啊。

  当初在传道广场的事,他们还心有余悸。

  “嗯?”

  之前还认为秦宇是不自量力的弟子们都露出了诧异之色,这次聚会虽然才开始,但灵木子和金麟几乎成了焦点。

  如果聚会继续进行下去,两人势必会被众多弟子包围。

  金麟的名声或许还不大,但灵木子的盛名早已在宗内传开了,本以为这般的聚会根本不会参加,没想到竟然来了,所以,他人如何会放弃这个结交的机会?

  而现在,灵木子开口了,让所有人不得不重视了。

  就连项天龙也抬头看向灵木子,又看了看秦宇,眉头微皱起来。

  剑道一脉的弟子也停止了攻击,纷纷看向灵木子,对于灵木子他们自然也知道,更别说,灵木子带了“丹道一脉”四字了。

  在双神宗六大脉中,丹道一脉虽然名列第二,但在宗内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宁惹战神不惹丹道。

  很多弟子都以结交丹道一脉之人为荣,很少有人会去得罪丹道一脉弟子,更别说如灵木子这般四代翘楚了。

  所以,灵木子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开始重视了秦宇。

  “灵丹师,你也看到了,并非我们争对他,而是他有意羞辱范师弟。如果现在他退下,此事权当没发生,如何?”一名剑道一脉弟子看着灵木子大声道。

  虽然秦宇的话让剑道一脉的人恼怒,但念在丹道一脉的份上,他们会选择隐忍下来。

  这也是为什么一个人的背景重要的缘故。

  换句话说,林问仙今日会被百般刁难、羞辱,就是因为他乃一介贱奴爬上来的,所以,众人都不放在眼里。

  灵木子闻言看向了秦宇。

  但秦宇看都没看灵木子一眼,而是盯着范云,道:“你还有十息时间考虑。”

  庭院里的六脉弟子们全部都瞪大了双眼。

  这和他们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啊,他们本以为灵木子出面了,秦宇不会在来掺和此事了。

  毕竟,灵木子的身份放在丹道一脉,等同于项天龙在战神一脉,寻常弟子根本不敢不从。

  可现在,秦宇看都没看一眼灵木子,依旧我行我素,让他们都惊疑不定起来。

  特别是看到灵木子看着秦宇,似乎是在争取秦宇的意见时,他们更是难以置信起来。

  “十!”

  “九!”

  “八!”

  ……

  在众人惊愕之时,秦宇平缓念到,剑道一脉的弟子神色微凝,他们时不时的看了看灵木子,又看了看秦宇,举棋不定。

  “一!时间到了,告诉我,你的答案!”秦宇缓慢踏出了一步,盯着范云,道。

  范云也察觉到了异状,但他如何会说出那人的身份,至于跪下磕头,那更是不可能的了。

  “既然你不回答,那我当你是选择第二种吧。”秦宇道,话语未落,秦宇猛的开口,喝道:“跪下!”

  “砰!”

  瞬间,被剑道一脉包围的范云只感觉一股磅礴的威压包裹全身,他双膝一弯,膝盖狠狠的撞击在青玄石之上。

  因为力道极大,膝盖骨都爆裂了。

  “啊!”范云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之声回荡在上空。

  所有弟子全部都呆如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