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07.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磕头!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那青年弟子承受离人屠的一巴掌,嘴中牙齿爆裂,直接飞流出去,撞击在庭院墙壁之上。

  而离人屠那精致的脸上透着一份煞气,道:“你们在背后怎么说,我管不着,但他林问仙是我离人屠的男人,谁若敢在我面前羞辱他,那么,最好先掂量一番!”

  离人屠说着直接牵着林问仙的手,要离开。

  众人都没想到离人屠会发飙,更没想到离人屠会动手,看着那躺在墙角,满脸是血,差点没昏迷的弟子,又看了看离人屠。

  “范师弟!”待有人反应过来后,一名约莫青蓝衣袍的修士浮现在那年轻修士身边,将他扶了起来。

  当看到离人屠和林问仙试图离开时,那青蓝衣袍修士厉声喝道:“拦住他!!打伤来范师弟就想走?莫非当我剑道一脉无人?”

  话语未落,上百道身影浮现,拦住了离人屠和林问仙,一个个面露怒色。

  “打了我剑道一脉大长老的玄孙范云就想一走了之?”有剑道一脉的弟子冷冷的盯着离人屠,怒声喝道。

  众人闻言神色都变得怪异起来。

  没想到那青年的身份还如此尊贵,竟是剑道一脉的大长老的玄孙,只怕…这事没这么简单就过了。

  至于是谁推了那范云,谁也无法去查证了,但现在,离人屠扇了范云,而且还是当着数千人的面,这事绝不会善罢甘休。

  坐在最外围的秦宇目光注视着离人屠,神色有些复杂。

  听到离人屠那句“他林问仙是我离人屠的男人”,秦宇情不自禁想到了一道倩影。

  当初…她也为了自己,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了这句话,也不知,现在她怎样了…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秦宇便压下了,注视着离人屠和林问仙,他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前几日,秦宇就疑惑了为什么林问仙能有资格来参加这聚会,此时看来,这一切应该是有人有意为之,那范云被人推了一把,亦是在算计之中。

  而那人可谓心狠手辣,专门找了这范云,剑道一脉大长老的玄孙。

  凭范云的身份,如果处理不好的话,离人屠应该不会有多大的事,但林问仙绝对是不死也要废。

  与此同时。

  离人屠拉着林问仙,盯着挡在面前的上百人,精致的脸上一片冰冷,面对这百余人,她毫不畏惧的道:“剑道一脉是仗着人多么?”

  “人多?呵呵,战神一脉乃双神宗第一脉,我剑道一脉不过第三,哪里敢和你战神一脉比人多?但不管你是战神一脉还是什么,打了人就应该要给个交代。”一名弟子走出人群,盯着离人屠,争锋相对的道。

  “我看谁敢拦我。”离人屠懒得多说,浑身气势爆发,直接带着林问仙强行冲出。

  但范云身份非凡,剑道一脉的人如何会轻易让离人屠离开?全部都爆发出了气息,强行阻拦。

  “想…想走?贱…贱人,竟敢扇……”那范云已经被人扶起,面目狰狞的看着离人屠结结巴巴的道,他的右脸已经肿的很大,嘴里不断有鲜血涌出。

  “够了!!”一直静观其变的项天龙突然开口了。

  “这次聚会的目的本就是为了六脉融洽,你们这般成何体统?此事之中有着误会,该交代的交代,何必要兵戎相见?”

  “两人都各退一步,范云虽有错在先,但离人屠你出手太重,给范云道个歉,此事就这么算了吧。”项天龙道。

  “道…道歉?休……”范云含糊不清的道,但话未说完突然愣了下,随后,他突然转头看向林问仙道:“我…我不…不要她…她的道歉…我…我…要他跪下来道歉…都…都是这男宠引…引起的。”

  其他弟子神色微变,之前他们就猜测这其中是有阴谋。

  此时看来,确实是有人有意要争对林问仙了。

  离人屠眼中寒芒四射,直接祭出了一柄七尺长剑,冷声道:“挡我者,后果自负!”说完,她直接催动了七尺长剑试图杀出重围。

  “离人屠,就算你是战神一脉五代天赋名列前十又如何?莫非你认为凭借你仙境巅峰的修为能够战胜紫府境?”有修士冷笑道,嘲笑离人屠的不自量力。

  而挡住离人屠的百人浑身气势全部笼罩离人屠和林问仙,在离人屠发动攻击之时,其中一名紫府五重的修士直接展开了攻击。

  “今日,这男宠若不道歉,休想踏出此地半步。”剑道一脉有弟子叫嚣着。

  而离人屠和那紫府五重的修士展开了攻击。

  离人屠虽然天赋惊人,但两者修为相差太多,根本不是剑道一脉弟子的对手,如果不是刻意留手,只怕离人屠已经战败。

  “等等!!”就在两者交战之时,林问仙突然大喝道。

  他脸色惨白,脸上的在乱颤,眼中弥漫着浓浓的不甘之意,他如何看不出这一切都是在有意争对着他?

  现在这种情况,如果自己不道歉,剑道一脉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而现在离人屠明显不是那剑道一脉之人的对手,这样下去,只怕会受伤!

  林问仙宁愿自己跪下道歉,也不愿离人屠受伤!

  “砰!”

  林问仙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林问仙自然懂,但他别无选择。

  满脸死灰的他直接对这范云磕头,边磕头边道:“对不起。”

  “砰砰砰!”

  林问仙磕头的力道很大,地面都发出了沉闷之声。

  当他抬起头来时,额头已经头破血流,狰狞的脸上挂满红色的泪痕,眼中一片透红,几乎能滴出血来。

  “问仙!!”交战的离人屠看到林问仙的模样,痛苦大叫,她想去扶林问仙起来,但被缠住的她根本无法脱身。

  “我不管今日是谁在设局,我离人屠若不血洗,誓不为人!”离人屠撕心高喝。

  而林问仙磕完三个头后,便站了起来,看向范云,道:“可以放我们走了吗?”

  “可…可以?我…我只让你磕…磕三个了??”范云狞笑道。

  最外围的秦宇眉头微皱,眼中带着一抹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