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757.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赌局!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不管在哪里,兽囊都不是珍贵之物,丢了没关系,可兽囊之中的人却有关系啊。

  当初在进入四九宗之前,秦宇将卧龙道家之人全部都放了出来,唯独将逐荒留在兽囊之中。

  现在,彻底醒悟过来后,秦宇才想起了逐荒。

  却发现兽囊不见了。

  也就是说,逐荒又跑了!

  这让秦宇心中极其不甘,原本留着逐荒是想从他身上挖掘更多,却没想到会出这个意外,竟放虎归山了。

  “希望那兽囊是秦白将我埋葬时带走的!”深吸了口气后,秦宇低声呢喃。

  如果是秦白带走了,或许能够压制逐荒,如果是被抓到这须弥天被人拿走的话…那么,真的是将逐荒放虎归山了。

  在须弥天里,逐荒极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崛起!

  长叹了口气,秦宇苦涩不已,千算万算都没算到逐荒自动送上门来后,又这样被他跑了…早知道当初就想方设法将其抹杀了。

  “终究是人算不如天算啊。”秦宇叹息。

  不过,秦宇并没有多想,事已至此,多想也无用,他心中已决定,如果下次再见到逐荒必然将其抹杀再说。

  至于下次再见,秦宇还是有把握将其压制住。

  深吸了口气,秦宇将思绪全部压下,目光落在了眼前的药田之中,神识扩散,融入地底。

  “嗯?”

  神识融入药田中的秦宇不仅愣住了。

  药田边缘的灵蚁全部都趴在那里,似乎进入了冬眠之中,和之前相比,这些灵蚁已经瘦了一大圈。

  而和这群消瘦的灵蚁群相比,那头变异的灵蚁此时竟在一个赤麟草根下啃着极凶之力,他的旁边已经有不少笼罩赤麟草根的极凶之力被他啃的干干净净。

  至于之前的神魂圣力以及包裹神魂圣力的极凶之力都被这变异的灵蚁啃完了…

  “这…这速度也太快了吧?”秦宇瞠目结舌。

  因为知道整理记忆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秦宇留下了充足的神魂圣力,觉得应该足够支撑灵蚁吞噬了。

  却没想到这灵蚁不但将神魂圣力吞噬完了,还将包裹的极凶之力也吞了,现在还不满足,直接吞包谷赤麟草根的极凶之力了。

  而且,秦宇还注意到,这灵蚁竟是不吃赤麟草根了…只吞噬缠绕赤麟草根的极凶之力。

  “有意思!”

  秦宇不仅乐了,灵蚁的变化超乎了他的想象,按这般速度下去,只怕这灵蚁会成长的更快。

  随后。

  秦宇又将神魂圣力渡入地底,将这灵蚁包围。

  感受到了神魂圣力,这头灵蚁直接放弃了极凶之力,疯狂的吞噬着神魂圣力起来,而那些萎靡不振的边缘灵蚁们,都无力的抬起头来,似乎很是羡慕这头灵蚁。

  “不错,这速度最少快了十倍不止。”秦宇仔细打量许久,发现这头灵蚁的变化极大,吞噬的速度和之前相比最少快了十倍,难怪能将那些都全部吞噬干净。

  “这样下去,应该有着极大的可能进化。”秦宇心中暗道。

  就在秦宇满怀期待的注视之时,突然听闻一道低沉响起:“这位道友,离收成只有一年半时间了,以现在这两亩地赤麟草的成长速度下去,只怕一年半之后,颗粒无收啊。”

  秦宇收回神识,抬头看了眼声音来源方向,发现一名身着黑衣青年直勾勾的望着自己。

  这青年样貌上等,目光闪烁着精光,一看就是那种头脑灵光之人,秦宇见此,平缓道:“让道友费心了。”说完,便收回了目光。

  见秦宇这般态度,那青年不仅愣了下,随后,他脸色一变,语气稍冷的道:“道友,只怕你还不知道吧,收成最少的百人,都会被直接斩杀,我见你和那位道友是换班照料药田,你这样下去,不仅仅自己要死,还会害死你那朋友啊,道友三思。”

  秦宇眉头一挑,撇了眼那青年,道:“道友,开门见山。”

  青年见此,诧异的看了眼秦宇,道:“我也不多废话了,我有一套方法可以让药虫有更多的粪便,道友可有兴趣?”

  “报酬。”秦宇又淡淡的道道,

  “道友爽快,我也不多说了,我要药田的三分之一的收成!我能保证你们的收成绝不会垫底,如何?”青年道。

  “不必了,我自有办法。”秦宇摆了摆手道,也懒得和这青年啰嗦,心神再次探入地底,看着那头灵蚁。

  青年见秦宇一口回绝,脸色顿时挂不住了,他看了眼四周,正在满头大汗引导药虫的修士,目光又落在秦宇身上,道:“道友,不是我黄峰咒你,你若不答应,你能收取到一朵赤麟花,我“黄峰”二字倒过来写。”

  以秦宇的心境,在加上轩辕星辰天生的傲骨,如何会和这般宵小之辈多说?直接将这黄峰无视了。

  黄峰脸色阴沉似水,死死的盯着秦宇,这般被无视让他心生戾气,加之,他看不出秦宇的修为,虽不知道为什么,但从之前林问仙道境一重修为,就能够得出秦宇的修为应该也不高。

  而他的修为则是道境三重,自认为高出了秦宇一大截,所以,对秦宇不免有轻视之意,现在,被一个修为低者无视了,黄峰如何不怒?

  “小子,你莫非以为在这里,就无人奈何的了你?”黄峰盯着冰冷道。

  秦宇心神盯着地底的灵蚁,并未去搭理他。

  黄峰脸色越发难看起来,他深吸了口气,冷声道:“很好,我们打个赌?就赌你一年之后,会跪着来求我。”

  秦宇收回了神识,缓慢抬头撇了眼黄峰,道:“求不求先不说,我就赌你的药田连一朵赤麟花都收取不到。”

  “哈哈!”黄峰仰天大笑,看着自己药田郁郁葱葱的赤麟草,又看了看秦宇那萎缩不振的赤麟草,张狂笑道:“好,如果我一朵都收不到,我黄峰首级双手奉上!反之,你将你首级奉上!”

  “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