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624.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是你的荣幸!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不急!”秦宇瞥了眼二号贵宾房,淡漠说道。

  从声音来看,竞拍之人的年龄应该不大,所以,是有意在这抬杠,为的是想给自己一巴掌,对于这人的心态,秦宇了如指掌。

  还有,能确定的是这人的身份必然不同寻常,否则,绝无可能敢这般。

  沉吟少许,秦宇对童狂武和倪辰道:“你们两个都离开,去配合本座演一出戏,既然此人想玩,本座不介意陪他玩一玩。”随后,秦宇开始交代。

  待童狂武和倪辰离开后,秦宇淡淡道:“竞拍需暂停,本座已派人去拿些混元精铁来。”

  拍卖会场里鸦雀无声。

  万斤混元精铁啊。

  王境混元精铁,这是百强势力都中都没几个拿得出来…没想到这次诅咒之刃竟拍出了如此天价。

  难道…这诅咒之刃当真如此珍贵吗?

  否则,这狂徒为何会执意要拍下这诅咒之刃?

  难道…这诅咒之刃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秘辛?

  一时之间,拍卖会场里修士开始放飞自己的思绪,幻想着这诅咒之刃的蕴含的大秘辛。

  “定然如此了,否则,这狂徒为何不惜去借混元精铁,都要将这诅咒之刃拍下?”

  至于秦宇说的拿,众人本能的想成了借,毕竟,拿比借说出来更好听些,否则,谁没事会将混元精铁“放”在他人身上?

  “也不知这竞拍之人又是谁,能够拿出万斤混元精铁的恐怕也绝非寻常之辈啊。”

  “这人,只怕要狂徒大出血一次了,也不知这诅咒之刃会花落谁家。”

  “敢和狂徒竞拍,此人不管是身份还是财力都是极其恐怖的,只怕,已经是站在诸天世界最顶峰。”

  ……

  听着拍卖会场的修士们的议论,二号贵宾房中的吕向阳脸上无法抑制的洋溢着笑容。

  说实在的,自从来到凌霄主城后,吕向阳听到的几乎都是关于秦宇的事,年轻气盛的他自然不平,特别是认定秦宇时冒充和神魔有关系之人后,若非是他身旁阎老不允许,吕向阳早就要当面揭穿秦宇。

  而这次,来参加拍卖会,他并没有无理取闹,所以,阎老也无法阻止。

  此时,听到四周人的谈论,吕向阳内心狂喜,只剩没仰天狂笑了。

  “阎老,我们这次带了多少东西,能换算出多少混元精铁?”吕向阳突然想到了什么,道。

  “如果全部换算的话,有四万多斤吧,但少宗主,这诅咒之刃诡异异常,而且,不值这个价,而且,宗内曾有顶级妖孽得到过这柄诅咒之刃,但不知何故将这诅咒之刃转交给他人了,却不想,又在这里碰到了。”一旁白衣佝偻老者沙哑道。

  “这个听说了,而我自然不会去染手这般邪恶之物,我见着狂徒想要,跟他玩玩而已,而他越想要,我就越要让他大出血,如果能让他最后上门动手,是再好不过的了。”吕向阳笑道,他是恨不得秦宇杀上门来,那样,他有理由让阎老动手,撕开此人的真面目了。

  “少宗主,玩玩就够了。”阎老溺爱的看了眼吕向阳,沙哑道,对于秦宇的身份,他还真没看在眼里,只不过,没必要去主动招惹别人。

  阎老本想说注意下被反被这狂徒玩了,但话到最后并未说出去,因为,如果真这样,到时跟乾坤阁说声便可,至于其他,就没必要了,只要少宗主玩的开心就好了。

  “恩!我倒想看看他能借多少,今天,我要撕了他的伪装,让大家知道这狂徒的真实身份,那时,那些被他踩在的势力只怕会将他五马分尸吧,哈哈…”吕向阳点头,冷声笑道。

  没过多久后,童狂武一道身影一闪而逝进入了一号贵宾房,正是童狂武。

  而闭目的秦宇缓慢睁开双眼,淡漠道:“一万一千斤!”

  就在这时,一道张狂的声音响起:“一万二千斤!!”

  这声音透着无尽的张狂,仿佛连天地都不放在眼中,而这声音的主人正是秦宇安排的倪辰,只不过声音改变了下。

  但声音中透着的张狂却无需特意,因为,倪辰本就是嚣张之人,只不过,在秦宇面前老实不少罢了。

  拍卖会场的修士全部都浑身一震,因为,这声音并非是源自二号贵宾房…没想到到了这关键时刻,竟然

  吕向阳愣了下,环顾四周,想找出说话者,但并未发现,而他脸上不惊反喜,道:“哈哈,这下不要出手就有人跟那狂徒玩了,这下有的戏看了。”

  “一万三千斤!”秦宇低沉道。

  “一万五千斤,这诅咒之刃,本少要定了!!”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张狂和不可一世。

  拍卖会场的修士们鸦雀无声,这已经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要知道,这诅咒之刃,以往最贵也没超过五千斤,现在竟拍出了一万五千斤??

  这两人是疯了,还是这诅咒之刃真有这价值?

  可若真有这价值,无数年来,必会被人发现才对啊。

  众人都懵了。

  “两万斤!”秦宇沉声道。

  “两万五千斤!别人怕你,本少可不怕你,比混元精铁谁多?本少倒要和你比一比。”张狂的声音回荡在拍卖会场之中。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没有去想过是不是真的拿得出来这么多,而是在想,到底是何方神圣。

  “三万斤!”秦宇厉声道。

  “三万零一百斤!来啊!看你如何找出本少。”张狂的声音回荡上空,叫嚣道。

  “四万斤!别让本座找出你!”秦宇愤怒咆哮!

  “砰!”一道爆裂之声从一号贵宾房中炸开。

  拍卖会场的修士咋舌,皆是听出了秦宇声音的愤怒和杀意。

  皆是心惊那张狂之声到底是谁,竟敢如此挑衅这狂徒!

  许久之后,那张狂之声都未出现。

  “诅咒之刃四万斤第一次!”拍卖台上老者道。

  “五万斤!!”一道笑声从二号贵宾房中传出,差点没说出你有本事来找啊!!

  一号贵宾房中寂静无声。

  “诅咒之刃,五万斤混元精铁第一次。”

  “诅咒之刃,五万斤混元精铁第二次。”

  “诅咒之刃,五万斤混元精铁第……。”

  “等等!!”

  “三次!”

  二号贵宾房中的吕向阳笑容瞬间僵硬,猛地咆哮,但已经晚了。

  “既然已经尘埃落地,那么,现在能否让这位道友拿出五万斤混元精铁?”秦宇的声音回荡在拍卖会场!

  “你玩我?”吕向阳猛地醒悟,厉声喝道。

  皞惊神四人“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秦宇抬起右手,示意四人不要冲动,淡漠道:“本座玩你,是你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