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五十二章王种道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第一百五十二章王种道

  当初听到有异族闯入深渊时,秦宇就多了个心,他实在想不出睚眦一族有什么理由会让一名道境强者冒然进入深渊。

  那时,他就猜测会不会是万重战宗,可思来想去,万重战宗更不会轻易进入深渊……但那时,秦宇心里还带着一份侥幸,希望是睚眦一族强者误入了深渊。

  可现在,得知进入深渊的是万重战宗之人,秦宇心里顿时惊呆了……而罗清月曾说过,那异族之人才刚刚凝聚成道元……也就是说刚踏入道境!

  “不可能会是他,不可能!他还没回宗。”秦宇心里五味杂陈,不断的否定着,可通过种种迹象来断定,那进入深渊,大开杀戒的人真有可能是自己的师尊……皇霆!

  “应该不是他,自己虽是他的弟子,可只有师徒之名,没有师徒之实,他不可能为了刚收的弟子以身犯险进入这凶险之地……”秦宇心里自语,回想那硕大的酒糟鼻,秦宇心里复杂不已。

  越这么想,就越觉得会是师尊,这让秦宇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他独自一人,冠以哭老人弟子之名,在这大魔天里不但没危险,反而活的逍遥自在,可若师尊进来了,这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甚至,也会暴露他的身份!

  原本,秦宇的打算是夺取三十六天罡,再从哭老人那里得到诸天九秘后,就前往深渊战场,在以万重战宗弟子的身份从深渊战场回到睚眦一族,那时,有太古契约在,也不担心睚眦一族会对他怎样。

  可现在,若真是师尊那老家伙进入了此地,秦宇如何能独自离开?

  “吗的!希望不是你,老家伙!”秦宇心里暗骂一声,不管是不是,秦宇都要亲自确定一番,随即,他神色佯装镇定,诧异的看向罗清月,惊诧道:“万重战宗?难道大魔天之外不是那睚眦一族吗?难道还有万重战宗?”

  “不知!”罗清月淡然道,似乎并不想多说。

  “真想离开这大魔天,看看外面的世界啊,那万重战宗之人竟能以道境初期修为斩杀侯爷,冲出地魔卫的围剿,可见实力极其强悍,而我们被困大魔天无数载,早已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秦宇叹息道,余光却一直盯着罗清月,心里暗暗焦急。

  罗清月和王铭目光皆是微不可查的黯然,离开大魔天,这是无数先祖的共同愿望,可如今……他们又何尝不想离开这囚笼,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清月王,那异族之人还活着吗?”秦宇继续问道。

  罗清月黛眉微皱,撇了眼秦宇,道:“你对那异族之人似乎很上心?”

  “此生能否离开大魔天都是未知数,若能从那异族那里听听外面的天地,也算能填补对外界的渴望。”秦宇平淡道,见罗清月并没有回答,秦宇内心暗急,又道:“而且……我师……哭老人曾说,想挣脱这囚笼的契机是在一个外人身上,也不知是不是这异族。”

  “什么?”罗清月花容失色,满脸的骇然,她猛地看向秦宇,道:“哭老人的原话是什么?你为何不早说?”

  “那人死了?若死了,就算你知道也没意义了。”秦宇故作无奈的道。

  “还剩半条命,哭老人到底怎么说的?”罗清月呼吸急促,那绝美的脸孔激动的透红,只不过那右脸上的刀疤更显狰狞。

  不仅是罗清月,就连王铭都身体颤抖,满脸的震惊和激动,死死的盯着秦宇。

  “你也知道哭老人疯疯癫癫,他的话,十句里面我最多信一句。”秦宇缓缓说道,心里却是大喜,就算只剩半条命也总比死了好啊,如果那老家伙真是为了自己闯进这死地……秦宇心里复杂,却是拂过了从未有过的暖流。

  “到底说了什么?”这话,是王铭说出来的,若非是极力压制,他都会吼出来。

  被困此地无数载,人人皆想离开,只要有半点希望,都会拼尽一切去争取,别看大魔天形成了各大势力,可一旦有希望离开,必将会扭成一根绳子,冲出这囚笼。

  “当初我曾问过哭老人,怎么离开这里,他的原话是说:以诸天之岁月推演,脱困指日可待,却需一人,一契机!”秦宇脸上浮现了思索之色,愣了半响后才道。

  先将那老家伙的命留着再说啊。至于之所以说是“诸天之岁月推演”,秦宇是想让罗清月,或者说罗清月背后之人更加信服,因为,诸天九秘之中有一秘术名为岁月,秦宇扯到这上面来,一个巩固自己是哭老人弟子之名,二个是坐实了这句话。

  毕竟,自己若不是哭老人的弟子,绝不可能知道诸天秘术,更不知道,还有秘术“岁月”之说。

  “一人?一契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一人指的是那异族?哭老人没说是异族之人啊?”罗清月焦急说道。

  “我后面又问了,那契机是谁,哭老人说那契机是非睚眦一族的外人,但不确定是谁!”秦宇道,至于睚眦一族的死活倒不是他关心的,至于血猿的祖父,进来了无数年,恐怕是早死了。

  “你为何不早说!”罗清月既是激动又是愤怒,激动的是终于有一线希冀脱困,愤怒的是秦宇没有早点说出,那异族若是契机,一旦死了,那岂不是永远都离不开这囚笼了?

  “我不是说了吗?哭老人说话疯疯癫癫,怎能轻信?我们被困无数年,一个异族怎会成为我们脱困的契机?难道你们相信哭老人的话?”秦宇故作诧异的问道。

  “你懂什么!”罗清月几乎是吼出来的,吼完之后,她急忙转身,朝着通往天魔内城的传送阵疾驰而去,而王铭则急速朝着城门方向疾奔而去。

  看着匆匆离开的两人,秦宇心里松了口气,不管是不是那老家伙,怕是想死都死不了了。

  但秦宇并没有就此松懈,一旦那人真是那老家伙,还要想办法救他啊,真让人头疼。

  “老家伙,希望不是你啊,否则我倒想问问你,到底是谁来救谁的?”秦宇嘀咕,但内心却莫名的感动。

  半刻钟后。

  天魔内城。

  “父亲,大事不好了。”罗清月慌慌张张的闯入天魔内城的某间府邸,惊呼说道。

  “何事如此慌张?”一名儒雅中年男子浮现在罗清月的面前,沉声说道。

  “你得赶快前往古魔郡的魔天牢,凡是异族之人都不能死!很可能是冲出此地囚笼的契机!”罗清月急切说道。

  “谁说的?”中年男子呼吸急促起来,低声道。等待了无数年,终于有脱困的契机,任由中年男子心境极高,也难以保持平静。

  “哭老人!”

  “来人!速速赶往魔天牢!保住所有异族的性命!”中年男子低声喝道,也不见有人回应,中年男子直接在抓着罗清月,道:“走,跟我去见你玄爷爷!”

  半日后!

  潜龙郡,某个群山环绕,道元之力浓郁逼人之地,战神王家,正坐落于此。

  在王家最深处,有着一道墓冢,这日,两道身影诡异浮现在墓冢前,其中一人正是王铭。

  王铭惊惧的扫过四周,看了眼身旁的佝偻老者,又眺望前方的墓碑,整个人如遭五雷轰顶。

  “先考王种道之墓!”

  短短的七个字如同七道惊雷在王铭内心炸开,内心静海欲绝。

  王种道!

  王家先祖,昔日大魔旗下四大道君之一,传闻,王家道君在那惊天一战后坐化,让王铭骇然的是,玄祖为什么会带自己来这里?

  王铭惊惧的看着墓碑,千万道思绪从脑海之中拂过。

  “将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一字不落的讲述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