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519.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心变了!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因为有了惨痛的教训,花斑兽皮青年留下了凶兽驻守这道防线。

  虽然这里压根没什么,但本能的留下了几头凶兽来镇守。

  此时,这几头凶兽和火木一样都惊惧的看着第三道防线,感受到天地在振动以及那种源自内心的嘶吼之声,一个个都面面相觑起来。

  “火木,这穷奇怎么了?”有凶兽凑上前来,询问着火木。

  火木一脸傲然,道:“不该问的就不要多问,都给我散了!”

  几名凶兽都有些不甘心,想去查看,但想到这是头穷奇时,内心本能的升起了敬畏之心,高高在上的穷奇根本不是他们能有资格查窥视的。

  待众多凶兽散去之后,火木扯着脑袋朝着盯着前方,想看看秦宇到底是怎么了,但想起之前秦宇的低吼,火木也不敢去查看,只得留在原地。

  “轰轰轰!”

  “吼吼吼!”

  这般沉闷和嘶吼之声整整持续了十天十夜才停止。

  当一切都停歇之后,火木吞了吞口水,内心有些惶恐,不敢靠近。

  又等了半个时辰,发现没有任何动静后,火木这才小心翼翼的朝着前方走去。

  片刻后。

  火木站在第三道防线之下,看着一片漆黑,强行被轰出的山洞,不仅咋舌,这可是防线,寻常猛兽都不敢硬碰,而这穷奇…竟然直接轰出了一个洞来…

  “这需要多么精纯的穷奇血脉才能够做到这一点?哎…若能追随穷奇贵客,那该多好啊?”火木坐在山洞口,时不时的张望着山洞里,但山洞里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到什么,可又不敢用神识查看。

  三日后。

  秦宇逐渐醒悟过来,全身的剧痛让他情不自禁的抽搐起来,虽然承受着非人的疼痛,但他面无表情,眉头微拧,一股从骨子中透出的戾气和凶性绽放开来。

  缓慢坐起来,秦宇看着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双手,神识探入纳虚戒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囫囵吞枣般丢入嘴中,凝视着前方,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次吞噬穷奇血脉的变故让秦宇根本没料到,之前吞噬了诸多穷奇之血,也未有这般的变故。

  “是因为完整化形穷奇,而体内已经有了穷奇血脉所导致么?可那六种力量…”秦宇神情凝重,穷奇血脉中爆发的凶性之时,体内六股力量也全部爆发,疯狂的冲击着秦宇的神魂。

  若非是秦宇神魂坚韧而强大,只怕这次冲击足以让他魂飞魄散。

  “既然这六种力量中有着凶性,那么,这六种力量中是否还蕴含着我不知道的力量?”秦宇沉思。

  自从炼制第二本尊开始,秦宇尝试过去探索这六种力量,但一无所获,却没想到这次意外激发出来了少许。

  “日后在去琢磨!”压下了心中念头,秦宇内视着体内,发现自己的肉身强大数倍不止,而且,原本散发着六彩光芒的血脉此时又多了一份赤红。

  秦宇身形变幻,化作了穷奇,发现右脚已经全部化为了兽足,浑身布满着刺猬般的赤红鬃毛,就连尾巴也长了出来,这尾巴长约半丈,形如歇尾。

  可以说此时的秦宇除了左骨翼之外,和其他穷奇没有多少差别。

  随后,秦宇又化为人形,盘坐在地,目光凝视着前方,在黑暗之中,秦宇的双眼绽放彩色光芒,他的神情逐渐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仔细感受之后,秦宇发现这次吞服穷奇之血,完全化形之后,变化最大的不是肉身、血脉,也不是实力,而是心!

  是的!

  秦宇发现自己的心竟然变了。

  这种感觉无法表述,但聆听过心的音律的秦宇却无比敏锐。

  他发现自己的心和之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切都要归咎于穷奇血脉中与生俱来的凶性,以及那六股力量中蕴含的暴戾。

  因为这七种凶兽的天性全部融入了自己的神魂之中,不分彼此!

  这些年来,秦宇的心境已经被磨练到了极致,可以说堪比诸多王境强者,能够随意掌控自己的情绪,绝不会做出冲动、鲁莽之事。

  但现在…融入了其中极凶兽的的天性之后…

  秦宇发现自己内心仿佛积压着无尽的戾气,这股戾气随时会爆发出来一般。

  不仅如此,秦宇更发现自己无畏了…

  按照以往,现在这个处境他虽不会提心吊胆,但也会冷静分析利弊,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情况。

  但此时…他根本考都不考虑接下来的事…仿佛根本不惧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仔细感受自己心的变化,秦宇坐在黑暗之中,神色有些复杂,他感觉现在的自己有些陌生,但这却是自己,只不过,融入了七种极凶兽与生俱来蕴含的凶戾和张狂。

  但不管怎样,他依旧是秦宇,本质上没有变化。

  不过,能肯定的是,这般情况虽让秦宇陌生,但不得不说,此时的秦宇心中无比轻松,因为,以往的束缚、约束全部都不复存在。

  目光闪烁,回想着以往的一切,秦宇双目微眯起来起来:

  “自重生以来,所背负的仇恨,最后全部化为了链锁,束缚自己的链锁,这些年来,我所做的任何事都是千思万虑、反复蘸酌,面对强敌能忍则忍…这样的束缚虽然化解危难,但亦会带来无法想象的灾难…”

  想到此,秦宇情不自禁的想到了皇伏天,内心的悔恨让他眼中戾气爆射,浑身青筋都暴起,面目逐渐狰狞起来:“既然,第二本尊生死并不影响本尊…那么…就让我肆无忌惮吧!!”

  以往的束缚、以往的顾忌、以往的一切都在这一刻不复存在。

  这一刻的秦宇,如重获新生。

  这是秦宇在吞噬穷奇之血之前根本未曾想到的,现在的他已经融合了七种极凶兽的天性,将他昔日谨慎的一面全部压制,而融合了七种极凶兽天性的张狂之心全部释放。

  但他的思维以及本性并未改变,可以说,这一刻的秦宇,傲从骨生,狂从心起!

  待伤势恢复之后,秦宇缓慢站起,衣衫褴褛的他走出了山洞,看着恭敬的站在旁边,满脸敬畏的火木,秦宇目光落在了火木身上。

  火木浑身一颤,一股源自神魂的压迫之感让他心神颤栗,如果说之前的秦宇是因为穷奇的身份让火木惊恐,那么,现在的秦宇一个目光一个动作让火木内心都颤抖。

  这股压迫,无关于修为和实力,而是种族血脉的压迫!

  就在这时,秦宇面无表情,一掌拍在了火木的头顶。

  “若敢抵挡,死!”

  火木一颤,放弃了抵挡。

  秦宇缓慢闭上了双眼,强行搜寻着火木的记忆。

  片刻后,秦宇以兽语道:“等少统御回来,让他来见我!!”说着,秦宇转身进入了山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