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417.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夺回铁卷!【补更】

作品:太古狂魔|作者:汉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6:59:18|下载:太古狂魔TXT下载
  离血魔宗府邸最近的一家客栈。

  李天机、通玄子、傅远山、刘永正等人正坐在客栈里,桌上已经点了满满一桌,可谁都没胃口,时不时的都看向血魔宗府邸方向。

  到达逐鹿主城后,秦宇便让他们在这里等待,独自一个人去了血魔宗府邸…

  他们原本有些疑惑,不知秦宇去血魔宗干什么,而接下来的情景让他们惊惧不已,他们神识看到了秦宇跑到血魔宗府邸上空,祭出了棺盖…棺盖直接坠入府邸之中…

  虽然不知道秦宇的用意,但他们都看出秦宇这是有意在挑衅血魔宗啊。

  而这一点更让他们不解了。

  要知道,血魔宗乃百强势力前十,几乎可称之为除了不朽之地外最强的存在…冒然跑去挑衅血魔宗…

  在通玄子等人惊惧之时, 血魔宗府邸中传来了震响,一个个神识扩散查看府邸中的情景。

  府邸中。

  “秦宇!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那黑金道袍的青年脸色阴沉如水,死死的盯着秦宇,厉声喝道。

  秦宇淡漠转头,看向那黑金道袍青年,道:“嗯?这里不是血魔宗的暂居地吗?”

  “我血魔宗和你无冤无仇,你这般挑衅所谓何意??莫非以为血魔宗是软柿子,任由你拿捏?”那黑金道袍男子脸色阴沉至极的道。

  若非是见识了秦宇和种天衍一战,这黑金道袍青年绝对会出手斩杀秦宇!

  可正是见识了,这黑金道袍青年心存忌惮…虽说之前他们的谈话中对秦宇充满着不屑,但那是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上。

  而现在,真正交恶了,有几人不忌惮?

  先不说那路见不平的强者似乎有意要护下秦宇,就说秦宇那门匾,那可是连种天衍都要跪地匍匐的东西啊。

  一旦动手有几人能抵挡?

  而且,这秦宇连种天衍都敢杀…在这里还有几个妖孽不敢杀的?

  再说…这几名青年全部都是伪圣修为…见识了秦宇轰杀紫府骄阳榜上强者的他们哪里敢和秦宇对碰?

  所以,怒归怒,但黑金道袍青年一直在克制着自己保持冷静。

  “挑衅?呵呵,我入城后听闻血魔宗有人在背后嚼舌根,现在反过头来问我何意?”

  秦宇抓着棺盖,猛的一抬,朝着地面凶猛践踏,面露狞色盯着黑金道袍男子,道:“既然你血魔宗这么喜欢在他人背后嚼舌根,那么,我秦宇来了,现在,将你血魔宗的人都喊过来,有什么话,当我面说出来拍!”

  说着,秦宇将棺盖竖在一旁,右手一招,拿来了一个椅子,大刀阔斧的坐了下来。

  其余几名妖孽各个语塞,瞪着秦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那黑金道袍青年更是憋屈不已…根本无法反驳秦宇的话…

  这查都不要去查是谁说的了,因为,整个逐鹿主城里有几个没有背后嚼舌根,别说其他人,就是之前他们也说过秦宇的不是啊…

  而这么多人都在说,偏偏…这秦宇只听到了血魔宗…

  这让黑金道袍青年胸膛剧烈起伏,几乎想喷出口血来…这…这…他血魔宗除了自认倒霉,根本无力反驳。

  深吸了口气,黑金道袍青年强行将怒火压下,看着秦宇,道:“若真有弟子在背后嚼舌根子,徐为雄待血魔宗弟子向秦道友赔个不是。”

  嚼舌根这事可大可小,你要是不在意,也没人说什么,可若想拿这个说事…还真无法反驳,现在血魔宗就处于这个状态。

  “陪个不是?”秦宇脸上浮现了一抹笑意,笑意越来越盛,到最后,秦宇仰天狂笑。

  “哈哈哈!”

  “轰!”

  仰天狂笑的秦宇猛的抓住了棺盖,直接一棺盖拍向这徐为雄。

  一直在戒备秦宇的徐为雄在秦宇动的瞬间,直接祭出了兵器,虽然忌惮秦宇,但他绝不会束手待毙。

  可就在他浑身气势爆发的瞬间,只感觉一股恐怖的天威爆发,直接将其笼罩,在这瞬间,他只感觉如先泥潭之中,身子行动都困难…

  而这时,一股莫名的力量笼罩全身,徐为雄只感觉浑身的力量瞬间消失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徐为雄懵了…

  “轰!”

  不等徐为雄多想,棺盖横扫而来!

  徐为雄只感觉遭受了洪荒猛兽的撞击,体内气血沸腾,五脏六腑几乎移位,身体如同陨石般撞向后方的房舍。

  “轰轰!”

  房舍崩塌,直接将徐为雄掩埋。

  其他几名之前还和徐为雄把酒言欢的妖孽们,一个个双目喷火的盯着秦宇,但无人敢对动手…更不敢阻止秦宇,生怕秦宇将怒火撒在他们身上…

  秦宇持着棺盖,缓慢走向那废墟,将压在徐为雄的断壁残垣直接震碎,一手抓住徐为雄的脖颈,道:“你不是要赔不是吗?没东西,怎么赔不是?”说着,秦宇直接抓下了徐为雄带在食指上的纳虚戒。

  神识扫入这纳虚戒里,秦宇在某个角落里发现了不少纳虚戒,仔细搜寻一番后,秦宇心中一震,他看到了久违的金色铁卷正躺在其中一个纳虚戒里。

  之所以找上徐为雄,是因为从当初陈勾的记忆里得出,斩杀汤道子的正是这徐为雄。

  秦宇按捺住内心的惊喜,直接将纳虚戒收入第一苦海里,将徐为雄丢甩向一方,道:“记住,以后没东西就不要随便开口赔不是了。”

  说完,秦宇转身扛着棺盖,朝着府邸大门走去,边走边道:“以后谁在敢背后嚼舌根,这就是下场,帮我转告你血魔宗的强者,想报复,我秦某随时奉陪!”说着,秦宇扛着棺盖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血魔宗的府邸…

  徐为雄从废墟上爬起,面目狰狞的盯着秦宇,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声,许久之后,他盯着秦宇阴森至极的道:“等我血魔宗的大师兄来了,定……”

  话语戛然而止,徐为雄突然想到了被秦宇扼杀的种天衍…脸孔涨的透红…所有话全部都吞了回去…

  就算他大师兄来了,又如何?难道比种天衍还要强?

  想到此,徐为雄直接喷出了大口鲜血,这是憋出来的…